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守护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与此同时,收到消息的各大空间界面的宗门强者们也纷纷赶了过来

    白衣仙子出现在道果禁塔,这让那些合道强者们都有些心里担忧,担心事先分配好的方案,因为白衣仙子的出现再次打乱。

    现在白衣仙子可是和神道界有关系,如果她也要参与进来,那势必利益会重新划分。

    “太海界魔域宗褚雄带领魔域宗晚辈弟子前来谢罪,拜见仙子和孟道友。”

    黑袍老者面色隐忧,第一个抱拳高声道明了来意,显然不是来闹事,而是主动来谢罪。

    随着黑袍老者的话音,身后数十人齐刷刷跪了下来,四周一阵吸气声之后,场面诡异而寂静起来。

    一些刚刚赶到的宗门强者们心中不免有些触动,庆幸各自宗门没有的罪过白衣仙子,也没参与过缉拿神道空间修士,否则现在跪在这里的人就是他们。

    虽然这些跪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各自空间界面的风云人物,一方强者,这样的举动会让他们颜面扫尽,但相比颜面,生死更为重要,这样的举动也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

    先前有过神兽谷的先例,谷主选择自爆,而得以保全宗门不被灭亡,这些人下跪,便表明了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除了任凭惩罚外,这也是唯一能保全各自宗门的机会了。

    这一跪,充满了无奈和不甘,可实力不如人,这便是不争的事实,除非他们愿意拉着宗门一起陪葬,对于修炼了数万年的这些强者们,这一点,他们是做不出来。

    碧落宗上下再次心中震撼,这便是拥有一名实力强悍的强者坐镇的威压,如果不是白衣仙子,这些宗门强者岂会自愿下跪,现在恐怕还在追杀神道空间的修士。

    林慕雪神色平静,对于很多事情她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但也能想象到这些人应该和丈夫有仇怨,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这才来谢罪。

    至于神道空间的修士因为丈夫的原因被缉拿,犹如过街老鼠般无处藏身,她还没有听说过。

    孟秋雨眼神逐渐阴冷了下来,原本就打算找上门去一一清算这笔账,没想到这些人主动来了。

    他同样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慕雪的缘故,自己女人如此强大,才会让这些宗门强者们害怕,如果不是慕雪,现在连自己都要再次经历九世轮回。

    “戴师妹,麻烦你再次照顾一下念雨。”孟秋雨没有将儿子交给慕雪,而是给了戴紫娇,他知道自己是无法震慑这些人,一旦情况不受控制,或许会有一场恶战,他现在不得不依仗慕雪。

    戴紫娇也不废话,急忙抱过念雨退向了后方,一旦发生意外打起来,她会迅速撤离到安全的距离。

    孟秋雨与妻子眼神交流了一下,随即大步踏前,盯着魔域宗的褚雄沉声道:“神道空间那些被你们抓住的修士呢?”

    “孟道友,是我们几大宗门弟子仗势欺人,冒犯了孟道友和仙子,褚某深表歉意,神道空间的修士们,我们已经带来了。”

    说话间,褚雄发出一道命令,人群外一阵混乱,数百名衣衫不整,气息虚弱的修士被人带了进来,为首的几人正是华清神帝,坤鹏妖帝等几名神道空间的帝者。

    在人群中,孟秋雨也看到了天池雪域和飘渺宗的一些弟子,带队的正是水云烟。

    这些人无一例外,神态间充满了疲惫和落寞,有的甚至有些绝望,被囚禁了数日,不论是从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他们都遭受过羞辱与折磨。

    这番被突然带到这里,他们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没有任何希望,以为会被集体带到一个地方,面临着他们的是无情的灭杀。

    孟秋雨眼睛里怒火升腾,是自己连累了神道空间的修士,试想这些人那一个不是神道空间威名赫赫之辈,如今进入神界遗址,却因为实力的弱小,而如履薄冰的生存。

    只是因为他们和自己来至于同一个界面,却要遭受到这些实力强大宗门的追杀,欺凌,一个个在恐惧中受尽了折磨和凌辱,他们何罪之有?

    莫非只是因为弱小就应该被欺凌?被藐视?被无辜的杀害?蝼蚁尚且偷生,他们却都是活生生的生命,拥有尊严,拥有生存的权利。

    对于这个狗屁的世界,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孟秋雨感到愤怒而恼火,强者为尊没有错,可强者也该有做人的底线和原则,这和地球上那些草芥人命,无视百姓生存的贪官恶霸有何区别?

