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束手就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夜,漆黑如墨,江门又是连续的阴雨天气,江门第一医院一间高等病房内,妖女环臂抱胸站在窗户前,几个日夜没有休息好,她的神情略显疲惫。

    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妖女陷入了沉思中,以至于病床上的母亲醒来,还未察觉到。

    “薇薇啊,你睡了吗?”做了多项手术的宋母气色好了很多,只是眼睛却无法治愈,一觉醒来,便没有了困意。

    “啊……您醒了。”妖女从沉思中惊醒,转身来到病床前看着母亲笑道:“妈,您要上厕所吗?”

    “不上,妈有些口渴,也想和你说说话,在医院里住了这么久,妈这心里一直不踏实。”宋母缓缓起身,在妖女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妈,您有什么不踏实的?现在手术都做得很成功,您的身体会越来越好,等咱们回了京城,您就准备享清福吧。”妖女笑道。

    “微微啊,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大哥是指望不上,这又是做手术,又是住院,没少花钱吧?”宋母心疼的说道。

    “呵呵,妈,您又来了,我都说了女儿现在穷的就剩下钱了,何况为母亲治病是女儿应该的,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乐意。”

    “哎,妈知道你孝顺,可你一个女孩子赚钱也不容易,以后还是要省着点花。对了,你一直都不告诉妈妈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他能接受我这么一个瞎眼老婆子和你们住一块吗?实在不行,妈就哪也不去,还住在江门,有你桂花姐照顾,你放心,只要你有空来看看妈就好。”宋母抓着女儿的手,一脸慈祥的说道。

    妖女耸耸肩,拍着母亲的手笑道:“妈,我一直不告诉您,就是怕您心里更不踏实,不过您不用担心我的事情,这个世上他是女儿最信任,也是女儿最爱的男人,哪怕海枯石烂,他对女儿的心也不会变,因为他爱我,所以也能接受和我有关的任何事情,我保证他会您亲儿子一样,和我一样孝顺您。”

    “你这孩子,真有那么好吗?说的妈都想早点见见他了。”宋母心怀大方,呵呵笑了起来。

    “妈,我帮您倒杯水,如果您睡不着,我陪您多说说话。”

    妖女笑着起身倒了一杯水,刚要端给母亲的时候,眉头微微一挑,她感受到了杀气,有人正向病房靠近。

    “妈,您呆着不要动,不要说话,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有女儿在,您都不会有事。”

    妖女一个箭步窜到病房门前,只留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宋母满脸不安和茫然。

    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停在了病房门外,妖女眼里杀机一闪,手腕一抖,两把锯齿弯刀出现在了手中。

    微不可闻的嘎吱声中,病房门被人推开一道缝,随即一只脚迈了进来,还不等来人将身子探入,妖女手腕一翻,一道寒芒从门缝处划过,伴随着鲜血四溅,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捂着脖子向后倒去,衣袖中掉落了一把撞了消音器的手枪。

    妖女一闪身便窜出了病房,顺势在地上滚动,手中锯齿弯刀激射而出,另外两名身穿护-士服的女杀手脖子一凉,鲜血喷溅中,双双倒了下去。

    而抛出锯齿弯刀的妖女脚尖一点,地上掉落的手枪弹起,在妖女单膝跪地起身之际,手枪已经到了她的手里。

    啪啪啪……一连五枪,过道尽头楼梯口的五名黑衣男子眉心中弹,一命呜呼。

    妖女手掌一吸,两把锯齿弯刀再次回到了手中,站起身冲着走廊口冷笑道:“既然来了,还不出来吗?”

    咯咯一声娇笑传来,走廊口走出几人,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短发冷傲女人,只是她的冷傲在妖女妖艳的冰冷之下,逊色了不少。

    妖女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不屑的撇嘴道:“深夜到此,你们是齐家人吧?”

