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表弟张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轻微的脚步声将孟秋雨从熟睡中惊醒,缓缓张开眼便看到了孤星一只手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放着一杯牛奶,还有一个三明治。

    孟秋雨晃了晃脑袋,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爽,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是他近段时间来,最踏实的一觉。

    “我就知道你的睡眠不会超过五个小时,这是你的习惯,起来吃点东西吧。”孤星脸上难得露出眼光般的笑容,放下盘子,翘着腿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孟秋雨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伸了个懒腰笑道:“孤星,我每次发现你和齐小姐在一起的时候,脸上都会充满笑容,你该不会真的爱上她了吧?”

    孤星吊到嘴里的香烟差点掉下去,俊脸不自然的有些发红,看着孟秋雨笑的邪魅,没好气的翻着白眼道:“死神,你以为我是你吗?到处留情,水柔对我情深意重,我怎可背叛她?”

    孟秋雨笑着摇了摇头,这个世上除了自己和妖女,没有任何人比他们更了解孤星,这是一个外表冷漠,内心却火热的男子。而且拿得起,放得下,虽然做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买卖,但是孤星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冷酷无情。

    就如同孟秋雨一样,他们只是用冷漠来伪装自己,一个心中有情的杀手,又如何能做到冷血无情。

    孟秋雨心里明白,妖女永远都是孤星心中最爱的女人,是他一辈子的遗憾。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妖女却偏偏挚爱着自己,一边是兄弟情,一边是心中挚爱,孤星黯然的选择了放弃。因为他知道,妖女是永远不会爱上他,就算和他在一起,也不会快乐。

    孤星的放手,可谓是人之大爱,能做到这一点的男人,又有几个,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练水柔的柔情似火,虽然让孤星感动,但他接受练水柔,更多的原因是为了让孟秋雨和妖女能够心安。如果他孤苦一生,孟秋雨和妖女也会永远觉得亏欠着他,这不是孤星想看到的结果。

    当然练水柔对他的爱,也不是不让孤星动心,但孤星和练水柔在一起,更多的是一种男人的责任感,他不想辜负练水柔这片深情。

    至于齐娇娇的出现,或许再次给了孤星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他和齐娇娇在一起的时候,会很自在,也很踏实,那种感觉比起练水柔的火热,更让孤星觉得温馨。

    “孤星,练水柔是个难得的痴情女子,她对你的爱又那么狂热,如果你辜负了她,我担心她承受不了那种打击。而齐娇娇也是不可多得的才女,才女柔情,更能让你感到舒心自然,既然难以取舍,为何不学学我,来个左拥右抱呢?”孟秋雨轻笑道。

    孤星再次白了眼孟秋雨,苦笑道:“我可没你那么好的艳福,练水柔如果喜欢和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当初她可能会爱上你,而不是我。”

    “事在人为,天下又有哪一个女人愿意把自己的男人分享给其他女人,你要学会玩一些手段,让她们不得不接受这种事情,除非她们不爱你,或者爱的不深,你就是太老实了,该出手时就出手,错过了美好的姻缘,你会遗憾终生。”

    “好了,不说这些了,血姬一个人身处江门那种危险之地,你打算什么时候对齐家动手?时间越久,血姬越危险。”孤星一脸正色的说道。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他又何尝不牵挂,不担心妖女的安危,但现在还不是对齐家动手的时候,一旦引起国内大乱,父亲想要上位恐怕会困难重重。

    “放心吧,齐家的末日不远了。至于血姬那边,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另有安排。”孟秋雨轻声道。

    “那就好,妖女独身在外,你应该更担心她,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

    孤星深吸了一口气笑道:“好了,已经快到中午了,你吃点东西,也该回孟家看看了,这里有我照看着,小乐不会有事。”

