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虚空大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黑色神器宝剑卷起一篷血污,杨天意的肉身也被他彻底绞碎,青龙不仅收起了杨天意的戒指,也将他的防御法宝银色战衣收起。

    这是他的战利品,生死之战,上了斗法台,对手的一切都已经属于他。

    “小子,你下手也未免太狠了。”费无虚忍无可忍,语气满含杀意的沉声冷喝。

    杨天意的肉身和元神全被绞碎,连轮回的机会都让青龙剥夺,更可恨的这小子把杨天意的戒指和银色战衣也收走了,虽然青龙这样做没有错,这是规矩。但当着他们两名合道强者的面,这样就有些冒犯他们的威严了。

    一般这种情况下,修士会选择将被杀之人的东西还给对方所在的宗门,隐含不想结下深仇,生死斗只属于两人之间的恩怨。

    可青龙一来并不知道这种潜规则,二来合道强者的颜面又值几个钱,是幻云宗不要脸,引起了这场生死斗,他又何需示弱。

    “你他妈屁-股长在脸上了,还是脑子被门挤了,生死斗不下狠手,算什么生死斗,难道青龙站着让杨天意轰杀不成?”

    孟秋雨早就防着幻云宗的两名强者会不讲规则,关键时刻救下杨天意,只是青龙爆发的太突然,神器法宝的出现也惊呆了所有人,以至于杨天意被一剑爆掉了脑袋,幻云宗两名合道强者还没反应过来。

    此时费无虚不仅破坏规矩,没事找事,还释放出杀气威慑青龙,孟秋雨的气势也瞬间爆发,直接挡下了费无虚的杀气,否则青龙被费无虚的气势压制,不死也将重伤。

    孟秋雨顿时就怒了,幻云宗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的底线,把不要脸蛋肉麻,孟秋雨扬身而起的同时,一道神元之力已经将青龙卷了回来。

    不给费无虚任何辩驳的机会,孟秋雨凶悍的脸上杀机毕现,冷冷的盯着对方开口道:“姓费的老杂毛,如果你不爽,老子和你生死斗。”

    “你欺人太甚,当真以为我们幻云宗怕你不成?”费无虚就是再好的忍耐,这时候也下不来台了,何况他的脾气本就不好,为人也也颇为阴狠。

    孟秋雨不但多次出言羞辱他,还在他面前自称老子,费无虚身形一闪便上了空中,怒指孟秋雨大喝道:“狂妄之徒,可敢与我去虚空一战。”

    费无虚虽然算不得好人,可也知道在天龙城大战会给幻云宗惹来麻烦,合道强者的大战,即使这里有禁制保护,也难保将天龙城毁个七零八落,一旦再波及到其他宗门的弟子,其他宗门的超级强者们必然会向他问罪。

    所以他虽然冲动,愤怒,可也没有失去理智,要和孟秋雨去虚空大战一场。

    “好你个老杂毛,老子就等你这句话呢。”孟秋雨狂笑一声,示意慕雪留下照顾儿子等人,他则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虚空。

    孟秋雨的底牌太多,他还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去虚空一战,可谓正合他的心意。

    看到孟秋雨离开,费无虚也没有任何犹豫,追着孟秋雨冲入了虚空之中。

    徐泰福微微犹豫了一下,也跃身而起,紧追着费无虚而去。

    这种合道强者之战,御道修士是没人敢跑去观战,而且虚空之中乱流肆虐,虚空漩涡也是随处可见,御道修士跑去虚空之中,那是自不量力,陨落的可能性极大。

    倒是青云宗的姚谢亢看了眼林慕雪和司马秦瑶,也化作一道流光赶去观战了,他其实是想看看孟秋雨到底有多强,约战费无虚,那便意味着要同时面对两名合道强者的围攻,徐泰福是绝不会看着费无虚被孟秋雨轰杀而不管。

    孟秋雨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但他依旧敢去虚空一战,而不是在众目睽睽下,就是不惧怕徐泰福也参与进来。

    孟秋雨直接进入了虚空深处,这里的虚空乱流更加强大,一道道肆虐的乱流之刃席卷,一般的御道修士除非祭出防御法宝才能抵抗。

    但合道强者的身体强度更强大一些,而且几乎大部分修士证道后,都会辅助炼体,炼体修为最低的也是神王境,很多实力强大的合道强者,甚至能达到了神皇境。

    徐泰福的炼体修为就无限接近于神皇境,而瑶谢亢则是一名神王境中期的炼体修士,费无虚则是神王境后期。

    不过虚空深处的空间乱流十分暴虐,当费无虚和徐泰福几人赶到这里后,神色间都凝重了起来,在这种肆虐的乱流之下,他们需要分出一部分心神抵御空间乱流。

    而反观孟秋雨,却一脸的轻松惬意,显然孟秋雨的炼体修为要高于他们。

    幻云宗有一门专门修炼肉身的功法一直被宗门视为顶级功法,唯有核心弟子中的佼佼者才在证道后可以学习。

    费无虚和徐泰福的炼体修为要比同境界的修士强一些,此时看到孟秋雨的炼体修为比他们还强大,二人心中不禁暗自猜疑,莫非这家伙的修炼修为已经达到了帝皇境?

