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两百五十八章 冒牌阵道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慕琴心久居高位,自有一股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在天池雪域内,除了从小收养她的苏姬云,她的地位甚至凌驾于水云烟几大峰主之上。¤頂點小說23

    谁让她是雪域老祖唯一的亲传弟子,又天资绝顶,被选为宗门圣女,不出意外,她将来会成为天池雪域的圣女宗主。

    自从天池雪域的上一任圣女宗主失踪后,水云烟暂代宗主一职,却因为她不是圣女,她的宗主之位不够名正言顺,因为她无法修炼玉女冰心决。

    玉女冰心诀是天池雪域最高的修炼功法,需要元阴之身才可以练到最高境界,水云烟早在三百年前,就有过道侣,破去了元阴之身。

    而玉女冰心诀只传圣女,这门强大的功法也必须要永远保持冰清玉洁,象征着天池雪域的圣洁,所以每一任圣女宗主都不能选择道侣,这是天池雪域想要成为圣女宗主需要付出的代价。

    玉女冰心诀修炼到后期,实力会越来越强,同阶无敌。可这门功法显然也有瑕疵,那就是修炼者会越来越冷漠,性情也越来越孤僻冰冷,那股冰寒气息寒彻入骨。

    现在慕琴心还没有修炼到后期,却已经无法掩盖她的冰冷了,一旦修炼到最高境界,那股拒人于千里的冷漠,将仅仅一个眼神,便能让人如坠冰窟,这样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敢靠近,更别说一亲芳泽了。

    不得不说,天池雪域这门功法,有些不够人道,幸好天池雪域还没有规定女弟子不准找男人,否则这个宗门就有些悲哀了。

    只是被选定的圣女,地位,修为与权力的拥有,却也相应的要付出这种有悖人性的代价,玉女冰心决这种功法,在孟秋雨看来,是一种女人版的葵花宝典,绝情绝爱,有些残忍,有些邪恶。

    当然孟秋雨现在并不知道这些,他的一颗心都放在了苏媚身上,城主府的一间房屋内,一尊透明的水晶棺木中,苏媚静静的躺在里面,娇媚美艳的脸庞苍白无血,没有一丝温度,没有一丝气息。

    孟秋雨颤抖着双手抚摸着苏媚的脸颊,温柔而专注,仿佛要将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要烙印在脑海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一刻的孟秋雨,眼角滚落下两滴泪花,滴落在了苏媚放在胸口的手背上。

    脑海中闪现着苏媚和齐彬两败俱伤,女人较弱身躯被击飞吐血的画面,孟秋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中无法平静,疼痛而痛彻心扉。

    “老公,我可能没机会给你生儿育女了,但我不后悔遇到你,爱上你,是你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和被爱,能够死在你的怀里,我好开心。”

    苏媚那无力虚弱的声音犹在耳边萦绕,女人临死之前,还想着要给自己生儿育女,孟秋雨心痛的像是在滴血。

    泪水模糊了自己的双眼,孟秋雨压制着胸中的那股悲痛,透过迷蒙水雾凝视着棺木中的苏媚,哏咽道:“苏媚,你这个傻女人,当初你就不应该招惹我,不应该痴迷于我,更不应该跑去江门,那你就不会死在我的怀中。”

    “你死的倒是干脆,一走了之,却不知道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我恨不得可以替你去死,也不忍心看着你在我怀中渐渐冰冷。”

    孟秋雨喃喃自语,完全忘记了身旁还有一个与他同样神情悲哀的女人,苏姬云没有打扰孟秋雨,看着苦命的女儿没有生机的躯体,听着孟秋雨这番情感的流露,她不知道是欣慰,还是苦涩。

    “苏媚,我会把你救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是杀光海丹阁所有人,杀尽整个神道空间,也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孟秋雨神色在变化,时而痛苦,时而杀机涌现,却又时而温柔如火,爱怜的看着苏媚,语气坚定的说道:“苏媚,不管第一世你如何对我,你是我的女人这一点无法更改。你欠我的还没有还请,所以我不会允许你离开我。”

    “在上海的酒店内,我们第一次发生了亲密的关系,我恼恨你的算计,粗暴的撕开了你的衣服,不顾你的羞愤霸道的占有了你,那一次,是我最痴迷的一次,而你的身体,也最让我动心。”

    孟秋雨脸上流露出回忆之色,仿佛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给苏媚讲诉,声音低沉而温柔。

    “苏媚,你是一个能让男人冲动的女人,当我们在长城下第一次见面,我就有种感觉,会和你发生点什么。救你的时候,你若隐若现让我看到的春光,真的很诱惑,那一刻,我就有股冲动,恨不得将你就地正法,狠狠的冲进你的身体,享受迷人身躯的的美妙,这件事,我一直没好意思告诉你。”

    孟秋雨在自言自语,一旁的苏姬云则是脸色逐渐变红,听着这个男人和女儿的亲密话语,她身心都在微微颤抖,这小子,也太流氓了,居然那么粗暴的占有了女儿,还心思如此龌蹉。

    虽然羞恼孟秋雨对女儿的所作所为,但她却也在羡慕着女儿,不管如何,女儿没有看错人,她找到了一个值得她去爱,去付出生命的好男人。

    孟秋雨如此深爱自己的女儿,为了救活女儿不惜付出一切代价,这种男人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秋雨,媚儿能有你这样的夫君,是她的福气。告诉云姨,你和媚儿是怎么认识的?媚儿又是怎么死的?”

