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平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慕容风的脸孔由愕然变为震惊,随即流露出了恐惧之色,人的名,树的影,孟家长孙的凶名让他感到发自骨子里有一股寒意。

    孟秋雨从慕容风背后走了出来,对着慕容博点点头,笑道:“不用担心,你那两位姐妹花老婆平安无事,可惜来晚了一步,让你们两个家族伤亡惨重。”

    “孟少,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凌月和凌舞没事就好,谢谢你,秋雨。”慕容博压制着内心中的激动,得知两位娇妻无恙,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呵呵,自家兄弟,何必客气,这一切都是齐家的阴谋,他要报复我孟秋雨,却是连累了你们,你们不要怪我便好。”

    “你小子这是打我脸呢,既然是自家兄弟,哪有这么多婆婆妈妈,你来的正好,我和天南有些无法控制局面,还要仰仗你让两大家族罢手。”慕容博笑骂道。

    这时候凌天南也从混战的人群内赶了过来,在他手里抓着一名脸色苍白的青年,正是那名鸭舌帽男子。

    凌天南悄无声息的靠近了对方身后,突然出手击中了此人,而此人倒也身手不弱,虽然受伤依旧和凌天南激战了几十招,无奈伤势严重,被凌天南废了一条手臂,这才生擒活抓。

    “天南,你看看谁来了。”慕容博一脸喜色,指着背对凌天南的孟秋雨笑道。

    凌天南将手里的青年丢在地上,已经点了对方的穴道,也不怕他逃走,只是一眼,他便从背影认出了孟秋雨,尤其是孟秋雨那头飘逸的银发,在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独领风-骚。

    “秋雨,你小子居然来了,看来天不亡我们凌家和慕容家。”凌天南同样激动的满脸兴奋,孟秋雨的出现无疑可以阻止两大家族继续血拼下去。

    孟秋雨转身看向凌天南,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不过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先把眼前的危机解决,咱们兄弟再好好把酒言欢。”

    慕容博和凌天南相视点头,一人拎起那名鸭舌帽男子,一人抓住了慕容风。

    孟秋雨一掌挥出,将不远处混战的十几人震退,身形凌空而起,跃身飞落到了凌家庄园门前的石狮子上。

    “所有人住手,我孟秋雨在此。”孟秋雨声音洪亮,犹如在每一个人的耳边炸响,杀红眼的双方人马不由自主心神一荡,纷纷后退,停止了打斗。

    星光下,孟秋雨银发飘扬,俊朗的脸庞一脸严肃,眼神犀利的扫过每一个人,沉声道:“各位,看看你们身边,白日里还活生生的亲友兄弟,而现在却倒在血泊中,永远的离开了人世,你们难道就不感到痛心吗?”

    虽然在场大部分人都没见过孟秋雨,但孟家长孙威名远扬,他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此时看着气度不凡的孟秋雨,倒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毕竟两大家族上下都知道,他们的家主凌天南,慕容博和孟秋雨有着不一般的深厚交情,所以孟秋雨能出现在这里,他们不觉得奇怪。

    “孟少爷,您来的正好,你可要为我们慕容家族做主,我大哥被他们暗算杀害,凌家欺人太甚,这个仇我们慕容家族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要讨回这笔血债。”慕容广义倒是见过孟秋雨,此时一脸悲愤的大声道。

    “哼,我父亲不也被你们杀害了吗?慕容广晟,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凌沐风和你们不死不休。”凌家阵营内,满身血迹的凌沐风怒声道。

    两方代表怒视着对方,双方再次剑拔弩张,纷纷指责怒骂起了对方。要不是孟秋雨的威名震慑着所有人,一场混战将会再次上演。

    “好了,各位,你们心中的仇恨我可以理解,但这件事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这就是一场误会,你们都被人利用了。“孟秋雨大声道。

    “什么?误会?孟少,虽然你是我天南哥的朋友,可我父亲就在刚才混战中,被慕容家偷袭杀害,这是我们亲眼所见。”

    “沐风,你先冷静,孟少既然这样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他会给大家一个解释。”凌天南高声道。

    孟秋雨摇摇头,语气低沉的叹息道:“各位,你们都知道,慕容博和凌天南是我孟秋雨的兄弟,我是不会偏袒任何一方,这一切都是齐家的阴谋,齐家试图挑拨两大家族发生火拼,然后趁你们元气大伤的时候,一举将你们两大家族铲除。”

    扫了眼四周众人,孟秋雨继续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那么你们看清楚了,这些人是谁。”

