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药王鼎之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满头枯灰银发飞舞,白发老妪眼神中的杀意与仇恨之意在飙升,面对昔日毁灭宗门,追杀了自己几十年的仇人,她的面前突然悬飞出一个青铜古鼎,澎湃的灵药气息四溢,黑袍人眼里顿时闪现出了贪婪与激动之色。

    “药王鼎,这就是药王鼎?”黑袍人激动的问道。

    “哼,你不就为了这个鼎,而灭杀了我们药王宗吗?这么多年你都在追杀我,司徒农天,今日就算我陨落在这里,你也休想得到药王鼎。”白发老妪沙哑的声音中难掩恨意。

    “原来你早已知道了我的身份,但药王鼎是我的,我才是真正的药王,就算你自爆,你也毁不掉药王鼎。”黑袍人阴森森的冷笑道。

    瞬息间,黑袍人眼神变得冷厉起来,浑身的杀意也疯狂涌向白发老妪,怒吼道:“你这个贱-人,原来你在迷惑我,你不是要自爆,而是拿出药王鼎吸引其他强者来。”

    “哈哈哈……司徒农天,可惜你知道的太迟了,就算你现在能杀了我,你也带不走药王鼎。”白发老妪眼神变得疯狂而得意,她拿出药王鼎的一瞬间,药王鼎滂湃的灵药气息便让道果禁塔无数强者感应到了,此时已经有数道身影飞行而来。

    “去死!”黑袍人强大的领域压向白发老妪的同时,一面黑色镜子法宝悬空在了头顶,道道诡异的黑色力量如丝线般罩向白发老妪,直接将白发老妪包裹。

    白发老妪伤势严重,体内神元和神识早已在对抗识海中的那道诡异黑色力量的时候耗损严重,此时连祭出法宝的力量都没有,瞬间被黑色力量包裹,痛苦的惨叫声中,嘴里连连喷出几口血水。

    黑袍人鼓动黑色镜子攻击白发老妪的同时,一只幻化的神元大手已经抓向了药王鼎。

    就在药王鼎落入他手中的时候,两道身影不分先后已经到达,强大的气势展开,一男一女两名强者盯着黑袍人手中的药王鼎,双双皱起了眉头。

    “两位前辈,这是我们私人恩怨,这白发老妪易了容,抢夺了晚辈的法宝,现在晚辈已经拿回,请两位前辈明鉴,晚辈立刻告辞。”

    黑袍人也没功夫继续对付白发老妪,面对两名实力远高于他的合道强者,他收起药王鼎的同时,抱拳行礼,随即就要离开。

    “慢着,你是司徒农天吧?”那名男性强者眉头微皱,声音淡然的问道。

    黑袍人脸色微变,他的法宝面具级别很高,而他也用丹药改变了自己的气息,没想到还是被人认了出来。

    “前辈,晚辈不是有意要隐瞒,而是这白发老妪似乎认识一名强者,晚辈担心那人会替她出头,不得已才改变了身份。”

    司徒农天眼底闪过一抹恨意,要不是当着两名强者他不敢放肆,此时恨不得立刻将白发老妪化成灰,如果不是对方拿出药王鼎,吸引了强者赶来,他的身份根本不会暴露,拿着药王鼎可以轻松离去。

    白发老妪已经瘫坐在了地上,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十分虚弱,识海的再次创伤,生机已经所剩无几,现在的她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你拿着的应该是药王鼎吧?听说这是玄灵界药王宗的镇宗之宝,也是玄灵界第一药王司马空浩用来炼丹的法宝,自从药王宗被灭之后,药王鼎便下落不明,怎么就成了你司徒农天的宝物了?”

    另一名身穿黄袍,面容威压的女修眼神犀利的扫了眼白发老妪,随即开口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被你打伤的白发老妪就是药王宗司马空浩的女儿,司马秦瑶吧?也是玄灵界失踪了几十年的第一美女。”

    黑袍人身躯一震,眼神也变得慌乱起来,立刻抱拳道:“前辈,晚辈原本和司马空浩就是师兄弟,药王鼎是我们师傅药圣他老人家陨落前传给晚辈的法宝,后来司马空浩却暗算了晚辈,抢走了药王鼎,也接管了原本属于晚辈的药王宗。”

    “晚辈九死一生,后来得到了一些机缘,才将伤势恢复,这次来就是要拿回原本属于晚辈的东西,重整药王宗。”

    在司徒农天说话的功夫,已经有数十名修士赶了过来,但看到最先赶到这里的一男一女后,他们没人再多言,而是静观事态的发展。这最先赶到这里的两人,是一对夫妻,男的是合道大圆满修为,女的也是合道初期,混沌界第一宗门九霄云宗修为最高的两人。

