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苦尽甘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已经过去了二十年,这里没有人迹,没有空间乱流,一切似乎都是静止的,唯有那残破的法宝残片是这里唯一的存在。

    这片法宝残片正是穿云梭的一部分,上面依附着孟秋雨的本源世界,随着空间漩涡随意的飘荡到了这里。

    孟秋雨的本源世界内,一名相貌俊美的少年横立在一处山峰上,随着他身上灵元气息的汹涌释放,一把蓝色长枪释放出璀璨的蓝色光芒。

    咻的一声破空声,划破了空间,一枪轰在一座巨大的岩石上,碎石横飞,长枪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接没入了山峰内,以至于整座山峰都开始晃动了起来,犹如地震一般。

    山峰上的无数妖兽嘶吼着四处乱窜,看着整座山都鸡飞狗跳,俊美少年哈哈大笑,声音中透着一股豪气。

    几道身影凌空而来,却是四位艳丽貌美的女修,尤其是为首的女子,白衣如雪,飘然若仙,身上那股超然的气质让人只敢远观,而不敢亵渎。

    她绝美的容颜上流露着一抹佯怒,眼神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俊美少年,朱唇轻启呵斥道:“念雨,你又在胡闹了,这个世界是你父亲的世界,你这样折腾会让你父亲无法静养。”

    其余三女则是美目温柔的看着俊美少年,眼神中有着慈爱,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意,眼前的少年身上有着太多孟秋雨的神采,就连那笑容都一模一样,邪气十足,玩世不恭。

    每次看到孟念雨,程樱,段明玉以及萧文怡都会不自觉的想到孟秋雨,那个在她们心里留下美好回忆,永生难忘的男人。

    俊美少年摸了摸鼻子,随手一挥,山峰再次颤抖,那把蓝色长枪也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被他收了起来。

    “娘,父亲都沉睡这么多年了,他那里是静养,明明是无法醒来,我这样折腾,或许会吵醒他。”

    孟念雨一脸嬉皮笑脸的来到母亲面前,说话间还咋咋了眨眼,看着程樱三女笑道:“三位姨娘,你们说是不是?”

    “呸,你这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谁是你姨娘,请叫我明玉姐姐。”段明玉轻啐了一口,探出兰花指点了一下孟念雨的脑门,笑骂道。

    “切,你明明就喜欢我父亲,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干嘛不敢承认?这些事情可都是苏媚姨娘告诉我的。”孟念雨吊儿郎当的说道。

    段明玉脸色羞红,立刻张牙舞爪的抓向孟念雨,这小子却比猴子还灵活,一闪身便到了程樱身后,对着段明玉扮了鬼脸,哼哼笑道:“明玉姨娘,你这是做贼心虚,被我揭穿了你心里的小秘密,你想杀人灭口是吧?我有樱姨娘保护,你抓不到我。“

    “好你个臭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段明玉恶狠狠的说着,再次抓向了孟念雨。

    程樱则是满脸笑容的保护着孟念雨不让段明玉抓到,几人小闹成一团,看着这一幕,林慕雪的脸上也露出柔美的笑容,如果丈夫能醒来,看到这一幕,也应该会很高兴吧。

    “慕雪姐,这二十年来,苏媚姐都守护在秋雨师兄身边,一步也不离开,我真担心她。”萧文怡笑过之后,则是眼神担忧的看着林慕雪说道。

    林慕雪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散去,在孟秋雨昏迷的一年后,苏媚便醒了过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第一世犯下的错误,心中自责而痛苦,守护在孟秋雨身边寸步不离,等待着他苏醒。

    她告诉林慕雪众女,她要在孟秋雨醒来的第一时间向他请罪,如果孟秋雨无法醒来,她也要跪在孟秋雨面前赎罪。

    近二十年,苏媚没有修炼,就那样跪在昏迷的孟秋雨面前,整个人日渐憔悴。其余众女修为都突飞猛进,唯有她一人原地踏步,甚至因为内心中的痛苦,她的身心都遭受着煎熬,她满头青丝,都变成了白发。

    林慕雪其实早就在心里原谅了苏媚,苏媚甚至还给她下跪,声泪俱下的痛诉自己不该嫉妒她,她不愿意修炼,就是不想让自己变成强者,这样犹如蝼蚁的她,就算想要嫉妒林慕雪,想要再次伤害孟秋雨,也没有那个实力。

