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艰难抉择【二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进入黑色风暴之后,众人都能感觉到神识受到了压制,就是苏姬云也只能将神识释放出去不足百丈。而孟秋雨拥有本源世界,识海强大一些,但神识也只是比苏姬云强一筹,能查探到方圆三百丈的事物。

    在他神识可查探到的边缘处,一道狼狈的身影犹如狂风中的落叶,一面金色巨鼎罩在头顶,光芒已然暗淡,

    孟秋雨认得这面巨鼎,正是雪域秘境的一处残破殿宇内出现的几个宝物之一,其中包括萧文怡得到的金缕战衣。

    因为这些宝物引发的混战,三大宗弟子才被凌莹仙子带着逃走,最后这面巨鼎是被天幻宗的强者拿到了。

    孟秋雨强势干掉了天幻宗的入道强者王泷,从对方戒指内得到了这面金鼎,王泷也是个贪心的家伙,天幻宗走出秘境的几名弟子刚出来,他便强行要走了这面金鼎,自然是要据为己有。

    却不料最后便宜了孟秋雨,而孟秋雨又十分大方,觉得滕鹏是个可以交往的朋友,于是在三大宗弟子离开冰河城的时候,他将金鼎送给了滕鹏。

    只是孟秋雨的神识中发现的那人却不是滕鹏,而是赤霄宫的带队长老红髪。

    对于红髪,孟秋雨没有恶感,却也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在这里看到了对方,而且还拿着滕鹏的金鼎,孟秋雨心中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心情迫切了起来。

    “云姨,前方三百丈的地方,我发现了赤霄宫的红髪,我们过去。”

    苏姬云愕然的看了眼孟秋雨,心中暗自惊讶,连她的神识都只能查探到百丈以内的范围,孟秋雨竟然能发现三百丈之处有人,可见孟秋雨的修为不如自己,但神识却比自己强大了许多。

    “看来离开冰河城的修士,都被困在死亡沙海之内,连三大宗的人也未能幸免。”

    苏姬云说话之际,灵元鼓动蒲团,两人加快了速度奔向前方。

    噗!就在孟秋雨二人到达红髪身后的时候,红髪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金鼎最后的光芒散去,一篷血污被黑色风暴卷走,而红髪全身衣衫碎裂,身上被暴乱的风刃割的血肉模糊。

    眼看红发的身躯就要被狂乱风刃撕裂,孟秋雨幻化灵元大手,直接将红髪拽进了蒲团光芒之下。

    此时的红髪已经成了血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肌肤,其中一只手甚至只剩下了森森白骨,吃惊的看着孟秋雨二人,激动的开口道:“谢谢孟道友出手相助,要不然我只能陨落了。”

    “你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三大宗其余人呢?”孟秋雨心急如焚,更没心思帮助红髪疗伤,连枚丹药也没给他。

    红髪神色黯然的叹了口气,自行取出一瓶天元丹,吞进去几枚后,才看着二人回答道:“五天前,我们到达了这里,那时候的死亡沙海还毫无变故,不仅我们三大宗,妖魔两族的巫义海和龙葵以及其他宗门的人,一些散修也在途中汇聚到一起。”

    “我们各自的飞船法宝进入了死亡沙海上空,行走了不到一天便发生了恐怖的事情,整个死亡沙海突然翻腾起来,风沙弥漫,一股股强大的气流从死亡沙海涌出,随即黑色风暴肆虐,我们所有人都被卷入了风暴漩涡之中。”

    讲到这里,红髪眼神中流露出惊恐和后怕之色,叹息了一声道:“修为弱一些的散修当时就被这狂暴的乱流撕裂,我们一行人也纷纷祭出法宝抵御,却不时有人被卷走,被撕裂。”

    “就在我们感到绝望的时候,一股更加强大的吸扯之力卷来,我们所有人都被卷入了死亡沙海一个风暴漩涡之中。”

    “后来呢?你又是怎么离开哪里的?”孟秋雨一脸深沉的问道。

    他不仅在担心飘渺宗的绿萼仙子,更在牵挂着萧文怡的安危。同时也在怀疑红髪,他拿着自己送给滕鹏的金鼎,滕鹏又生死如何?是主动将金鼎交给了红髪,还是这家伙从滕鹏手中抢夺,据为己有。

    在丹药的治愈下,红髪身上的伤势开始好转,气息也平缓了下来,一脸后怕的摇头道:“我们被卷入的地方,应该是一个高级的位面空间,那里没有灵气,却有一种更加强大的力量气息,天地规则也更完善。”

    “但那里似乎是一个尘封的世界,我们的神识无法察觉到任何活物,不仅没有修士,就是连妖兽也没有。”

    “我们一行人欣喜若狂,因为那里实在是一个完美的世界,而且我们的灵力也在不知不觉中转化,我们都能感受到转化后的那种庞大力量。”