    “呵呵,司徒大师,你是我们混虚界第一丹师,有人抢夺你的宝物,我们一定会为你做主。”开口说话的是一位白袍老者,也是合道大圆满修为,是唯一一个没有将九霄云宗这对夫妻放在眼里的强者。

    若论实力,他要比九霄云宗的第一强者段文轩要略强半筹,司徒农天虽然不是苍虚界的人,却一直都在苍虚界活动,又是一名九品仙丹师,与各大宗门都有交往,这种随时都有可能踏入神丹师的炼丹人才,都是各大宗门拉拢的人物。

    此时见段文轩夫妇意欲为难司徒农天,白袍老者自然要出面袒护,让司徒农天欠下他的人情。

    段文轩眉头皱了皱,却也不愿意和白袍老者发生冲突,微微和妻子摇了摇头,暗示不要多管闲事了。玄灵界的药王宗虽然曾经和九霄云宗有些渊源,可毕竟药王宗已经被灭亡数十年,他们也没必要为了一个被灭的宗门而得罪白袍老者。

    “谢谢青天大帝为晚辈仗义执言,司徒农天感激不尽。”司徒农天悬着的心放松了下来,他还在担心这些人会抢夺自己的药王鼎,现在看来,有罗青天在此,也没人敢觊觎自己的宝物。

    别人不知道药王鼎的不凡,他却再清楚不过,他的师父曾经的药圣,以九品仙丹师的修为,借助药王鼎都能炼制出寻常的神丹,只要他得到药王鼎可以炼制出神丹,他将是各大空间最炙手可热的丹圣。

    眼见苍虚界第一大帝罗青天出面袒护司徒农天,其余各大空间的合道强者也就打消了各自的念头,虽然他们都能感受到刚才那宝物气息不凡,可有罗青天在此,宝物和他们就无缘,连段文轩夫妇都选择了沉默,其余人更是不敢得罪罗青天。

    而此时倒在地上的白发老妪,更是生机涣散,眼看用不了多久便将身死道消,除了段文轩的道侣蓝彩灵瞥了一眼,暗自叹息,其余人没有任何人看上一眼,所有人都能察觉到她已经没救了,识海严重创伤,想要救活绝不容易。

    何况司马秦瑶只是一个散修,与在场众人又毫无关系,她的生死不会有任何人在乎。

    同样感应到了灵药气息的宋桥以及一些御道强者这时候也赶了过来,只是看到这么多合道强者都在,他们只能远远围观,没人敢上前。

    倒是宋桥眼神中有些火热,他对灵药气息的感应要比其他人更为强烈,刚才那道宝物气息,不仅有灵药气息,还有一种让他熟悉的药鼎气息,他心中已经知道刚才的宝物应该是一个炼丹法宝药鼎,而且绝对是他没有见过的最好的丹炉。

    虽然想知道司徒农天拿到的是什么丹炉,可他也知道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份,他只能心里充满了遗憾。

    就在此时,两道身影再次出现,看到来的是什么人后,无数修士纷纷闪身让道,眼神中充满了畏惧,准确的说是畏惧当中的一人,一名身高三米的黑脸巨汉。

    来得正是孟秋雨和小黑,小黑的感应自然要比这里所有人都要强,当白发老妪拿出药王鼎的时候,他便眼前一亮,立刻给孟秋雨传讯。

    只是孟秋雨在闭关研究炼制仙丹,被他催促了多次,这才从内堂中走出,没好气的问道:“没有重要事情,我不是不让你打扰我吗?”

    “大人,您如果不出来,可一定会后悔,您不是要炼丹吗?现在最强大的炼丹药鼎出现了,难道您不动心?”小黑一脸讨好的说道。

    “哦,炼丹炉?”孟秋雨眼前一亮,顿时也来了兴趣。

    宋桥虽然送了他一个丹炉,可是品阶并不高,只是一个顶级灵宝丹炉,现在的孟秋雨已经感觉到了想要炼制高级丹药,这样的丹炉不再适合他了,他还正打算去任务大殿发布一个任务,寻求仙器丹炉。

    小黑哼哼一笑,随即告诉了孟秋雨他心中的猜测,听完小黑的话,孟秋雨顿时心情激动了起来,没有任何废话,带着小黑离开了洞府驻地。

    孟秋雨和小黑的到来,让罗青天等人脸色有些凝重,要说这些各大空间的绝世强者们,现在最不愿意招惹的人,无疑就是孟秋雨了。这小子自身实力不是很强大,但身边总有强者跟随,先前是白衣仙子,现在却冒出一个轻松暴虐煌太极的黑脸巨汉。

