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欺人太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道果禁塔前的广场上,因为一个月前皇极神宗老祖煌太极的毁坏,这里已经再次修整过,同时各种阵法也布置了不少,再次突发强者打斗的事情,也不会让太多无辜的修士遭殃

    玉虚炼丹铺,无疑是整个广场上最紧俏,最繁华的一处商铺,只因这里出售的丹药品阶高,除了道丹以及神丹,但凡修士需要的仙丹,这里都能买到。

    此时两名美丽的女修进入了玉虚炼丹铺,其中身材高挑的红衣女修满脸急切,迫不及待的来到丹架前,指着丹架上一瓶仙髓丹问道:“我要买仙髓丹,需要多少神晶?”

    负责柜台售丹的一名笑容甜美的女修摇头道:“对不起,师姐,仙髓丹是八品仙丹,需要用神灵草兑换,我们不收神晶。”

    说话间,甜美女修指了指丹铺内挂着的公告,上面赫然写着:八品以上仙丹,需要神灵草购换,唯有八品以下的仙丹和灵丹,才可以用神晶购买。

    高挑女修脸现焦虑,一脸尴尬的掏出两株最普通的低级神灵草,紧张的看着甜美女修道:“这位师妹,我真的急需要仙髓丹,不知这两株神灵草能否兑换一枚。”

    甜美女修为难的笑了笑,仙髓丹虽然是八品仙丹,可却是恢复修士生机最需要的丹药,只要还有一线生机,不管修士的伤势有多重,都能维持他一段时间生命,这便会给治愈相应伤势争取到救治时间。

    否则一旦生机散去,想要再次救活,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

    这也是一些大宗门弟子,身上必备的一些丹药,在很多时候,都可以保命。

    但仙髓丹的炼制却也需要一种很珍贵的仙灵草木髓灵,蕴含一丝木本源气,很多木系灵根的修士也用这种灵草辅助修炼,很是珍贵。

    由于进入道果禁塔的修士越来越多,很多人都购买了仙髓丹,以至于几个大的丹楼这种丹药越来越少,相应的价格也就越来越贵,玉虚炼丹铺存活也不多了,至少需要三铢中级神灵草才可以购换。

    而高挑女修只能拿出两株低级神灵草,是无法换取到一枚。

    “对不起,这位师姐,仙髓丹需要三株中级神灵草换取,要不我帮你问问我们小姐,看她能不能通融。”甜美女修也看出了高挑女修很需要仙髓丹,或许她有朋友生机涣散,急需这种丹药续命,所以打算帮帮忙。

    “红素师姐,你不用担心,我听说玉虚炼丹铺是这里最讲情理的丹楼,咱们可以用一些其他宝物代替神灵草也一定可以。”

    高挑女修身旁,那名清秀美丽的女修急忙谢过甜美女修,随即安慰起了高挑女修。

    “妍琦师妹,我一定要得到仙髓丹救治张师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陨落。”高挑女修说话之际,眼圈泛红,已经是一片水雾。

    如果孟秋雨在这里,自然能认出两女,她们是太子界琼花谷的申妍琦和她的师姐,当初在选拔竞技台下,装扮成紫脸修士的孟秋雨还和两女闲聊了很久,最后从申妍琦口中得知了神兽谷的一些事情。

    近一年不见,高挑女修栾红素已经从化道初期进阶到了化道六层圆满,离着化道后期也只是一步之遥。

    而申妍琦的天赋显然更好,当初只是入道初期,现在都已经入道大圆满了。

    两女刚一进入炼丹铺的时候,后面便也跟着进来了三名男修,眼睛一直盯着她们,此时为首的锦衣男修走到栾红素身旁,对着另一名玉虚仙宗的弟子说道:“你们这里的仙髓丹有多少,我们都要了。”

    呃!听到此人的话语,栾红素和申妍琦脸色微变,而她们早就认出了眼前三人的来历,都是皇极神宗的弟子,修为都比栾红素高,两名化道后期,说话的锦衣男修更是化道大圆满。

    “咦,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太子界琼花谷的弟子吧?两位师妹,看来你们也很需要仙髓丹,不如这样吧,我们现在还缺少两人组队,如果两位师妹愿意和我们一起组队,我可以给两位师妹一人一枚仙髓丹,等你们得到神灵草的时候再还我。”锦衣男修故作刚看到两女的神态,呵呵笑道。

