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百年寿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被孟秋雨一声冷喝,司徒农天身躯莫名颤抖了一下,饶是他御道初期的修为,也被孟秋雨毫不掩饰的杀意吓得不轻。

    他可是亲眼目睹过孟秋雨瞬杀过皇极神宗一名御道初期修为的强者,虽然他有些底牌,寻常的御道中期强者也难以杀他,可他依旧害怕孟秋雨。

    何况就算他能应付孟秋雨,孟秋雨身边还有黑脸巨汉这位神秘强者,煌太极都不是对手,他在小黑面前,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瞬杀掉。

    孟秋雨却是没有理会他,司马秦瑶的生机虽然恢复,但识海受到的创伤极为严重,他只好先给她服食下识空丹再说,不然恢复的生机也会因为识海的损伤会再次流失。

    司马秦瑶的意识还有些模糊,浑身更是十分虚弱,但却也知道孟秋雨在救她,浑浊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感激,吞下识空丹后,便开始运行疗伤。

    很快,识空丹的强大功效起了作用,司马秦瑶清晰的感觉到识海在恢复,元气也在恢复,就连受损的元神也渐渐凝实,心中暗喜,对于孟秋雨的出手相救,更为感激。

    只是让司马秦瑶略感遗憾的是,虽然识海逐渐修复,但识海中那道黑色力量却无法排除,依旧需要她耗损自己的部分神识压制。

    她知道自己的伤势并不算彻底痊愈,识海还会面临着随时被侵蚀奔溃的危险。

    “谢谢你,孟师兄。”司马秦瑶短暂的黯然后,声音略显沙哑的感谢着孟秋雨,就连称呼也变了。

    “举手之劳,我们也算是朋友,既然被我遇上,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陨落。何况我也只是恢复了你的伤势,并没有彻底帮你治愈好。”

    孟秋雨摆了摆手,随即开口问道:“司马师妹,这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不是你的错,我一定替你做主。”

    司马秦瑶点点头,站起身看向司徒农天,眼神中再次涌现无法掩饰的恨意,手指司徒农天怒喝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欺师灭祖的叛徒,亏我父亲一直视你为手足,处处照顾你,你却趁他闭关修炼到了关键的时候出手偷袭杀害了他。”

    “你不但要抢走我父亲的药王鼎,还因为药王鼎被我带走,一怒之下将药王宗全宗上百名弟子全部杀害。数十年来,你都在找我,追杀我,如果不是我命大,一直都在改变容貌躲藏你,早就被你害死了。”

    “你胡说,药王鼎是我师父传给我的宗门至宝,是被你父亲抢夺,你父亲才是叛徒。”司徒农天一脸涨红的反驳道。

    “你真是不要脸,这里也有玄灵界的前辈,有谁不知道我父亲仁义,炼丹天赋惊人,早在几百年前就是九品仙丹师。他执掌药王宗,各大宗门都对他礼让三分,你又如何解释宗门被灭,你却下落不明,跑去了苍虚界?因为你害怕,担心我父亲的一些好友找你寻仇。”司马秦瑶怒声道。

    玄灵界的两名合道强者纷纷点头,其中一人开口道:“不错,昔日司马空浩大师的确光明磊落,为人仁义,在玄灵界人缘极好。倒是你司徒农天,却时常仰仗你师兄的威望,做了不少让人不快的恶事,要不是看在你师兄的面子上,你早就被人干掉了。”

    “青天大帝,您可要为晚辈做主,晚辈所说句句属实,我之所以躲在了苍虚界,不是因为我杀害了宗门上下,而是我亲眼目睹了司马秦瑶和我师兄的两名朋友联手灭了宗门,他们还要斩草除根,晚辈忍辱偷生,只为了光复宗门大任,清理门户。”司徒农天一脸悲愤的说着,目光哀求的看向了罗青天。

    罗青天脸色愈发阴沉,孟秋雨已然出面袒护司马秦瑶,让他颜面尽失,现在司徒农天又主动哀求自己保护,这岂不是将他推向了风口浪尖。

    要是他置之不理,将会让各大空间的修士取笑,说他怕了孟秋雨。可他真的不敢和孟秋雨作对,小黑那铁塔般的身躯站在那里,他敢强出头吗?