    对此,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苏媚那份痛苦有多么沉重,也都在为她担心。这样下去,她迟早会因为心神受损而陨落,她的赎罪是在伤害自己。

    “念雨,不要胡闹了,为娘现在交给你一件事情,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去说服你媚姨娘,让她修炼,哪怕她不想修炼,也要让她去休息。不要再看着你父亲,那样她只会越来越痛苦。”林慕雪叹息了一声,看着孟念雨开口道。

    孟念雨不再和段明玉捉迷藏了,以至于从程樱背后走出,被段明玉抓到敲了几下脑门,疼的呲牙咧嘴。

    这自然是他装的,段明玉哪舍得下手打他,那几下像挠痒痒一样,他这种表情也是为了逗段明玉开心。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些姨娘看似都很平静,但每一个心里都在为父亲担忧,为父亲哀痛,她们心中的痛苦,不比苏媚姨娘少。

    “娘,几位姨娘,那我去了,我保证完成任务,实在不行,我就把苏媚姨娘绑回房间,把她打晕了让她休息。”

    孟念雨虽然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但却自小便从程樱,苏媚口中听说了地球上的不少事情,除了修炼,他和地球上长大的孩子没什么区别。

    “找打,你敢这样做,看娘怎么收拾你。”林慕雪瞪了他一眼,作势要教训孟念雨,吓得他立刻抱头遁走,相比几位姨娘,母亲打他可是真的下狠手,这些年他没少被林慕雪教训。

    但他也知道,打在儿身上,疼在娘心里,林慕雪不想让他无所事事,让他成才,不让他在修炼上落下。

    孟念雨很快出现在凝香仙露池旁,孟秋雨就躺在一张水晶大床上,四周布置了一个聚灵阵,浓郁的天地神灵气息包裹着父亲。

    在水晶大床前,苏媚身穿黑色纱裙,神情呆滞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孟念雨出现的时候,她呆滞的目光中才会流露出柔和的光彩。

    “媚姨娘,我找到一些灵果,第一时间拿给您尝尝,快吃吧。”孟念雨看了眼父亲,眼底闪过一抹苦涩,随即蹲在苏媚身边,掏出一堆鲜艳欲滴的灵果来。

    “念雨,你每次都会拿些灵果以及灵酒过来,都是为了给姨娘补充体内元气吧?你这小鬼头,和你父亲一样古灵精怪。”苏媚看向孟念雨的目光同样有些慈爱,这小子的相貌和孟秋雨几乎有七八成相似,每次看到他,苏媚的心情也会好很多。

    “呵呵,媚姨娘,其他姨娘都说我父亲是个花-心大萝卜,看到美女就挪不开眼睛,我觉得这应该不假,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姨娘被他痴迷,包括媚姨娘。”孟念雨挤眉弄眼的笑道。

    苏媚莞尔一笑,接过孟念雨递来的灵果咬了一口,一口甜美的果香中蕴含着很浓郁的灵元气息,她心中暗自苦笑,这些灵果一定是林慕雪她们弄来的,拜托这小子拿给自己。

    “你父亲的确是个让女人又爱又恨的坏蛋,你小子可不要学他,欠下一堆感情债,现在你其他的姨娘们下落不明,他却在这里昏迷不醒。”

    “呵呵,媚姨娘,你就放心吧,我可是听小冰晶和亮闪闪叔叔说过,我父亲是上古时期的大能,他一定会没事,等他醒来,就可以带着我们遨游各大空间。”孟念雨一脸坚定的说道。

    苏媚沉吟了一下,微微点头道:“或许你说说得对,你父亲一定不会有事。”

    “媚姨娘,看来你也和我一样坚信我父亲没事,那你这样做又何苦呢?就算你曾经做过错事,你为了我父亲已经死过一次了,该还的也该还清了。你这样折磨自己,不是在赎罪,而是在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亲人心里捅着一把刀,让我们心里难过。”

    这一刻的孟念雨一改平日里的顽劣,而是眼神幽深的看着苏媚,缓缓开口道:“而且您有没有想过,等我父亲醒来后看到您这个样子,他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您难道想让他痛苦?我父亲不惜一切代价将您救活,因为他爱您,也早已原谅了您,他如果知道自己深爱的女人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就算他无法苏醒,他也不得安宁。”

    苏媚身躯一颤,眼神中早已干枯的泪水再次涌出,孟念雨这番话犹如一记惊雷将她彻底惊醒,是啊,自己这样自责,这样折磨自己,对得起他的那番心意吗?

