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永恒的爱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面对这么大的财富,没有人会不动心。那可是十二亿神晶,一千二百多件仙器法宝,即使自己用不上,拿出去拍卖,也是一笔庞大的财富。

    原本这些东西就是他强取豪夺,只不过是打着神道空间修士被欺负的幌子而已。

    不过孟秋雨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他说过的话就会兑现。只不过现在将这些神晶和仙器交给神道空间的修士,难保不会被人惦记,明着不敢抢夺,暗地里杀人夺宝,就算孟秋雨愤怒,也找不到是谁干的。

    他自然是打算私下里交给他们,有了这些神晶和仙器法宝,神道空间的修士整体实力也会提升一大截。

    解救了神道空间被囚禁的修士后,孟秋雨已经没有心思继续留在这里,他只想妻儿团聚,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

    不过没等孟秋雨要带着林慕雪离开,一名合道大圆满的修士便高声说道:“林仙子,不知贤伉俪是否要在道果禁塔逗留?”

    林慕雪有些愕然的看了眼对方,与孟秋雨对视了一眼问道:“道友,此话何意?”

    “道果禁塔即将开启,我们各大空间界面已经事前商量好了进入道果禁塔的利益分配,如果林仙子也要参与进来,那我们只能重新分配,想必林仙子也不愿意看到,到时候为了争夺道果而引发一场混战。”

    林慕雪眉头微皱,她还真没想过要去抢夺什么道果,因为她不但知道道果塔的来历,道果对于领悟神通法则,感悟天地规则有帮助之外,借助道果证道,其实对修士并没有好处。

    三千大道,不一而足,不管修的是什么道,靠的是个人的机缘和天资,最终领悟天地规则,修炼出适合自己的道途。

    道果虽然可以帮助修士领悟一些天地规则,但却也局限了他的思想与眼界,更是可能走上一条不属于自己的修炼之道,最终感悟不到天地奥妙,无法掌控最强的神通力量。

    虽然同样证道成功,却走的是先人的路,没有将自己的感悟和潜能融会贯通,修炼出独属于自己的道途,这种证道属于伪证道。

    在真正的证道强者面前,便能体现出彼此的差距,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道之道,万千变化,道法归一,只有做到道法自然,才能无所不容。

    如果无法自然而然的感悟,领悟出自己的规则与法则,只是利用辅助的东西证道,又如何能无所不容?万千变化只是步了先人的道路,形似而神不似,又岂能做到最终的融会贯通,道法归一。

    林慕雪深刻的明白这些,她更是知道道果塔的存在,就是丈夫为了避免后来的修道之人走捷径,才不想让道果流传出去,从而炼制道果禁塔,一个禁字,便体现了孟秋雨的用意。

    这些事情,从孟秋雨茫然的眼神中便可看出,他还没有任何记忆。

    当初他炼制道果塔,将无数证道成功最后却陨落的强者移入这里,就是不想让他们陨落后的传承影响到后来修士。这些强者陨落后,他们的不灭愿力和天地灵气便会孕育出道果树,凝结出道果,这些道果同样是他们的传承,孕育着他们的道途,以及他们领悟的法则神通。

    当然对于野生的道果树,价值会比这些强者陨落后孕育出来的道果树要强大,野生道果孕育的才是真正的天地法则,修士借助这种道果证道,同样可以领悟出自己的道途。

    只是野生道果太稀缺,以现在天地规则的不全,很难孕育出任何属性的道果树,即使有,也不一定能凝结出道果。

    看到慕雪犹豫,孟秋雨立刻便意识到妻子对这些似乎不感兴趣,不过他却感兴趣,道果的价值有多高,他也了解过不少,当然他的了解也如其他人一样步入了误区。

    孟秋雨自己是用不着什么道果来证道,他走的是一条不同的修炼之道,他自身孕育本源世界,只需增强自己的五行本源之力,壮大完善自己的世界,他的实力就会提升。

    但是神道空间的修士们却需要道果,就算用不上,这也是稀缺珍贵的宝物,可以用来交换修炼资源,在这个修仙的世界里,资源便代表着实力。

    经历了这次事件后,孟秋雨对于神道空间更多了一份责任,他不想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唯有将神道空间修士的实力提升上去,才不会受人欺负。

    孟秋雨踏前一步,抱了抱拳开口道:“这位道兄,我与妻子对这里的事情还不是很了解,不知道各大空间界面已经做好了什么样的分配?”