    孟秋雨说完,示意慕容博将慕容风和鸭舌帽男子拉到众人面前,当看清慕容风的面貌后,不仅慕容家族上下纷纷惊呼,就连凌家人也面色疑虑,他们自然都认出了曾经慕容家族地位远高于慕容博的慕容少爷慕容风。

    “慕容风,原来是你这个家族叛徒,你怎么会在这里?”慕容广义怒声道。

    “各位,慕容风是谁,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因为他爷爷慕容逸自私而无情,手足相残,谋害自己的亲大哥和自己侄子一家,致使慕容博从小就失去了亲人,兄妹俩相依为命。”

    “慕容家族一场惊变,本人也在场,慕容逸自感罪孽深重在祖宗祠堂前自尽身亡,我兄弟慕容博没有赶尽杀绝,在家族长辈的建议下,只是将慕容风一家逐出了慕容家,这件事大家也应该清楚。”

    孟秋雨哼哼一笑开口道:“各位,如果按照我的意思,当初就应该把他们一家全部灭门,仁慈的对待他们一家,却不一定会有好报。”

    “慕容云华带着妻儿投靠了齐家,在齐家的指使下秘密返回苏州策划了这一切阴谋,他们勾结杭州白家,收买了杭州地下老大沈星,暗中掉包了慕容家族价值不低的一批珍贵药材,以至于慕容家族无法在客户约定的时间内生产出产品,赔付了大批违约金,还名誉受损。”

    “慕容家族因为这件事迁怒于凌家也是情有可原,毕竟那批药材是通过凌家的运输公司货运而来,你们一方认为是凌家暗中搞鬼,破坏你们的生产计划。而凌家无端被背上黑锅,这件事不是他们做的,他们自然不会承认。”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也正是因为如此,杭州的冯家身涉其中,蒙受了冤屈,在这件事中弄得家破人亡,却是有口莫辩。

    “孟少,你说了这么多,的确合情合理,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一切?”慕容广义皱着眉头开口道。

    “广义叔不用着急,我会让你们双方明白,你们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悲剧,你们受了利用,做出了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孟秋雨神色严肃,对着慕容博和凌天南开口道:“先安排人手,把伤势严重的人送往医院救治,从现在起,如果慕容家族和凌家还有人动手,那就不要怪我孟秋雨无情。因为你们的鲁莽和冲动,已经害死了无数亲友和兄弟,他们的死,固然是因为敌人的阴谋所害,却也是因为你们的莽撞,我不希望你们继续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在孟秋雨严厉的话语中,双方人马虽然依旧怒目相视,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紧张气氛,他们也迫切的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博和凌天南长出了一口气,急忙召集各自的心腹检查四周伤员,并安排车辆送往医院。

    待所有伤者被送走后,惨死的双方人马也被抬到了一边,孟秋雨已经从石狮子上飘身而下,指着那名鸭舌帽男子开口道:“此人便是齐家高手,是他和慕容云华父子联手导演了今晚的一切阴谋。”

    “慕容云华胁迫慕容家族一名弟子,绑架了他新婚的妻子和母亲,从那名弟子口中得知了慕容家族生产中草药的秘密基地,随后慕容云华父子带领齐家高手突袭了那里。”

    孟秋雨看向慕容广义,轻叹道:“基地内所有科研人员和慕容家族守护弟子都被杀了,只有慕容杰逃过了一劫,却也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慕容杰身上致命的伤势便是胸口被打了一掌,你们检查过后,确认那是凌家的家传武学紫砂掌,所以你们认为,是凌家做的。”

    “不错,除了凌家,还有谁会紫砂掌?”慕容广义问道。

    “这的确就是凌家的紫砂掌,慕容家族出了慕容云华这对忘恩负义的的父子,凌家人也有人被收买了。天南,你们凌家是不是有一个叫凌勇的人,他已经被慕容云华收买,慕容杰哪一掌就是被他所伤。”

    “凌勇叔?怎么会是他?”凌天南脸色一变,有些难以置信。

    而凌家成员也四处观望,凌沐风开口道:“孟少,天南哥,凌勇叔昨天说他妻子的妹妹出了点事,他已经带着一家人去了南京。”

    “呵呵,凌勇担心事情败露,已经将家人转移,而他现在就和齐家人在一起,现在你们该相信了吧?”孟秋雨淡淡的笑道。

    “这混蛋,原来是他陷害了凌家,我要是找到他,必将他千刀万剐。”凌天南怒声道。

    孟秋雨指着地上的鸭舌帽男子,继续道:“各位,因为慕容杰重伤,生产基地被毁,加上你们最近和凌家时有冲突的矛盾,慕容博已经无法控制局面,慕容家大批人马赶来凌家讨要公道,这都在齐家的算计之中。”