    孟秋雨耸耸肩,也就不再继续游说孤星沾花惹草,不过心里却也暗自决定,找机会帮帮孤星,他可不想孤星夹在两个女人之间,难以自处,无法抉择。

    离开果园,孟秋雨向齐娇娇借了一辆越野车赶往孟家,他没有通知家里任何人,自然是要给家中娇妻们一个惊喜,而且他在途中将车子停下,走进了一家花店,准备买一些鲜花,送给女人们。

    即便是老夫老妻,孟秋雨也不想让女人们感觉不到浪漫。

    在花店老板眉开眼笑中,一蓬蓬鲜艳的玫瑰放进了车子里,就在孟秋雨付款后要开车离开的时候,一辆红色君越驶了过来,停在了孟秋雨的车子边。

    车门打开,走下一名身穿白色修身衬衫,黑色铅笔裤的长发女子,身材勾勒的浮凸有致,一副咖啡色遮阳镜挡住了半张脸颊,但依旧无法掩盖她白嫩的脸庞。

    孟秋雨忍不住笑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和这女人有缘,居然会在这里遇到。

    孟秋雨没有急着下车,而是饶有兴致的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女人曼妙的身姿走进花店,没过多久,她又走了出来,在手里捧着一束白色菊花。

    孟秋雨眼帘微挑,看女人今日的穿着,以及此时又买了一束白色菊花,显然是要去祭拜什么人。

    在女人打开车门要上车的时候,孟秋雨按了几下喇叭,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

    随即孟秋雨走下车,盯着小嘴微张,显然颇为惊讶的女人笑道:“俞处长,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啊。”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反恐处的女处长俞微霜,那晚和孟秋雨经历了一番生死考验,事后一直没有联系,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俞微霜摘下了遮阳镜,明媚的脸庞略显尴尬,神色间颇为黯然的轻笑道:“孟秋雨,你怎么会在这里?”

    “顺道过来买几束鲜花,俞处长,那晚的事情没有牵连到你吧?”孟秋雨问道。

    摇摇头,俞微霜轻叹道:“檀园被毁,除了你,我是唯一活下来的人,自然免不了接受一番询问,不过我告诉他们事发的时候我正在询问你一些事情,爆炸发生时,你带着我逃出了那里,上面也就没有人追究了。”

    孟秋雨心中好笑,那么晚了俞微霜和自己单独在一起,恐怕不会有人相信她在问询自己,不过因为牵涉到了自己,上面那些人自然不敢来向自己核实,俞微霜这个无关紧要的人,也就不会有人为难。

    “那就好,对于那晚发生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你那些死去的同事尸骨未寒,你这是要去祭拜他们吗?”孟秋雨收起笑容,轻叹着说道。

    俞微霜深深看了眼孟秋雨,语气哽咽着道:“檀园内,有很多都是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队友,他们是我的属下,也是我的朋友,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为他们讨一个公道,但他们死得冤枉,也死的凄惨,很多人都已经被烧得无法辨认。”

    “俞处长,请节哀,逝者已矣,我们活着的人就要活得更好,我相信有一天,残害他们的凶手会受到应有的报应。”

    “孟秋雨,我有些事情一直不明白,我想找你谈谈,却一直没有机会,如果你不忙的话,我想请你吃个饭,顺便请教一下。”俞微霜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

    “哦,美女有约,作为一个绅士,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刚好我也没吃午饭,不如这一顿我请,上次喝了你不少啤酒,我也刚好还你这个人情。”

    俞微霜横了眼孟秋雨,脸上染起一抹红晕,因为她又下意识的想到在那片梦幻般的大海上,两人在一起度过的温馨一幕。

    在俞微霜的提议下,两人各自开车来到市区,找了一家环境优雅的西餐厅,找了一张靠近窗户的两人桌坐下。

    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孟秋雨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他不缺女人,但是却缺一位可以无所不谈的红颜知己,没有男女间的情爱,有的只是一份欣赏和真挚友情。

    俞微霜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这个女人的知性与成熟,让孟秋雨很欣赏。

    喝了一小口红酒,俞微霜白皙的脸庞隐现着醉人的酒红,再次白了一眼孟秋雨,嗔怪道:“你老是盯着我干嘛?不知道这样看着一位女子,很不礼貌吗?”

