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邪王山少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下海城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大批修士,有散修,也有一些宗门弟子,都是从各大修炼城市赶来,准备通过这里的传送阵到达天龙城。

    孟秋雨一家三口与青云宗的副宗主一行呆在一起,而青云宗除了姚谢亢和苏永强之外,只剩下了水灵燕与另一名绿衫少女。其余几名弟子因为被剥夺了名额,连来加油助威的兴趣也没了,都返回了青云宗。

    至于绿衫少女年纪不足二十,只有大乘期的修为,纯粹是来陪伴水灵燕,从两女一路上都亲密的交谈,看得出她们的关系很好。

    水灵燕似乎对孟秋雨一家的来历很有兴趣,虽然四个名额被孟秋雨拿走,但水灵燕对孟念雨倒是没有敌意,不时会找时间和孟念雨说几句话,加上活跃的绿衫少女,三个年轻人很快便交谈甚欢。

    至于孟秋雨夫妇,水灵燕自然是不敢打扰,以她的阅历与聪明,没多久便感觉出了孟念雨的单纯,仿佛出身于一个封闭的世界一般,对很多事情都不明白。

    一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情,孟念雨都感觉到新奇,都会被他打破砂锅问到底,这让绿衫少女多次差点晕倒,水灵燕也是颇感无语。

    不过谈到修炼方面的时候,孟念雨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与感悟,一改先前的好奇宝宝摸样,变得口若悬河,他表现出来的不凡,让水灵燕心中暗惊,很多深度而奥妙的修炼感悟,连她都自愧不如。

    从而水灵燕断定出,孟念雨的父母都不简单,以孟念雨在修炼上的见解与领悟,对她的启发也很大,所以她不时点头赞赏孟念雨几句,让这小子美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但孟念雨毕竟是孟秋雨和林慕雪的儿子,看似单纯善良,内心比鬼还机灵,水灵燕多次旁敲侧击,想要知道更多他们一家三口的消息,都被孟念雨插科打诨一带而过。

    因为母亲林慕雪告诫过他,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这是一个充满尔虞我诈的世界,关于一家人的一些秘密一旦泄露出去,都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孟念雨对于母亲的叮嘱,自然是记在心上。

    看到这一幕后,林慕雪心中微笑,她也希望儿子能结交一些朋友,呆在孟秋雨的世界内二十年,他成长的道路上除了长辈,便是孟秋雨的灵宠陪伴,他需要融入这个世界,感受到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

    至于水灵燕不时想要打探一家人的来历,林慕雪倒是并不觉得水灵燕有什么错,换做是她,也会充满好奇。而她自然能感觉的出来,水灵燕不是一个奸诈的女子。对于儿子的表现,当娘的心中也很是满意。

    孟秋雨不愿意和青云宗的人有太多牵扯,双手只是一场交易,而且在他看来,青云宗这次占了很大的便宜。

    所以对于姚谢亢几次刻意的交谈,试图更多的了解他们夫妇,孟秋雨表现的很平淡,表露出了没有交好的意思。姚谢亢感觉到孟秋雨的态度后,也就不再热脸贴他的冷屁股,自找没趣。

    通过传送阵去天龙城,每一个修士都需要交纳一百万灵石,孟秋雨直接让儿子去缴纳了三百万,随即和妻子跟随着排队的修士等候传送。

    就在排队等候之际,几名神态高傲的男女也走了过来,为首的年轻人身穿银色修士袍,面如冠玉,眼神却颇为冷厉,目光扫了一眼排队等候的各宗门之人,当看到水灵燕之后,眼神里闪过一抹精芒。

    “冯师兄,那不是青云宗的水灵燕吗?她身边那小子是谁?”银袍年轻人身后,一名红发年轻人皱着眉头说道。

    “管他是谁,这小子敢和冯师兄的未婚妻这么亲密的交谈,先打残了再说。”另一名相貌凶狠的青年满眼杀机的说道。

    几人的出现,吸引了不少宗门弟子和散修的关注,水灵燕看到这些人后,眼神也不自然了起来,绿衫少女张大了小嘴,小声惊呼道:“师姐,冯天阳怎么会来这里?”

    “齐敏师妹,冯天阳是谁?很出名吗?”孟念雨也看到了正向这里走来的几名男女,而且他感觉到了这些人似乎很不友善,于是好奇的问道。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连我们冯师兄都不知道,滚开,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红发青年冷冷的盯着孟念雨,丝毫不掩饰他眼神中的杀意。

