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两百八十七章 战成道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出招太快,下手太狠,饶是方剑雨早有提防,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祭出一半的领域硬生生被血魔刀劈成两半,带着暴戾煞气的刀芒直接将几名躲闪不及的修士轰成了血雾,将地面都劈出一道骇人的渠壑,泥土飞扬,煞气四溢。△頂點小說23

    “想抢本少的宝物,你又如何?”孟秋雨一脸狂傲之色,血魔刀遥指满脸震惊阴沉的方剑雨,霸气十足。

    这一刻,孟秋雨身上藏有真灵世界已经是人尽皆知,否则两个大活人也不可能凭空变没,连褐衣老妪眼神中都再次闪现精芒,这小子身上的秘密还真不少,别说是她,她所处的空间界面内,也没几名强者拥有真灵世界。

    褐衣老妪没有任何犹豫,在孟秋雨攻击方剑雨的同时,也展开强大领域压制,瞬息间,数十名修为低的修士直接被她的领域碾压的爆体而亡。

    黎子峰也不落于后,带着两名宗门强者杀向了清雷剑宗耿止水等人,双方顿时混站起来。

    “兄台,你我之间无冤无仇,你与姬海峰之间的恩怨,我也不会插手,如果你让我们离开,清雷剑宗也不会因为姬海峰找你的麻烦,如果你执意要与九天剑宗联手,清雷剑宗会全力追杀你。”

    方剑雨被孟秋雨一刀震慑,心中已经生出了惧意,他的成道境界还不太稳固,此时自然不愿意和孟秋雨纠缠下去,所以他不惜牺牲姬海峰,也不希望和孟秋雨拼杀,因为他没有一丝把握。

    “你在威胁我,拿清雷剑宗压我吗?可我偏偏最反感有人威胁我,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了。”孟秋雨语气冰冷,血魔刀入手后,他体内那暴戾嗜杀的魔性便被激发了出来,别说一个修为还不稳固的成道初期,就是成道后期,他也敢战上一战。

    “欺人太甚,我方剑雨同样是成道境界,岂会怕你?”感受到孟秋雨的杀意依旧在凝聚,在暴涨,方剑雨也疯狂的鼓动着体内神元,领域抵挡着孟秋雨的杀伐之意。

    “哼哼,欺软怕硬之辈,故作强势而已,你的内心早已害怕,一个临敌怯战之辈,杀你又有何难。”孟秋雨双眼邹然睁大,红色精芒迫人而嗜血,随着狂暴的杀意席卷,血魔刀也再次掀起一片暴戾刀芒,直劈方剑雨。

    方剑雨的确害怕了,存活了上千年的他,道心本已无坚不摧,足够坚韧而沉稳,却也在孟秋雨的强大杀意之下,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正如孟秋雨所说,他怯战了,孟秋雨的心性是他无法比拟的,察觉到了方剑雨的内心波动,他便知道方剑雨此人不足为惧,还未开战,他便在气势上稳稳压住了方剑雨。

    强者对敌,心理战同样重要,一个心无所惧,生死置于脑后之人,面对一个心生惧意,害怕生死的对手,胜负早已注定,孟秋雨却是一个最会掌控心理战的天才。

    一声豪气轻蔑的冷喝,随着孟秋雨杀意的爆棚涌出,方剑雨的心神瞬间面临崩溃,连心神都已失守,他的命运可想而知。

    一阵咔咔声响中,方剑雨的领域在孟秋雨的领域与杀势轰击下,已经出现了道道裂痕,随着血魔刀恐怖的力量轰击,方剑雨的防御法宝也发出震颤之声,狂暴的神元爆裂中,方剑雨的领域彻底碎裂,

    领域一碎,方剑雨顿时置身于孟秋雨的领域之内,那股狂暴的杀伐气势与压制,让他再次感受了从未有过的惧意,疯狂燃烧着神元,却是无法冲破孟秋雨领域的束缚。

    “凭你也敢自称成道强者,土鸡瓦狗而已,杀!”孟秋雨再次大喝,体内神元随着玄天九变的疯狂运转,他的气势再次飙升,血魔刀闪现耀眼红芒,同样一招力劈华山轰向了方剑雨。

    轰!咔嚓!