    “呵呵,如果你坐在我面前,我却心不在焉的四处搜寻美女的身影,你就该心里失落了。对于美丽的事物,不管是风景还是女人,都都吸引男人观赏的目光,你可不要误会我看上你了,我只是在礼貌的关注着你,以免你心里骂我混蛋。”孟秋雨笑道。

    俞微霜一脸无奈,却也眼波流转,隐现着一丝得意,笑骂道:“你还真是巧舌如簧,什么事请到了你嘴里,都能说的正大光明。好了,我问你点事情,你可不要糊弄我。”

    “对于美女的垂询,我一向都是洗耳恭听,诚恳作答,从不虚假糊弄。俞处长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然你可不能问我的隐私,那样我也会很不好意思的。”

    俞微霜抿嘴窃笑,遇上孟秋雨这种男人,根本不用担心没有话题,也没有笑点,这个名动华夏的男人,不但有着一张妖艳魅惑的脸蛋,举止言谈间更是不拘一格,玩世不恭。

    或许就是他这种性格和气质,才会那么吸引女人的爱慕之情吧?俞微霜心里暗自猜测着,摇头笑道:“孟秋雨,你能实话告诉我,那晚我们经历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为那是一场虚幻的梦,可我仔细想了很久,那是真实的存在,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情,不然我没法解释在那种环境下,我们还能活下来。”

    孟秋雨摸了摸鼻子,呵呵笑道:“原来你想知道的是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替我保密,这算是咱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如何?”

    俞微霜再次忍俊不禁,盯着一脸煞有介事的孟秋雨娇哼道:“你以为我像你们男人一样,喜欢到处炫耀。”

    “俞处长,你也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武学一途没有止境,就比如大众百姓眼里,一名黄阶高手已经算是强者了,但在武林界中,却又有玄阶,地阶这样的高手,泱泱华夏,能人异士辈出,以前咱们接触的世界太过狭小,根本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错,曾经青龙被誉为华夏第一高手,但比起那些隐世高人,他也不是最强者。而你孟少的崛起,更是打破了青龙的传说,很多人都在猜测你到底有多强,其实我也很好奇,莫非那种梦幻般的景象,也是武学修炼到一定境界而形成的?”俞微霜点头道。

    孟秋雨点点头,再次喝了一口红酒道:“你也知道,武学境界可以划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境界,但天阶不是最终极限,突破天阶便会破碎虚空,进入另一个空间,那里称之为神道空间。”

    “神道空间?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似乎离我们太遥远。”俞微霜蹙起秀眉问道。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周公馆是怎么被毁掉的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就是神道空间有强者通过传送阵而来,强大的传送余波摧毁了那里。”孟秋雨笑道。

    俞微霜一脸震惊,张着小嘴片刻后才回过神来,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道:“那么说来,你见过神道空间那些绝世高人了。他们就像传说中的神仙一样吗?”

    孟秋雨笑着摇摇头,除了那个脾气很臭的仙子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醉翁和火烈真人可是看不出一丝世外高人的形象。

    “我之所以不说出来,就是怕引起大众恐慌,毕竟那是一个我们谁也不知道的空间,那里的人类高手更是有通天彻地之能,弹指间便可毁掉一座城市。”

    “原来如此,那和你身上发生的虚幻景象又有什么联系呢?”俞微霜再次问道。

    “那是我自创的空间,一种法则,在我的空间内,一切都由我来主宰。一念间,天地变色,日月无光;一念间,世外桃源,鸟语花香,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肆意改变一切景象,这便是神通,一种天道之上更高的武学境界。”孟秋雨笑着道。