    看到似乎有热闹可看,排队的各宗门弟子和一些散修纷纷露出期待的神色,等候传送也无聊,还不如看一番热闹。

    何况他们都认识出现的这些人,玄灵界一门两谷三宗四山,十大顶尖宗门之一邪王山的少宗主,仙王榜排名第七的冯天阳,实力比水灵燕都高,水灵燕排名第九。

    而且玄灵界的修士都知道,冯天阳一直在追求水灵燕,而且这小子放出豪言,谁敢与他抢夺水灵燕,就是他冯天阳的敌人。

    冯天阳如同他父亲一样,是个睚眦必报之主,为人心狠手辣,整个玄灵界也没多少人愿意招惹他。

    邪王山不但势力强大,他父亲邪王冯笑更是一名合道后期的强者,邪王山另外还有一名合道中期的太上长老。

    以至于冯天阳眼高于顶,虽然只有仙帝大圆满的修为,但很多御道修士都不敢得罪他,自然不是怕他,而是怕他那个护犊子的老爹邪王。

    “灵燕,好久不见了,我就知道你会出现在下海城,所以我早就来这里等候你了,咱们一起去天龙城,我已经为你订好了歇息楼。”

    冯天阳没看孟念雨一眼,而是目光灼热的看着水灵燕。

    他自然没将孟念雨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里,如果这家伙不识抬举,自有他的跟班来处理,跟随他的这些人都是邪王山的核心弟子,每一个都是仙帝大圆满,也是这次参加宗门大比的人选。

    “冯天阳,我和你并不熟悉,我会和宗门长老呆在一起。”水灵燕眼神不悦,别人怕冯天阳,她却不怕。而且她十分反感冯天阳这种盛气凌人的个性,仗着有一个强大的父亲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她却不吃这一套。

    不再理会冯天阳,水灵燕歉意的看了眼满脸愤怒的孟念雨,自然是因为牵连到了孟念雨,而觉得过意不去。

    “赵青扬,请你注意你的言辞,这是我朋友,你有什么资格让他走,该离开这里的是你们。”

    “呵呵,水师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可没有冒犯你,我只是觉得这个小子站在这里碍眼,妨碍我们冯师兄和水师姐谈心,我没有其他意思。”

    红发年轻人哼哼一笑,随即目光再次冷厉的盯着孟念雨道:“想必你也是参加宗门大比的选手吧,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离开,我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不然我一定会在大比中干掉你。”

    “小子,遇到我手里,我也一定会捏爆你的元神。水师姐可是我们冯师兄预订的未婚妻,你不想死的话,就立刻滚,你这样的人不配呆在水师姐身边。”冯天阳身后那名相貌凶狠的青年也冷笑道。

    冯天阳对于两位师弟的讨好欣然接受,却是依旧不看孟念雨一眼,而是一脸笑容的再次对水灵燕说道:“灵燕,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伤了你我之间的感情,他应该不是你们青云宗的人吧,你们青云宗的年强高手,我可是都知道。”

    “你……冯天阳,请你自尊。”水灵燕气的说不出话来,眼底却是有些担忧,她知道孟念雨的父母也不简单,可冯天阳的父亲可是合道后期强者,一旦在这里发生冲突,孟念雨一家伤到了冯天阳,那后果不堪设想。

    “孟师兄,你先去找你的父母吧,去了天龙城我再找你。”害怕孟念雨动怒,水灵燕偷偷传音说道。

    孟念雨摇了摇头,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他如果还能忍下去,不但自己觉得窝囊,也会给父母丢脸。到现在父母都没出来说话,显然是要看他自己怎么处理,什么事情都需要父母解决,他永远也长不大。

    人群中的姚谢亢也是一脸凝重,虽然很不想管这件事,但却害怕事情闹大,邪王山的人和孟秋雨一家发生冲突,会给青云宗惹来麻烦。

    “孟兄,这些人是邪王山的弟子,那个冯天阳是邪王的儿子,他父亲邪王是一名合道后期强者。孟兄最好出面将事态平息,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孟秋雨淡淡看了眼姚谢亢,自然明白他才不在乎自己一家的的死活,而是担心自己出手,邪王山来这里的主事者不是自己对手,自己伤到了冯天阳,会引来邪王暴怒,给青云宗带来麻烦。

    “我儿子的事情,他自会处理。有人想要仗势欺负我的儿子,那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资格。”孟秋雨轻哼道。

    姚谢亢神色一变,看向孟秋雨的目光无法镇定了,他原本以为孟秋雨的修为最多也就是合道中期,此时明知道邪王的实力,还敢这样说话,那岂不是代表他并不惧怕邪王。

    难道他也是一名合道后期强者?想到这里,姚谢亢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就连一旁的苏永强也目瞪口呆。

    “水师姐,这几只苍蝇在我耳边嗡嗡直叫,如果我不把他们拍走,还以为我好欺负。”

    孟念雨终于说话了,神色不屑的看着冯天阳等人,一股强大的气势也爆发了出来,目光轻蔑的冷笑道:“想要仗势欺人吗?凭你们还不够资格,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小子,你找死!”不仅冯天阳被气得不轻,邪王山几名核心弟子也个个暴怒,红发青年第一个领域展开,祭出了一把长枪法宝就要一枪轰杀孟念雨。