    各大空间界面在道果禁塔外也不是无所事事,早已联合成立了任务大殿,颁布一些他们需要的资源做任务,以便一些散修和修为低的宗门弟子,无法进入道果禁塔,在这里接受任务,换取各自需要的资源。

    申妍琦秀眉一皱,她早已看出皇极神宗这三名男修居心不良,实力比自己和师姐高,却主动要带着二人做任务,傻子都能想到她们要干什么。觊觎两女的美色,也要打她们戒指的主意,和三人一起做任务,到了无人之处,她们会被吞的连渣子都剩不下。

    “对不起,我们已经和其他人组队了。”栾红素抱了抱拳,不再理会三人,对于皇极神宗的弟子,各大宗门弟子没有任何好感。

    锦衣男修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却也没有继续纠缠两女,而是等在一旁。

    “对不起三位,我们也只剩下一瓶仙髓丹,每个人只可以兑换一枚,如果你们需要的话,请让我检验神灵草是否合格。”

    那名玉虚弟子听到三人要股买所有仙髓丹,不敢做主,将一名相貌不俗的中年女修叫了过来,而中年女修赫然是破道初期的修为,面对皇极神宗的弟子,神色平静。

    “什么意思?怕我们皇极神宗的弟子付不起神灵草吗?”锦衣男修脸色一寒,虽然对方的修为高于他,但他却丝毫没放在眼里,同时搬出了宗门压人。

    而这时候从里面的屋子再次走出一名青春靓丽的绿衣女修,在她身旁还跟随着一名破道中期的美丽女修。

    绿衣女修正是宋灵慧,那位好心的甜美女修向她汇报后,她便走了出来。

    “这是我们玉虚炼丹铺的规矩,任何人只能购买一枚,谁也不能破例。”宋灵慧冷声说完,看着栾红素两女道:“两位是琼花谷的师姐吧?如果你们可以拿出对等的其他宝物,我可以破例让你们换取一枚仙髓丹。”

    “谢谢你,不知这个可以吗?”栾红素脸色一喜,急忙掏出一枚戒指,里面装了几枚晶石。

    “可以,尹师姐,给这位师姐拿一枚仙髓丹。”宋灵慧看过晶石后,直接同意了这笔生意。

    “慢着!玉虚仙宗好大的派头,我怎么没听说过每个人只能购买一枚丹药的规矩,这些丹药今天我都要了。”

    锦衣男修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只是要胁迫栾红素两女和他们一起组队出去执行任务,好打两女的主意,宋灵慧要交换给栾红素一枚仙髓丹,岂不是破坏了他的计划,他立刻便心中恼怒了起来。

    在这里,还没有人敢和黄级神宗的弟子过不去。

    宋灵慧可不吃这一套,她思想单纯善良,却也嫉恶如仇,早就对皇极神宗弟子最近仗势欺人的作风不满意了,此时那里忍得住,双手叉腰呵斥道:“这里是玉虚炼丹铺,我说了算,我说每人一枚就一枚,还轮不到你皇极神宗的人来多管闲事。”

    宋灵慧的这番话,当即就让玉虚仙宗的两名破道女婿脸色变了,双双上前挡在了宋灵慧面前,担心黄级神宗的弟子恼怒下伤害她。

    “好一个不知死活的臭丫头,你以为你们玉虚仙宗就很了不起吗?我们今天偏要把你这里的仙髓丹都买走,你要不卖,我们就砸了这里。”锦衣男修身旁另一名相貌凶悍的男修怒声道。

    “你才臭,你们全家都臭,你给姑奶奶砸一下试试。”宋灵慧气的不轻,一向被宋桥娇惯,苍穹大陆各大宗门又都给宋桥这位仙丹大师面子,宋灵慧走到哪里,都不会有人敢欺负,哪里能忍受这样的欺辱。

    “很好,看来你们玉虚炼丹铺不想在这里经营了。”锦衣男修制止了同伴的怒火,立刻发出了数道讯息,随后冷笑着带人走了出去。

    “灵慧师妹,你太鲁莽了,皇极神宗的人咱们可得罪不起。”那名破道中期女修一脸凝重的摇摇头,也开始联系起了宋桥和宗门几位坐镇强者,她有种不好的预感,皇极神宗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两位师妹,这是仙髓丹,你们拿着立刻离开吧。”那名姓尹的破道初期女修拿着一枚仙髓丹递给栾红素说道。

