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强势报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慧琴师太脸色有些卡白,心中更是一阵后怕,幸亏绝情道祖传讯告诉她一切顺其自然,带着柳冬霜来寻找孟秋雨。

    否则她如果扣留了柳冬霜,绝情道祖将柳冬霜的记忆抹去,一旦被孟秋雨查出来,以此人的行事风格,整个绝情道宗都将要承受他的怒火。

    她已经感受到了孟秋雨那汹涌而狂暴的杀意,她同样也能猜想到极乐宗这次麻烦了,恐怕参与当年事情的那些人都会遭到孟秋雨的报复。

    “回禀前辈,极乐宗当年带走那位周天凤师妹之人叫彭寿海,如今是极乐宗的一名长老。”慧琴师太不敢隐瞒,如实回答道。

    “慧琴师太,当年围攻追杀冬霜她们的那些人,师太还记得有谁,如果你觉得为难,也可以不用回答我,我不会怪你,但我都会一一查出来。”孟秋雨再次问道。

    慧琴师太脸色更加苍白,当年为了抢夺那件神器法宝,不少宗门弟子都有参与,有一些追入陨落山脉,再无消息;有一些如今却是玄灵界赫赫有名之人,任何一人都在各自宗门地位很高。

    “孟前辈,请恕晚辈不敬,绝情道宗从不与其他宗门结下仇怨,而晚辈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心意出卖一些道友。晚辈只能告诉前辈,当年的人之中,有一名叫天阴道人的散修,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孟秋雨点点头,慧琴师太也算是一方强者,道心坚定,她不想当背后捅刀子的小人,说出这些人的名字。因为她能猜到孟秋雨一定会报复这些人,如果他们被杀害,这会让慧琴师太心中有愧。

    而她只能说出一个心狠手辣的散修,说明这个天阴道人不是善良之辈,甚至是穷凶极恶,这样的人被孟秋雨杀了,她也不会感觉到愧疚。

    “谢谢你,慧琴师太,你当年救过冬霜,这个人情我一定还你。另外这些东西就当做你照顾冬霜十几年的报偿吧。”孟秋雨说话间拿出了一枚戒指,戒指漂浮到了慧琴师太的面前。

    慧琴师太接住了戒指,本想将戒指还给孟秋雨,她不想让孟秋雨看轻自己。但她的神识随意扫了一下戒指,却是惊呆了,里面不但有一件极品仙器法宝,另外还有两枚陨星石,以及一个装满了液体的小瓷瓶。

    虽然不知道瓷瓶里是什么东西,但能和极品仙器法宝,还是一把攻击类的拂尘,以及可以治愈神识创伤的陨星石一起送给她,那必然不是平凡的东西。

    慧琴师太的攻击法宝也是一把拂尘,不过却只是中品仙器,这把极品仙器拂尘对她有着致命的诱惑。而且陨星石的珍贵,她也一清二楚,神识创伤,一般都意味着识海受到了损伤,一旦发生了这样的伤害,很难找到可以恢复的宝物。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保持着最佳状态都有可能随时陨落,这种伤害一旦无法治愈,不仅修为将会停滞甚至减弱,陨落的可能性也会增大。

    陨星石不仅对她,对任何修士都极为珍贵,炼制成了陨星丹,随身带着,等于随时能挽救自己的生命。

    慧琴师太脸色窘的发红,手掌摊在空中,却是没有勇气还给孟秋雨。

    “你不用还给我,我送出去的东西还没有收回来的时候,而且这些东西看似珍贵,但在我心里,它们远远不足以报答你救助照顾冬霜的恩情。”

    孟秋雨也看出了慧琴的纠结,想要还给自己,却又有些不舍,面对这样厚重的报答,她想要保持平静,不收取这样的重谢,可她做不到。

    “孟前辈,谢谢你,这些东西对我的确很重要。我也看出来了,冬霜在你心里非常重要,不过她的天赋很好,也极其适合修炼我们绝情道宗的功法,如果孟前辈愿意让她继续留在绝情道宗修炼,绝情道宗必然会竭尽全力培养她。”