    “就是此人带着齐家高手事先袭击了凌家护卫,他们穿上凌家护卫的衣服埋伏在附近,等到慕容家族的人赶来后,他们便突然发起了攻击,杀害了不少慕容家族子弟,从而让不明所以的你们双方发生了惨烈的混战。”

    “在混战中,这些齐家高手暗中偷袭,杀害你们双方的重要人物,激化你们彼此的仇恨,凌三叔和广义叔先后被偷袭惨死,都是此人所为。”

    “什么,是这混蛋杀了我父亲?老子要将你大卸八块。”凌沐风怒骂一声,上去就拎起了鸭舌帽男子的衣领,一拳轰在了对方的脸上。

    “沐风,住手,此人留着还有用,齐家还有人潜伏在苏杭二城,我们需要从他嘴里得到那些人的落脚处。”凌天南抓住了凌沐风的手臂,摇头道。

    孟秋雨点点头,看着众人继续道:“我之所以知道这一切,也算是机缘巧合,因为我要来杭州办一些事情,却意外遇到了冯家小姐冯芊芊,当时她正处于危险中,被人一路追杀却被我所救。”

    “追杀她的人正是杭州黑势力老大沈星和他的手下,沈星曾经是白家少爷白永元的人,白家因为得罪了我而失势,沈星暗中受白永元指使投靠了冯芊芊,并搭上了杭州凌家这座靠山。”

    孟秋雨冷哼一声,一脸杀气的沉声道:“白家野心勃勃,一直对我怀恨在心,一直在等待机会东山再起,这次白家得到了齐家的授意,准备将慕容家族和凌家铲除,从而白家在苏杭二城一手遮天。”

    “所以沈星暗中调换了那批中草药,陷害了冯家,也激起了慕容家族和凌家的矛盾。冯芊芊因为凌家迁怒于她的家族,她又不知道这一切和沈星有关,束手无策下想要去请沈星帮忙,想办法救出她被关在监狱里的父母。”

    “沈星自然不会答应她,惹来冯芊芊的不满,两人当场发生争执,恼羞成怒下的沈星决定让冯芊芊付出代价,所以准备将她绑到无人处杀害,却不料被我撞到破坏了他的好事。”

    “我从沈星口中得知齐家要对慕容家族和凌家不利,他还告诉我你们两个家族之内有内鬼,我怕打草惊蛇,所以就秘密赶来了苏州调查此事。”

    “只是我赶去慕容家族的时候,你们已经出发了,还好让我发现了慕容风兄妹,她们绑架了凌舞和凌月,准备要挟慕容博。”

    “于是我暗中让人控制了慕容烟,并跟踪慕容风一直来到这里。只是让我遗憾的是,这里已经血流成河,你们在自相残杀。”孟秋雨深深叹息道。

    “原来如此,孟少,是我们太冲动了,以至于酿成如此大祸,实在愧对那些惨死的族人。”慕容广晟一脸自责,语气悲凉的摇摇头,悔不当初。

    凌家所有人也垂头丧气,打了半天,死了这么多亲友兄弟,原来这都是一场阴谋。

    “秋雨,凌月姐妹现在身在何处?她身怀有孕可经受不起这种惊吓。“慕容博黯然的说道。

    “我让人把她们姐妹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不会让她看到这里的惨祸。”

    孟秋雨点点头,随即看着众人道:“现在你们既然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就该摒弃仇怨,大家同仇敌忾,为惨死的那些人报仇雪恨。”

    “我们犯下了大错,致使这么多无辜弟子和亲人惨死,我们深感痛心。现在一切听从孟少差遣,只要能为他们报仇,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慕容广晟悲愤的说道。

    凌家人也也纷纷点头,吵闹着要向齐家寻仇。

    “大家安静,你们两大家族彼此误会,彼此仇恨对方,以至于酿成大祸,从今以后该吸取教训,决不能再发生这种令仇者快,亲者痛的惨剧。慕容博和凌天南生死相交,情同手足,你们应该为你们有这样的家主而欣慰,苏杭二城要想太平,只有你们紧紧团结在一起,不给敌人有机可乘,才能安享太平。”孟秋雨严肃的说道。

    在两家族人面露愧色之际,孟秋雨高声道:“现在事情还没有结束,齐家派出高手已经混入了苏杭二城,他们联合白家,只等你们双方元气大伤的时候便将两大家族铲除,为了那些惨死的人,我们该怎么做?”

    “报仇,血债血偿!杀光这些混蛋。”这一次,两大家族的人异口同声的大喊了起来。

    “很好,慕容,凌天,立刻召集一部分精锐人马,现在该我们还以颜色的时候了,干掉齐家高手,铲除白家。”孟秋雨眼神冷厉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