    栾红素和申妍琦一脸尴尬,心中更是自责,她们隐隐感觉到是因为她们给玉虚炼丹铺带来了麻烦,这时候离开,岂能安心。

    “对不起,各位师姐,是我们连累了玉虚仙宗,我这就传讯给宗门,希望宗门强者可以出面化解此事。

    申妍琦和栾红素在琼花谷都是核心弟子,她们的师傅更是宗门的一名长老,说话间,申妍琦便将这里的情况传讯给了师傅,而她们也不准备离开,要同玉虚仙宗一起面对。

    没多久,数十名皇极神宗的修士便赶了过来,带队的竟然是两名御道修士,神态间充满了傲慢和张狂。

    “一个小小的玉虚仙宗,也敢对我弟子不敬,给我砸了炼丹铺。”说话的是一名鹰钩鼻,满脸阴森的老者。

    在他的号令下,数名皇极神宗的弟子便轰出了法宝,阵阵巨响中,玉虚炼丹铺前的防御阵法已经是摇摇欲坠,即将崩溃。

    “住手,你们要干什么。”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随即几道身影出现,为首的正是宋桥,开口怒喝的是一名破道大圆满的男修。

    “哼,玉虚仙宗藐视我们皇极神宗的弟子,出言不逊,今天我们就要砸了这里,我看谁敢阻拦。”鹰钩鼻男修冷笑道。

    此时四周早已聚满了修士,虽然都感觉到皇极神宗的弟子太欺负人,可是没有人敢出言阻拦,因为谁都害怕得罪了这个宗门,害怕他们的老祖报复。

    “皇极神宗的道友们,我是玉虚仙宗的宋桥,希望各位可以坐下来谈谈,大家不要伤了和气。”宋桥强压着怒火,可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什么宋桥,没听说过,不就是一个仙丹师吗?我们宗门也有。等砸了这里,我们再好好谈。”鹰钩鼻男修不屑的说道。

    “欺人太甚,我和你们拼了。”宋桥身旁一名御道初期男修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样被打上门来还要忍下去,他做不到。

    就在这位御道初期男修祭出法宝要攻击的时候,皇极神宗另一名御道后期老者眉宇一挑,冷哼一声,神元大手直接拍出。

    轰!“狂暴的神元爆裂声中,御道初期男修被一巴掌拍成了血污,他也是突破御道境界并不久,岂能挡住一名御道后期强者的一巴掌。

    “辛长老……”宋桥惊呼一声,浑身都气的颤抖了起来,宗主和副宗主带人进入了道果禁塔,这里修为最高的辛长老都被一巴掌拍死了,他都快气的昏过去了。

    玉虚仙宗其余几名破道修士也气的双眼喷着怒火,可是没人再敢上前送死,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了。

    “太欺负人了,皇极神宗太不要脸了。”人群中,一些富有正义感的修士纷纷低语了起来。

    “谁要出头,可以站出来,背后嘀嘀咕咕,算什么本事。”御道后期老者冷喝一声,目光森冷的扫向四周,立刻没人再敢开口。

    就在此时,广场外两道身影划过,一声冷笑中,一个不屑的声音传来。

    “好大的威风,怎么任何地方都有这种喜欢装b的宗门,小心被雷劈。”

    随着话音,两道身影横立在空中,一名身高三米的黑脸巨汉手中握着一杆雷霆杵,庞大的领域气势压向御道后期老者,雷霆杵化作道道惊雷,犹如劫雷一般轰向了御道后期老者。

    御道后期老者瞬息间便被领域压制,眼里流露出惊恐之色,体内神元竟然都被压制住了,以至于他连防御法宝都无法祭出,轰隆隆的巨雷声中,数道惊雷轰顶,直接将他劈成了血雾。

    四周一片震惊的目光投向出现的二人,但无数人认出孟秋雨之后,宋桥也第一时间看清了他,惊喜的大喊道:“孟兄弟,是你。”

    “哈哈哈……宋大师,好久不见,我先将这些碍眼的垃圾清理掉,咱们再喝茶叙旧。”

    孟秋雨挥挥手,眼里寒芒一闪,血魔刀瞬间出现在手中,一道红芒闪烁,暴戾的血煞气息蔓延,首当其冲的鹰钩鼻男修仓皇间祭出防御法宝,依旧被孟秋雨一刀劈的法宝碎裂,血魔刀划过了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