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白发老妪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林慕雪重伤逃走,神道空间的修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以至于神道空间整理出来的洞府驻地早已被无数散修占领。∷頂∷点∷小∷23

    当孟秋雨离开玉虚炼丹铺返回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居住在这里的散修早已搬离,这时候谁敢住在这里,那是纯粹找死的行为。

    孟秋雨将真灵世界内的众人唤出,经过一番整理后,洞府驻地再次恢复了生机。

    孟秋雨准备在这里等候林慕雪,先前他一直没敢给林慕雪传讯,是害怕林慕雪得知自己知道了她受伤的事情。

    以林慕雪对孟秋雨的了解,自己的女人被打伤,孟秋雨会不惜一切代价离开道果禁塔出来寻仇,这样会让林慕雪担忧,而她现在应该在一个隐秘之地疗伤,不利于她静心疗伤。

    林慕雪受伤后,都没有将这件事传讯给孟秋雨,可见她并不想让孟秋雨知道这件事,怕他冲动。

    而且孟秋雨先前也不知道煌太极有多强,虽然小黑自信满满,可这家伙满嘴喷火车,喜欢吹牛,孟秋雨也不敢相信他能干掉煌太极。

    如果干不掉煌太极,孟秋雨也只能带着小黑跑路,万一林慕雪猜到自己要回来寻仇,这时候赶回来,一来影响她的伤势,二来孟秋雨也担心发生意外,林慕雪被煌太极困住。

    现在仇也报了,孟秋雨自然不再有顾虑,让苏姬云安排人手整理洞府,他则给林慕雪发出了讯息,告诉女人自己在这里等她。

    他之所以要在这里等候林慕雪,而不是去寻找对方,因为他有一个想法要和林慕雪商议,如果两人意见一致,孟秋雨还需要依仗林慕雪的阵道修为。

    而在孟秋雨等待林慕雪回讯息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拜访了,孟秋雨感应到了对方的气息,神识中便看到了一名褐衣白发老妪被两名看护驻地的神道空间修士拦了下来。

    “让她进来。”孟秋雨没有出去,而是声音洪亮的传了出去。

    两名修士得到孟秋雨的授意,立刻闪身让开,褐衣白发老妪迈步进入,直奔孟秋雨所在的洞府而来。

    “孟道友,不知老妪可否进去说话?”白发老妪没敢贸然闯入洞府内,而是站在孟秋雨的洞府外高声问道。

    “如果你不怕我把你留下来,自然可以进来。”孟秋雨声音淡然的说道。

    白发老妪愣了一下,随即没有任何犹豫走进了洞府,孟秋雨坐在一张茶几旁,神态平静的端着一杯灵酒,目光深邃的盯着走进来的白发老妪。

    白发老妪正是规则之地与孟秋雨合作,最后从孟秋雨身上拿走五十枚规则壤,并得到孟秋雨一个承诺的那名老妪,不过老妪如今的修为已然是成道后期。

    “呵呵,当初你原本是要抢夺我的规则壤,只是后来没有信心干掉我,这才不得不妥协从我手中拿走五十枚规则壤。今日你独自来找我,就不担心我报复你吗?”孟秋雨抿了一口灵酒,眼神犀利的盯着老妪说道。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不是一个言而无信之人,虽然你很狡猾,有时候也很贪婪,但正如你所说,你有你的原则,人不犯你,你不犯人。当时的情况,换做是你,也会萌生抢夺之心。但最后我没有那么做,而是选择了与你合作,这应该不算冒犯你吧?”

    白发老妪面无惧色,随即自嘲的笑道:“何况,你还摆了我一道,拿出最小的五十枚规则壤给我,你也不算损失太大。如果当时我和你硬拼,就算你能杀了我,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你显然心中有顾虑,你不太信任九天剑宗的那三人,一旦你重伤,他们三人会不会杀你夺宝,你也没有把握,我说的对吗?”

    孟秋雨没有说话,而是盯着老妪打量了片刻,随即笑道:“或许你说的有点道理,先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我欠你的承诺也一定会兑现,莫非今天你找我,就是要让我还你这个承诺?”

    “不是,我来寻求你合作,除了你,我不相信其他人,而也只有你,或许可以和我一起进入那里。”白发老妪声音沙哑的开口道。

    “哦,说来听听,看我有没有兴趣?”

