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自相残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苏州凌家,在华东地区不仅是有名的武术世家,同样也是最大的漕运帮派,整个华东地区的海运码头几乎都是凌家控制。

    凌家在八国联军入侵华夏的时期,便开馆收徒,那时候还设立武官,镖行,还公然和国外列强对抗,烧鸦片,护百姓,身受苏州百姓拥戴。

    而凌家即使势力雄厚,却也安保一方太平,从不祸害百姓,这也是凌家发展到如今,依旧风生水起,至今没有衰落的原因。

    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凌家在民间的声誉一向都好,就是那些地方父母官,也不敢轻易撼动凌家的地位。

    如果不是另一武学世家慕容家族与之分庭抗礼,整个苏州凌家将一家独大。

    凌家老宅历经无数年代,已然翻修过多次,现如今的凌家大宅越发的气派,青砖碧瓦,琼楼玉宇;雕栏玉彻,富丽堂皇。占地面积硕大的宅院同样也是戒备森严,二十四小时之内,四周布满了岗哨以及巡视护卫。

    今夜月朗星稀,五月的苏州夜晚也颇为闷热,巡视的一队凌家护卫沿着宅院四周转了一圈,却看到另一队护卫从对面走了过来。

    为首的队长心中暗自疑惑,凌家纪律严密,每天巡视的队伍恪尽职守,他们还需要再巡视五分钟才会有人换岗,今日是怎么回事,接班的人为何来的这么早。

    “站住,口令!”为首的队长暗自打了个警惕的手势,离着还有几十米远,便高声喝问道。

    “朗朗乾坤我独行,横刀立马笑山河,口令!”对面带队之人大声应答道。

    “熊熊烈火照九州,日月同辉是一家。”

    双方对上了口令暗号,随即为首的队长放松了警惕,笑着道:“原来是天字号兄弟们,今日为何换做你们来接班?”

    “呵呵,地子号兄弟们,近日我们凌家和慕容家族多有冲突,为防不测,从今日起少爷有令,增加巡视队伍,以防有人对凌家不轨。”对面的为首之人笑着道。

    “原来如此,那辛苦兄弟们了。”

    双方说话间已经相互碰面,错身而过之际,为首的队长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这些人都很陌生,脚上站满了灰尘,显然不是刚从庄园内出来。

    他正要再次询问之际,异变突生,擦身而过的这些人突然从背后抽出钢刀,寒芒闪烁,血光四溅,他的队员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纷纷惨死在这些人的偷袭下。

    队长脸色惊变,却也下意识的摸向怀中枪械,只是他的手枪还未打开保险,后背一痛,一把钢刀穿胸而过,一道血溅喷射而出,队长缓缓转过身来,看到一张冷漠而狞笑的脸庞,他瞳孔涣散,不甘的倒了下去。

    “将尸体拖入草丛,不要留下任何痕迹。”为首冷漠的男子擦干净了钢刀上的血迹,冷冷的吩咐道。

    十几名身穿凌家护卫服饰的男子行动迅速,很快将十几具尸体拖入草丛掩埋,随即排成队列,迎向了下一波赶来换班的凌家护卫。

    夜幕下,一群黑衣人步伐轻盈,行动如风,很快便出现在了凌家庄园前,在为首络腮胡男子的挥手下,所有人隐入草丛树木下,一盏探照灯扫过这里,却是没有发现一丝端倪。

    随着几名男女走向前方,那名为首的络腮胡男子压低声音开口道:“博少,兄弟们都已经潜伏到了四周,只要博少一声令下,慕容家族儿郎将立刻冲入凌家,杀他们一个鸡犬不留。”

    慕容博面色凝重,看了眼凌家庄园前晃动身形巡视的凌家护卫,摇头道;“吩咐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擅自行动。”

    “博儿,你可不要到了这时候还对凌家心存善念,咱们心怀仁义,他们却不讲义气,今晚不让凌家付出代价,你怎么向家族所有人交代,怎么对得起身受重伤的堂弟阿杰。”慕容博身旁,一名气势凌厉的中年人沉声道。

    此人叫慕容广义,是慕容英的小儿子,也是那名被打成重伤的慕容杰的亲二叔。

    “广义叔,阿杰被伤,我也很心痛很悲愤,可我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你们不了解凌天南,可我对他太熟悉了,他是我生死交心的好兄弟,是万万不可能对咱们慕容家背地里下手。”慕容博叹息道。

    “哼,到了这时候,你还在为凌家辩解,不要忘记了两大家族曾经的仇恨,虽然是误会,却早已经根深蒂固,双方都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咱们可以冰释前嫌,难保凌家有人记恨旧仇。”

    慕容广义的大哥慕容广晟冷哼一声,儿子被打成重伤,仇恨已经蒙蔽了他的理智。

    慕容博一脸苦笑,他知道众怒难犯的道理,已经被愤怒激起怒火的家族众人,这时候是无法冷静下来的,唯有让他们见识到凌家的强大,才能让他们不再冲动。

    这也是今晚慕容博响应家族众人的意愿,召集人马赶来凌家的原因,他和凌天南都有种不好的预感,暗中似乎有一双神秘的手,在导演着一幕幕事故,不断的激化两大家族的仇恨。

    而最近这种矛盾已经到了白热化,已经出现了流血伤亡,如果他依旧为凌家辩解,他这个好不容易树立起威望的家主也要众叛亲离了。

    慕容博转向身边唯一的女性,一名眉宇间透着英气的中年女子,她是慕容博的小姑慕容云霓,慕容家巾帼不让须眉的核心人物,也是位足智多谋的女人。

    慕容云霓看着慕容博微微摇了摇头,她也能理解侄子的为难之处,可也知道他再执意不对凌家动手,会失去人心。

    “大哥,二哥,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贸然袭击凌家,会有什么后果?两大家族将会全面开战,血流成河,不死不休。如果这其中有什么误会,我们岂不是犯下了大错,我们不能不为家族活着的人考虑,置他们于仇杀和生死的漩涡中,如果是那样,我们会成为家族的罪人。”慕容云霓缓缓的开口道。