    方剑雨的防御法宝不堪血魔刀的轰击,光芒彻底暗淡,方剑雨狂喷一口鲜血,气息虚弱了下来,脸上更是苍白而惊惧。

    “住手,放过我。”方剑雨都快哭了,死在他手里的修士不计其数,他强势击杀对手时的毫不犹豫与冷漠,无数对手苦苦求饶的画面更是司空见惯,可却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那些人当时的心里,是真的不想去死。

    只有面临死亡来临,才会感受到那种不甘心以及对活下来的渴望,他才刚刚突破成道境界,他还要追求更高的修炼之道,如果陨落了,这一切都将成为泡影,上千年的苦修努力,对于永恒生命的追寻,至高无上道法的追求,这一切,随着陨落,都会烟消云散。

    孟秋雨没有任何废话,他已经从心理上击溃了方剑雨,到了此时,那里还会和他废话,如果实力不如对方,此时被杀的就会是自己,自己是绝对不会求饶,苟延残喘不是他的风格。可就算求饶,方剑雨又岂能放过他。

    修仙的世界里,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方剑雨已经没有资格存活下去,就算放过他,他得道心也布满了裂痕,岂能走向更高的修道之途。

    何况孟秋雨凭什么放过他,既然选择了要与他作对,想要抢夺他的宝物,那就该做好被杀的准备。

    血魔刀红光再次闪烁,方剑雨的防御法宝彻底崩溃,刀芒划过了方剑雨的身躯,两截身体一分为二。

    方剑雨不甘的怒吼一声,元婴化作一道白光就要遁走,孟秋雨身上同样白光一闪,小冰晶不用孟秋雨吩咐,便用他闪电般的小爪捏爆了方剑雨的元婴,同时收起了方剑雨的戒指。

    小冰晶现在还被孟秋雨分配了一项工作,那便是整理孟秋雨收获的每一枚戒指,各种材料规整到一起,同时挑选出价值高的宝物,分门别类的放置好,哪些有用留着进来炼制丹药和阵法材料,那些对孟秋雨用途不大,准备拿去拍卖,小冰晶都给做出了规划。

    当然小冰晶也会时常贪污一些灵晶,现在改贪污神晶了,被着孟秋雨私藏起来,偷偷的自己吞噬提升实力。

    他的这些小把戏孟秋雨很不齿,自己的本源世界内,小冰晶做这些小动作,他岂能不知道,他也暗自默许了,懒得和他计较,只要需要这家伙出力的时候,他不掉链子就行。

    小冰晶或许是心里有鬼,做贼心虚,孟秋雨不让它做事的时候,他反而有些不踏实,没次孟秋雨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也十分痛苦,再也不敢和孟秋雨讲条件了,他私藏的晶石已经足够他修炼了。

    褐衣老妪没有让孟秋雨失望,这老女人果然强悍,上百名修士深陷于她的领域内,此时已经杀的只剩下十几名破道大圆满还在苦苦挣扎,连连求饶。

    黎子峰三人也将清雷剑宗的两名破道强者干掉了,耿止水和黑脸男修以及妖艳女修则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被他们控制。

    孟秋雨刚才给三人传音,让他们留下三个活口,否则这三人也早被干掉了,黎子峰对付成道强者不够资格,但要对付破道强者,他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实力丝毫不在被孟秋雨干掉的血修罗之下。

    看到孟秋雨等人都已经结束战斗,褐衣老妪眼里凶芒闪烁,再不留情,十几名气息虚弱的破道大圆满直接被他化作齑粉,只剩下了十几枚戒指。

    褐衣老妪一挥手,她领域内掉落的上百枚戒指都收了起来,看的孟秋雨一阵郁闷,早知道就让这老女人去对付方剑雨了,自己就可以收取上百枚戒指了。

    似乎能察觉到孟秋雨的心思,褐衣老妪撇嘴道:“如果你后悔,我可以拿这些戒指和你换方剑雨的戒指。”