    “我发现了一处寒潭,那里有古怪,里面应该有不同寻常的宝物,但我一个人不敢进入,我想与你合作。”老妪不假思索的说道。

    “寒潭?”孟秋雨眉头一皱,立刻刻画出一处寒潭的景象,问道:“是不是这里?”

    “咦!你怎么知道这里?”老妪脸色微变,看着眼前寒潭的景象,满脸的吃惊。

    “告诉我,你在哪里发现了什么异常?”孟秋雨声音突然严肃了起来。

    老妪沉吟了一下,随即道:“我一向喜欢独来独往,就在三个月前,我从一名重伤的修士口中得知,他们一行人发现了一处寒潭,下面有强大的宝物气息,那些人进入寒潭后,再没有人出来过。他是唯一一个留在外面没敢进去的人,后来不敢在哪里逗留,离开后被人追杀,是我救了他,他告诉了我这件事。”

    强大的宝物气息?孟秋雨心中疑惑,那里封印着永恒老怪,怎么可能会有宝物?

    不对,这是永恒老怪玩的把戏,他身上应该有宝物,故意释放出宝物的气息,就是吸引修士进入寒潭,破开那里的封印,将他放出来,好狡猾的老家伙.

    “那你有没有亲自去那里?”孟秋雨想明白了这些,语气凝重的问道。

    “去过,但我能感觉的出来,那处寒潭很古怪,让我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我没敢进去。”老妪如实说道。

    “这件事想必很快就会被各大空间的修士得知,希望这帮傻子不要自掘坟墓。”孟秋雨叹息道。

    白发老妪神色微变,她感觉出了孟秋雨有着深深的担忧,显然知道哪里是什么情况,于是好奇的问道:“你既然知道哪里,是不是那里不能进入?”

    “当然不能进去,那下面有一个强大的禁制,封印着一个活了亿万年的老魔头,一旦破开封印,将那老魔头放出,你可以想象到后果。”孟秋雨沉声道。

    白发老妪脸色大变,也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下面会有宝物的气息,这是一个诱饵,吸引修士进入寒潭,破开封印。

    她没有怀疑孟秋雨的话,既然孟秋雨知道哪里,想必是进去查探过,而她也知道孟秋雨的道侣白衣仙子阵道修为很高,如果下面果真有宝物,孟秋雨早就取走了。他不敢动哪里的宝物,显然是害怕什么。

    “你确定里面封印着亿万年前的老魔头?”白发老妪盯着孟秋雨问道。

    孟秋雨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亿万年前的老魔头,听起来就让人感到匪夷所思,自己现在告诉各大空间界面的修士,他们也不一定会相信,反而会认为是自己想要得到下面的宝物而故弄玄虚,甚至会适得其反,勾起他们的贪念,都赶到那里去。

    一旦这么多强者都去攻击寒潭下的禁制,那里禁止本来就已经松动,就算他们暂时攻不破,也会加快永恒老怪逃出来的时间。

    自己总不能告诉所有人,自己也是亿万年前的人物,轮回转世知道这一切。

    “你今天能来找我,说明你心里还是相信我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我的确知道那下面封印着亿万年前的魔头。”

    听到孟秋雨的解释,白发老妪点点头道:“我明白,那你是不是想要做点什么?阻止这件事情发生,正如你所说,一旦那魔头现世,将是各大空间的灾难。”

    “现在只能等我妻子回来,带她一起去那处寒潭,看她是否有办法加持那里的封印禁制。如果告诉了各大空间的修士,他们未必会和你一样这么明理,相信我所说的话。反而会让那里成为另一个道果禁塔的聚集地。”孟秋雨苦笑道。

    “你说的有理,神界遗址内到处都是宝物,却没有可怕的妖兽或者险恶之地,最多的便是各种强大的禁制,没有人会相信下面封印着亿万年前的魔头。”白发老妪笑道。

    孟秋雨眼神一凝,看着白发老妪问道:“那你又为何相信?莫不是当着我的面逢迎我,心里却在不齿我的鬼话。”