    “住嘴,如果你所言属实,这里所有人都会为你做主,可你一旦欺骗我们,我第一个杀你。”罗青天怒喝道。

    “呵呵,这家伙藏头露尾,到了这时候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他的话我可不相信。”篮彩灵冷笑道。

    “不错,司马秦瑶可是我们玄灵界天资绝佳,容貌绝世的女子,随着药王宗的灭亡,她也销声匿迹,没想到却沦落到如今的惨状。以我们对她的了解,她怎么会联合外人杀害自己的父亲和宗门师姐妹,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玄灵界另一名合道女修也开口道。

    “事情不是这样的,各位前辈,晚辈所说句句属实,司马秦瑶因为不满他父亲为她订下的婚事,她喜欢他父亲的好友,两人早已苟合,却知道他父亲不会同意她们的事情,这才心生歹念,杀害宗门上下。”司徒农天一脸愤慨的说道。

    “你……!”司马秦瑶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她一向洁身自好,潜心修炼,她父亲当年的确为她许下一门婚事,虽然她不喜欢对方,在玄灵界很多人都知道,但她一向孝顺,不敢违背父亲的意愿。什么时候又和自己父亲的好友苟合,司徒农天这番话简直是跌倒黑白,不要脸之极。

    就在四周众人一脸愕然之际,孟秋雨一直颇有好感的那名艳丽美妇却是咯咯笑道:“司徒农天,你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司马秦瑶至今还是完璧,冰清玉洁,你却说她和她父亲的好友苟合,你这话连三岁小孩都骗不到。”

    呃!随着艳丽美妇的话语,在场修士纷纷恍然,他们自然都能感受到司马秦瑶没有失去过元阴之身,司徒农天所说的苟合,岂不是不攻自破。

    “混蛋,满口胡言,饶你不得。”罗青天眼里寒芒一闪,此时为了挽回颜面,神元大手瞬间探出,一巴掌拍向了司徒农天,就要当场杀了他。

    就在他的神元大手即将拍死司徒农天的时候,另一道更为庞大的手掌突兀闪现,一把将司徒农天拎起,直接将司徒农天捏爆了,司徒农天的戒指也落入了小黑手里。

    小黑哼哼一笑,没有理会罗青天僵硬的脸庞,以及一击落空的手掌,直接破开了司徒农天的戒指,将药王鼎拿了出来。

    看着手里的药王鼎,小黑眼里精芒闪烁,原先只是感应到了一丝十大神器的气息,猜测是神农鼎,此时他已经确认,这就是神农鼎。

    “老大,这个鼎不错,给你当丹炉正好。”小黑说话间,将药王鼎递给了孟秋雨。

    此时四周的修士包括罗青天,也立刻感受到了药王鼎的不凡,先前司徒农天抓到药王鼎之后便立刻打上了数道禁制,掩盖了药王鼎的气息,所以众人都没有太多关注。

    而此时,药王鼎被拿了出来,那古朴的纹路,难以掩饰的灵药气息和一丝宝物的气息,顿时让众人明白,这个药王鼎不一般。

    意识到这一点后,罗青天的脸色立刻就青了,这才明白黑脸巨汉为何不让自己杀了司徒农天,而是他抢先一步干掉了司徒农天,原来是为了得到这个鼎。

    这原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到手的鸭子飞了,罗青天恨不得立刻拍死小黑,可他不敢,只能暗自愤怒。

    感受到了四周一双双羡慕嫉妒的眼神,孟秋雨暗自冷笑,他巴不得有人来抢夺,给自己奉献几枚戒指,不过他也料到没人敢动手。

    将药王鼎拿到手里后,孟秋雨便立刻感受到了一股苍茫,古朴,雄厚的气息从药王鼎内传来,拥有轩辕剑的他对于上古十大神器感受更为明显,他便知道自己发达了。

    神农鼎,这是任何炼丹师梦寐以求的宝物,自己拥有无焰之火这种神焰,现在又得到了神农鼎,加上身上拥有无数的神灵草,他成为神丹师将没有任何困难。

    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贪婪,激动的心情,何况药王鼎属于司马秦瑶,他要据为己有,也不能不给对方一些补偿,他不是一个强取豪夺之人。

    “谢谢各位仗义执言,为司马师妹讨回公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就不打扰各位了。”

    孟秋雨向着四周抱了抱拳,立刻带着司马秦瑶和小黑遁走,返回了神道空间的洞府驻地。

    一群屁也没捞着的修士纷纷散去,最郁闷,不平的罗青天则气得咬牙切齿,暗自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让孟秋雨加倍奉还,他今天的颜面算是丢尽了。