    如果他醒来看到自己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他该有多么心痛。

    “念雨,好孩子,姨娘错了,这么多年我都将自己沉浸在自责中无法自拔,我的行为该有多么愚蠢,我又怎么对得起你父亲对我的付出。”苏媚一把将孟念雨拥入怀中,泪流满面的低诉着,泪水滑落进嘴里,却是苦中带甜。

    孟念雨暗自松了口气,终于说服了媚姨娘,看来不用把她打晕了绑回去了。

    “媚姨娘,我们一起吃灵果,等一下您在凝香仙露池内沐浴,然后修炼好不好?”孟念雨趁热打铁,眼巴巴的看着苏媚说道。

    “嗯,好,你陪姨娘一起吃灵果,然后回去告诉你娘和其他姨娘,就说媚姨娘这些年辜负了她们的好意,我不会再自我封闭,折磨自己,我要以完美的姿态,等候你父亲苏醒。”

    孟念雨激动的眉飞色舞,苏媚思想的转变无疑是现在最让人开心的一件事,他可以想象到,等他回去交差后,娘亲和几位姨娘会多么开心。

    而最主要的是,苏媚能够走出心理的阴霾,她就不会有事,会让无数关心她的人放下心中的担忧,不仅是娘亲她们,还有苏姨娘的母亲苏姬云。

    这么多年因为苏媚的事情,苏姬云的心里也背负着道心裂痕,破道大圆满之后,一直无法突破,得知女儿不会有事,苏姬云想必也很快就能顺利渡劫御道了。

    苏媚和孟念雨对视而笑,两人大口大口的吃着灵果,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轻松,却不知,水晶大床上二十年来没有动静的孟秋雨,他的手指微微晃动了一下。

    随着手指的晃动,孟秋雨的眼睛也缓缓睁开,微微叹息了一声,开口道:“傻女人,我真该把你裤子扒了,狠狠的打一顿你的屁-股,你是想活活把我气得醒不来是吗?”

    “啊!什么人?”孟念雨惊得原地蹦起,满脸戒备的看着四周,却是不知道声音从何处传来。

    他没有听过父亲的声音,所以根本分辨不出这是孟秋雨的声音,而且这声音犹如从天际传来,虚无缥缈。

    但苏媚却是惊得嘴里咬下一口的灵果都掉了出来,短暂的震惊后,她脸上神情激动而惊喜的看向水晶大床,孟秋雨却是缓缓坐了起来,眼神深邃的盯着苏媚,眼底深处流露着浓浓的疼惜之情。

    “我去!”孟念雨再次被惊到了,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晃了晃脑袋这才发现自己不是做梦,父亲苏醒了,只是此时父亲的眼里除了媚姨娘,根本没有他的存在。

    “小子,去找你娘,告诉她父亲醒了。”孟秋雨直接跃下水晶床,挥手之间,孟念雨只感到一股大力传来,连一丝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就被这股大力托着飞了出去,等他落地后,已经出现在了一处洞府前,这处洞府,正是母亲居住的地方。

    “苏媚,你这个傻女人。”孟秋雨送走了儿子,一步步走向苏媚,眼神也逐渐的柔和,眼底深处的疼惜,让苏媚彻底融化。

    “老公!”苏媚先前说过要第一时间请罪的话语早就抛在了九霄云外,哭着扑上前,不顾一切冲入了孟秋雨的怀抱,仿佛要揉碎了一般,死死的抱着孟秋雨。

    孟秋雨轻轻拨开她满头白发,看着苏媚因激动而潮红的脸庞,温柔的一笑,低头吻住了苏媚干涉的嘴唇。

    这一吻,苏媚犹如沉积数万年的火山彻底点燃,眼神痴迷的看着男人,忘乎所以的回应着,在孟秋雨的搂抱中两人倒向了水晶床。

    虚空中,林慕雪白衣如雪,身躯微微颤抖,遥望着凝香仙露池这边,眼角滑落下一滴清泪,久违的舒心笑容,在这一刻隐隐浮现在她的脸颊。

    而在孟念雨的通知下,程樱,段明玉,青龙,苏姬云,以及天池雪域无数人都赶了过来,却是没有人靠近凝香仙露池,就连神识也没有释放。

    林慕雪柔柔的一句话制止了所有人。

    “给他们一些时间吧,苏媚姐这二十年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