    以至于这些强者心里是羡慕嫉妒恨,偏偏还不敢在他面前表露任何不满,这让很多人都感到憋屈。

    “咦,是哪小女娃,情况不太好啊。”小黑首先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司马秦瑶,眨着大眼说道。

    孟秋雨也留意到了司马秦瑶,同时也感应到了对方的生机正在消散,随即掏出一枚太清木髓丹丢给小黑道:“先给她服下这枚丹药。”

    小黑接过丹药凌空抛给了司马秦瑶,同时传音道:“立刻服下丹药,我们老大会为你做主。”

    司马秦瑶还有一丝意识,虽然虚弱了一些,但吞下丹药的力气还有,没有任何犹豫,即刻将太清木髓丹吞下,一股温热的暖流在四肢百骸蔓延,她的生机也开始迅速恢复了起来。

    孟秋雨和小黑的举动,众人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人敢主动阻拦。感觉到了司马秦瑶的生机逐渐澎拜,所有人的眼睛瞪大,难以置信,识海损伤如此严重,这几乎已经等于无药可救了,却没想到孟秋雨随意拿出来的一枚丹药竟然有如此好的疗效。

    司徒农天第一个脸色剧变,心中开始担忧了起来,他先前看到司马秦瑶去了神道空间驻地,就害怕司马秦瑶和孟秋雨有关系,更担心司马秦瑶会不惜一切代价用药王鼎当做筹码,请孟秋雨杀他报仇。

    直到司马秦瑶离开神道空间驻地,并感觉到了对方伤势发作,他才一路尾随,伺机杀人夺宝,却不料事情败露,引来了这么多强者。

    先前罗青天出面帮他,这才压制住了在场这些强者,可现在孟秋雨突然出现,还主动救治司马秦瑶,他意识到了不妙。

    孟秋雨拿出的这枚丹药,他一眼便认出这绝对是神丹,惊讶于孟秋雨拥有治愈识海创伤的神丹同时,他一颗心也沉入了谷底,如果两人关系一般,谁会拿出这种珍贵的丹药来救治他人。

    而他万万想不到,孟秋雨就是这么极品之人,和白衣老妪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欠着对方一个承诺,在没有还掉这个承诺前,他岂能见死不救。何况他身上还刚好有可以救治对方的丹药。

    只是太清木髓丹只能恢复司马秦瑶的生机,却并不能治愈她受损的识海。可在场这些强者却暂时无法看出端倪,能让一个生机即将散去的修士恢复了生机,他们自然以为孟秋雨的丹药能治愈好司马秦瑶,不然他何必浪费丹药。

    孟秋雨没有理会众人神色各异的表情,一脸深沉的开口道:“谁把她打伤的?”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司徒农天,唯有罗青天神色阴沉了下来,他都出面袒护司徒农天了,可如果孟秋雨为了白衣老妪出头,那岂不是当场打他的脸,他岂能心中痛快起来。

    “藏头露尾,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打伤我的朋友。”孟秋雨看不出来司徒农天戴了改变容貌的面具,但小黑却看得出来,已经传音告诉了他,所以孟秋雨才会这样问。

    “孟道友,我叫司徒农天,是一名九品仙丹师,一来我不知道司马秦瑶是你的朋友,二来我们之间是私人恩怨,是她父亲抢夺了我的宝物,她父亲已经不在,而宝物在她身上,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意识到这件事不好善了,司徒农天也冷静了下来,现在唯有将道理占住,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他才有一线机会。否则不但药王鼎得不到,孟秋雨也会一怒下干掉自己。

    而他又表明了自己是一位九品仙丹师,也是希望孟秋雨能够看在自己这个特殊的身份上,像罗青天一样,能够重视自己。

    “司马秦瑶?”孟秋雨心中了然,原来白发老妪叫司马秦瑶,看来这个司徒农天所说的宝物,应该就是小黑告诉自己的造世鼎了,没想到这件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神农鼎,竟然在白发老妪身上,倒是让孟秋雨有些意外。

    看到孟秋雨神色不时变化,司徒农天立刻抱拳将刚才告诉罗青天等人的一番话讲述了出来,再三明确药王鼎属于他,是他师傅药圣传给他的宝物。

    孟秋雨心中好笑,看来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药王鼎就是上古时期的造世鼎,也叫做神农鼎,否则一旦让他们得知这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早就开始抢夺了。

    “你只是一面之词而已,如果让我知道你有一句谎话,我立刻杀了你。”孟秋雨冷哼一声,凌空跨步到了司马秦瑶面前,再次将一枚识空丹喂给了司马秦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