    慧琴讪讪的缩回手,却是满眼期待的看了几眼柳冬霜,做着最后的争取,她还是不希望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离开绝情道宗。

    “师傅,对不起,弟子虽然感激您,也敬重您,但弟子的心不在修炼上,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夫君,就不会再离开他,他却哪里,我会跟着去哪。”柳冬霜急忙说道。

    “慧琴师太,我也看得出,你很喜欢我妹妹冬霜,希望她可以在修炼的道路上成就不凡。绝情道宗的功法并不适合她,因为她无法斩断情缘。既然她不愿意留在绝情道宗,我会帮她找到更适合的功法修炼,她今后的成就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林慕雪拍了拍柳冬霜的肩膀,看着慧琴师太笑道:“不过你们的师徒之情,以冬霜的个性,她会永远记得。这次宗门大比,冬霜还会代表绝情道宗参加,而且我们会让她进入最终的前二十名,为绝情道宗得到进入道果禁塔的名额。”

    慧琴师太叹了口气,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虽然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依旧有些失落。深深看了眼柳冬霜点头道:“那晚辈就不敢强求了,林仙子既然同意让冬霜继续以绝情道宗弟子的身份参加大比,那晚辈就此告辞,我们大比的时候再见。”

    “另外,晚辈听说极乐宗的人入住在天恒酒楼,天龙城最大的歇息楼。”慧琴临走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说道。

    显然她也知道孟秋雨一定会去查找极乐宗弟子们的居所,而且最终也会找到。她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也算是报答孟秋雨送她宝物的恩情。

    待慧琴离去后,柳冬霜才一脸喜悦的摸着孟秋雨凶悍的面孔蹙眉道:“老公,你现在的相貌好吓人,我想看你原来的面貌。”

    “我服用了易容丹,等为天凤她们报了仇之后,我会让你看到我原先的容貌。”孟秋雨眼神疼惜的摸了摸柳冬霜的秀发,随即起身道:“慕雪,我去找极乐宗的人算账,你们去把念雨他们找回来。”

    林慕雪点点头,带着柳冬霜众女离开了歇息楼,孟秋雨恐怕要大开杀戒,再次和极乐宗结仇,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有人对付孟念雨,这时候孟秋雨可不想分心。

    没有询问任何人,孟秋雨直接展开强大的神识在天龙城扫了几眼,坐落于天龙城中心的天恒酒楼便落入了他的神识中。

    感受到了孟秋雨强大的神识,不少御道强者心中一凛,暗自猜测这是哪位强者?神识明显比他们强大了不少,所以连御道修士也不敢动用神识查探孟秋雨,而且他们都能感觉到,这位强者在找寻什么人或者什么地方?

    孟秋雨化作一道流光在天龙城划过,街上不少修士也发现了这一幕,不过却没有人敢多说废话,天龙城是有一些规矩,但那是针对他们弱者,对于一些强者,这些规矩形同虚设。

    孟秋雨凌空落在天恒酒楼上方,这里有禁制保护,他的神识虽然能穿透进去查探,可他又不认识极乐宗的人,所以他冷喝一声,强大的气势展开,高声道:“极乐宗的人,立刻滚出来,一息之内不出现,我会亲手把你们抓出来,全部捏死。”

    孟秋雨冰冷而沙哑的声音远远扩散了出去,不止天恒酒楼内所有人听到了,就连整个天龙城的修士也都听到了。

    一时间,人影闪烁,不少各宗门的强者以及城主府之人纷纷向着这里赶来,因为他们意识到有事情发生了。

    天恒酒楼内也窜出无数道身影,一名身穿锦袍,脑袋很大的修士凌空看着孟秋雨抱拳道:“这位前辈,晚辈是天恒酒楼的执事许子墨,不知前辈驾临这里有何事情?”