    “你这个人很奇怪,疑心也很重,我既然说相信你,当然不会骗你,而且我感觉的出来,你说的是实话。”白发老妪翻着白眼道。

    孟秋雨突然间有些恍惚,眼前的白发老妪看似沧桑,却不经意间会流露出少女之态,这女人莫非易了容?还是苍老的外貌下,却有一颗青春之心。

    孟秋雨哑然失笑,到了这里后,他早已知道年龄对于修士已经不重要了,看似苍老之人或许只有几百岁,反而那些相貌年轻貌美之人,说不定就是一个活了数千年,数万年之人。

    而随着修为的增加,人的相貌也会渐渐变化,返老还童,青春永驻都不是稀奇的事情。寿命的延长,不死而永恒,这将是所有修炼之人追寻的目标,因为不死而永恒也就意味着大道所成,已经到了极限。

    其实真正能达到永恒的,又有几人,就算证道称帝的强者也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永恒,终归有极限。而在这期间,任何的意外都会导致陨落,不然那些亿万年前的强者,岂不是都活到了现在。

    但也有一些人,是真正的能够永恒,所谓的永恒就是可以掌控自己的轮回,比如孟秋雨。也有一些强者,已经到了不死不灭的境界,如果自己不愿意选择陨落,很难杀死对方,比如永恒老怪。否则当年的孟秋雨,也不会将对方封印,那是因为他无法灭杀对方。

    在孟秋雨神游之际,白发老妪浑浊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声音也越发沙哑了起来,就连苍老的容貌都更加憔悴,但她强忍着自己的异状,开口道:“我还有其他事情,如果你不想把我留下,那我就走了。”

    说话间,不容孟秋雨反应,白发老妪转身飘出了洞府,化作一道流光遁走。

    孟秋雨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白发老妪已经消失不见。

    而此时,小黑突然出现在孟秋雨身边,哼哼一笑道:“大人,那小姑娘身上的伤不轻啊。”

    “什么?她身上有伤?”孟秋雨眉头一挑,愕然的看着小黑,以至于都没意识到小黑口中的小姑娘是何意,潜意识的认为在小黑眼里,所有女修都是小姑娘,和小黑这种亿万年没有陨落的老怪物比起来,如今的修士的确都太年轻了。

    “她的识海中被一股诡异力量侵蚀,应该是有人用邪恶的手法对付她,如果不是她修为强大,一直压制着那股诡异力量,识海早就被彻底摧毁,生机散尽。”小黑哼哼笑道。

    “这么严重,那她应该很强了。”孟秋雨惊讶的说道。

    “在小黑面前,她当然很弱小,但比起大人您来,就很强大了。”小黑得意洋洋的说道。

    孟秋雨恶狠狠的瞪着小黑,一脸狞笑,小黑顿时意识到不妙,急忙后退一步,乖乖的蹲在了地上讨好的说道:“大人英明神武,想当年拳打洪荒圣帝,脚踢蛮魔圣尊,小黑和您比起来,就是一只小蝼蚁。”

    “好了,少拍马屁,那她的伤势还有救吗?”孟秋雨翻着白眼道。

    “如果大人出手,自然有救,否则她只能识海破损,生机消散而陨落。”小黑这次不敢再臭屁,乖乖的说道。

    “那我该如何救她?”孟秋雨疑惑的问道。

    “您身上有太清木髓丹可以激发她的生机,而您身上也有识空丹却是可以修复她的识海,只是她识海中的那道诡异力量想要剥除却有些难度,需要您和她心神相通,进入她的识海,用您的神识驱赶那道诡异力量。

    孟秋雨的脸顿时黑了,他身上似乎有这两种丹药,如果可以挽救一条生命,他也不会吝啬。可是要与白发老妪心神相通,那几乎和两人合二为一没什么区别,让他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合二为一,这种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没有理会小黑,孟秋雨直接进入内室,打上禁制开始研究起了炼丹,现在得到了大批仙灵草,他也可以进阶仙丹师了。

    而此时道果禁塔数十里之外,虚空中突然现出一道踉跄身形,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神情萎顿的坐倒在了地上,正是白发老妪。

    就在白发老妪吞食了一颗丹药,准备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疗伤之际,一道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突兀出现,阴笑一声道:“我已经等你很久了,你是逃不过我的手心。”

    “你……这个混蛋,今日就算我自爆,你也休想从我身上得到药王鼎。”白发老妪绝望的眼神中流露着愤怒与决绝,缓缓起身,身上爆发出一股庞大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