    “好身手,五秒之内解决了我八名手下,不愧是杀手界鼎鼎大名的索命妖女。”冷傲女子拍拍手掌,盯着妖女冷笑道:“不错,我们是齐家人,小妹凌姿,久闻妖女之名,今日特来一会。”

    “你们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想必我来这里的消息早已被齐老鬼知道了吧,他还真沉得住气,齐家老宅都被炸了,居然也没出手对付我,现在怎么就沉不住气了?”妖女冷哼道。

    “牙尖嘴利,乖乖随我们走一趟,你的母亲或许可以保得一命,否则就算你再厉害,你只身一人又怎么保护你的母亲,伤着她可不好。”冷傲女子沉声道。

    妖女眯着双眼,哼哼笑道:“想让我束手就擒,好拿我当人质要挟孟秋雨,你们打得好算盘,可你们应该知道我妖女对孟秋雨的忠心,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得逞。而且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就凭你们,还无法让我感受到威胁,除非齐老鬼亲自出马。”

    “狂妄,你一再辱骂齐老,今日我就让你血溅这里,你可以杀十个,杀一百个,我就不信你能杀光齐家几百名基因战士,不怕告诉你,整个医院都已经被我们控制了,你带着你的瞎眼老妈怎么逃出这里。”冷傲女子冷声道。

    妖女心中悲苦,从察觉到敌人靠近病房,她就意识到了不妙,这里可是齐家的地盘,一旦被齐家发现自己,后果只有死路一条。

    何况现在她有一个行动不便的母亲要照顾,在这种环境下,她就算再能打,也没有机会带着母亲逃走。

    刚刚才相认了母亲,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亲人的骨肉之情,现在就要面临着幸福即将消失,妖女心中悲凉而苦楚,她不怕死,可她不愿意让母亲受到牵连。

    但让她投降,成为齐天霖要挟孟秋雨的人质,妖女宁愿死也不想让孟秋雨为难。

    “放了我母亲,我可以任凭你们处置。”妖女心中暗自下了决定,淡淡的开口道。

    “哈哈哈……好一个孝女,那现在就把手里的兵器丢掉,乖乖的束手就擒,你的瞎眼老妈我们也不屑为难她。”

    冷傲女人哈哈大笑,一挥手,身后两名男子走向了妖女。

    妖女转身看了眼病床上瑟瑟发抖的母亲,缓缓将手里的枪和锯齿弯刀扔在了脚下。

    两名汉子收起了妖女的兵器,其中一人拿出一根铁链冷笑道:“为了避免你伤人,你还是乖乖戴上吧。”

    妖女面色淡然,伸出了双手,那人将铁链拴在妖女的手臂上,对着妖女的小腹就是一拳。

    妖女脸色痛苦的硬挨了一拳,怒视着汉子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杀了我这么多兄弟,等回去我会慢慢和你玩。”汉子狞笑一声,拉着铁链将妖女带到了冷傲女子面前。

    “妖女,从你和你母亲相认的那一刻起,你就不适合当杀手了,因为你有了牵挂。本来我还想和过过招,看来没这个必要了。”冷傲女人不屑的哼道。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会有机会的。”妖女沉声道。

    “那我等着,走吧。”冷傲女子不屑一笑,转身向楼下走去,两名汉子押着妖女,一行人走出了医院,门前停着几辆悍马,两名汉子将妖女带上其中一辆悍马,车队离开了医院。

    而此时,一名脸上有伤疤的男子出现在了宋母的病房内,听到脚步声,宋母急切的问道:“微微,是你吗?”

    “老东西,你女儿不会回来了,我想送你上路,很快她会来陪你。”

    说完,疤脸男子从怀中掏出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枪,对着宋母的脑袋就要扣动扳机。

    突然,一名穿着护-士装,带着口罩的小巧女子出现在了宋母的病房门前,眼里闪现精芒,手腕一抖,一道寒芒激射,疤脸汉子手腕一痛,手臂一哆嗦,飞出枪膛的子弹擦着宋母的头顶而过,钉入了墙壁中。

    “什么人?”疤脸汉子厉喝声中转过身来,小巧护-士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掌心一吐,一枚闪现着银芒的梅花镖便钉入了疤脸汉子的咽喉,后者怒睁着双目,不甘的倒了下去。

    “大妈,您不用担心,我叫樱舞,是来救您的。”小巧女孩取下口罩,露出了一张清秀美丽的脸庞,一边安慰着宋母,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姐姐,血姬姐的母亲平安,你们可以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