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不知死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光头和尚满脸横肉,身材高大而健硕,一双犀利的眼睛扫了几眼孟秋雨离去的方向,虽然孟秋雨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但虚空中依旧残留着一丝丝元气波动。

    而对于证道第二步的合道强者以上的修士,这一丝神元波动依旧能被捕捉到。

    不仅如此,光头和尚连江一茂等人离去留下的元气波动痕迹都捕捉到了。

    “咦!几个合道修为的蝼蚁,竟然能造成这样的战斗痕迹,有点意思,看来附近应该有其他空间位面。”

    话音未落,光头和尚化作一道流光遁走,而他遁走的方向赫然是江一茂等人离去的方向。

    只是光头和尚再次遁走时,几乎没有残留下任何元气波动,至少孟秋雨或者江一茂等人,是绝对察觉不出来,这里刚才有修士出现过。

    天龙城内的宗门大比没有因为几名强者发生的冲突而停止,第一天的一百人也顺利诞生,只是天龙城内到处都在议论着幻云宗的副宗主费无虚和强者孟雪去虚空一战的事情,对于结果,各种猜测和议论众说纷纭。

    而随着这种议论,邪王山也再次有数名御道强者和成道强者出现在天龙城,据这些人透露,邪王也赶去了虚空之中。

    原本对于结果还不敢断言的各大宗门,也都不再看好强者孟雪了,强者孟雪和幻云宗的费无虚生死战,到了虚空之中,幻云宗的徐泰福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现在邪王也出现了,为子报仇的邪王是绝不会放过强者孟雪,孟雪要面对的很可能是三大合道强者联手的围攻,他还有获胜的可能吗?

    至少邪王山和幻云宗两大宗门,认定了散修孟雪必然会被击杀,别说三大合道强者联手,就是威名霸道的邪王,也可以独立斩杀那狂妄的散修孟雪。

    各种消息传回孟秋雨入住的歇息楼,连程樱几女都开始忧心忡忡了,唯独林慕雪波澜不惊,别说只是邪王三人联手,就是整个玄灵界的合道强者联合围攻自己的男人,林慕雪也不会担忧。

    因为她知道小黑已经重塑了身躯,虽然修为还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但小黑可是亿万年前的证道称帝神猴。

    就算四大神帝来了,以小黑的实力,也不会输给他们。

    而且如今的孟秋雨实力也远非二十年前可比,二十年前他都能从黑龙神手里逃过一劫,能在危急时刻挡下永恒老怪,对付这些合道修士,林慕雪根本不觉得有任何危险。

    她唯一担心的,是在孟秋雨没有回来前,幻云宗和邪王山的人会来闹事。

    林慕雪不论在那一世,都不喜欢杀戮,不愿意大开杀戒,她不想幻云宗和邪王山的弟子自寻死路。如果他们敢来歇息楼意欲伤害自己等人,以她对自己男人的了解,孟秋雨回来后,必然不会放过这两个宗门,因为他们触犯了他的逆鳞。

    在很多事情上,孟秋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宽容的心态对待。可在一些原则问题上,孟秋雨是杀伐果断,有仇必报。他最不能容忍的,便是有人意图伤害他在乎的人,哪怕会有这种趋势,孟秋雨也会扼杀在摇篮中。

    九世轮回下的孟秋雨,这种个性依旧没有改变,否则他在地球上,也不会被人称作灭门王。就是因为孟秋雨不会给自己留下祸根,更不想这种祸根牵连到自己的亲人,斩草不除根,那就是留下了祸根。

    林慕雪的担忧很快便灵验了,就在第一天宗门大比结束的当晚,邪王山的三名御道强者带着十数名破道和成道弟子出现在了歇息楼中。

    歇息楼的小伙计迫于邪王山这些强者的威压,硬着头皮来到了林慕雪几人入住的房间外。

    只是没等他碰触禁制,林慕雪便带着司马秦瑶和程樱众人走了出来。

    这名小伙计本性不坏,要将林慕雪等人赶出去,他也很为难,可他却知道自己不按照邪王山几名强者的意思去做,他自身都难保,就是歇息楼的老板,也不敢为他出面讨回公道。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一个伙计很为难,邪王山的人是冲着我们,我们自己解决。”林慕雪看了一眼满脸尴尬的小伙计,带着司马秦瑶众人走下了大厅。

