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两百五十三章 赌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该死,王八蛋,又是小。”红衣女子的脾气不是一般的暴躁,就在孟秋雨二人走到桌子前的时候,赌坊荷官开宝,盅盘下露出一枚刻着小字的骰子。

    几名押大的散修立刻眉飞色舞,领取了灵石后,目光纷纷投向了红衣女子,因为这红衣女子很好赌,每一次都是上千灵石,两把已经输掉了两千上品灵石。

    输了灵石的散修则唉声叹气,有的开始观望,有的则继续准备捞本。

    红衣女子狠狠的咬了咬银牙,再次丢出一堆灵石,这一次足有两千枚上品灵石。

    红衣女子身后的俊朗青年则拉了拉她的衣袖,女子却瞪了他一眼,语气不满的呵斥道:“你拉我干嘛,姑奶奶就不信邪,继续押大。”

    孟秋雨眯着眼看了眼荷官,这是一名相貌不俗的女修,但孟秋雨却是心里暗惊,这相貌秀丽的女荷官竟然有大乘期的修为。

    而女修眼神随意的与不远处的一名中年人对视了一眼,后者微微点头,这个动作虽然隐晦,但却被孟秋雨扑捉到了,顿时心里了然,看来这赌坊的人是要这位女修出千了。

    这里不允许释放神识查探,否则一旦被察觉到,赌坊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在这里赌博,最重要的一条规矩,不允许使用神识。

    孟秋雨便觉得很好奇,如果不动用神识,女修如何瞒过这么多双眼睛出千?

    于是孟秋雨紧紧盯着女修的那双白皙修长的手,随即便看到女修拿出三颗骰子,这三颗骰子分别写着大三个字。

    随后女修将三颗骰子凌空抛起,三颗骰子在空中急速旋转,令人眼花缭乱的只能看到一圈白影。

    女修娇喝一声,手里的蛊盘扬起一挥,其中一枚骰子落入了蛊盘,而另外两枚骰子则被女修一把抓住,蛊盘旋转着砸落在赌桌上,而她的另一只手也藏于了身后,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完美的无懈可击。

    孟秋雨心中暗惊,好快的手法,就是他的眼力竟然也没看清是那一颗骰子落入了蛊盘。当然无法猜出大中小。

    不过孟秋雨可以百分百确定,女修在蛊盘上动了手脚,只是她的手法太快,刚才抛起三颗骰子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空中,没有人留意到她桌子上的手,她的手指微微弹了一下,一点黑芒进入了蛊盘。

    孟秋雨看了一眼赌桌,押小的修士只有几人,全部灵石加起来有五百枚,而押中的则三百多,押大的最多,除了红衣女修的两千灵石,另外还有五百多。

    “买定离手,没有人继续押,开宝。”女修扫了眼四周,微微一笑就要打开蛊盘。

    孟秋雨立刻将一枚戒指弹落在中字上,笑着道:“现在可以买,我就押中了。”

    女修神色微微一变,看了眼孟秋雨缓缓打开了蛊盘,果然是一个中字,孟秋雨押中了。

    “喔,太好了,秋雨师兄,咱们赢了。”萧文怡开心的欢呼了一声,看到所有人都盯着她看,俏脸顿时一红,低下头吐了吐香舌。

    看到自己又输了,红衣女子气的狠狠瞪了眼萧文怡,谁让她那么开心,自己却要郁闷呢。

    孟秋雨拿起那枚戒指,倒出里面的灵石,不多不少,两千枚上品灵石,和红衣女修一样多。

    赌坊赔率是一赔三,孟秋雨拿到了赌坊赔的六千灵石,这一局,赌坊赔了四千多。

    看到孟秋雨不再下注,荷官女修看着孟秋雨问道:“这位道友,你下注吗?”

    孟秋雨淡淡一笑,耸了耸肩道:“我要考虑一下。”

    女修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孟秋雨,直到其余人都押好注以后,再次丢出三颗骰子,将其中一颗收入蛊盘,而这一次,孟秋雨留意到了,女修没有再动手脚,可能她也猜出孟秋雨发现了端倪,她要试探孟秋雨。

    所有人盯着孟秋雨,而他却老神在在的没有押注,荷官女修微微苦笑打开蛊盘,这次还是中,红衣女修的两千上品灵石再次输了。

    “混蛋,气死老娘了。”红衣女修一拍赌桌,桌面上的灵石哗啦一声四散开来,四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了红衣女修身后,皆是大乘期的强者,一名壮硕的修士冷喝道:“你要破坏赌坊规矩吗?”

