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打到自爆【三更求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先前还以为孟秋雨是狂妄的不知天高的傻帽,此时他都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子,孟秋雨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从心里感到震撼,任何一名合道强者在单独面对孟秋雨的那一拳下,恐怕也无法抵挡。

    要是换做他,在那一拳之下,唯有肉身崩溃,彻底陨落的下场。

    孟秋雨在三名合道强者的领域压制下,又在三名合道强者法宝的攻击下,那一拳依旧可以震碎他们的领域,震飞他们的法宝,再次重伤三人,如果孟秋雨一开始就使出这一拳,在三人没有防备下,估计就是邪王,也要被一拳轰杀。

    眼看四人要再次拼杀,赶来的这些合道强者中,一名合道大圆满的须发老者摇头道:“各位,大家都属于玄灵界的强者,如果不是生死大仇,不妨坐下来谈谈,不论你们任何人陨落,对我们玄灵界的整体实力都是无可挽回的损失。”

    这名合道大圆满的老者叫江一茂,玄灵门的创宗老祖,为人比较正派,也一向秉持公道。在神界遗址没有开启前,玄灵界各宗门相互斗殴,拼杀,还不算什么大事。

    可是神界遗址的开启,各大空间位面已经相通,很多时候每一个空间位面的强者数量和实力,都代表了话语权,和对一些资源的掌控。

    尤其是合道强者的陨落,对所在空间位面颇有影响,眼下四名合道强者生死拼杀,一旦发生不可挽回的局面,陨落上几人,这对于玄灵界的损失非常大。

    “不错,邪王,徐宗主,还有这位孟兄,以你们的修为,做这种无谓的生死相拼,的确不合适,大家有什么化解不开的恩怨,都可以坐下来谈谈。”

    响应须发老者的是一名貌美的女尼,合道后期的修为,正是绝情道宗的绝情道祖沈凝碧,而她是唯一知道孟秋雨身份之人,他不担心孟秋雨会出事,而是不愿意看到邪王和徐泰福二人蒙在鼓里,死的不明不白。

    孟秋雨二十年前就表现出了强悍的战斗力,能以破道修为击杀御道强者,如今二十年之后,他的修为有多强,恐怕合道强者也能被他击杀。

    何况那位二十年前就能碾压所有合道强者的白衣仙子,以及孟秋雨身边带着的那名妖修强者黑脸巨汉,这两人任何一个出手,都能瞬杀掉邪王三人。

    此时白衣仙子竟然没有出现,沈凝碧已经明白,孟秋雨自己就有击杀邪王三人的实力,否则白衣仙子绝对不会不露面。

    “江兄,沈宗主,我儿子被这家伙残忍的焚杀,我与他势不两立,今日不杀他,我邪王枉为一宗之主。而且这家伙只是一个散修,并不是青云宗的人,恐怕都不是玄灵界的修士。你们最好不要阻拦我,否则我的情面都不给。”

    邪王一向性情阴戾,睚眦必报,能够这般和江一茂以及沈凝碧解释,已经很给两人面子了。

    除了四大神帝出面,恐怕任何人都别想让他邪王放弃报杀子之仇。

    听到邪王的话语,江一茂暗自叹息,他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邪王,杀子之仇的确是无法化解。

    沈凝碧也是微微摇头,暗自为邪王默哀,自己一番好意,是想要救他的命,既然对方不领情,她又何必多费口舌。

    “各位道兄,沈师姐,这狂妄的修士仗着修为强大,不把我们玄灵界所有宗门放在眼里,不但多次出言羞辱我们幻云宗,还从青云宗抢夺了宗门大比的名额,让一名身上藏有神器法宝的修士参战,诱使我们幻云宗第一天才弟子杨天意生死斗,当场击杀。”

    费无虚一脸怒意的瞪了眼孟秋雨,继续道:“而此人,更是张狂霸道,是他出言挑衅要与我生死斗,不杀此人,我们幻云宗也将无颜存在玄灵界。”

    眼前的形势已经很明显了,邪王和徐泰福三人是铁了心要击杀孟秋雨,前者是要为儿子报仇,幻云宗的两人则为了宗门颜面一战,而且还有私心,就是希望拿到孟秋雨的戒指。

    孟秋雨身边的一个仙帝大圆满的小修都有神器法宝,孟秋雨身上岂能没有强大的宝物。这让他们心中颇为觊觎。

    而两人同样知道,今天如何不和邪王联手干掉孟秋雨,以孟秋雨的实力,和张狂凶悍的个性,今后还不是踩着他们一头,幻云宗在玄灵界也将失去了威望。

    看到三人意志坚定的要干掉孟秋雨,绝情道祖沈凝碧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深深看了眼孟秋雨,邪王三人要找死,她也爱莫能助。

