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刀劈血修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原本杀气腾腾,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干掉孟秋雨的血修罗,却被孟秋雨在气势上压了下去,你的杀气滔天,小爷的杀气还遮天蔽日呢,不是你挑战我,是我主动挑战你,在这本质上,孟秋雨反客为主了,由被动化为主动,气势上死死的压住了血修罗。

    而且天时,地利,人和,他占尽了优势,没等血修罗下场,他已经私下里丢出了数枚阵旗,布置了一个阵道禁制阵法,只要血修罗敢与他一战,他不但要杀了对方,连他逃走的机会都不会给他。

    没看到除了神道空间各大宗门,连围观的散修都开始拥护自己吗?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一声令下,这些被热血带动的修士们,会疯狂的追随自己攻杀修罗宗。

    血修罗被孟秋雨的狂妄激怒了,所以他明明看到孟秋雨似乎布置了阵法,依旧毫不犹豫的俯冲而下,一股滔天的杀意弥漫,强大的领域叠加着杀气罩向了孟秋雨。

    同时,血修罗也祭出了自己的仙器法宝血色修罗幡,一股血色气息弥漫,血修罗的领域顷刻间化为血海,血水翻腾,带着阴风刺骨的煞气。

    血色煞气蕴含着强大的杀势,而且似乎带着腐蚀性,空间发出嗤嗤声响,一股酸臭而腥涩的味道涌来,孟秋雨随意丢出的一个灵器盾牌,咔嚓几声,被血色煞气搅得粉碎,随后化作残渣。

    孟秋雨心中一惊,不愧是一宗之主,血修罗的实力决不在灰袍老者之下,而他的这面红色巨幡也不寻常。如果任由他的领域压制住自己,他是不担心会受伤害,但自己身上的衣服恐怕是要报销了,他可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光腚作战。

    虽然他很有资本,会让很多女修脸红心跳,会让无数男修汗颜羞愧,可这不是孟秋雨的风格,他不是暴露狂。

    除了轩辕剑孟秋雨没有趁手的兵器,至于从其他修士手里得到的那些法宝,没一样孟秋雨能看得上眼,倒是灰袍老者那把阔剑应该也是仙器级法宝,可孟秋雨不喜欢那么大的剑,拿出来与他俊朗清秀的气质不协调。

    突然,孟秋雨想到了龙霸天的那把血魔刀,见识过龙霸天血魔刀的强大,虽然比不上自己的轩辕神剑,也绝对不凡,而血魔刀的煞气与血修罗的红色巨幡应该算是同一类邪门兵器。

    想到这里,孟秋雨神识一动,本源世界内的血魔刀便出现在了手里,他还是习惯握着兵器砍杀的那种畅快感。

    一股暴戾的杀气涌出,血魔刀无尽无止的血色煞气凝聚出一道耀眼的红芒,孟秋雨拎着血魔刀来了一招力劈华山。

    轰!两股狂暴的煞气碰撞在一起,血魔刀发出炙热的血色刀芒,生生将血修罗的血海领域给劈成了两半。

    一阵呜咽哀鸣中,血修罗的红色修罗幡光芒惨淡了下去。

    血修罗脸色惊变,连连喷出几口精血,血水喷向修罗幡,颤抖呜咽的修罗幡再次红芒璀璨,血海翻腾起来,狂暴的煞气再次涌向孟秋雨。

    孟秋雨双眼不知何时变成了血红色,在血魔刀暴戾血腥的煞气下,他体内那狂暴的魔性也被激发了出来。

    “血修罗,去死。”孟秋雨银发飞扬,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杀气,血魔刀涌起毁灭天地的狂暴气息再次劈向了血色领域。

    轰!血海掀起惊涛骇浪,不仅血修罗的领域被一斩为二,连他手里的血色修罗幡也发出咔嚓声响,不但光芒暗淡,整个修罗幡还出现了鱼尾纹般的裂痕。

    孟秋雨犹如疯魔一般,血魔刀再次挥出,狂暴的杀气斩向了血修罗。

    血修罗满眼惊恐,他的修罗幡可是上品仙器法宝,不仅有防御属性,还有攻击意境属性,置身在修罗幡的笼罩下,会陷入带有腐蚀风暴的血海中。

    却没想到连对方两刀都扛不住,他的修罗幡已经面临崩溃。

    这是什么刀?如此强大,这一刻的血修罗已经来不及思考这把红色长刀是何宝物,他祭出一面盾牌之际,捏碎了遁空符要逃走。

    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遁空符竟然失效了,他无法遁走,孟秋雨的阵道封锁禁止连空间都封锁了。

    “想逃?没那么容易。”孟秋雨冰冷的话语在血修罗耳边炸响,血魔刀劈碎了挡在血修罗身前的护盾,一道红芒划过了血修罗的身躯,齐腰斩落,血修罗的身体变成了两截。

    “住手,绕我一命,我愿意作出赔偿。”知道肉身无法保全,血修罗的元婴溢出,惊慌失措的向着孟秋雨求饶起来,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威风。