    帝皇境的炼体修为,那几乎已经是传说了,而他们并不知道,帝皇境不是炼体的最终极限,更高深的轮回境界才是炼体的最高极限。

    一旦涅槃突破了轮回境,修士的炼体强度以及力量将十分可怕,都不用双手撕开任何虚空,挡在轮回境炼体强者面前的一切都犹如纸张,脆弱不堪。

    肉身将不死不灭,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轰碎一个星空。

    费无虚和徐泰福自然不会认为孟秋雨的炼体强度已经达到了帝皇境,充其量也就是比他们强一些,不过在这种境况下,炼体强度的强弱,倒是可以影响到修士实力的发挥,孟秋雨显然占据了优势。

    “难怪你敢进入虚空一战,原来你的炼体修为并不简单。一个散修,能够达到你这样的实力,也算是难得,可你不该三番五次挑衅我们幻云宗,交出你的戒指,看在你修炼不宜的份上,我给你一条生路。”

    到了这里,徐泰福也就没有必要维护什么形象了,意识到孟秋雨可能有更强大的炼体功法,他已经决定和费无虚联手干掉孟秋雨了。

    虽然这样做不够光明磊落,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很多道义,公平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活着才最重要。

    这里除了三人,唯有一个合道初期的姚谢亢在远处观战,他们自然不怕对方说出去,如果姚谢亢敢插手,他们连姚谢亢也一起干掉。

    “你们幻云宗果然不要脸,看来是准备两人联手围攻我了,就你们这种不讲道义,不讲规则的垃圾,我很怀疑你们是怎么修炼到合道境界。”孟秋雨一脸鄙夷之色,面对两名合道强者,却是毫无惧色。

    “准备死吧!”费无虚怒喝一声,庞大的气势领域已经轰向了孟秋雨。

    与此同时,徐泰福的领域也叠加着罩向了孟秋雨,两股强大的领域融合,四周的空间一阵凝固,蕴含着空间法则的领域威压,将孟秋雨压制住了。

    而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再次从虚空中出现,强大的杀意席卷向孟秋雨,一名身穿黑色锦袍,面色苍白,眼神狠辣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孟秋雨的另一侧,丝毫不逊色于徐泰福二人联手的领域气势也罩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在三名合道强者的领域压制下,顿时犹如陷入了泥潭中一般,就连体内的神元也流转变慢了,他知道三人都已经领悟到了一些空间法则,如今自己就处于人家的空间法则掌控的世界中。

    “邪王,你终于出现了。”徐泰福眼前一亮,他和费无虚联手,也并没有把握可以击杀孟秋雨,如今邪王出现,而且显然是准备要与他们联手对付孟秋雨,他自然感到振奋。

    费无虚也满脸欣喜,不过一想到击杀了孟秋雨之后,孟秋雨身上的东西要和邪王一起分摊,就让他心里有些不痛快,既为邪王的出现感到信心十足,也因为邪王的出现,而懊恼这家伙来的还真巧。这时候的他的心里居然还纠结了起来。

    邪王不愧是同境界中的霸主存在,虽然同样和徐泰福是合道后期的强者,但气势上要远远强大于徐泰福。

    邪王淡淡的看了眼幻云宗的两名强者,目光森冷的扫向孟秋雨沉声道:“你敢杀我儿子,我会让你后悔投胎做人,想必你没有尝试过灵魂被灼烧的痛苦,等我把抓起来,我要抽取你的魂魄,我会让你的女人和儿子看着你的灵魂被焚烧,再让你在痛苦中看着我如何玩弄你的女人,在捏爆你儿子的元神。”

    听到邪王阴狠毒辣的话语,远处观战的姚谢亢浑身感到一阵冰冷,看着孟秋雨被三名合道强者压制,他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原本以为孟秋雨很强大,但此时看来,这家伙就是一个狂妄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帽。

    “邪王,这混蛋不但杀了你儿子,还让他手下的一个蝼蚁杀了我们幻云宗第一天才弟子杨天意,你要为你儿子报仇我们不会阻拦,但他身上的戒指内一定有一些好东西,不知邪王你想怎么分配?”费无虚比较关心孟秋雨的戒指,对于孟秋雨怎么死,他并不放在心上。