    担心孟秋雨说出更加令她耳红心跳的私密话,苏姬云不得不打断了孟秋雨的诉情。

    孟秋雨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苏姬云还在这里,脸色不由的有些尴尬,平复了一下情绪,随即将他的来历,以及和苏媚相识的过程,在江门和齐天霖一战,齐彬强悍出手杀人如麻,最后苏媚暴怒出手,两人两败俱伤。

    身受重伤的苏媚耗尽了功力,抱着必死的心态要与齐彬同归于尽,最后死在他怀中,两人被一道白光卷入神道空间的事情一一告诉了苏姬云。

    听闻孟秋雨杀光了齐天霖父子,为苏媚报了仇,苏姬云脸色由悲愤缓和了下来。

    “秋雨,你既然来自于一个毫无灵气的星球,想必那是一个低级位面空间,在那种灵气稀薄的地方,你竟然修炼到如此强的身手,你果然不一般啊。”

    苏姬云一脸惊叹,随即打量着孟秋雨点头道:“媚儿经历了轮回之苦,所以云姨也知道你也历经过轮回,你又是天池雪域的先祖,想必你的第一世绝不寻常,否则也不可能成为天雪圣女的道侣。”

    “云姨,你们为何能确认我就是天池雪域的先祖,仅仅凭借雪儿现身雪域峰的那番话吗?”孟秋雨笑着问道。

    “天雪圣女是天池雪域的敬仰之神,她的话容不得我们任何人怀疑。而在秘境外看到你的那一刻,我便看出你的不凡。你能从秘境圣殿内带出圣女雕像,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你和天雪圣女毫无关系,你没有办法平安的离开那里。”

    “虽然我没有进到那里,可也能猜测到,那里必定有强大的禁制,以及高明的阵法,就是神道空间最强的阵法师,触动了哪里的禁制,也无法走出来。”

    苏姬云一脸睿智,看了眼孟秋雨笑道:“之所以你能平安的带着三大宗和天池雪域的弟子走出哪里,不但你的阵道水品极强,也是因为那里的圣殿你一点都不陌生,高明的阵道主在布置禁制的时候,会留下自己的印记,那些印记自然会识主,不会将自己困进去。”

    孟秋雨心中暗惊,苏姬云对阵道的理解,显然高出了这个位面阵法师对于阵道的领悟。他自然也知道这一点,还多亏了小冰晶给他讲解。

    九品阵法师是一个瓶颈,突破了这个瓶颈便晋升为阵道主,而阵道主同样有九品之分,只不过神道空间这种位面,还没有人能突破成为初级阵道主。

    至于阵道主之后,还有高级的阵道境界,那种领悟和阵道水准更加深奥,称为阵道神主,而那已经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一名强大的阵道神主,不用领域压制,不用法宝,弹指间一个阵法,便能撕裂空间,毁灭一方世界,因为那种阵道境界已经融入了势与法则。在哪一方世界里,他的阵法就是主宰,就是一切。

    而苏姬云所说的高明阵道主,可以将印记融入阵法,说的就是那种阵道神主,只是显然她也仅仅是听闻过皮毛,并不了解这个领域。

    而现在的孟秋雨,已经算是一个冒牌阵道主,而且还是一个高级阵道主,因为他无法自己独立布置阵道阵法,但有小冰晶指点,他可以办到。没有小冰晶这个帮手,一个六级困阵也能将他暂时困住。

    如果按照对阵道的理解,小冰晶还能熟悉一些阵道神主布置的低级阵法,但也仅仅是局限于它能认识,而要帮助孟秋雨布置那种境界的阵法,就无能为力了。

    虽然它是上古时期的灵智小兽,见多识广,可也在阵道修为上没有达到那么高的境界,否则,它也不可能陨落,留下一缕残魄在雪域秘境内慢慢恢复。

    “云姨,你也不一般,居然对阵道有如此高的认识,想必云姨突破阵道主会比那些九品阵法师更容易。”孟秋雨笑道。

    “我也只是听过一位前辈讲诉,神道空间这种位面,是无法让阵法修为晋级的,一来九级矿石稀缺,二来没有高人指点,很困难。”

    苏姬云摇头一笑,随即看了眼水晶棺木内的苏媚轻叹道:“秋雨,明日咱们就动身,先将媚儿收起来吧,此去天霄大陆,能不能救活媚儿,云姨没有一点把握。”

    “不,一定能救活,相信我。”孟秋雨眼神坚定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