    “不好意思,晚辈师妹脾气不好,我这就带她离开。”俊朗青年脸色微变,急忙拉住红衣女修就要离开。

    红衣女修则甩开了青年,不以为然的冷哼道:“谁说要我离开,姑奶奶就是不信邪,我要继续押大。”

    说话间,红衣女修再次丢出一堆灵石,这一次,竟然有五千枚上品灵石。四周一阵吸气声,显然都被红衣女修的大手笔震撼了。

    而荷官女修对着四名后来出现的修士摇了摇头,四名大乘期强者再次闪身离去,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

    荷官女修没有看其余人押注,而是再次目光投向了孟秋雨,显然在征询他是否要下注。

    孟秋雨暗自冷笑,赌坊可能从来没有遇到过自己这种能看穿他们伎俩的修士,所以规矩有些漏洞,那就是蛊盘开宝之前也可以押注,孟秋雨自然不会这么早下注。

    有红衣女修这种冤大头,孟秋雨押注的可选择性只剩下两种,而只要荷官女修动手脚,出现的骰子势必是押注最少的。

    果然,这一次荷官女修再次动了手脚,速度之快,也唯有孟秋雨这样的眼力看得清,而且所有人都被她神乎其技的空中手法吸引,谁会留意到她桌面上的另一只手。

    这一次除了红衣女子押大外,其余人都将灵石堆积到了中上,显然连着出现两次中,这些人坚信还会有一次,至于红衣女子这倒霉鬼,已经没人愿意和她一起拼运气了。

    相比之下,押中的也有两千灵石了,反而小上没有一个人押。

    孟秋雨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萧文怡也察觉到孟秋雨笑的很猥琐,猜到他要出手了,于是小声问道:“秋雨师兄,我们押吗?”

    “当然,就赌五千灵石押小。”孟秋雨挑衅的看了眼红衣女子,再次将存放五千灵石的戒指丢在了小上。

    这一次荷官女修脸色再次僵硬了一下,秀眉一蹙,深深看了眼孟秋雨,而不远处的那名中年人则眼里闪过一抹寒芒。

    红衣女修听到孟秋雨也押了五千灵石,此时也察觉到对方是和自己叫板了,所以也没给孟秋雨好脸色,哼了一声。

    荷官女修再次打开蛊盘,小字出现后,萧文怡再次激动的眉飞色舞,堂堂圣女第一次参与赌博,两次都赢,这让她异常的兴奋,这种感觉她从未体会过。

    “哈哈,运气不错。”孟秋雨一脸欠揍的笑容,挤眉弄眼的看向了红衣女修。

    他虽然不屑赌坊作弊,可孟秋雨只是为了带着萧文怡来开心一下,所以对于赌坊没有任何敌意,所以也没押注太多,跟着红衣女修押,纯粹是为了气一下对方。

    红衣女修如此娇蛮任性,孟秋雨对她没有什么好感,偏偏这女人还脑子不灵光,这种冤大头不被赌坊宰,那就奇了怪了。

    红衣女修果然被激怒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发育的十分夸张的一对凶器都起伏荡漾起来,怒视着孟秋雨骂道:“你有毛病,你是诚心的还是故意的?”

    “你才有毛病,还病的不轻,你押你的,我押我的,干你屁事。”孟秋雨反唇相讥,这种跋扈的女人,即使再漂亮,孟秋雨也不会怜香惜玉。

    “你,你敢骂我,你死定了。混蛋。”红衣女修气的满脸通红,指着孟秋雨怒不可歇。

    那位俊朗青年则有些看不下去了,急忙上前挡住红衣女修,一脸无奈的向孟秋雨道歉道:“这位道友,实在抱歉,我师妹她人不坏,只是脾气不好。”

    “林田平,你说什么?这里没你的事,我都被欺负了,你居然不替我说话,还来指责我,你算什么男人。”红衣女修就像疯狗一样,一把将男子推开,不依不饶的骂道。

    俊朗青年脸色一沉,抬起手就要打红衣女修,但是对视上女子愤怒难平的那张美丽脸庞时,却是挣扎了一下,没有打下去。

    孟秋雨暗自摇了摇头,这青年长相不俗,可是有些窝囊啊,要是换做自己,就算再喜欢对方,也不会容忍她胡闹下去。

    此时,那名中年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看着孟秋雨笑道:“各位和气生财,不要打扰了其他朋友雅兴。这位小兄弟,运气不错,有没有兴趣咱们赌一把?同样按照赌坊的规矩,一赔三,我输了,赔你三倍。”

    “没兴趣,我来只是为了寻开心,现在心满意足,没有兴趣和你赌。”孟秋雨淡淡的拒绝完中年人,拉起萧文怡的手,将赌坊赔偿的灵石收入戒指,转身走出了赌坊。

    中年人眼神眯起,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赌坊内那四名大乘强者悄无声息的跟了出去。

    而红衣女修也在俊朗青年强硬的拉扯下,双双离开了赌坊,只是红衣女修却依旧在喋喋不休的骂着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