    “你觉得可能吗?死吧。”孟秋雨冷哼一声,血魔刀挥出绞碎了血修罗的两截残尸,同时一道红芒轰碎了血修罗的元婴。

    整个广场陷入了一片死寂,斗法台上的孟秋雨给了所有修士一种反差与震撼,那滔天杀意让无数修士心神颤栗,这到底是一个魔修还是人修?这一刻,所有人都无法确定,刚才血魔刀掀起的血煞之气,孟秋雨狂暴的魔煞气息,连魔族的鸠赤练和魔域宗这些魔修都深深震撼。

    孟秋雨收起血魔刀的同时,双眼也再次变得清澈明亮,幽深的犹如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深潭。

    于逸与另一名成道强者暗自松了口气,也对自己先前的抉择感到英明,以他们的修为击杀血修罗也要费一番手脚,可这个叫孟秋雨的年轻强者却如此轻松,两人之间的交锋虽然气势惊人,但血修罗却被杀的太快,孟秋雨那几刀的强大,就是他们,也恐怕难以抵挡。

    刚才还蠢蠢欲动,要杀了孟秋雨的玉剑宗和魔域宗强者害怕了,没有一个人敢主动在上去和孟秋雨决斗,一个个低下头不敢直视斗法台上的孟秋雨。

    “苍虚界,苍太界,太海界愿意交出五个名额,不知道这场斗法,孟道友是否觉得可以终止了?”

    在孟秋雨目光扫向最后三个空间阵营的时候,三个空间界面立刻有两男一女站起身,略显紧张的问道。

    他们可不想继续斗下去,情愿最后一个名额也不要,也不会上斗法台去送死。至于修罗宗,玉剑宗,魔域宗,已经没有人再理会他们的想法。

    孟秋雨没有回答三人的问话,而是转身看向神道空间的华清神帝几人,抱拳问道:“各位神道空间的道友,这场斗法是否继续下去,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意见?”

    神道空间各宗门老祖哪会有意见,要不是孟秋雨出面,他们不但无法进入修炼秘境,恐怕还会陨落在这里,如今神道空间也有孟秋雨这种强者撑腰,他们除了感激之余,还有一种身为神道空间修士的自豪。

    “孟师兄,我们没有任何意见,一切全凭孟师兄做主。”华清神帝微微躬身,自降身份,尊称孟秋雨为师兄。他虽然辈分高,年纪也大,但在孟秋雨这种强者面前,也不敢自以为是。

    孟秋雨点点头,他主动询问神道空间众人,也是要看看他们的态度,如果这些人还没摆清各自的位置,而且太贪婪无耻,让自己一个人得罪其他空间强者,他绝对会撒手不管,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他也不会插手。

    “各位道友,我原先就说过,神道空间不惧强势,却也不仗势欺人,先前允诺过会让散修也得到了一些名额,这句话依旧有效,剩下的事情各大空间商量出一个结果,散修也可以派出代表参与讨论。”

    孟秋雨对着四周修士抱了抱拳,没有一丝强者那种高傲之气,再次让不少修士对他敬畏之情多了一分。

    随后孟秋雨收起禁制阵旗,跃下斗法台向神道空间阵营走去,他要问问绿萼仙子是如何从灰袍老者手中逃脱,从他看到绿萼仙子的一刹那,他便感受到对方心事重重,主动要上台斗法,似乎是要寻死。

    可就在此时,他却听到有人在呼喊他,声音有些颤抖,有些熟悉,只是他一时却没听出来是谁。

    孟秋雨神识扫向声音传来的广场一角,当看到正向广场中心奔来的两道身影时,顿时脸色僵硬,激动,惊喜,难以置信,随后他化作一道流光,出现在了段明玉的面前。

    “明玉师叔?怎么是你?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孟秋雨一把抓住了段明玉的肩膀,语气同样轻颤着问道。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后,他以为再也见不到地球上的亲人和朋友,却没想到段明玉和青龙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段明玉热泪盈眶,强忍着扑入孟秋雨怀中的冲动,凝视着孟秋雨更加成熟,也越发俊朗的脸庞,她的心中荡漾着无限柔情,虽然知道这有些违背人伦,不该对自己的师侄有这种感情,但她无法克制自己的内心。

    “秋雨,我终于见到你了,这个世界太可怕了,能活着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段明玉哭泣道。

    孟秋雨突然脸色一沉,他竟然发现段明玉身上还隐隐有伤,衣衫破烂的像是乞丐,灰头土脸,体内真气虚弱,如果不是遇到他,恐怕过补了多久,段明玉便会丧命。

    “怎么回事?你身上的伤是被谁伤的?”

    孟秋雨无法抑制心中的杀意,段明玉体内只是真元,连灵元都没有转化,而她受伤后需要真元恢复,可这里却是强大的神元,段明玉无法吸收,她的伤势不但无法恢复,还会逐渐加重。

    “是清雷剑宗的人,他们打伤了段师叔,还抢走了小樱的短剑,差点杀了我们。”青龙在一旁开口道。

    “程樱?她也和你们在一起?她人呢?”孟秋雨脸色惊变,同时一股滔天杀意汹涌,目光冰冷的扫向广场另一处,清雷剑宗的三名修士,却已经失去了踪影。

    在段明玉呼喊着孟秋雨的名字,泪流满面的奔向孟秋雨的时候,清雷剑宗三人便意识到了不妙,这几个蝼蚁竟然认识这名年轻强者,害怕孟秋雨报仇,当即三人捏碎符箓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