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等候多时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虽然已是凌晨三点多,但整个慕容庄园内依旧灯火通明,人影绰动,一片忙乱的景象。

    今夜两大家族发生火拼,慕容家族折损了七十余人,还有近百名伤者,伤者虽然送入了医院,但死者却被拉回了慕容家族,只待明日天亮后,将他们集体送入慕容家族的墓冢之地,入土为安。

    得知这一切皆是阴谋,是齐家背后搞鬼才引起了两大家族火拼,慕容英老爷子悲愤而顿足捶胸,看着已然冰凉的长子慕容广晟的尸体,老爷子仰天悲吼,张嘴喷出了一口血水。

    慕容英老爷子吐血的事情吓坏了慕容家族一干晚辈,纷纷劝说他回去休息,可老爷子却很顽固,拄着拐杖站在一排排家族弟子的尸体前,久久不语,老泪纵横。

    慕容英很自责,也很后悔,如果不是他的雷霆大怒,不是他搬出祖宗家法B迫慕容博,慕容博也不会带领家族高手去凌家,也就不会发生此等悲剧。

    “爸,您的脸色很不好,让小茹陪您回去休息一下吧,这些事情我会处理,一定让这些弟子们和大哥走的很体面。”

    慕容广义对着小女儿慕容小茹使了个眼色,年近十六岁的慕容小茹急忙搀扶住爷爷,恳求道:“爷爷,天都快亮了,让小茹陪您回去休息一下吧。”

    慕容英摇摇头,苍老的面孔一片煞白,年纪大了,身体本就差了很多,现在又因为悲愤吐血伤了内附,可他不愿意回去,他要亲眼看着这些无辜惨死的弟子们一个个收敛入棺,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慕容家族几十名妇女流着泪,用毛巾搽干净各自丈夫或者儿子身上的血迹,悲伤而痛苦的给他们穿上干净的衣服,随后由慕容家族弟子抬着放入了棺木中。

    慕容广晟的妻子早已哭的昏死了过去,此时两个女儿流着泪在清理父亲的遗容。

    “广义,小博还在凌家吗?”慕容英深深叹了口气,问道。

    “是的,父亲,他和孟少以及凌天南似乎在商量如何报复齐家,苏州城内还潜伏着齐家的高手,今夜他们恐怕很忙。”慕容广义轻声道。

    “这次多亏了孟家长孙,否则我们两家活下来的还能有几人。小博是对的,是我这个老糊涂老眼昏花,害死了这么多人。”慕容英长叹了口气,缓缓弯下腰,探出手擦拭掉了慕容广晟鬓角最后一滴血迹。

    此时慕容家族庄园外,二十几名黑影借着夜幕的掩护隐入了黑暗中,看着灯火通明的慕容庄园,慕容云华一脸忐忑的看了眼身旁的戴云帆。

    “戴老,您看慕容家族灯笼火把照映,到处都有护卫奔走,这会不会其中有诈?”

    戴云帆眯着眼冷笑道:“如果这里一片安静,黑灯瞎火,反而有些不正常,不要忘记两大家族今晚火拼过,死伤了不少人,他们自然会处理后事。”

    “但我们不知道里面的虚实,万一冲进去中了埋伏,只有我们这些人手,后果不堪设想。”

    “你可是慕容家族嫡系子弟,这里的环境你该不陌生吧?把我们这些人带进去应该不是难事,为了以防万一,你先进去试探一下情况虚实。”戴云帆冷笑道。

    “戴老,这……”慕容云华一脸僵硬,想说些什么,可面对戴云帆阴冷嘲笑的眼神,他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放心吧,慕容贤侄,我会让两名弟子陪你一同进去,一旦情况有变,他们会发出示警信号,你们向外突围,我们会接应你们。”

    戴云帆不给慕容云华考虑的机会,转身看着身后一对男女道:“锦山,燕舞,你们陪同慕容云华进入慕容家族,一旦发现情况不妙,立刻传出讯号,为师会带领众人接应你们。”

    “是,师傅。”叫锦山的高大汉子不屑的看了眼慕容云华,心中万分瞧他不起,只是一个小小的武术世家而已,以他们的身手,单人匹马也敢硬闯进去。

    “慕容云华,整个慕容家族也唯有那慕容博的身手还算可以,其他人不堪一击,以你们三人之力,硬闯进去也不是难事,来之前,齐老爷子赠予老夫几粒蓝色药丸,今晚有功者,老夫会赐赏他一粒,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

    慕容云华眼中闪过贪婪激动之色,他可是知道齐家蓝色药丸的功效,自己只是融合了几滴最低级的药水,便功力突飞猛进,拥有了和玄阶高手一战的实力,如果得到一粒蓝色药丸,地阶实力的高手也将不是自己的对手。

    “戴老放心,云华一定不负所望。”

    说完,慕容云华指了指庄园西侧,对那对男女道:“两位小友,哪里有一个小门,可以进入慕容家族的后花园,平日里那里几乎没有人看守,我们就从哪里进入。”

    “那就不要婆婆妈妈了,带路吧。”高大的汉子锦山淡淡的说道。

    慕容云华一脸尴尬,向戴云帆点了点头,带着锦山二人向着庄园西侧掠身而过。

    “胆小如鼠之辈,凭你也想得到这珍贵的蓝色药丸。”戴云帆不屑的自言自语道。

    话说慕容云华三人来到庄园西墙之下,这里果然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铁门,从里面上着锁。

