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两百八十八章 四大圣子徐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褐衣老妪离去后,不仅黎子峰看向孟秋雨的目光中多了一份敬重,就连两名九天剑宗的破道强者也敬畏了许多,孟秋雨的实力比他们预想中还要强大。▲∴頂▲∴点▲∴小▲∴23

    尤其是孟秋雨面对强者的这份坦然神态,能让褐衣老妪知道他拥有真灵世界也不得不离去,可见连褐衣老妪这种成道中期的强者,也没把握对付孟秋雨。

    “孟兄,这三人怎么处置?”黎子峰压下心中的感慨与杂念,就算他现在明知道孟秋雨拥有真灵世界,也没敢生出任何觊觎之心,他知道这不是他能得到的。

    除非宗门那些超级强者抢夺,否则孟秋雨可以瞬杀他们三人。同样经过这件事后,他也希望和孟秋雨成为真正的朋友,彼此间不会存有任何私心。

    孟秋雨一步步来到耿止水三人面前,目光冰冷的犹如利剑,妖艳女修胆战心惊,跪着爬前几步,一脸谄媚的看着孟秋雨说道:“前辈,晚辈愿意侍奉您,只求给我一条生路。”

    说话间,妖艳女修旁若无人的宽衣解带,片刻间犹如剥了皮的白嫩水蜜桃,没有任何羞涩的展现着自己迷人的身姿,就要上来伺候孟秋雨。

    孟秋雨心中一阵厌恶,就算他突然看到这种香艳场面,难免体内火热了一下,也有些不齿这女人的厚颜无耻,为了活命,连尊严都不要了。

    “黎兄,还有这位兄弟,如果你们喜欢这样的,可以随便享乐一下,完事后直接杀掉。如果没兴趣,那就让她消失吧。”孟秋雨看了眼黎子峰和另一名男修,声音冰冷的说道。

    或许孟秋雨来至于地球,见不惯这样的场面,但是修仙世界的修士们却是习以为常,为了生存,无数修为底下,没有背景的女修,在面临生死的时候,都会选择抛弃自己的羞耻与尊严,相比只是被男人玩乐一下,失去生命更为可怕。

    九天剑宗的那名女修,就比孟秋雨坦然多了,连脸上的神色都没有变化,显然对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

    “呵呵,孟兄说笑了,这种破鞋兄弟也没兴趣。”黎子峰呵呵一笑,对着身边男修点了点头,后者直接轰出一道剑光,绞杀了妖艳女修。

    耿止水脸色苍白,眼神中满是恐惧之色,相比他来说,黑脸修士倒是坦然了不少,或许知道自己就算求饶也难以活命,所以只是平静的看着孟秋雨。

    “这个世界的确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你有实力可以欺负三个修为低下的散修,这一点似乎没有错,可你运气不好。她们是实力低,修为不如你,但她们却有我这样的朋友,而我却可以欺负你。”

    孟秋雨神色淡然的看着黑脸修士姬海峰,直接扔出几道阵旗布置了一个禁制,随即神元挥出将姬海峰丢尽了禁制内,接着一团神元之火扔了进去。

    啊!姬海峰凄惨而痛苦的嚎叫令人毛骨悚然,他的灵元已经被孟秋雨禁制,想要自爆都做不到,唯一能承受的就是在炼火中经受折磨,直到最后形神俱灭。

    孟秋雨就是一个如此残忍之人,尤其是对于敌人,没有任何怜悯之心,姬海峰打伤段明玉和程樱,差点将她们杀掉,他已经触碰了孟秋雨的逆鳞。

    这也是程樱和段明玉还活着,否则孟秋雨会让他历经万年魂魄灼烧之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到孟秋雨的冷酷无情,黎子峰三人也是一阵心中发寒,暗自发誓永远不要得罪孟秋雨,否则这样的敌人太可怕。

    耿止水吓得浑身颤抖,脸色惨白而恐惧,两名同伴一个被杀,一个正在痛苦中煎熬,他不知道自己的下场会如何,但他知道现在他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耿止水心中咒骂着姬海峰,这该死的东西什么人不好得罪,偏偏招惹那三个乞丐般的散修,而最让他郁闷到吐血的是,那样的三个乞丐散修,怎么会有这种强大而恐怖的朋友。

    孟秋雨虽然强大,他也不是很惧怕,只要自己与父亲汇合,孟秋雨就算想找他麻烦,父亲也能保护他。可他却没有机会找到父亲,落在孟秋雨手里,他只能责怪自己倒霉。

    孟秋雨抹去了姬海峰戒指的禁制,随即便发现了那把有些许残破的黑色短剑,便猜到这应该就是程樱发现后,被姬海峰抢走的法宝。

    孟秋雨将戒指收起,让小冰晶继续整理,他则目光冰冷的看向了耿止水。

    “前辈,我是无辜的,我没有动手伤害你的朋友,都是纪海锋一个人做的,我愿意做出赔偿,这是晚辈的戒指,如果不够,晚辈会让家人赶来支付前辈任何条件。”

    为了活命,耿止水在做最后的挣扎,恭敬的将自己的储物戒指拿出来,一脸哀求的跪在孟秋雨的面前。

    “你叫耿止水?你父亲是清雷剑宗的副宗主耿尧是吗?”孟秋雨没有拿走耿止水的戒指,而是突然问道。

    耿止水眼前一亮,随即激动的问道:“莫非前辈认识我父亲?”

    “不认识,也没听说过。”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耿止水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瞬间被孟秋雨一句话像泼了盆凉水般熄灭,心中郁闷的想吐血,不认识你干嘛这样问,这不是玩我吗?

    “前辈,您只要放过我,我会告知我父亲,让他答应你任何条件。”耿止水再次说道。

    孟秋雨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清雷剑宗徐天雷有几个儿子?”

