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两百五十六章 威名在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人靠衣装,马靠鞍,孟秋雨离开秘境的时候,只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破破烂烂的修士服,虽然后来强大的出手震慑了在场的所有修士,但很多人却只记住了孟秋雨那头亮眼的银发。£∝頂點小說23

    而神道空间种族横立,各种肤色,各种发饰的修士层出不穷,千奇百怪,所以孟秋雨这头银发也不属于另类,反而很普遍。

    而此时的孟秋雨却是一袭银底金花,质地柔软高档的锦袍,整个人玉树临风,貌似潘安,飘逸的银发透着一股不羁的洒脱,就是那些见过孟秋雨一面的散修,不仔细辨认也认不出他就是那个张狂霸道的年轻强者。

    孟秋雨这套行头,还是毕小小这个城主跟班给准备的,以他对孟秋雨的敬重,天池雪域先祖级前辈,岂能让他穿的不够体面。

    在这里购买服饰的修士中,自然也有几名进入秘境的修士,刚才没注意到,此时孟秋雨这番话语一说出来,他们顿时身躯一震,想起了眼前的年轻人就是那个年轻强者孟秋雨。

    认出孟秋雨的几名修士眼里涌现出对于强者的敬畏和崇拜,而看向葛玉珠之后,却纷纷暗自鄙夷,海丹阁大小姐果然是个草包,认不清形势,在天霄大陆或许仗着宗门威势嚣张一下。

    但现在连海丹阁入道中期的长老庞海都被眼前的年轻强者杀了,这没脑子大小姐还高调的惹是生非,偏偏又撞到了枪口上,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灰衣老妪神色微微一变,她可不是葛玉珠这种思想简单的草包,虽然没见过孟秋雨,却也听说了孟秋雨的传闻,最近几天内,整个冰河城风头最大的不是雪域老祖,而是一个叫孟秋雨的年轻强者。

    原先老妪还没重视孟秋雨,毕竟孟秋雨只是一个金丹期修士,以她的修为更是看不出孟秋雨的深浅。她倒是多留意了几眼萧文怡,萧文怡的美貌超凡脱俗,年纪轻轻又是化神修为,气质高贵淡雅,显然是出自于名门大宗。

    而她很容易便联想到了眼前的女子可能就是飘渺宗的圣女萧文怡了,整个神道空间有这样绝世容貌的女子,又出现在冰河城的,也唯有飘渺宗的圣女萧文怡一人。

    老妪自动忽略了孟秋雨,只是将他当做一个正在追求飘渺宗圣女的大宗门子弟。

    她主动出面解决眼前的一场争斗,无非是想要结交一下飘渺宗的圣女,可在发现红衣女修竟然是海丹阁的大小姐之后,老妪心里就开始摇摆不定了。

    萧文怡固然有背景,有势力,但飘渺宗已经无法和海丹阁相比,而海丹阁又网络了神道空间大部分炼丹修士,海丹阁的老祖又是一名化道九品丹王,只要进阶破道,那便成为了一名可以炼制天丹的丹帝。

    比起飘渺宗,交好海丹阁不仅对于她,对她背后的商楼都有好处,所以她心里甚至决定,要将霓裳套装送给海丹阁大小姐了。

    但是转眼间孟秋雨这番藐视海丹阁的话语,以及周围那些修士神色的变化,都让灰衣老妪心中一惊,她隐约已经猜想出了孟秋雨的身份,只是还不太确定。

    “敢问这位小友可是姓孟?”老妪放低了姿态,抱拳行礼,看着孟秋雨询问道。

    孟秋雨暗自冷笑,要是这老妪聪明,这时候就应该退到一旁,不再插手此事,可她偏偏在怀疑自己的身份,又想左右逢源,这种两面三刀之人,孟秋雨没有一点好好感。

    “如果我姓孟,你就会主持公道,将海丹阁大小姐赶出商楼。而我不姓孟,你就会给海丹阁大小姐撑腰,甚至将我们赶出这里,是吗?”孟秋雨淡淡的开口道。

    老妪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有些僵硬,心中也是暗自后怕慌乱,一个金丹期修士敢这样和她一名大乘期强者说话,这已经说明了人家不惧自己,眼前的年轻人可能真的是哪位扮猪吃老虎的孟秋雨了。