    “各位神道空间的道友,是我孟秋雨连累了大家,你们所遭受的折磨和凌辱,我孟秋雨在此发誓,必定为你们讨回这个公道。”

    孟秋雨的声音中带着压抑,带着怒气,以及对这个世界的不公,高亢而愤慨,一字一句传入了神道空间的修士耳中,也传入了在场的每一位修士耳中。

    华清神帝等人身躯一震,这熟悉的声音他们岂能忘记,熟悉的名字更是让他们身心巨震,一个个抬起头来,无神而绝望的眼眸中,闪现出了惊喜,激动,以及难以置信。

    孟秋雨虽然强大,可华清神帝等人也知道他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与各大空间界面的绝世强者们对抗,从他们被追杀,被抓获后,众人就没想过孟秋雨能把他们救出去。

    孟秋雨可以在废墟古城为神道空间出面,用强悍的实力威慑了各大宗门,那是因为那些宗门的绝世强者们都不在,现在连孟秋雨都被通缉,后果可想而知,除非他命大,否则和他们的下场一样。

    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震惊,孟秋雨活生生站在这里,浑身杀气四溢,那些高高在上,将他们视为蝼蚁,任意欺凌囚禁的几大宗门强者,却是噤若寒蝉的跪在地上。

    唯有人群内天池雪域的水云烟等人,在吃惊之余,发现了孟秋雨身后的林慕雪,顿时众人眼神狂热,激动的热泪盈眶,原来是天雪圣女到了。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盯着魔域宗的褚雄开口道:“神道空间就因为太弱小,所以你们可以倚强凌弱,仗势欺人,是我孟秋雨得罪了你们,关他们何事?”

    “孟道友,这件事老夫有错,没有监督好宗门弟子,他们因为孟道友斩杀过宗门弟子,所以迁怒于神道空间,将他们抓来是为了逼迫孟道友现身。”

    褚雄脸色尴尬,要不是林慕雪在此,他何苦会如此委曲求全,低声下气的和一个破道修士解释这些,早就一巴掌挥去,将孟秋雨拍成血污了。

    “哼,就是因为你们各自宗门认为神道空间没有强者,我一个破道蝼蚁在你们眼中狗屁不是,所以你们才敢如此对付神道空间修士。”

    “可现在呢?只因为我妻子慕雪比你们强大,可以随手捏死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强者,你们不得不下跪求饶,连尊严都不要了。”

    褚雄脸色抽搐,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早已将孟秋雨诅咒了几百遍,一个破道蝼蚁也太猖狂了,这家伙怎么就和白衣仙子是道侣,简直没有天理。

    而他就算恼火,不甘,也不敢顶撞孟秋雨,事实的确如此,他只能暗自怨恨宗门弟子,干嘛要招惹这家伙,不然他又何必腆着一张老脸来谢罪。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不就是担心我妻子灭了你们各自的宗门吗?我孟秋雨还没有那么无耻,那么仗势欺人,不过能不能放过你们,就看你们各自宗门的表现了。”

    孟秋雨虽然恨不得将这些宗门全部铲除,可也知道这不太现实,这些宗门哪一个没有数万人,如果他真要灭杀这些宗门,势必需要林慕雪出手才可以办到,让自己的女人双手沾满鲜血,做一个杀人如麻的侩子手,他做不到。

    而且他也知道这些宗门不是所有弟子都牵涉其中,他又岂能滥杀无辜。如果那样,他和这些人又有什么区别。

    孟秋雨虽然嫉恶如仇,杀人不眨眼,可也从不欺凌弱小,滥杀无辜。而他同样有着作为男人的原则,就算灭人满门,那也是他出手,他可以成魔,可以屠尽天下苍生,但却不能让自己的女人走上哪一步,林慕雪的心是纯洁的。

    要不是自己这次被欺负,差点被干掉,林慕雪也不会含怒下出手杀人,第一世的林慕雪被誉为正义女神,纯洁与正义的化神,孟秋雨又岂能让她变成杀人女魔。

    “孟道友,我修罗宗愿意接受道友任何条件。”一名相貌凶恶的老者走上前,一脸诚恳的说道。

    这是修罗宗曾经的宗主,也是修罗宗修为最高之人,御道大圆满,个性狠辣,杀人如麻,但这时候,却没有半点脾气。

    “你是何人?”孟秋雨沉声道。

    “修罗宗第一任宗主萨海罗,人称修罗帝。孟道友有任何指示,只管吩咐老夫。”凶悍老者神色忐忑的说道。

    “很好,凡是修罗宗参与追杀和折磨过神道空间的弟子都交出来,另外你们不是资源丰厚吗?愿意拿出神晶来缉拿神道空间的每一个修士,现在这里每一个神道空间的修士,都补偿一百万神晶以及一件仙器法宝,你能做到,我就放过修罗宗。”孟秋雨冷冷的说道。