    刚才她已经将邪王山的强者胁迫小伙计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时不少入住在这里的宗门已经察觉到了邪王山的举动,很多人都走出房间来看热闹。

    青云宗的苏永强也带着水灵燕和齐敏赶了下来。

    林慕雪面色平静的看了眼邪王山为首的三名御道强者,摇头道:“你们是在仗势欺人吗?威迫一个歇息楼的伙计,让他将我们赶走,如果这样会让你们感觉到满意,那我可以带着人离开,那几间客房让给你们。”

    邪王山的三名御道强者愣住了,就是其他宗门之人也感觉到愕然,没想到林慕雪竟然委曲求全,邪王山的人明显是来找麻烦,激林慕雪等人动手,他们便有了出手报复林慕雪等人的借口。

    毕竟天龙城内有规定,修士不准在城内打斗,要解决个人恩怨,如果双方同意,可以去斗法台生死斗。

    “呵呵,我们邪王山怎么会仗势欺人,只不过你们入住的那几间客房,我们早就订下了,只是为我们办理手续的伙计不在这里,现在的伙计并不知道情况,你们腾出那几间客房,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其中一名相貌阴柔的中年修士哼哼一笑,上下打量了林慕雪众女几眼,眼神中闪过一抹婬邪之色,这些女修一个比一个貌美,找借口杀掉她们之前,他还想着是不是该开心一下。

    “无耻的借口,不就是认为孟师兄不会回来,想要欺负我们吗?找借口为难我们,相激我们动手,邪王山的人果然很卑鄙。”司马秦瑶早就满心怒火,此时再也无法克制,冷冷的说道。

    “咦,你不就是曾经玄灵界药王宗的第一天才司马秦瑶吗?还是咱们玄灵界第一美女,没想到药王宗灭门后,你竟然还没有陨落。”

    阴柔修士满脸戏谑之色道:“司马师妹,我记得你可是与无极山的王道儒有婚约,王道儒在多年前受过重伤,如今修为只有御道初期境界,他已经配不上你了。不如你和他毁去婚约,今后当我的道侣,在我们邪王山的保护下,没人敢欺负你。”

    “我呸,什么狗屁邪王山,说得好像天下无敌的宗门,连那少宗主不也被杀了吗?当时被杀的还有其余三名修士,你这种人要是在场,也只会像死狗一样被捏爆,就凭你,还敢扬言保护司马姐,实在可笑。”程樱满脸鄙夷的讥讽道。

    “你……一个仙帝大圆满的蝼蚁,也敢羞辱我们邪王山,今日我会让你受尽折磨,生不如死。”阴柔男修气的满脸铁青,连程樱这种仙帝境界的蝼蚁也敢这样和他说话,他毫不犹豫挥出神元大手抓向了程樱。

    司马清雅的气势瞬息展开,同样一只神元大手拍出,挡下了阴柔男修,同样是御道大圆满的修士,她的实力却要高于对方。

    “岳剑南,你好不要脸,一个御道大圆满的强者竟然要欺负一个仙帝境界的女修,要打我和你打。”司马秦瑶怒声道。

    一瞬间的交手,邪王山的岳剑南便感受到司马秦瑶的实力并不比他逊色,甚至要高于他,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有司马秦瑶插手此事,会让今晚报复林慕雪等人的计划出现变故。

    “司马秦瑶,你如果要比斗,那我陪你打,我们斗法台上一较高下,你可敢?”

