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两百八十一章 仙丹师宋桥【求花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师兄!”

    绿萼仙子的神色有些尴尬,以前她可以随心所欲的叫孟秋雨雨弟弟,就是后来发现孟秋雨比她修为高,她也能勉强叫出口,是因为她的个性比较洒脱。↗頂點小說23

    可是现在她却不敢再肆意妄为,孟秋雨的修为可不仅仅比她高一些,而是强大的已经让她仰望,让整个神道空间的修士仰望,连华清神帝这些宗门老祖级强者也要尊称孟秋雨师兄,她还哪里敢叫孟秋雨弟弟。

    看到绿萼仙子颇为紧张的神色,孟秋雨摇头笑道:“绿萼姐,这可不像我认识的绿萼仙子,我们修炼之人虽然实力为尊,但我不喜欢这么多繁文缛节,我还是喜欢你叫我雨弟弟,这样听着顺耳。”

    绿萼仙子讪讪一笑,眼神中涌现着感激之情,她知道是孟秋雨救了她,否则当时走上斗法台,她只有陨落的下场。

    “雨弟弟,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强者,姐姐很荣幸能认识你,如果年轻几百岁,姐姐还是冰清玉洁之身,一定侍奉在你左右,即使无法成为你永远的道侣,姐姐也愿意。”

    孟秋雨的洒脱与温和,让绿萼仙子心情放松了下来,也再次恢复了昔日的妩媚,风情万种的娇笑道。

    孟秋雨哈哈一笑,这样的绿萼仙子才是他欣赏的女性,他自然不是看上了对方,但却喜欢和对方在一起的这种随意和无拘无束。

    而且他心里也一直感激着绿萼仙子,如果不是对方带他去了冰河城,他是绝对不可能有现在的实力,雪域秘境让孟秋雨成长了起来,同时也机缘巧合解封了林慕雪的封印元神,同时还找到了救活苏媚的两种稀有灵草。

    如果不是孟秋雨进入秘境内,就算妙玉仙子能拿到芝血草,也没人有实力得到蚀骨灵花。

    “对了,绿萼姐,我听唐馨师妹说,你可能已经陨落,为此我还很是伤心,你们又是如何从灰袍老者手中逃脱?”孟秋雨心情轻松了不少,好奇的询问起来。

    “啊!你见过唐馨,那飘渺宗的那些弟子呢?她们没有被灰袍老者抓到吗?”绿萼仙子脸色一变,急切的问道。

    “她们都没事,我已经杀了灰袍老者,也救了她们,现在她们很安全,等一下我带你去见她们。”孟秋雨笑道。

    绿萼仙子欢喜的流下了眼泪,情绪激动的难以自己,为此她自责而后悔,已经觉得无颜回去面见宗主师姐,所以生无可恋,才会当时选择上斗法台,一心寻死。

    不待绿萼仙子解释,华清神帝背后一直神色不安的韩玉箫迈步上前,扑通一下跪在了孟秋雨面前,满脸羞愧的开口道:“孟前辈,是弟子自私,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请孟前辈责罚。”

    孟秋雨脸色一沉,他就感觉这件事有些蹊跷,绿萼仙子从他见到第一面,神色就不对劲,此时竟然又牵扯出了韩玉箫,他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对于韩玉箫此人,孟秋雨不反感,却也没什么好感,此人心性深沉,应该是极有城府之人,孟秋雨不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孟秋雨声音一冷,盯着韩玉箫喝问道。

    感觉到气氛不对的几大宗门老祖脸色也紧张了起来,纷纷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韩玉箫。华清神帝则皱着眉头,眉宇间隐现凝重。

    “孟前辈,当初我们遇到灰袍老者的时候,弟子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对我们这些人的不屑,而他显然是看中了飘渺宗的那些师妹。”

    韩玉箫脸色羞愧的叹息了一声道:“如果弟子可以保护飘渺宗的各位师妹,弟子绝对不会忍辱偷生,我们在那人面前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于是弟子便暗中传音给绿萼师妹,让飘渺宗的师妹们先行逃走,我们留下来加以阻拦。”

    孟秋雨强压着自己的怒火,摆手制止了韩玉箫的解释,冷声道:“于是,你让绿萼仙子暗中告知飘渺宗的师妹们先一步逃走,正如你猜想,灰袍老者要抓的人是她们,所以你让她们哪些修为弱小的女弟子吸引灰袍老者的注意,而给你们创造机会逃走。”

    “你的目的达到了,而你想必也有些手段,可以从灰袍老者手中逃脱。可是飘渺宗的弱小弟子,却成了你放弃的牺牲品。”

    韩玉箫身子微微一颤,这正是他所想所做的事情,他拥有一件法宝,可以瞬移,所以在飘渺宗女弟子逃走后,他也带着身边的绿萼仙子几人瞬移离开。

    灰袍老者显然没将他们这些蝼蚁放在眼里,只是随手毁灭了附近没有逃脱的其余修士,便追赶飘渺宗女弟子,对于那些人逃走,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听到孟秋雨这番话,在场众人神色不一,华清神帝最为尴尬,老脸涨红,狠狠的瞪了眼韩玉箫,宗门有这样心机阴险之辈,他感到羞愧。