    合道大圆满的修士沉吟了一下,对于孟秋雨即使再不屑,也不敢不给他面子,谁让人家有一个强大的道侣,于是便将各大空间界面商议好的分配方案讲述了出来。

    听完对方的解释后,孟秋雨心中苦笑,一切都是靠实力啊,神道空间这种低级界面,修士到处被追杀缉拿,连进入道果禁塔的机会都没有,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为神道空间争取一下。

    “这位道兄,既然各大空间界面已经商议好了方案,我们参与进来,就有些不合适,也会打乱你们的计划。不过我却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道各大空间界面的道友们,能否给我们夫妻一个颜面?”孟秋雨一脸笑容,再次抱拳,却是向着四周各大空间界面的强者说道。

    在四周所有强者的眼中,现在的孟秋雨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态,借助自己女人的威势来作威作福,其实孟秋雨也不喜欢这种感觉,只可惜自己实力太低,现在也只能仰仗林慕雪的强势了。

    这种感觉在孟秋雨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一向是他在保护自己的女人,但现在却是林慕雪在保护他,心中对实力的渴望,没有任何时候有这么强烈,他不想今后也被人视为是站在女人背后的蝼蚁。

    他孟秋雨顶天立地,第一世如此辉煌,这一世,他也要凌驾于宇宙巅峰,让人仰视。

    “孟道友,不知你有什么提议?”另一名合道大圆满的强者淡淡的问道。

    “神道界虽然只是一个低级界面,但也有权利参与进入道果禁塔,我的要求不高,你们各大空间界面宗门子弟与散修可以进入两百人,我们只要五十个名额,另外得到的资源,不用交出一半。”

    四周的合道强者们对视了一眼,对于孟秋雨的这个要求,自然没有任何意见,进入道果禁塔免不了要厮杀抢夺,神道空间除了白衣仙子,实力最强的也就是孟秋雨,其他人更是蝼蚁中的蝼蚁,就算他们全部进入,也是炮灰,更别说抢夺什么资源了。

    “孟道友,道果禁塔内有什么危险,谁也不清楚,如果神道空间的修士在里面发生了意外,白衣仙子是否会将这笔账算到我们其他空间界面的头上呢?”一名合道后期的强者开口道。

    这是在场所有强者们的想法,进入道果禁塔后,如果不能斩杀神道空间的修士夺宝,那岂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抢走宝物而没法动手。

    他们都在忌惮林慕雪,担心神道空间的修士有损伤,白衣仙子一怒之下大开杀戒,这里没有人有把握应对林慕雪。

    林慕雪也有些担忧的看向了自己的男人,她已经从孟秋雨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意思,孟秋雨想要带队进入道果禁塔,如果孟秋雨在里面被围攻击杀,那她一定会报仇。

    孟秋雨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但他隐隐有种感觉,道果禁塔他必须要进去,这里面似乎有自己需要的东西。

    富贵险中求,虽然明知道进去后,一定会有人算计自己,但他又岂能畏手畏脚,不敢进去。没有林慕雪在的时候,他照样天不怕地不怕。

    “既然这是你们订下的规矩,进入道果禁塔生死不论,我就会遵守,我也可以当着所有修士的面承诺,如果我因为意外在里面陨落,我的妻子不会找任何人麻烦。”

    在孟秋雨话音刚落的时候,林慕雪上前一步,一只柔弱的小手紧紧抓住了孟秋雨的手,目光清冷的扫了眼四周道:“我夫君的话我会听从,如果他是因为意外在里面陨落,我不追究任何人。但如果有人故意杀害他,不管是何人,我会无尽轮回的追杀他,让他每一世受尽折磨而死。”