    孟秋雨也早已猜到了沈凝碧的身份,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也明白这漂亮的女尼应该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份想隐瞒也不可能了。

    “想必大姐就是绝情道宗的沈师姐吧?眼前的形势你也看出来了,是他们三人找死,一个不杀我誓不罢休,而另外两人是想打我身上宝物的主意,你的好心他们当成了驴肝肺,你也就不用为他们惋惜了。”

    孟秋雨对绝情道宗自然是有一份好感,不是因为沈凝碧长得漂亮,而是因为绝情道宗对柳冬霜有栽培救助之恩,如果不是慧琴女尼,柳冬霜恐怕也早已陨落了。

    介于这一点,孟秋雨心中很感激绝情道宗,另外还有一点,绝情道宗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却没有泄露出去,这让孟秋雨很满意。

    “孟师兄,论修为,小尼可比不上孟师兄,哪敢以师姐自居。”沈凝碧急忙抱拳还礼,面对孟秋雨,她不得不放低姿态。

    听到两人的对话,不仅江一茂众人好奇了起来,就是邪王三人也神色一凝,显然沈凝碧认识这名修士,而且刚才劝解似乎是为了他们三人好,莫非这个孟雪来头很大?

    “哈哈哈……二十年过去了,显然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我,既然你们三个找死,那我成全你们。”

    孟秋雨大笑声中,身上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对付邪王三人,他根本不需要小黑出面,这二十年中,亮闪闪和小冰晶的修为都提升了,尤其是小冰晶,吞噬炼化了道果禁塔那处禁地内诡异蓝色烟雾,让它的修为突飞猛进,面对合道强者,小冰晶也有一战之力。

    那蓝色烟雾中蕴含着变异的神灵气息,小冰晶如今的身躯也发生了变化,而且力量变得十分强大,体内变异的神元力量凝聚,让他从原先的淡蓝色,也变成了通体深蓝。

    在孟秋雨大笑声中,一个相貌怪异而高大的蓝色怪物出现在了虚空中,蓝色怪物拥有五只触角,身上散发着诡异的蓝芒,相貌也似妖非妖,似人非人,就连一双眼睛也是深蓝色。

    嗷!小冰晶仰天嘶吼,狂暴的力量气势四溢,一出场的气势便震惊了所有人,那高大威猛的身躯给人视觉上强悍的压迫。

    “三只大傻帽,凭你们也敢和我老大叫板,吃你冰晶爷爷一拳。”小冰晶很久没有痛快的干过架了,在孟秋雨的本源世界内除了修炼,唯有陪着孟念雨玩耍。

    它堂堂实力堪比合道强者的灵宠,还要陪着孟念雨过招,每次还不敢伤到孟念雨,打起来那自然是十分憋屈,难得有这种机会露脸,它直接凝聚力量的一拳,轰向了邪王。

    小冰晶别看块头大,似乎脑子不灵光,但这家伙却贼精贼精,三人中邪王的实力最强,孟秋雨独自面对任何一人也能击杀对方,但要同时面对三名合道强者的围攻,孟秋雨必败无疑。

    以孟秋雨如今的修为,施展一次大龙相术就消耗巨大,他是难以再施展第二次。小冰晶自然要拖住邪王,给老大创造机会击杀徐泰福和费无虚。

    他知道有亮闪闪和小火配合老大,还有冥乌鬼藤那丑陋恶心的家伙偷袭,孟秋雨击杀这二人将没有任何问题。

    撕裂虚空的一拳轰然而下,整个虚空中,一道蓝色拳头带着狂暴的力量卷向了邪王,虽然这一拳没有孟秋雨那一拳强大,但邪王依旧不敢硬接,防御法宝祭出的同时,一柄刀器法宝爆闪着凌厉的刀芒劈向了小冰晶的拳头。

    在小冰晶动手之际,孟秋雨四周的虚空一片虚无,同样领悟到了一些空间法则的孟秋雨,掌控了四周的空间,一条上千丈巨大的白龙突兀从虚无中窜出,庞大的龙威气势涌向徐泰福,一记龙威横扫而下。