    “前辈赎罪,晚辈绝不敢放肆,本商楼口碑尚好,公道公平,决不允许有人破坏这里的规矩,而且也会保证宾客在这里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公正。”老妪暗自流着冷汗,还在努力挽回自己的形象。

    “哼,不允许有人破坏规矩,那我今天还就要破坏了,你能如何?”孟秋雨冷哼声中,一记灵元大手抓出,葛玉珠惊呼声中,便被孟秋雨拎着脖子提了起来,吓得花容失色,哭喊着挣扎起来。

    林田平脸色顿时苍白,满眼的惊恐,到了此时,他那里还看不出来眼前这是一个隐匿了修为的强者,自己师妹竟然招惹上了这样的人物,他感到后背发麻,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

    “求前辈开恩,放过我师妹,林田平愿意为前辈做任何事情。”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向我下跪,你已经无药可救了,滚吧,我不想为难你。”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林田平苦涩一笑,继续跪着道:“前辈要杀,就杀了晚辈吧,宗主对晚辈有救命之恩,为晚辈报了灭门之仇,晚辈无以为报,这一生甘愿陪伴在大小姐身边为奴。如果无法保护大小姐,晚辈也无颜苟活。”

    孟秋雨微微动容,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这林田平明显喜欢葛玉珠,这样一个知恩图报,无视生死也要报恩的男子,忍辱负重的留在葛玉珠身边,孟秋雨很敬佩,让他出手杀了对方,孟秋雨也有些犹豫。

    “你先起来吧,你们俩能不能活命,就要看海丹阁的宗主了。”孟秋雨淡淡说完,将葛玉珠丢出,抛到了林田平面前。

    摔得七荤八素,呲牙咧嘴的葛玉珠,早已失去了先前的不可一世,满脸恐惧的看了眼孟秋雨,低着头不敢再多话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闯祸了,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一旁的老妪脸现惊容,满脑门冷汗,身子微微一颤,想要跪下却又不敢。她终于知道自己多么的愚蠢,竟然在这样的强者面前玩心计。她死不要紧,要是给商楼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她就是死后也无法安心。

    “前辈,晚辈知错了,甘愿受罚,只求前辈不要怪罪商楼,晚辈死而无憾。”老妪躬身致歉,这一次,没敢玩弄一点心机。

    “哼,你的小命我还没看在眼里,经商者八面玲珑固然重要,可也不要无底线,无原则。”孟秋雨沉声道。

    “前辈教训的是,晚辈受教。”老妪暗自松了口气,在孟秋雨这样的强者面前,她连生死都无法把握,能够逃过一劫,她决定立刻闭关修炼,再也不参与商楼事宜。

    此时两道身影再次出现,一男一女,男修器宇不凡,有着一双精明的眼睛,女修则长的颇为美艳,身材丰腴,身穿一袭红衣,比葛玉珠成熟而妩媚了许多。

    “孟前辈莅临本商楼是晚辈段誉的荣幸,却不料商楼执事有眼无珠冒犯了前辈,晚辈段誉向前辈赔罪,为了表示诚意,晚辈这里有一点小小的见面礼,还望前辈笑纳。”

    商楼老板段誉自降身份,堂堂入道初期的强者,此时也摆出一副恭敬的姿态,说话间,将一枚戒指递到了孟秋雨面前。

    孟秋雨微微点头,人家这么客气,又是送礼,又是赔罪,孟秋雨也不好再黑着一张脸,坦然自若的接过戒指,神识随意扫了一下,心中暗惊,出手好阔绰,里面灵石就有五十万,还是上品灵石,另外还有一些精美的修士套装。