    林慕雪的话让四周修士心中一阵冰寒,好可怕的誓言,无尽轮回的追杀,意味着白衣仙子不会让仇人魂飞魄散,会让对方世代轮回,却无休止的会追杀对方,那将是任何人最残酷的噩梦。

    孟秋雨无奈的对着林慕雪笑了笑,女人一向温柔依顺,愿意站在自己背后,将舞台交给自己,却依旧有她自己的强硬,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哪怕自己不想依仗她,她也有自己的坚持。

    爱得太深,她容不得男人受到任何委屈。

    林慕雪这番话,无疑打消了很多人对孟秋雨的必杀之心,无尽轮回被追杀,想一想就感到可怕,白衣仙子的强势,再次让他们感到憋屈。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那就各凭本事吧,开启道果禁塔我们夫妻也会帮忙破阵,各位不送。”孟秋雨抱了抱拳,牵着林慕雪的手走向戴紫娇,他现在只想和妻儿呆在一起,其他事情抛在了脑后。

    孟秋雨没有进入碧落宗做客,只是将神道空间的众人留下,让他们寻找安身之处,等待自己。他则带着林慕雪和儿子祭出穿云梭离开了。

    在一处山清水秀,神灵气息浓郁的地方,孟秋雨停了下来,收起穿云梭,拥着林慕雪走进了一片野花灿烂的地方。

    林慕雪的怀中抱着儿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轻轻依偎在孟秋雨身上,这种画面在她脑海中憧憬了无数年,这一刻却终于实现了。

    “慕雪老婆,你怪我吗?”孟秋雨轻轻撩开女人额角的秀发,眼神柔和的看着林慕雪笑道。

    “怪你什么?怪你让我等候了亿万年才能和你再次在一起?还是怪你身边女人不断,无法专一的对我?或者是怪你太逞强,不想依仗我,自己甘愿冒险成长?”

    林慕雪嘴角掀起一抹狡黠的笑容,眼波柔媚的娇笑道。

    孟秋雨脸色一阵古怪,林慕雪找到了记忆,元神与真身融合后,连自己心中在想什么竟然都能知道,这些问题,是他自己内心中都觉得愧对林慕雪的事情。

    “慕雪,你突然变得这么聪明,让我好有压力,也快没有自信了。”孟秋雨一脸苦笑的说道。

    “在我心里,你是独一无二,无人能比的男人,你得强大与不凡,现在还没体现出来,但终究你会证明给所有人,不是我林慕雪保护你,而是你在保护我。”

    “今天经历的这一切,我知道你的心里有些黯然,觉得你在依靠我,但这比起你前世今生对我的照顾和爱护,我能给于你的除了爱和宽容,根本不值一提。”

    “你是一个强大的让人仰望和崇拜的男人,能成为你的女人是我最大的幸福,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这是你唯一的不足,就是太自傲,什么事情都喜欢独立面对,有时候学着让身边的人帮忙,也未必不是一种方式,何况我们是一体,你和我不分彼此,难道只允许你保护我,就不准我爱护自己的男人吗?”

    林慕雪温柔的话语拂过孟秋雨的心田,这一刻他心中所有的情绪荡然无存,紧紧拥住林慕雪点头道:“慕雪,是我太自我了,没有站在你的角度上想过,你说得对,我们是一体,不分彼此。在我心里,你也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

    仿佛是知道这一刻父亲与母亲该有自己独处的空间,一直在林慕雪怀中很有精神的念雨,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看着儿子熟睡后,孟秋雨再也难以克制对林慕雪的思念,祭出一栋房屋法宝,将儿子送进去之后,立刻抱住了林慕雪,野花灿烂的芬芳中,天为被,地为床,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融为了一体。

    这一刻,他们都忘记了一切,彼此的世界里只有对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