    孟秋雨目光淡然的扫了眼对方,随后眼神一一扫过天恒酒楼出来的一些修士,沉声道:“今天的事情,和天恒酒楼无关,和各大宗门也无关,我找的是极乐宗的人。”

    许子墨神色微微有些尴尬,想要说什么,但看到孟秋雨满脸的杀意,吓得没敢开口。

    而不少宗门之人却都将目光投向了当中的几人,那几人的神色有些发白,孟秋雨强大的气势威压,这里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压力。而这时候,很多人已经认出了孟秋雨,就是那名焚杀邪王之子的强者孟雪。

    不少人都在暗自猜测,极乐宗如何得罪了这位强者?如今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们都没有赶过来,整个天龙也无人能压制住孟秋雨,一旦此人大开杀戒,后果将不堪设想。

    而此时,数道身影再次赶了过来,这些人的气势都很强,当中还有青云宗的副宗主姚谢亢,其余人也基本都是御道大圆满的修为。

    “孟前辈,晚辈是天龙城城主田曳漠,这几位都是这次宗门大比的评委,我们负责天龙城的安危,不知道孟前辈有何事要找极乐宗的人?”

    田曳漠是一名相貌粗犷,却眼神阴寒的男修,他不但是玄灵界第一大城天龙城的城主,而且还是十大宗门幻云宗的长老,天龙城是他的地盘,他可不希望有人破坏这里的规矩,在城内打斗。

    而且现在又是宗门大比即将召开之际,各大宗门和不少散修都汇聚在天龙城,一旦这里出了事,他这个城主也不好交代。

    “我已经说了,我要找的是极乐宗,和这家酒楼无关,和各大宗门无关,也和你城主没有关系,莫非你要插手我的事情?”孟秋雨脸色一沉,一个御道大圆满的城主也敢在他面前摆架子,孟秋雨本就满心怒火,此时谁的面子他也不会给。

    “孟前辈,您的修为虽然强大,但各大宗门强者汇聚天龙城,难道您要和各大宗门为敌吗?”田曳漠气的脸色铁青,虽然他是一个城主,但因为身份的特殊,一些七星,八星宗门的宗主在他面前也要客气三分,何曾受过孟秋雨这样的轻视,他顿时心中恼怒了起来。

    如果不是忌惮孟秋雨的强大,他根本不会和孟秋雨啰嗦。

    “你能代表各大宗门吗?既然你要为极乐宗出头,那就要付出代价。”孟秋雨眼里寒芒一闪,他原本就不打算和各大宗门结仇,不然也不会让这些人在这里碍眼,可这田曳漠太把自己当盘菜,一个城主又如何?就是四大神帝在这里,也无人能阻挡他讨回公道。

    磅礴的气势爆发,四周修为低的修士纷纷逃散,却依旧有不少人陷入了孟秋雨强大的领域压制中,就连青云宗的副宗主姚谢亢也身躯一滞,彻底被孟秋雨的领域压制住了。

    孟秋雨神元大手直接拍出,犹如拍苍蝇一般,田曳漠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便倒飞了出去,一道血线在空中扬起,田曳漠被一巴掌拍的坠落在地上,整个身躯都砸进了石板地面中,全身骨头都断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这点伤势,对于证道第二步的御道修士自然不算什么,孟秋雨一巴掌之下,也没杀他的意思,只是教训一下他而已。

    田曳漠从地上爬起,急忙服下疗伤丹药,虽然心中恼怒,却也不敢再废话,待在一边开始疗伤。

    孟秋雨杀气凌厉,看着四周一个个惊恐畏惧的修士,再次冷声道:“原来极乐宗都是一些藏头露尾之辈,只敢欺负弱小,既然你们不敢出来,那就不要怪我无情。”

    “前辈住手,晚辈是极乐宗的长老马成龙,实在不明白前辈为何动怒?不知极乐宗什么人得罪了前辈?”十几名评委中,一个穿着白色修士服,脸色苍白的男子抱拳说道。

    “哼,我说过一息之间如果极乐宗的人不出现,我会亲手捏死你们。”孟秋雨冷哼声中,幻化的神元大手抓向了白衣修士。

    后者脸色剧变,想要祭出法宝,却是发现自己识海内的神元都被禁锢了,眼睁睁看着孟秋雨的神元大手将他拎起。

    “前辈饶命……”马成龙大声求饶,却依旧没能让孟秋雨手下留情,一片血雾中,马成龙生生被捏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