    孟秋雨没有多看韩玉箫一眼,也没戳破他主动出来讲出事情,并试图解释他当时无奈的心态,同样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自己能够放他一条生路。

    韩玉箫的这些心思,孟秋雨不屑也懒得理会,而是看向华清神帝等人摇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堂堂人类几大顶尖宗门的长者,居然一个个都心思不正,我在进入神界遗址前,同样遇到过一名赤霄宫的长老红髪,他为了自己逃走,还杀害了宗门弟子滕鹏,抢夺了滕鹏的宝物,这些事情是你们各自宗门的家事,我不会插手多管,但如果再让我遇到类似的事情,我会毫不留情灭杀。”

    孟秋雨哼了一声,直接将本源世界内囚禁的红髪抛在了萧虞神帝的脚下,随即转向绿萼仙子道:“绿萼姐,你告诉我,你事前知不知道韩玉箫的打算?”

    绿萼仙子张了张嘴,一脸愧色的摇头道:“我不知道,是他将我们带着逃走后,我才从他嘴里得知,我心灰意冷,又恨他的自私,可我已经无能为力。”

    孟秋雨点点头,他其实并不是要询问绿萼仙子是什么时候知道韩玉箫的想法,而是想要从绿萼仙子的眼神中看出,她是否在韩玉箫传音给她的时候,已经猜出了韩玉箫的打算。如果她猜到了,依旧按照韩玉箫的意思去做,那绿萼仙子也就不值得他孟秋雨结交。

    而显然绿萼仙子当时并没有往哪方面想,或许是面临危机的时候,她已经顾不上想太多了。

    看到气氛沉闷,苏姬云迈步上前,看着孟秋雨说道:“秋雨,宋灵慧传讯给我,她已经与她爷爷汇合,玉虚仙宗的人已经过来拜访了。”

    孟秋雨眼前一亮,他刚才倒是没留意到宋灵慧,此时才发现她不在这里,与此同时,孟秋雨的神识中已经出现了一行人,正向聚客厅走来。

    “我们出去迎接一下。”孟秋雨说话间,带头走出了聚客厅。

    其余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到孟秋雨都出去了,也纷纷跟随在天池雪域众人身后除了聚客厅。

    外面的气氛有些紧张,不少神道空间的修士都聚集在聚客厅外,看到有一些强者过来,以为是来找事,纷纷挡住了他们,全身戒备起来。

    “哈哈哈……孟道友,玉箫仙宗太上长老宋桥特带领弟子和灵慧前来拜访。”

    一行十几人,带头的老者鹤发红颜,慈眉善目,身穿褐色修士袍,看到孟秋雨等人出现,立刻抱拳笑道。

    “大家都散开吧,来得是朋友。”孟秋雨挥了挥手,让挡路的修士退下,随即也抱拳迎了上去,一脸朗笑道:“宋前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各位,里边请。”

    老者宋桥竟然也是位破道大圆满的强者,身后带领的十几人,有三名破道境界,五名化道后期,修为最低的三人也是化道中期,唯有宋灵慧境界最低,但她的年纪也最小。

    “呵呵,孟道友,我刚带着宗门弟子从一处修炼之地出来,就听说了你威震几大空间界面各宗门的威风,你的修为可在我之上,这声前辈我可担当不起。”

    宋桥抱拳一笑,随即正色道:“何况孟道友救了我孙女一命,这份恩情,我宋桥必定铭记于心。另外听灵慧说,孟道友的道侣已经陨落,想要让我炼丹施救,看来孟道友已经得到了芝血草和蚀骨灵花,护心丹虽然难以炼制,但宋某一定全力以赴。”

    孟秋雨脸色一喜,宋桥来得正是时候,而且坦言会帮自己炼丹,可见宋桥也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他瞥了眼宋灵慧,后者眨了眨眼,一脸的得意。

    孟秋雨暗自一笑,看来宋灵慧也向他爷爷求过情,自己救她也算是结了善缘。

    “好,那我就叫您宋大师了,能够顺手救下灵慧师妹,也是举手之劳,宋大师不必记在心上。”孟秋雨一边招呼着众人进聚客厅,一边笑道。

    “是啊,爷爷,他都要走了我五百神晶当做酬劳。”宋灵慧嘟着嘴说道。

    “你这丫头,不知轻重,孟道友收取你五百神晶也是怕你心里过意不去,要知道为此他可是得罪了魔域宗。”

    宋桥喝止了宋灵慧一番,随即看向孟秋雨歉意的笑道:“孟道友见谅,这孩子自幼父母双亡,我把她惯坏了,有些小孩子脾气。”

    孟秋雨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自然早就发现了宋灵慧是个很单纯的女孩,没有任何心机和阅历。

    “宋大师,你刚才说护心丹很难炼制,不知大师有几成把握?实不相瞒,我只有一份芝血草和一朵蚀骨灵花。”孟秋雨略显尴尬的继续道:“我不是不相信大师的炼丹水品,只是护心丹对我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