    叫锦山的男子深吸一口气,凝聚功力于手掌,对着门锁之处暗吐真元,咔吧一声,大铁锁的锁簧被震断,铁锁掉落了下去,三人鱼贯而入,进入了后花园。

    相比前院的灯火通明,后花园就显得漆黑了许多,不过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花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三人摸黑从后花园潜入一间护卫居住的房屋,暗杀了三名护卫,随后换上了护卫的衣服,来到了前院。

    哀声一片的前院内,三人混迹在护卫中却也没有人发现。

    看到了眼前状况,慕容云华心中松了口气,而且还隐隐有些痛快,他永远都无法忘记父亲自尽时的画面,也忘不了被逐出家门的仇恨。

    锦山暗自和那名女子低语了一声,后者低着头不露痕迹的返回了后花园,看了眼四周无人,她从怀中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随即女子来到小铁门前,等待戴云帆等人到来。

    不多时,戴云帆一行赶了过来,众人进入后花园,女子开口道:“师傅,慕容家族所有人都聚集在前院,四处只有少数护卫把守,慕容博不在这里。”

    “果然不出为师所料,慕容博一定带着人马去了咱们先前躲藏的地方,事不宜迟,必须尽早拿下慕容家族。”戴云帆哼哼笑道。

    “师傅英明,慕容家族今晚伤亡惨重,此时在前院内加上老如妇孺也就一百多人,可战之力不足五十,只要我们突然偷袭,拿下慕容家族不费吹灰之力。”女子笑着道。

    “很好,所有人听我号令,分散潜入前院,为师动手之际,你们从四周围杀慕容家族高手。”

    身后二十多名矫捷汉子纷纷点头,眼神中杀气腾腾。

    随即,戴云帆带着众人离开后花园兵分多路向着前院赶去。

    此时前院内,慕容广义和几名弟子已经将慕容广晟的尸体放入了棺木中,慕容英凝视着棺木中的儿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悲声道:“广晟,是为父对不起你,你放心,你的妻女家族会悉心照顾,慕容云华父子这对家族败类,为父会拿他们的首级祭奠你们。”

    突然,一声阴冷的笑声传来,黑暗中几道身影凌空跃下,戴云帆带着几名弟子出现在了场内。

    “慕容英,别来无恙,还记得老夫吗?”

    慕容家族众人震惊之余,纷纷露出戒备之色盯着这几名不速之客,慕容广义的眼神中却是闪过一抹冷笑。

    慕容英目光犀利的盯着眼前的戴云帆,片刻后神色凝重的沉声道:“原来是银钩铁扇驾到,戴云帆,你与我们慕容家族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深夜到此,所为何事?”

    “哈哈哈……慕容英,想当年你我也算有些交情,我霹雳堂威震东三省的时候,你与我结交甚是频繁,在我霹雳堂遭遇大难之后,你却不再联系,你这种势利小人,实在令老夫不齿。”戴云帆不屑的大笑道。

    “哼,戴云帆,你们霹雳堂多行不义,仗势欺人,为祸东三省多年,最后被各方武林高手围剿也实属罪有应得。我慕容家族自古正义,没有落井下石已经是念在你我相交的情分上了,你今日出现在我慕容家族,莫非是来问罪不成?”

    慕容英意识到今晚怕有一场恶战,此时伤势颇重,他万难抵挡此人,却也不想露出怯意,凭着一口气坚持着不让自己看起来很狼狈。

    “呵呵,慕容英老匹夫,废话少说,你也不用在我眼前装腔作势,今晚你们慕容家族会步昔日霹雳堂后路,老夫会让你知道,和齐家为敌的下场。”

    “原来你也投靠了齐家,成为了齐家的走狗,看来今晚算计我们两大家族是你在幕后指使。戴云帆,你害死了我儿子,害死了这么多慕容家弟子,慕容家族和你之仇不共戴天,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慕容英一脸杀机,虽然伤势不轻,此时仇人近在眼前,却也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

    “不自量力,凭你还不够资格和我作对,去死吧,老匹夫。”

    戴云帆眼里凶芒一闪,他原本就是黑道巨枭,杀人如麻,话音未落,一把银钩已经出现在手中,晃动身形,快如闪电般对着慕容英咽喉袭来。

    银钩如画,气劲荡漾,势不可挡的杀招眨眼间便到了慕容英眼前。

    慕容英心中震惊,十几年不见,对方的身手竟然如此之高,即使他全盛时期,恐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此时仅凭一口气支撑下,竟然无法避开戴云帆的杀招。

    “休要伤我父亲。”慕容广义从斜刺里窜身挡在了慕容英面前,凝聚全身功力拍出了一掌。

    “哼,找死。”戴云帆眼神中尽显不屑之色,银钩去势不减,破开了慕容广义的掌风,直奔慕容广义胸口刺来。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人群内窜起,脚下如风,冷哼声中踹出一脚,这一脚掀起滔天气势,硬生生踢中了戴云帆的银钩,巨大的力道震得戴云帆手臂发麻,身形虚晃退后几步。

    “你是什么人?”戴云帆目光如隼,冷冷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沉声问道。

    突然出现的年轻人二十五六岁,相貌俊朗,身材伟岸,一脸的玩味笑容,嘴里还含着一根牙签。

    看着面前救下自己父子的年轻人,慕容英也是一脸愕然,慕容家族弟子众多,他却不认识此人。

    “我叫于小乐,奉我们少主命令,早已在这里等你多时了,老头,想对付慕容家族,你的问过本小爷答不答应。”于小乐哼哼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