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一拳之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一幕,将几名年轻男女惊了一下,就连再次进来的几名修士也满脸愕然,显然谁也不敢相信,一名仙帝境界的年轻人,竟然能挡住入道修士的领域压制,还出手打了对方一巴掌。

    就连精瘦男修也被打蒙了,晃了晃脑袋,感觉到脸蛋上传来的疼痛,才让他意识到自己被打了。

    “你找死!”精瘦男修顿时怒了,气势爆发的同时,一柄刀器法宝祭出,想让他要一刀劈死孟念雨,才能抵消他心中的怒火。

    “住手!”一声冷喝传来,一名身穿黄袍的中年修士从楼上出现,庞大的威压笼罩了整个接待大厅,精瘦男修脸色一变,急忙收起刀器法宝,躬身行礼问候道:“杨执事,这几名散修无理取闹,骂了晚辈,还出手殴打了晚辈。”

    “退下!”杨执事一脸威严的让精瘦男修退到身后,随即目光扫了眼其余人,最后落在了孟秋雨三人身上。

    孟秋雨和林慕雪的气息都隐匿了起来,所以看上去一个是破道初期修为,一个是破道中期修为。这是黄袍中年人能感应到的实力境界,至于那些宗门弟子,则看不出孟秋雨二人的修为。

    而眼前的黄袍修士也是一名破道中期修士。同样是破道中期修为,但他却没将眼前的三名散修放在眼里,碎星楼从成立到现在,还没人敢在这里闹事,更没人敢出手教训碎星楼的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黄袍中年人没有急着向孟秋雨三人发难,而是冷冷的问起了精瘦男修。

    “回杨执事,晚辈正给青云宗几名弟子办理入住手续,他们也要来这里入住,晚辈告诉他们没有房间了,可这名小兔崽子居然骂我狗眼看人低,晚辈气不过释放出气势,想要让他道歉,这小兔崽子却乘机偷袭,打了晚辈一巴掌。”

    精瘦男修捂着半边脸,一脸恨意的盯着孟念雨,如果不是碍于黄袍中年人在场,他都恨不得立刻劈死孟念雨。

    孟秋雨和林慕雪神色平静,对于儿子出手,两人丝毫不觉的过分,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修士,就该被打。

    他们现在倒是很好奇,不知道黄袍中年人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是要仗势欺人?还是秉公处理。如果想要惩罚孟念雨打人,别说孟秋雨不答应,林慕雪都会发飙。

    黄袍中年人脸色越来越阴沉,目光投向孟秋雨问道:“二位,边素城禁制修士打斗,这小家伙却破坏了规矩。而且我们碎星楼也不是任何人可以撒野的地方,他动手打了碎星楼的伙计,想必也是依仗两位的修为不凡,这才敢胆大包天吧?”

    林慕雪没有开口说话,但眉宇间却是微微皱了一下,她也没想到黄袍中年人出口不是针对儿子,竟然是要问罪自己夫妇,显然是要以势压人,让自己夫妇服软后,他才准备教训儿子了。

    孟秋雨抬头看向黄袍中年人,遮挡住的半边脸也在他甩动银发之际露了出来,这是一张刚硬凶悍的脸庞,银发遮挡下的右脸有一道可怖的刀疤,越发让孟秋雨看起来凶神恶煞。

    孟秋雨的相貌暴露后,青云宗的几名弟子都心中咯噔一下,都能感觉到孟秋雨这一刻身上流露出来的凶悍气息,就连高傲的蓝裙女子,也吞了口口水,隐隐有些紧张。

    黄袍中年人也没想到孟秋雨的相貌如此凶悍,难怪会用长发遮挡着半边脸,他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狠角色,而且没少杀过人。

    心里也不自觉有些发憷,但转而一想,他便露出不屑之色,就算凶悍又如何?这里可是碎星楼,打了碎星楼的人,这是在挑衅碎星楼的威严。

    “你想说什么?”孟秋雨声音沙哑的问道。

    “这小子在边素城内动手,还殴打了我们碎星楼的人,看在两位的面子上,我不会太为难他,他那只手打人,就砍掉那只手,并向碎星楼的伙计道歉。”黄袍中年人一脸强势的说道。

    “你确定吗?”孟秋雨眼神眯起,依旧沙哑着问道。

    黄袍中年人面色一沉,气势展开的同时,冷冷的开口道:“你这是在警告我吗?”