    孟秋雨的洞府内,再次接受了司马秦瑶的感激后,孟秋雨示意对方落座,随即叹息道:“没想到司马师妹还有一段这样的悲惨过往,对于贵宗们的遭遇,我很遗憾。你一个宗门弟子沦落为散修,还要无时无刻都在逃避仇人的追杀,这些年你一定过得很辛苦。”

    “孟师兄,如果今日不是孟师兄出面,我已经身死道消,也无法大仇得报,今后孟师兄有任何差遣,秦瑶必将竭尽所能报答孟师兄。”司马秦瑶再次感谢道。

    “好了,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我救你也是顺手而为,刚好身上有能够治愈你伤势的丹药。我还要感谢你先前来找我,让我知道了寒潭危机,另外我还欠你一个承诺,我这个人虽然不是好人,但说过的话必然会兑现。”

    孟秋雨呵呵一笑,随即才转入正题说道:“司马师妹,你的识海中被一道诡异的黑色力量侵蚀,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司徒农天算计了。以你现在的状况,你的修为不但无法进步,还要时刻面临识海再次损伤,一旦与强者动手,耗损神识严重,那道被你压制的黑色力量就会反扑,到了那时,你会很危险。”

    “孟师兄,你有办治愈吗?我已经寻找了好多方法,都没有成功清除那道力量,我又没有认识的强者朋友,如果孟师兄能救我,我愿意今后永远追随,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司马秦瑶眼里流露出希望之色,被司徒农天暗算后,她一直不敢轻易和人动手,就是担心自己受伤,神识无法压制那道诡异力量。而她的修为不但无法恢复到原来的境界,现在想要提升更是艰难。

    “这个,好吧,我尽力。”孟秋雨讪讪一笑,虽然可以彻底治愈司马秦瑶,可他想到救人的办法有些暧昧,总觉得有些尴尬。

    但他也能理解司马秦瑶迫切的心,现在大仇已报,司马秦瑶便可以专心修炼,一日无法清除识海中的那道诡异力量,她就无法提升修为,这对司马秦瑶很是残忍。

    “谢谢你,孟师兄,你果然如我猜想的一样,和我父亲一样,有着一颗仁义之心。”司马秦瑶立刻满脸激动的说道。

    此时的司马秦瑶还是白发苍老的容貌,此时不论是说话还是神态,都带着一丝少女的感觉,让孟秋雨感觉到很怪异。

    “对了,司马师妹,你也是戴了面具改变了容貌吗?现在你的敌人已经不在了,你也不用再掩饰自己的身份了。”孟秋雨笑道。

    司马秦瑶脸色微微黯然了下来,摇头叹息道:“我被司徒农天到处追杀,不管我怎么改变容貌都能被他找到,后来我得到了一枚苍生果,我就服下了,不但改变了容貌,也改变了气息,就连我的声音也变得沙哑而苍老,恐怕是难以恢复了。”

    孟秋雨脸色微震,苍生果是一种带毒的灵果,不但能让人变得苍老,还能让人寿命剧减,只有对付仇人的时候,有些修士才会用这种东西。

    孟秋雨心中莫名的一阵叹息,他想象到了司马秦瑶的无奈和苦涩,如果不是被迫无奈,她怎么会自己服用这种带毒灵果。

    恐怕就是凝香仙露也无法彻底恢复她的容貌,除非凝香仙露和神颜丹一起服用才能让司马秦瑶恢复昔日的美丽。

    但孟秋雨也知道,就算恢复了司马秦瑶的容貌,也无法让她消耗的那些寿命恢复过来,除非她的修为逐渐变得强大,百年之内可以证道成帝,生命永恒,否则她活不过百年。

    “司马师妹,我可以帮你恢复容貌,但我却无法弥补你耗损的寿命,百年之内你必须要证道称帝,否则你会因为寿命耗尽而陨落。”孟秋雨苦笑道。

    司马秦瑶眼前一亮,随即又黯然了下来,没有人愿意将自己变得又丑又老,尤其是女人。司马秦瑶也梦想过可以恢复容貌,但百年内证道称帝,别说她一个散修,就是天资绝顶的宗门核心弟子,不缺修炼资源的情况下,想要百年年证道称帝,那也不可能,她只有百年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