    孟秋雨讪讪一笑,此时他已经收到小冰晶的汇报,方剑雨绝对死的一点不冤,这混蛋的戒指内除了大批材料晶石外,还有上百枚没有整理过的戒指,显然都是被他干掉不久的修士拥有。

    而且小冰晶还激动的告诉孟秋雨,方剑雨得到了一件飞行法宝,是下品神器,叫做穿云梭,绝对是孟秋雨现在急需要的宝贝,他最缺的就是逃跑的法宝了。

    方剑雨其实自己感觉死的很冤枉,要是早一刻祭出穿云梭,或许早就逃走了。

    可孟秋雨却突然出手,领域气势压制住了他,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时间祭出穿云梭逃走,就是最后元神想要带着穿云梭逃走,也没办到,伺机而动的小冰晶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这当然是方剑雨想当然了,就算他祭出穿云梭,孟秋雨要留下他,他也逃不走,只不过孟秋雨还没有暴露自己的底牌。

    褐衣老妪打量了一眼孟秋雨,哼哼一笑道;“你答应我的条件呢?”

    “哦,本少一向一言九鼎,说过的话绝对不会食言。”孟秋雨哈哈一笑,取出一枚戒指丢给了褐衣老妪。

    戒指内一共五十块规则壤,他将方剑雨戒指里的十一块,加上最先被他干掉的几名修士戒指中整理出的五块,他自己又拿出其中最小的三十四块。

    而孟秋雨一共得到了一百三十枚,自然不会按照这个与褐衣老妪平分,反正大家都知道自己得到了上百枚规则壤,一百枚也是上百枚。

    褐衣老妪神色不定,查探了一下戒指后,微微一皱眉头道:“你很不诚实,据我所知,你得到的规则壤都很大,你却给了我五十块最小的,你是欺负我老太婆吗?”

    孟秋雨神色不变,耸了耸肩笑道:“这位师姐,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只是让你帮忙牵制了一下这些修士,你就平白得到了五十块规则壤,这笔生意你赚大了。莫非你觉得我一个人干不掉这里所有人吗?”

    “哼,你是可以干掉他们所有人,但是不要忘记我也是要抢夺你规则壤的人,你觉得你可以在我的攻击下,能干掉所有人吗?”褐衣老妪沉声道。

    “这位师姐,那你想怎么办?你又凭什么认为,我没实力干掉你们所有人?”孟秋雨眯着眼笑道。

    他早就做好了与褐衣老妪一战的准备,如果对方不贪得无厌,他也不愿意大动干戈,毕竟褐衣老妪不是方剑雨,孟秋雨想干掉对方没那么容易。

    如果褐衣老妪不知进退,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守信诺了,再杀一人又何妨?

    褐衣老妪深深看了眼孟秋雨,心里也有些犹豫不决,看过孟秋雨和方剑雨一战,他便知道这小子实力不如自己,可方剑雨太脓包,竟被吓破了胆,根本没能迫使孟秋雨使出全部底牌,甚至有可能实力也留有余地。

    孟秋雨面对这么多强者的时候,依旧神色坦然,毫无惧色,褐衣老妪不敢赌,万一孟秋雨修为不在她之下,惹上这么一个强敌,她今后将会麻烦不断。

    毕竟孟秋雨还是如此年轻,修为已经这样强大,如果她干不掉孟秋雨,以孟秋雨的资质,进步自然比她要快,那后果会很可怕。

    但她同样无法克制内心的火热,不仅孟秋雨身上有不少规则壤,还有真灵世界这种强大至宝,任何修士遇到,也不想错过这种机缘。

    深吸了一口气,褐衣老妪终究还是没敢动手,她隐隐有种感觉,自己如果出手,最后陨落的将会是她。

    “你叫孟秋雨是吧?记住你对我的承诺,会帮我做一件事,我会找你的。”褐衣老妪留下这句话后,化作一道流光远走。

    孟秋雨既松了一口气,也有些可惜,他还真的有些想不惜一切代价干掉褐衣老妪,但他如果那样做了,他将暴露更多的底牌,当着黎子峰等人的面,他不想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