    “对你这种颠倒黑白之人,我还懒得警告,想砍掉我儿子的一只手,你配吗?”孟秋雨冷哼道。

    “你找死!”黄袍中年人怒了,狂暴的领域气势轰向了孟秋雨,同时祭出了自己的法宝,一柄长剑。长剑催发出耀眼的寒芒,直奔孟秋雨杀来。

    显然他也知道孟秋雨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不敢轻敌。第一时间主动攻击。

    早在孟秋雨露出凶悍容貌的时候,青云宗的几名弟子便被一名老者喝退,就连其余听到动静下楼围观的修士也都退到了接待大厅边缘。

    大厅里布置着禁制阵法,所以黄袍中年人才敢在这里动手,否则以他的气势即使伤不到这里的客人,也能将歇息楼给毁了。

    林慕雪也护住了儿子,身处于黄袍中年人的领域中,却是神色平静,丝毫感觉不到压力。

    “凭你也敢和我动手。”孟秋雨冷哼一声,狂暴的气势展开,黄袍中年人的领域顿时寸寸碎裂,不堪一击。

    就连他攻击孟秋雨的长剑法宝也悬浮在孟秋雨的额前,再也无法前进分毫,被一股强悍的力量阻挡了下来。

    黄袍中年人脸色剧变,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踢到了铁板,眼前凶悍的男修实力太强了,他根本不是对手。

    这一幕,同样让围观的修士脸色震撼,黄袍中年人可是破道中期的修为,虽然不算太强大,却竟然被一名破道初期男修压制的无法出手。

    青云宗的几名弟子同样震撼,却也没有感到害怕,毕竟青云宗破道强者一大堆,就连御道强者也不少,甚至还有一名合道老祖,自然是不会将孟秋雨这种散修放在眼里。

    而且所有人心中都为孟秋雨感到可悲,赶来冒犯碎星楼,这家伙简直不知死活,碎星楼主可是半步合道强者,合道修为之下的霸主级人物,就是青云宗一些宗门也会给碎星楼几分颜面。

    “住手!”就在此时,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传来,人未到,庞大的威压已经涌入了碎星楼接待大厅。

    黄袍中年人脸露喜色,他眼看就要丢尽颜面,甚至有可能被眼前凶悍的散修击杀,此时听到楼主的声音,别提有多么激动了。

    孟秋雨却是恍若未闻,既然动了手,此时谁阻拦也不管用,神元大手直接挥出,啪的一声巨响,黄袍中年人被一巴掌打飞了出去,犹如死狗一般倒在地上,半边脸庞都肿了起来,咳出几口鲜血,还脱落了几颗门牙。

    四周围观修士倒吸一口凉气,都被孟秋雨这种无知者无畏的行为震撼了,碎星楼主都已经喊了住手,这家伙还敢动手,这是找死的节奏吗?

    随着一声冷哼,一道蓝色身影出现在了大厅,这是一名身材挺拔,相貌威严的蓝衣老者,不怒自威的脸上流露着怒容,显然也是被孟秋雨的行为激怒了。

    “好大的胆子,你是仗着修为高,目中无人吗?”蓝衣老者冷冷的看着孟秋雨沉声道。

    孟秋雨面色淡然,同样看着蓝衣老者开口道:“我从不仗势欺人,可也不允许一些阿猫阿狗欺负到我的头上。你是要向我问罪吗?”

    咝!

    这一次,连青云宗后来出现的一名老者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被孟秋雨这番话惊呆了,敢和碎星楼主这般说话,这名散修到底有什么依仗?

    碎星楼主也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几眼孟秋雨,却是只能感觉到他是一名破道初期修士,不过远比一般的破道初期修士要强悍,这可能与他的经历有关。

    毕竟一些散修要在这种强者为尊的世界内生存,远比宗门弟子要艰难,他们会为了修炼资源疯狂,会去任何险境冒险,经历更多的厮杀磨难,也会得到一些很大的机缘。

    可想而知,这种环境中磨练出来的散修,一个个都不是简单角色,个个凶悍无比,很多时候都比宗门辛苦培养出来的弟子要强悍,实力要高一些。

    但这种情况也并不绝对,大宗门底蕴强大,凡是宗门核心弟子都会被重点关照,除了不缺少修炼资源,身上也拥有不少强大的宝物,他们修炼的功法也都不凡,而且也拥有一些保命手段。这方面,散修是无法比拟。

    蓝衣老者也看出了林慕雪的修为,要比孟秋雨强一些,就是这么两名破道修士,以及一个仙帝境界的小子,居然敢挑衅他的威严,他有些难以想象,孟秋雨凭借什么?敢这样胆大包天。

    “你是什么人?边素城可是有规定,不准修士动手,你却打伤了我的人,这是为何?”蓝衣老者此时也突然冷静了下来,在没有弄清孟秋雨的来历前,他不敢轻易出手。

    虽然他是半步合道强者,合道境界之下的绝对霸主人物,可也没敢自认为天下无敌,一旦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物,别说自己的碎星楼保不住,连他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

    “我只是一个散修,没什么大的背景,你完全不用担心我有什么后台。你的人跌倒黑白,还想要砍掉我儿子的手,难道我就不该出手维护我的儿子吗?”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怎么回事?”碎星楼主面色森寒的看向了黄袍中年人。