    “就在我们要分开四处寻找更大机缘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我们遇到了一位身穿灰衣,面白无须的阴霾老者,他似乎也是刚进入哪一方世界内,因为他的灵元也没有彻底传化成那种力量。”

    红髪面色惊惧的吸了一口气,叹息道;“但那灰衣老者却十分强大,一巴掌便轰碎了巫义海,更是弹指间让数十名修为不低的散修化为齑粉。”

    “那人十分凶残,根本不讲任何道理,说我们这种蝼蚁不配进入什么神界遗址,要将我们所有人都杀掉。不过我却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邪修,目光赤ll盯着飘渺宗的众位师妹,闪现着婬邪之色。”

    “混账,欺人太甚。”苏姬云脸色一寒,咬牙切齿的怒喝道。

    孟秋雨心中越发难以平静,如果一切如红髪所说,那飘渺宗的众女,岂能有好下场。

    “那你又是如何逃出那里?另外滕鹏的金鼎怎么会在你身上?”孟秋雨这一次不再客气,声音冰冷的问道。

    红髪眼神闪烁了一下,神色也流露出一抹羞愧,神情自责的叹息道:“那方世界有很强大的规则压制,遁空符没有任何作用。而我曾经得到过一枚符箓,是一种高于遁空符的强大符箓,我是捏碎了那枚符箓遁走,才逃离了那里。”

    “是我贪生怕死,不想陨落在那里。而在先前的黑色风暴中,我看到滕鹏的金鼎防御力很强,应该是一件仙器级法宝。所以我乘所有人四散逃走之际,抢夺了滕鹏的戒指,找出这面金鼎后,即刻遁走。”

    “什么?你竟然抢夺了自己宗门弟子的宝物,你太卑鄙了。”苏姬云怒喝一声,随即眼里杀机一闪,沉声道:“金鼎应该已经被滕鹏炼化,你抢夺了他的金鼎,他也能控制着脱离你,除非你杀了滕鹏,金鼎才会变成无主之物。”

    孟秋雨目瞠欲裂,在苏姬云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已经一把拎起了红髪的脖子,浑身杀气荡漾,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个王八蛋,你还是不是人,连自己宗门弟子的宝物都抢,还杀了他,你不配活着。”

    红髪被孟秋雨掐的脸色卡白,神情痛苦不堪,不过却眼神中流露着解脱之色,艰难的开口道:“我在风暴中支撑了三天,如果不是你们救我,我也会陨落。三天来我也很懊悔,很痛恨自己当时的选择,给我一个痛快,杀了我,我也不用再承受良心的谴责。”

    “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我会将你交给赤霄宫的人,让你承受到该有的惩罚。”孟秋雨收起了浑身杀气,毫不犹豫的将红髪送入了本源世界其中的一个空间内,并让亮闪闪压制了他的修为,让他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

    同时孟秋雨也拿起了金鼎,神色黯然的收入戒指,他有些后悔将金鼎送给滕鹏,不然也不会让对方陨落在宗门长老之手。

    “秋雨,你打算怎么做?按照红髪所说,那名灰衣强者恐怕至少是破道境界的修为,就算你我联手,也不一定会是他的对手。”苏姬云一脸凝重的说道。

    “可我们也只能进去看看,死亡沙海突然发生这样的巨变,这事情绝不简单,而且如果我们不去,三大宗以及所有散修都将被那灰衣强者杀掉。”孟秋雨正色道。

    “可我没有任何把握,如果那是一个尘封的世界,我们进去后就算能救一些人,也可能会被困在那里,那媚儿怎么办?”

    孟秋雨为难了,纠结而犹豫,不去救人,意外着飘渺宗的所有女修都会成为那灰衣强者的鼎炉,萧文怡必然难逃一劫。

    而去救人,极有可能被困在那里,无法及时赶去海丹阁炼制护心丹,他就永远失去苏媚了。

    至于会不会击败那名灰衣强者,孟秋雨觉得还是有一定把握,有苏姬云联手,加上小冰晶和亮闪闪这两个强大的灵宠,就算是破道强者,也能干掉。

    孟秋雨曾经也遇到过这种左右为难的事情,可他都能美满的解决,可眼前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而只能选择一条路,同样这一条路,也意味着他要做出让他痛苦的抉择,是救苏媚?还是救萧文怡?

    孟秋雨脑海中不时闪现苏媚和萧文怡的身影,一个是有着几世纠葛,曾经背叛,如今却为了自己而死的女人;另一个则是给了他一种美妙感觉,让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一丝寄托,隐隐爱上的女人。

    他心乱如麻,他彷徨不安,这一刻的抉择,无疑让他会承受一种无法弥补的遗憾,失去哪一个女人,都会给他留下痛苦的阴影。

    而最后,孟秋雨却是偏向了萧文怡,准确的说他是更想要进入红髪口中的那个神界遗址,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里和自己有关系。

    而他如果不进入那里,似乎会发生什么让他追悔莫及的事情。

    可是相比失去苏媚,还有什么事情会让自己追悔莫及?孟秋雨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