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湖心秘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东方破晓,万道霞光照映在江门古道,一座绿色长桥尽头,古色古香的竹棚茶楼。-顶-点23

    茶楼前,跪伏着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短发女子,冷傲不屈的脸庞隐现苍白,但身形却纹丝不动,犹如一座雕塑。

    茶楼竹门缓缓打开,走出一名身材微胖,脸膛发黄的女人,四十多岁的年纪,与之平日里的和善相比,此时眼神却异常的冰冷。

    女人便是竹棚茶楼的老板娘,常客都知道她姓朱,称作朱婶。

    “朱姨,齐老愿意见我了吗?”凌姿脸色一喜,跪着上前几步,一脸恳切的问道。

    朱婶神色淡漠,微微摇头道:“凌姿啊凌姿,你知道办事不力的后果吗?这一次你不但放走了我们的鱼儿,还损失了那么多好手,齐老很生气。”

    “对不起,朱姨。凌姿无能,罪该万死。只求朱姨看在属下为齐老忠心耿耿的份上,再给我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我一定把她们找出来,送到齐老面前。”

    “对于无能的人,齐老不会再召见,离开这里吧,一个时辰后,我会下达追杀你的号令,影杀组织也不会容许失败者存活。”朱姨淡淡一挥手,神情漠然的转身就要进入竹棚。

    “朱姨,凌姿知罪,给我一次机会吧!”

    凌姿脸色苍白如纸,声音颤抖着大喊的同时,手上闪出了一把锋利匕首,在朱姨眼神一冷止步之际,凌姿银牙一咬,匕首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大腿。

    噗,两道血光喷涌,凌姿痛苦的闷哼一声,高声道:“朱姨,属下办事不力,甘愿承受三刀六洞之苦,只求朱姨看在属下这么多年效忠的份上,给我一条活路。”

    这番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凌姿的嘴里吐出,她苍白的脸庞布满了冷汗,匕首拔出的一颗,洞穿的大腿已经被鲜血染红。

    朱姨缓缓转过身来,眼底深处划过一抹犹豫。

    噗……凌姿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对着自己的大腿刺入了一刀。

    身形一晃,凌姿痛苦的嘴角都被银牙咬破,眼神中却满是不屈之色,再次拔刀,高举,势必要完成自己三刀六洞的惩罚。

    此时绿桥另一侧,一道身影快如疾风般窜到了凌姿身旁,一把抓住了凌姿下落的匕首,锋利刀锋划破掌心,鲜红血水顺着匕首缓缓流淌。

    “姿儿,你这是何苦呢?要接受惩罚,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承受。”

    来人正是那名斯文中年人,一脸疼惜的看着眼前虚弱的女人,眼神中满是无尽疼爱与哀伤。

    “彬哥,你不要管我,这是我应该受的惩罚,快松手啊。”凌姿满眼泪水,神情凄苦的喊道。

    斯文中年人死死抓着匕首不松手,任由刀锋割破手掌,一脸激动的看着微微动容的朱姨,大声道:“朱姨,我求求您放过凌姿吧,我要面见舅父,这次失败不是凌姿一个人的错,我也难逃大意之责。”

    “彬少爷,你知道齐老一向一言九鼎,他不愿意再见到凌姿,我也很为难。”朱姨一脸惋惜的摇头道。

    “不,舅父一定会原谅凌姿,因为她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怀上了齐家的血脉。”斯文中年人大声道。

    朱姨神色一变,吃惊的看了眼低着头的凌姿,急声道:“彬少爷,你说的可是事实?”

    “千真万确,我绝不敢胡言乱语。”斯文中年人大声道。

    微胖女人朱姨眼里闪现激动之色,脚下滑步,犹如一股旋风般眨眼间便到了凌姿面前,一把搭住了凌姿的手腕,片刻后,怔怔道:“两个月了,你们怎么不早说。”

    “我们也是刚知道不久,想给舅父一个惊喜,只是还没有机会让他老人家知道。”斯文中年疼惜的搂住了神情虚弱的凌姿,苦笑道。

    “好,彬少爷,你快给凌姿包扎一下伤口,我立刻带你们去见齐老。”