    “可如果不是误会呢,凌家狼子野心,已经是昭然若揭,如果我们不反击,只会任人鱼肉,枉死无数子弟。今晚家族上下同仇敌忾,正是报仇雪恨的大好时机,你们还唯唯诺诺,是何意图?”慕容广晟沉声道。

    不容慕容博开口,慕容广晟已经掏出了怀里的手枪,对着身后的慕容家族高手沉声道:“慕容家族没有孬种,是爷们的,跟我杀进凌家,血债血偿,为那些被他们害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雪恨。”

    慕容家族子弟一部分人纷纷掏出了枪械,而另一部分人则面面相觑,看向了慕容博,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这种时刻该发号施令。

    慕容博脸色一沉,他是绝不会允许两大家族刀兵相见,血染苏州城。

    可就在慕容博出声喝止之际,几声惨叫从西侧传来,随即喊杀声以及沉闷的枪声响了起来。

    “混蛋,谁让他们动手的,慕容豹,出了大事,我为你是问。”慕容博脸色大变,狠狠瞪了眼络腮胡男子,带着身边十几名心腹向着传来打斗声的西侧赶了过去。

    慕容广晟等人也紧随在后,一行人赶到打斗混战的西侧,便看到地上倒下了十几具慕容家族子弟尸体,皆是被人一枪毙命,正中眉心而死。

    而慕容家族几十名子弟已经杀向了袭击他们的凌家人,双方刀来剑往,已经杀红了眼,少数核心之地拥有手枪的,也纷纷对着敌人扣动着扳机,惨叫声此起彼伏。

    “怎么回事?谁让你们动手的?”慕容博一把拉过一名家家族弟子,脸色铁青的怒声道。

    这名家族弟子脸上还喷洒着血水,手中钢刀也在滴血,一脸悲愤的开口道:“家主,不是我们动的手,是他们突然从黑暗中窜出来,不由分说就对着我们开枪,十几名兄弟瞬间就被他们打死了。”

    慕容博心中一沉,暗叹完了,事情发生的如此突兀,此时就是他,也难以压制暴怒的家族成员了。

    果不其然,慕容广晟怒喝一声,对着身后家族弟子喊道:“凌家早有埋伏,这是准备好了要将我们一网打尽,不怕死的,随我杀个痛快。”

    慕容家族子弟疯狂了,在慕容广晟的带头下,直奔凌家庄园冲出来的凌家弟子冲杀了过去,两股洪流始一接触,便是血光四溅,双方怒骂着拼杀了起来。

    慕容云霓一脸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拍了拍慕容博的肩膀轻声道:“小博,局势已经不受控制了,为了家族,你该知道怎么做,慕容家族不能在你手上没落,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姑姑,我自有主张,来人,你们几个保护姑姑,其余人跟我来。”慕容博一脸深沉,带着心腹部下冲进了混战的人群,一边抵挡凌家子弟的攻击,一边扫视四周,寻找凌天南的身影。

    凌家庄园内,大批凌家子弟也纷纷向外涌来,有人突袭凌家,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他们也将用鲜血和生命来保护庄园。

    混战在庄园内外愈演愈烈,慕容博打斗中也看到了势不可挡的凌天南,在凌家几名高手的簇拥下,向着他这边杀了过来。

    凌天南和慕容博一样,凡是遇到慕容家族的人阻挡,都不会下死手,只是将对方击退,显然他也和慕容博一样,不愿意看到两大家族血拼。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带人偷袭我们凌家?”凌天南一路冲杀到慕容博面前,一脸不解而恼怒的质问道。

    “天南,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慕容杰出事了,身受重伤,恐怕命不久矣,是你们凌家的紫砂掌所为,慕容家上下愤怒,我已经无法阻挡他们。”

    “所以你就带着人杀上门来,大哥,你要兄弟相残吗?”凌天南眼里涌动着怒火,莫名其妙被慕容家族杀上门来,他如何能不气愤。

    “你误会了,天南,我已经让凌舞事先通知了你,让你早做准备,今晚我打算当面对质,把事情弄明白,可没想到我们刚到这里,你们凌家就开了枪,眨眼间打死我们十几人,这才让事情闹得不可收拾。”慕容博急切的解释道。

    凌天南紧皱着眉头,意识到了问题恐怕没这么简单了。他理解慕容博的为人,绝不会欺骗自己。

    “大哥,可是我没有收到凌舞的通知,我也事先吩咐过,如果慕容家族前来闹事,没有我的许可,不准任何人擅自动手。”

    “什么?凌舞没有通知你。”慕容博脸色一变,随即两人对视一眼,凌天南摇头道:“事情不妙,小舞恐怕出事了。”

    “不好,我们被人利用了,凌家和慕容家族内一定有内鬼,他们要让我们自相残杀。”慕容博沉声道。

    两人看向四周杀红了眼的双方人马,脸色再也无法保持镇静,以现在的状况,就算是他们恐怕也无力回天,仇恨在蔓延,伤亡在剧增,局面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