    萨海罗脸色微变,这里的神道空间修士可是有三百多人,每人一百万神晶,那也需要三亿神晶,另外三百多件仙器法宝也不是小数目,一旦拿出这样的赔偿,整个修罗宗也不轻松。

    但是看到孟秋雨冷厉的眼神,萨海罗暗叹一口气,破财免灾,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总比宗门被灭了要好。

    “好,孟道友的提议,老夫答应。”萨海罗咬咬牙,做出了决定。

    “很好,不要糊弄我,修罗宗有那些人参与伤害神道空间的修士,我会查清楚,少交一人,我灭你修罗宗满门。”孟秋雨厉声道。

    萨海罗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本以为孟秋雨只是做做样子,随便交出一些修为低的弟子就能糊弄过去,可眼前看来,唯有按照他的意思来办。

    可是这样一来,修罗宗不少优秀弟子,甚至核心弟子,都要交出来了。而交出来有什么后果,他不用想也能猜到,孟秋雨绝对会当场击杀。

    孟秋雨不再理会萨海罗忙着筹集他要的补偿,目光投向其余几大宗门沉声道:“你们也一样,与修罗宗的条件相同,任何宗门糊弄我,后果自负。”

    魔域宗在这几个宗门内,是势力最强大的宗门,褚雄也知道这时候是无法忤逆孟秋雨的意思,立刻准备好了三亿神晶和三百件仙器法宝,第一个交给了孟秋雨。

    剩下的玉剑宗,修罗宗以及清雷剑宗,也都纷纷凑齐这些条件,一个个送到了孟秋雨面前,拿出这些资源,等于将他们各自宗门掠夺了一小半的资源,他们心里疼的都在滴血。

    而很快,近百名各宗门的弟子也被交了出来,这些人没有弱者,最低修为也是入道境界,化道,破道为多,甚至成道强者都有几位。

    这些被交出来的弟子,一个个面如死灰,情绪萎靡,他们无法怨恨宗门,只能怪自己运气不佳,招惹了神道空间的修士。

    孟秋雨目光冰冷的扫过这些人,转身看向华清神帝众人开口道:“这些人你们都认识吧?哪一个折磨凌辱过你们,现在就上去干掉他。”

    听到孟秋雨的话,四周的修士面面相觑,这觉得孟秋雨够狠,不但压制着魔域宗这些宗门,掠夺了他们大笔资源,此时还要光明正大的打这些宗门的脸,同时也在警告其余宗门,谁再敢欺负神道空间的修士,下场就是这样。

    而神道空间的修士们则有些犹豫,他们已经被欺负的心神疲惫,充满了恐惧,当着这么多强者的面干掉这些各宗门的弟子,这些人大部分比他们的修为都高,这需要勇气和魄力。

    孟秋雨敢这样做,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用意,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吧。神道空间的修士们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个个丧失了强者之心,如果不让他们消除心中那深深的创伤,他们的道心永远都会留下阴影,这对他们今后的修炼影响极大,谈何追求道法的最高境界?

    沉静了片刻,第一个走上来的居然是一位女修,水云烟一脸坚定的走到一名姿色不俗的女修面前,毫不犹豫的祭出长剑绞碎了对方的身躯,随手收起这名女修的戒指,转身来到了孟秋雨身后,面色平静。

    随着水云烟的示范,其余人也开始陆续上前,将一个个曾经折磨欺凌他们的仇人当场灭杀,杀过人后的他们,眼神中涌现出激动与兴奋,这种感觉,才让他们感受到活着还有尊严。

    当最后一名修士被当场击杀后,三百多名神道空间的修士也都纷纷来到了孟秋雨身后,一个个看向孟秋雨的眼神,越发敬畏崇拜,孟秋雨挺拔的身躯,也都深深烙印在他们心头。

    孟秋雨是神道空间的守护神,是孟秋雨给了他们希望,也给了他们自信与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