    半个小时后,已经处理过伤势的凌姿任由斯文中年人抱着,随着朱姨来到竹棚之后,一条游艇早已停靠在这里。

    三人上了游艇,开游艇的壮汉启动了游艇,游艇犹如利箭般驶入了湖面,进入了郁郁葱葱的芦苇荡中。

    这片湖面十分辽阔,湖水中芦苇丛生,水路十分蜿蜒曲折,将近半小时后,游艇出现在了一座浮桥前,四名黑衣壮汉把守在浮桥前。

    三人上了浮桥,游艇再次离去。

    这是一个湖心小岛,占地面积虽然不大,但小岛上却有一片茂盛丛林,三人在丛林中走了不久,便出现在了一扇隐蔽于藤蔓中的铁门前。

    朱姨上前在高大铁门上摸索了几下,一道银光闪现,铁门上出现了一个电子银屏,朱姨将瞳孔对准银屏扫描了一下,随即嘎吱一声,钢化铁门呈现太极图案缓缓向着两侧打开。

    铁门大开,里面是一条幽深的过道,通体呈现银白色,里面空无一人。

    “进去吧,我会为你们开启安全通道,跟着我的脚步走,千万不要踏错一步,否则诱发这里的安全系统,我们三个都要葬身在这里。”朱姨转身看着斯文中年人和凌姿说道。

    在三人进入通道半小时后,深处于湖底的现代化基地内一间雪白的房间内,齐天霖一脸平静的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凌姿,突然哈哈大笑道:“好,好啊,彬儿,齐家再次有后了,你功不可没,只待把孟家铲除后,舅父就为你和凌姿举办一个的婚礼。”

    “谢谢舅父,您不再怪罪凌姿的失职了吧?”斯文中年人一脸激动的问道。

    齐天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与朱姨对视了一眼,再次笑道:“呵呵,你小子不用担心,既然凌姿怀上了咱们齐家的种,我又怎么会责罚她。让她在基地好好修养吧,剩下的事情交给你朱姨来解决,你们就不用费心了。”

    “恭喜齐老,自从少风,展白,少龙几位少爷遇害后,您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朱姨一脸恭敬的笑道。

    “是啊,齐家子弟皆被孟秋雨那个小杂种残害,眼看齐家后继无人,我又怎么能开心的起来。现在彬儿也有了骨血,上天保佑齐家,我也可以放心和孟秋雨那混蛋一拼了。”齐天霖眼神阴冷的沉声道。

    “舅父,彬儿不孝,无法为舅父分忧解难,现在彬儿恳求舅父成全,赐予我s级药物,彬儿想要变强,能够为舅父独当一面。”斯文中年人突然跪下身子,一脸恳切的乞求道。

    齐天霖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点头道:“也罢,齐家现在也只剩下你可以继承我的基业,你是该变强了。”

    “谢谢舅父,彬儿一定不会让舅父失望。”斯文中年一脸激动的点头道。

    “现在去找王教授吧,他会根据你的身体状况给你制定用药计划。”

    斯文中年满脸喜色的连连叩头,一脸激动的离开了房间。

    目送着斯文中年人离去,齐天霖眼神中涌上一抹哀默,轻声自语道:“婉茹,你可知道,彬儿要当父亲了,你在九泉之下应该欣慰了。”

    朱姨在一旁默默无语,心中暗自苦叹,想起曾经美丽温婉的大小姐,她就感到心痛。

    “小月,彬儿的身世不要告诉他,我不想让他心中憎恨我这个父亲。”齐天霖突然开口道。

    “小月明白,绝不会告诉彬少爷他母亲的事情。对了,大少爷,两日后便是婉茹小姐的忌日,您还需要小月代劳去祭拜小姐吗?”朱姨幽幽的叹息道。

    齐天霖身躯微微一颤,深深闭上眼叹了口气,摇头道:“这声大少爷你已经很久没有称呼过了,我知道你的心里也一直责怨着我,你虽是婉茹的丫鬟,你们却情同姐妹,她的死,都是我一手造成。”

    “大少爷,奴婢不敢,这么多年您也承受了那么多痛苦,我们都已经老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朱姨急忙说道。

    “当年是我对不起婉茹,这么多年我都在自责和羞愧中度过,每每午夜梦回,都会出现婉茹浑身血迹死在床上的画面,我一直没有脸面去看她。不过这一次,我要亲自去,告诉她我抚养大了彬儿,而且彬儿也要当父亲了,我齐家的产业今后也会交给彬儿,希望九泉下婉茹能够原谅我。”

    看着齐天霖流露真情的神态,朱姨眼角隐现泪花,这个一身都没有嫁过男人的女人,心中也有过甜蜜的梦想,无奈那一次意外,断送了她的美梦,也葬送了她最爱戴的小姐。

    “小月,这次凌姿和彬儿失败,也不全是他们的错,看来是我们低估了孟秋雨这混蛋,他竟然在江门潜入了那么多高手,尤其是那最后出现的三人,能肆意出手斩杀咱们的b级基因战士,实力不简单啊。”齐天霖眼神一变,紧握着双拳沉声道。

    “我会立刻调动所有人手找到他们,以此看来,孟秋雨的确不在江门,我们必须要在那小子来江门之前,抓到那两个女孩。”朱姨点头道。

    “不错,孟秋雨应该还在京城,尽快找到那些人,我给你调动所有人马的权利。孟秋雨,我一定会让你经历和我一样的悲痛,失去心爱的女人。”齐天霖阴森森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