    随着长枪释放出一道恐怖的杀意,长枪直奔孟念雨的眉心,一道道枪纹也轰了出去。

    不愧是邪王山的核心弟子,这等出手,已经让四周不少宗门弟子自愧不如了,就是各大宗门的带队之人,也暗自点头,邪王山能成为十大顶尖九星宗门,果然不凡。

    孟念雨则是嘴角露出不屑,领域抵挡红发青年的同时,同样一把蓝色长枪轰出,耀眼的蓝色光芒凝聚,磅礴的杀意涌动,蓝色长枪发出嗡的一声,电光火石间,挡下了红发青年的长枪。

    咔嚓一声,红发青年的长枪断成了两截,就连红发青年的一片片枪纹也被蓝色长枪全部崩碎。

    神元炸响中,孟念雨的蓝色长枪没有任何停顿,直接撕开了红发青年的领域,到了他的眉心。

    红发青年脸色剧变,一枚圆盾出现在眼前,堪堪抵挡住孟念雨的蓝色长枪,却被一枪轰的光芒散去,圆盾四分五裂。

    红发青年喷出一口鲜血倒退出数步,而此时蓝色长枪的枪纹已经势不可挡的划过了红发青年的身躯。

    噗噗噗!衣衫碎裂声中,红发青年一条右臂飞了出去,身上血花喷溅,整个人犹如血人一般倒了下去。

    孟念雨长这么大还没杀过人,所以出手留了情,不然这一枪绝对可以轰杀掉红发青年。

    两人交手只是瞬息间,红发青年竟然连一招都没挡住,便被打成了重伤。这一幕惊呆了四周无数修士,连水灵燕都吃惊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敢打伤赵师弟,我杀了你。”那名凶狠青年震惊过后,怒喝一声就要出手,却被冯天阳拦住了。

    冯天阳虽然自傲,却也不是傻子,赵青扬都不是孟念雨的对手,他身边的这些宗门弟子没有人能打过孟念雨。

    “小子,看来我轻看了你。你手里拿的长枪应该是一件极品仙器长枪吧。你敢与我们邪王山作对,打伤我的师弟,那我今天就让你死在这里。”冯天阳冷冷的看着孟念雨,头顶悬起了一把黑色长剑法宝,同样是一件极品仙器宝剑。

    “大话谁都能说,你这条狗不也说要杀了我吗?现在却和死狗一样被我打伤。”

    孟念雨满脸邪笑,说话之际收起了长枪,同样取出一把蓝色长剑,又是一把极品仙器宝剑。

    “你既然要和我比剑,很不幸的告诉你,我也用剑。”孟念雨得意洋洋的说道。

    四周无数宗门弟子眼神羡慕嫉妒了起来,仙器法宝他们也有,有一件上品仙器法宝,就很自傲了,没人能拿出两件极品仙器法宝。这种强大的宝物,就是宗门的长老们也不一定有,而孟念雨竟然拥有两件,而且还都是攻击类的。

    就连一些各宗门的长者此时眼神也颇为灼热,无疑孟念雨轻易拿出两件极品仙器法宝,让他们感到眼热。

    这还是孟念雨很低调了,如果再拿出自己的神器法宝,估计这里的修士都能疯狂了。

    “你找死!”冯天阳浑身杀气凌厉,强大的领域展开轰向孟念雨的同时,黑色长剑也爆闪着黑色剑芒,一股毁灭的气息从黑色剑芒中释放,这把黑色长剑不但威力强大,竟然还有神识攻击的效果,孟念雨的识海一痛,眼前被一片黑色笼罩。

    从孟念雨打伤赵青扬的时候,便有三名男女满脸怒容的出现在了这里,这是一名御道后期强者,以及两名破道后期强者,都是邪王派来暗中保护冯天阳的宗门高手。

    要不是觉得冯天阳能干掉孟念雨,这三人都要出手灭杀孟念雨了,敢打伤邪王山的核心弟子,这是对邪王山的挑衅。

    “孟师兄,小心!他的法宝有神识攻击的效果。”水灵燕见识到了孟念雨的实力,短暂的吃惊后,便开口提醒,却依旧慢了,孟念雨被偷袭了。

    此时在场的大部分宗门强者都看出孟念雨吃了暗亏,看着他被冯天阳的黑色剑芒笼罩,纷纷暗自摇头,孟念雨死定了,两件极品仙器法宝也会成为冯天眼的战利品。

    但孟秋雨夫妇却是神色平静,一点都不为孟念雨担心,一个仙帝大圆满的蝼蚁都想干掉自己的儿子,那简直是开国际玩笑。

    果然,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孟念雨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道柔和而强大的银色光芒,就如同一个银色护罩将孟念雨笼罩,冯天阳的黑色剑芒犹如雪花碰撞在火炉上,纷纷融化,孟念雨的四周再无一道剑芒。

    “卑鄙的家伙,就你这点偷袭的手段,也想要杀我,不自量力。”孟念雨眼神冷厉了起来,随着气势的爆发,蓝色长剑撕裂了冯天阳的领域,直接划过了他的胸膛,冯天阳变成了两截,鲜血狂飙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