    “什么?那你岂不是已经成神了?”俞微霜惊愕的看着孟秋雨,一脸的难以置信。

    “其实我还没有突破天道,会有这种领悟也算是机缘巧合,只能说我的潜能无限,现在我离真正的神还有着很大的距离。因为我自己也无法掌控我的空间,如果不是那晚形势危急,你我面临绝境,咱们也不可嫩进入我的空间之内。”

    “那,那你也太变态了,你才二十多岁,和你比起来,那些隐世高手都不值一提了。”俞微霜惊愕了片刻,终于想到了一个形容孟秋雨的词汇,称之为变态。

    孟秋雨一脑门黑线,哭笑不得的摇头道:“我说俞处长,我把这么绝密的事情都告诉了你,可是把你当做值得信任的朋友,却没想到换来的是一个变态称号,你让我这心里顿时有种挫败感。”

    俞微霜也意识到自己有些不近人情,就算心里这么想,也不应该说出口,暗自吐了吐舌头,浅笑道:“我是在赞扬你啊,我已经找不出赞美你的词语,这变态二字就看你怎么理解了,它既是贬义词,也是褒义词啊,说明你太厉害了嘛。”

    孟秋雨一脸无奈,心里却也好笑,女人强词夺理的本事从来都高于男人,俞微霜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学会了自己的善辩本领。

    “好了,不说这个,我们喝酒,让小女子敬你这位神仙一杯。”俞微霜急忙岔开话题,咯咯笑着道。

    两人一边谈笑,一边享受着美酒佳肴,此时三名年轻女孩走了进来,青春洋溢的气息扑面而来。

    其中一名打扮的很时髦的俏丽女孩笑着道:“妍妍,这可是咱们姐妹最后一次享受单身快乐的时光了,很快,你就成为人妇,恐怕就没这么自由了。”

    “是啊,妍妍,你以后也不用到处急着挖墙脚,当人家情人了,现在终于有人愿意娶你当大房了。”

    “你们这两个小三八,羡慕嫉妒恨吧?”中间俏媚秀丽的女子娇笑道。

    不过在她笑骂完两位闺蜜后,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了孟秋雨的脸上,神色一喜,挥手喊道:“秋雨哥哥,你也在这里啊?”

    孟秋雨暗自抹了把冷汗,眼前三女他都见过,都是孟清妃的朋友,尤其是这中间长的最妩媚的女孩王妍,更是一个让他颇为头疼的小丫头,当初还死缠烂打的要当自己的情人,要挖众女墙角。

    其余两名女孩倒是有些拘谨,在孟秋雨这位大人物面前,可没有王妍的这般活跃,不过却也都甜甜的笑道:“秋雨哥,你好。”

    孟秋雨笑着点点头,一脸好奇的看着走到近前的三个女孩笑道:“刚才听你们说王妍要结婚了,哪家倒霉孩子被她骗到手了?”

    “讨厌啊,秋雨哥哥,人家当初可是可怜兮兮的想骗你来着,可你就是瞧不上人家。”王妍娇哼道。

    其余两个女孩也咯咯娇笑,其中一人道:“秋雨哥,说起来这个倒霉孩子还和你是亲戚呢,京城张家,秋雨哥该知道吧?妍妍的未婚夫就是张家长孙张鑫。”

    “张鑫?”孟秋雨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有点记忆,似乎以前在孟家见过对方。

    京城张家曾经是林家派系,在林家没落之后,便投奔了孟家,而张家老人还和孟秋雨的母亲方依云有关系,方依云的母亲姓张,正是张家家主的亲妹妹。

    这样算起来,孟秋雨和这个张鑫也算是表兄弟,只不过没有太多血缘关系了。

    “哦,那秋雨哥可要恭喜你了,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到时候秋雨哥给你包一个大红包。”孟秋雨点点头,看着一脸甜蜜的王妍笑道。

    “三天后,那到时候秋雨哥你可一定要来哦。”王妍嘻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