    在他严厉的目光下,黄袍中年人不敢隐瞒,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随后强词夺理道:“楼主,他儿子羞辱伙计在先,伙计才释放气势准备教训他儿子,可也并没有先动手,是他儿子主动攻击的伙计。”

    “放屁,难道我儿子就该伸长了脖子,等着被他虐打吗?就算他出手,那也是正当防卫。”孟秋雨冷哼道。

    碎星楼主眉头一皱,这件事情显然各有各的道理,是自己的伙计瞧不起他们一家三口,可也没想到这父子俩一个比一个强势,根本没把碎星楼放在眼里。

    被一个破道修士这般挑衅,碎星楼主的心里也是憋屈而恼怒,尤其是孟秋雨对待他这种强者的态度,没有一丝敬意,如果就这样让他轻松离去,那他的颜面何存?

    “很好,就算我的伙计和杨执事有错,可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儿子侮辱人在前,碎星楼有没有房间,我的伙计最清楚,他既然说了没有,你儿子为何要出口侮辱他?”

    碎星楼主先给自己找了一个强大的理由,这才冷冷的开口道:“我可以不计较你打伤杨执事,也不计较你儿子打了我的伙计,但你儿子犯下了错误,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你总该给我一个交代吧?”

    说话之际,碎星楼主强大的威压再次展开,他就算中了孟秋雨要保护自己的儿子,一旦他敢抗拒,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灭杀,既不会让人说自己仗势欺人,也保全了碎星楼的颜面,以及他自己的颜面。

    “呵呵,这么说来,你还是要仗势欺人了。”孟秋雨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面无惧色的开口道。

    “老夫是在秉公处理,既然你不给我交代,那我就亲手教训一下你儿子,让他知道不是什么话都可以随便乱说。”

    碎星楼主强大领域罩向孟秋雨一家三口的同时,一只神元大手抓向了孟念雨。

    “你敢?”孟秋雨眼里精芒一闪,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杀意,一只硕大的金色拳头突然出现,一股狂暴的力量涌出,金色拳头轰开了空间,轰碎了碎星楼主的领域,一拳便将他的神元大手轰的粉碎。

    神元大手的碎裂,让碎星楼主脸色剧变,同时感受到了这一拳的恐怖杀意,六枚佛珠一闪,六道白色光芒涌出,随后这些光芒凝聚出一尊金色大佛。

    金色大佛高有三米,圣洁庄严的盘坐在碎星楼主的身前,一道道金芒涌出,给人一种庞大的威压。

    “雕虫小技,什么狗屁佛像。”孟秋雨冷哼一声,幻化而出的金色拳头再次暴涨,一拳出,周边的元气都似乎凝固了一般。

    轰!庞大的力量涌动,空间一阵碎裂,六枚佛珠凝聚而成的金佛被一拳轰碎,碎星楼主受到反噬,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前辈,住手!”碎星楼主倒地后,顾不上身上的伤势,抬手哀求着喊道。

    孟秋雨没有再出手,凝聚这一拳也颇为消耗他的神元,不过心里却也暗自满意,大龙相术果然不愧是三千道法排名前二十的强大神通。

    以他现在的实力,使出雷霆神拳,竟然有这样的威力,不用法宝,他也可以单独面对合道初期的强者了。

    看到孟秋雨出手,林慕雪也是美目闪现异彩,二十年的沉睡,丈夫果然领悟了他先前一些神通,这大龙相术已经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只是男人的修为还是不够,否则这一拳,足可以轰杀掉碎星楼主。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孟秋雨,使用大龙相术轰出一拳,整个边素城也会被这一拳轰成虚无。

    看到父亲的强大,孟念雨也激动的眉飞色舞,一脸挑衅的看向了围观人群中的那名蓝裙女修,后者高傲的脸庞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那种骄傲和高高在上,惊的花容失色。

    孟念雨突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这才明白父亲那番话的意思,这些高傲的宗门弟子,真的就如同蚂蚁,不值得父亲去计较,她们和自己比起来,也没有可比性。

    青云宗的老者也满脸惊骇,神情无比的凝重,边素城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强者,他已经偷偷将消息传给了宗门强者。

    “我不会杀你,我只是让你知道,颠倒黑白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的伙计狗眼看人低,明明有房间却不想让我们入住,还口口声声辱骂我儿子是小兔崽子,我的儿子,你们有什么资格教训?”

    孟秋雨冷哼一声,转身招呼着妻儿就要离开。

    “前辈,留步,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前辈,希望前辈不计前嫌。如果前辈愿意,我这就为前辈安排入住。”碎星楼主一脸惶恐不安的爬起身,早就将那份强者的骄傲抛到了九霄云外,这时候不加以弥补,放任一位强者离去,那他就真的没有出头之日了。

    孟秋雨缓缓停下了脚步,他也意识到现在任何歇息楼恐怕都不会接待散修,与其再去招惹麻烦,还不如就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