    甚至还有一桶浓香扑鼻的灵酒,比毕小小的灵酒还要香醇美味,显然也是好东西。

    “那桶酒叫做醉**,是晚辈在天霄大陆一个修士手中购买,味道醉人犹如烈焰红唇,佳人在怀的感觉,晚辈赠送于前辈,希望前辈喜欢。”段誉面带笑容,眼神瞥了眼萧文怡后,却用传音和孟秋雨说道。

    孟秋雨越发满意了,这段誉是个情场老手啊,也是个风流人物,显然看出了自己和萧文怡关系不一般,自己又帅气不凡,如此美少年,身边自然缺不了美女,,美酒佳人,酒不醉人人自醉,岂能不消魂?

    而他带来的那名红衣美妇也是笑颜如花,款款来到萧文怡面前,一脸羡慕的赞美道:“这位师妹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飘渺宗文怡圣女了,果然容貌绝世,冰清玉洁,在妹妹面前,姐姐都有些自惭形秽了。”

    萧文怡被赞美的有些脸红,她不仅不擅于和异性接触,就是面对这种妩媚妖娆的女人,也觉得浑身不自然。

    “妹妹气质脱俗,这件霓裳套装简直就是为妹妹量身定做,现在姐姐做主了,将这套装送给文怡妹妹,望文怡妹妹不要嫌弃。”

    红衣美妇自来熟,一口一个妹妹,叫的连孟秋雨都直冒冷汗,放在地球上,这女人绝对是最出色的老鸨,最优秀的公关。

    “哈哈哈……孟前辈,这是晚辈的道侣闳穆尔,听闻孟前辈在秘境外的威风,晚辈夫妇仰慕不已。”段誉朗笑道。

    孟秋雨一阵汗颜,这名字也太引人遐思了,红木耳?听说过黑木耳,粉木耳,这红木耳是啥状况,他还真不清楚。

    不过对于这对夫妻刻意的讨好结交,孟秋雨也不反感,正所谓拿人家手短,人家又是送灵石,送美酒,现在又将镇楼之宝赠送,他也乐意占这个便宜。

    不过对于这里的称呼,孟秋雨是一向感觉到头大,他不喜欢有人称自己前辈,总觉得把自己叫老了。

    “段兄,你我一见如故,就不要太客套了,叫我秋雨吧,你们的礼物我和文怡收下了,现在就不打扰二位,我们后会有期。”孟秋雨抱了抱拳,示意萧文怡收起套装,准备离开。

    段誉满脸惊喜,孟秋雨如此随和倒是让他没有想到,作为冰河城一方强者的他,比很多修士都更容易得到消息,他不但听说了孟秋雨大展威风的事情,而且还听说了孟秋雨被雪域老祖邀请到了城主府,后来城主毕小小恭敬的带着他去了一趟裕丰阁歇息酒楼。

    这种种消息联系起来,他不难猜到孟秋雨和天池雪域有很大的渊源,甚至身份不一般,不然那个胖的和肉-球,眼高于顶的城主岂能甘愿当一个跟班。

    所以段誉在刚才收到老妪暗中传送的消息后,立刻带着道侣闳穆尔赶来,这种强者即使不结交,他也不敢得罪。

    没想到孟秋雨这么和善,竟然称呼自己段兄,他岂能不激动万分。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孟秋雨要急着离开,可能和海丹阁的大小姐有关系,他也不好再挽留。

    “秋雨兄弟,你这个朋友,哥哥我交定了,改日哥哥摆下宴席,款待兄弟。”

    “好,段兄,如果我还在冰河城,一定来讨扰。”孟秋雨笑了笑,招呼着萧文怡,并看了眼葛玉珠二人道:“跟着我走,我会将你们送回海丹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