    孟秋雨的虚空也被红色代替,虚空中一道耀眼的红色刀芒出现,暴戾的煞气弥漫,凌空斩向的刀芒撕开了空间,直接轰在了费无虚的防御法宝上。

    剧烈的神元爆裂声中,虚空一阵扭曲,费无虚的法宝光芒暗淡,一道血线飚飞中,他的身躯倒飞了出去,以他这里最弱的修为,自然无法抵挡孟秋雨血魔刀狂暴的一击。

    “住手!孟……”费无虚终于看清了孟秋雨劈在自己法宝上的血魔刀,二十年前他也去过神界遗址,那时候他还是御道大圆满的修为,亲眼见识过孟秋雨的血魔刀。

    此时见到血魔刀,联想到孟秋雨的姓,以及他刚才说二十年过去了,很多人忘记了他,他那里还猜不到孟秋雨就是二十年前白衣仙子的道侣。

    只是孟秋雨没给他求饶的机会,血魔刀再次幻化一道红芒,撕开了虚空,刀芒直奔费无虚的眉心。

    费无虚只感到眼前出现了一片红日,绚丽的红色落日犹如凄美的残阳,他思绪短暂的沉醉在这片红日美景中。

    当他意识到不对劲,这是时间法则,而且是可以让人陷入幻境中的时间法则时,血魔刀已经劈在了他的头颅上。

    爆裂般的痛楚传来,费无虚只感到全身炸裂,元神还没来得及逃出,就被血魔刀绞碎。

    漫天血污瞬间被虚空乱流卷走,而他的戒指却被孟秋雨抢了回来。

    瞬息间斩杀费无虚,孟秋雨目光中的杀意丝毫不减,既然要杀他,那他就绝不会留手,不管是费无虚,还是徐泰福,以及邪王,今日他都会让他们后悔招惹到自己。

    小冰晶的实力堪比合道期强者,但比起邪王来,还是要逊色不少,虽然它的出场震慑了邪王,但此时邪王稳定了局面,已经让小冰晶落入了下风。

    而亮闪闪缠住了徐泰福,给孟秋雨争取到了一击击杀费无虚的时机,此时也被徐泰福的法宝轰了几下,亮闪闪稚嫩的声音哇哇大叫,身上的光芒也黯淡了不少。

    孟秋雨意念告诉了亮闪闪,让它去协助小冰晶缠住邪王,孟秋雨轰出血魔刀劈向了徐泰福。

    此时围观的江一茂等人眼睛都直了,除了绝情道祖沈凝碧早有心理准备,其余人惊得心惊肉跳,孟秋雨的血魔刀在场很多人都不陌生,这可是半神器的法宝,血魔刀出现后,几乎所有人都猜到了孟秋雨的身份。

    “孟秋雨,原来是你,你居然没有陨落。”徐泰福脸色煞白,硬接了孟秋雨一刀后,身上的气息更加虚弱了不少,防御法宝的光芒也再次黯淡。

    “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既然你要杀我,那就做好被我杀的准备。”孟秋雨冷笑一声,血魔刀暴戾的煞气再次轰向了徐泰福。

    “住手,孟兄,这是误会。”徐泰福是彻底慌了,知道了孟秋雨的身份,他那里还敢和孟秋雨打下去,就算他杀了孟秋雨,也要想想后果。

    孟秋雨的道侣白衣仙子虽然不在这里,但他已经猜到跟在孟秋雨身边的那位女修,应该就是白衣仙子了,杀了孟秋雨之后,他可承受不起白衣仙子的怒火。

    而且他已经感觉到孟秋雨的实力要比他强,打下去,被杀的人会是他,而不是孟秋雨。

    “误会是吗?你要杀我夺宝的时候,怎么就不是误会了,去死吧。”孟秋雨冷笑一声,血魔刀没有任何停歇,一刀接着一刀轰向徐泰福,徐泰福嘴里不时喷出血水,每一次都被打飞了出去。

    “不要杀我,孟兄。”徐泰福已经将强者的尊严丢给了狗,披头散发,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宗主威严,惨白的脸上满是恐惧,衣襟上也洒满了鲜血,以他现在的状态,别说反击孟秋雨,就是再能抵挡孟秋雨几刀,都很困难。

    “不杀你,你觉得可能吗?下辈子,记得不要惹我。”孟秋雨眼里杀机涌动,凝聚全身力量的一刀再次轰落而下。

    “孟秋雨,你欺人太甚,我就是陨落,也不会放过你。”意识到孟秋雨是铁了心要杀他,徐泰福也不再求饶,眼里闪现着恨意,全身精血和寿元开始燃烧,狂暴的气势暴涨,他要自爆。

    轰!合道强者的自爆威力可不比孟秋雨那一拳逊色,整片虚空再次塌陷中,狂暴的杀势席卷,孟秋雨直接被轰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嘴里连着喷出几口鲜血。

    就连亮闪闪,小冰晶,以及邪王都受到了波及,纷纷震飞了出去。

    四周围观的江一茂等人脸色剧变,纷纷展开领域气势,依旧被这股冲击力量震得嘴角溢出了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