    “回前辈,徐宗主只有一个儿子,叫徐战,是清雷剑宗第一天才,修为比十大长老还要高,更是苍穹大陆四大圣子之一,天赋也仅比碧落宗的圣子苍熊林差一些,成道后期的修为。”

    耿止水感到莫名其妙,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怎么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但他却不敢隐瞒,将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

    “徐战,成道后期修为?果然天资不凡。那他有没有什么最在乎的事情?将他的资料全部告诉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孟秋雨点点头,说道。

    到了此时,耿止水已经明白了,这家伙要找的人是徐战,也不知道徐战如何得罪了对方,自己果然倒霉,被姬海峰和徐战这两个混蛋连累了。

    黎子峰也感到很好奇,孟秋雨要找徐战干什么?他虽然是苍茫大陆的修士,却也知道徐战的威名,说起来,徐战比他还要年纪大,徐战的父亲徐天雷更是一个老妖级强者,修为不在九天剑宗前宗主九河老人之下。

    而徐天雷至今还担任着清雷剑宗宗主一职,不是清雷剑宗没有后起之秀,他儿子都是成道后期强者,随便从宗门找一个破道大圆满,修为都不会比黎子峰差。

    而是清雷剑宗曾经发生过一场变故,为了争夺宗主之位,宗门几十位破道大圆满弟子大打出手,召集同门弟子相互残杀,几乎动摇了清雷剑宗的根基。

    徐天雷一怒之下惩戒了那些闹事的弟子,同时立下规矩,除非他不想当宗主,否则任何人也没机会成为宗主,就算他隐退,他也会指定人选来接替宗主之位。

    孟秋雨要了解徐战的资料,黎子峰隐约感觉到这件事不同寻常,但他也猜不透孟秋雨想要干什么。

    耿止水不敢犹豫,顿时将徐战的一些耳熟能详的威风史都讲了出来,包括徐战有几位道侣,有什么特殊癖好,比如到处收罗绝色女修种种都一字不落告诉了孟秋雨。

    “你说了这么半天废话,依旧没告诉我他最在乎什么?看来你想和姬海峰一起作伴?”孟秋雨突然打断了耿止水的啰嗦,冷声道。

    “啊!前辈赎罪,晚辈不敢欺骗前辈,要说徐战最在乎的事情,莫过于修为的提升,对了,他最在乎一个女人,一个他特别喜欢,却得不到的女人。”耿止水眼前一亮,突然激动的说道。

    “哦,这个说来听听。”孟秋雨眼前一亮,似乎对这种八卦很感兴趣,能让徐战这种换漂亮女修比换衣服还容易的人喜欢上,还得不到的女人,显然不一般。

    耿止水长出了一口气,急忙说道:“前辈,徐战喜欢的女修叫单雨瑶,苍穹大陆第一美女,也是四大圣子中唯一的女修,同时也是圣瑶仙池的圣女宗主。”

    “圣瑶仙池?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孟秋雨疑惑的问道。

    “苍穹大陆五大顶级宗门分别为圣瑶仙池,清雷剑宗,神阵门以及碧落宗和玉虚仙宗,论实力强大,无疑是圣瑶仙池,但圣瑶仙池皆是女修,不喜争斗,名气上却逊色于清雷剑宗。”

    “神阵门仅次于清雷剑宗,门中多是阵道强者,门主更是一名御道大圆满的九级阵道主,是苍穹大陆阵道修为最强之人。”

    “其次便是碧落宗,整体实力要比清雷剑宗和神阵门弱一些,不过四大圣子中天资最强的苍熊林便是碧落宗的太上长老之一。”

    这次回答孟秋雨的是黎子峰,对于苍穹大陆,他的了解不比耿止水差,反而更加详细。

    看到孟秋雨颇有兴趣的意思,黎子峰继续道:“五大宗门实力最低的是玉虚仙宗,门内只有一名御道后期老祖,不过却也有苍穹大陆丹道第一人宋桥,九品仙丹师宋桥,已经可以炼制道果丹,就是圣瑶仙池和清雷剑宗也要给他三分颜面,毕竟有时候需要请人家帮忙炼丹。”

    “否则以玉虚仙宗的实力,是无法和其余四大宗门名列五大顶级宗门。”

    孟秋雨点点头,看来自己运气还不错,居然救了宋灵慧这小女修,不然也不会认识苍穹大陆第一仙丹师宋桥。

    “对了,黎兄,徐战既然喜欢圣瑶仙池的圣女宗主,为何不去提亲,以他的天资和修为,想必也配得上那个什么苍穹大陆第一美女吧?”孟秋雨好奇的问道。

    “呵呵,孟兄有所不知,圣瑶仙宗的女修都必须保持冰清玉洁,一旦**,会受到比陨落还要残酷的责罚,申雨瑶身为圣女宗主,更是圣洁与宗门形象的代表,岂能成为徐战的道侣。”

    黎子峰哈哈一笑,随即道:“何况以徐战的生活作风,身边女修无数,申雨瑶就算对她有意,也不可能成为她的道侣。”

    孟秋雨点点头,随即看着耿止水道:“那你知不知道,这次进入神界遗址,有没有圣瑶仙池的人,申雨瑶来了吗?”

    “这个,晚辈只听说雨瑶仙子在闭关冲击御道,是否来了神界遗址却不清楚。”耿止水忐忑不安的说道。

    “呵呵,那好,你立刻给徐战发讯息,告诉他申雨瑶来了神界遗址,却遇到麻烦了,被其他空间界面的几名散修看上了,联手打伤了申雨瑶,申雨瑶逃入规则之地后失去了踪迹。”孟秋雨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