    “他杀了我儿子,我要拿他戒指内四成,你们每人三成,如果你们不愿意,那就退到一旁,我会亲自报仇。”邪王语气淡然的开口道。

    徐泰福和费无虚对视了一眼,虽然这和他们预想的三人平分有一点点差距,但邪王能做出这样的让步,没有双方各自拿一半,已经算是很给他们面子了。

    “好,就按你说的办,我们联手先毁掉他的肉身,将元神禁锢,至于怎么杀他,就交给邪王你了。”徐泰福痛快的说道。

    孟秋雨此时都快被气笑了,自己还没死呢,这三个混蛋居然开始商讨分赃了,孟秋雨一脸冷笑的大声道:“我说你们三个傻B还有完没有,真把老子当死人呢,你们根本不用商讨,因为我的戒指你们拿不走,想杀我,就凭你们三个老杂毛还不够资格。”

    随着话音,孟秋雨身上的气势也爆发了出来,随着气势的爆发,禁锢他四周的领域也卡卡作响,孟秋雨从领域压制中挣脱的瞬息间,一个硕大耀眼的金色拳头虚影就出现在了虚空中。

    邪王三人脸色微变,三名强者联手的领域压制,竟然无法困住孟秋雨,这家伙不但挣脱了出来,而且这诡异而庞大的拳头还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随着拳头虚影越来越凝实,四周的杀气以及空间乱流卷起的杀势也都涌向了拳头,这让金色拳头的杀意更加强大了起来。

    三人疯狂鼓动神元,试图将孟秋雨再次压制住,同时三人的防御法宝,攻击法宝纷纷祭出,流光溢彩的法宝光芒闪烁,虚空中一阵炸裂声四起,孟秋雨被法宝光芒彻底笼罩。

    轰!一股毁灭般的气势爆发,金色拳头捣毁了一方虚空,带着势不可挡的威势轰开了三人的领域,同时也将三人的攻击法宝光芒震散。

    虚空一阵塌陷,肆虐的乱流也突然消失不见,孟秋雨以及邪王三人所处的虚空中成为了一片混沌,恐怖的空间撕裂当即将孟秋雨全身的衣衫撕碎,在孟秋雨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卷起一蓬蓬的血花。

    而孟秋雨被这股狂暴的力量震退的同时,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虽然他挡下了三人联手的一击,但三名合道强者联手一击的恐怖,也让他受了伤。

    尤其是凝聚大龙相术轰出的一拳,更是差点让孟秋雨体内的神元之力枯竭。

    相比孟秋雨的惨状,邪王三人更加的不堪,全身衣衫碎裂的同时,一片片血肉撕开,费无虚的一条右臂都化作了血肉碎裂。

    以孟秋雨帝皇境的炼体强度,都被这股恐怖的力量撕开了一道道血痕,邪王三人没有肉身奔溃,已经是难得了。以孟秋雨现在的修为,这一拳还无法发挥出大龙相术三成的威力。

    犹如原子弹爆炸般的虚空,四道身影被震飞的场面颇为壮观,邪王三人口吐鲜血,落下后不要命的往嘴里塞着丹药,一个个变成了血人,身上的气息也颇为凌乱,而且虚弱了不少。

    比之孟秋雨的伤势,他们虽然严重了一些,但却都不是要命的伤害,在丹药的功效下,三人身上断裂的筋骨很快愈合,伤口也恢复了过来。

    只不过孟秋雨这一拳的威力太强,三人即使恢复了不少元气,也恐怕发挥不出全盛时期七成的实力。

    而孟秋雨也和三人一样,几枚丹药融入身体,玄天九变疯狂运转,身上的伤口愈合结疤,再次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衫,目光冷厉的盯着三人笑道:“三个老杂毛,原来你们也就这点本事,想杀我,你们够资格吗?”

    “邪王,此人不除,我们两大宗门必将后患无穷,一起上,干掉他。”徐泰福也狼狈的换上了一套衣服,再次祭出法宝,准备和孟秋雨拼命了。

    费无虚的伤势要比两人严重一些,被轰碎的一条手臂短时间内是无法复原,双眼爆闪着怒火,一把长枪法宝也嗡嗡作响,在他的头顶盘旋。

    就在此时,又是数道身影出现在了虚空中,这一次,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们都赶到了,看着剑拔弩张的一幕,以及四人当中那塌陷的虚空,所有人的脸色都颇为震撼,刚才那一阵爆裂的炸响,他们都感应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