    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随即再次走进一行人,为首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白色修士装的冷艳女修,身上的气势很强大,同样是御道大圆满的修为,但气势上却要高于邪王山的岳剑南。

    看到冷艳女修后,岳剑南脸色一喜,幻云宗的萧眉茹竟然也出现了,这名冷艳女修算得上是幻云宗第三强者,御道大圆满的境界,实力非常强悍,属于御道大圆满境界的绝对霸主人物。

    而且和司马秦瑶还是死对头,曾经美女榜上的第二美女,不论在容貌上,还是修为上,她曾经都要逊色于司马秦瑶,所以司马秦瑶一直都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此时看到司马秦瑶,萧眉茹心中的怒火自然难以压制。

    “哼,原来是你,这么多年没见,你依旧还是那副趾高气扬的神态,你以为我会怕你吗?以前你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依旧是手下败将。”司马秦瑶冷笑道。

    看到事态还是无法挽回,林慕雪轻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看来你们是铁了心要对我们动手了,两大宗门竟然出动了六名御道大圆满,难道你们真的认为,我夫君孟雪不会会来吗?”

    “哼,可笑,那狂妄的散修孟雪,仰仗修为强大,就不把各大宗门强者放在眼里,竟敢与我们副宗主生死斗,还杀了邪王的儿子,他要是能从虚空中活着回来,我萧眉茹愿意为你下跪谢罪。”冷艳女修不屑的哼道。

    “下跪谢罪就免了吧,就你这种没人要的老处-女,还不配给我母亲下跪,如果我父亲回来,你就脱光了衣服,在天龙城跑一圈吧。”孟念雨撇嘴道。

    “小杂种,你找死!”萧眉茹怒了,眼里杀机闪烁,强大的气势轰向孟念雨,一巴掌凌空拍下,显然是要拍死孟念雨。

    “你敢!”林慕雪脸色一寒,磅礴浩瀚的气势展开,瞬间便将邪王山和幻云宗的所有人笼罩了起来,一记硕大的神元大手轰然落下,啪的一声便将萧眉茹幻化的神元大手拍散。

    而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一只硕大的巴掌直接扇在了萧眉茹的脸上。

    啊!萧眉茹惨叫一声,犹如断线的风筝,一道血线从嘴里喷出,身躯倒飞了出去。

    林慕雪再好的脾气也不免发火了,她原本就不想大开杀戒,担忧着两大宗门会来找麻烦,可这些人却偏偏不知死活跑来闹事。

    林慕雪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想给他们一个机会。可没想到这些人吃定了林慕雪众人,认定了邪王和幻云宗的两名宗主会干掉孟秋雨,他们今晚是铁了心要对付林慕雪等人。

    林慕雪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她的退让不是懦弱,而是她本性纯善,不喜杀戮。而且站在林慕雪这种高度,她真的没有兴趣出手教训眼前这些人,和他们一般见识,那有辱她的身份。

    可萧眉茹却不知死活,不但要出手杀了孟念雨,还骂孟念雨小杂种,这可是对林慕雪的一种羞辱,林慕雪岂能不动怒。

    倒在地上的萧眉茹浑身气息虚弱,身躯瑟瑟发抖,半张脸都被林慕雪一巴掌给打烂了,血肉模糊,满眼恐惧的看着林慕雪,怎么也想不明白,从没被任何人看在眼里的林慕雪,竟然也是一位强者。

    此时整个歇息楼内也是一片死寂,在林慕雪的领域压制下,邪王山和幻云宗的所有人都脸色苍白,满眼惊惧,林慕雪展现出来的强大,震撼了所有人。

    “不知死活,林师姐想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却不知道珍惜,自己找上门来寻死。”

    司马秦瑶鄙夷的看着两大宗门噤若寒蝉的所有人,随即盯着痛苦而恐惧的萧眉茹道:“萧眉茹,你的高傲在哪里?你简直不知死活,要不是林师姐心善,刚才一巴掌就拍死了你。”

    林慕雪轻轻叹息了一声道:“隐藏在外面的人也进来吧,天龙城城主,这是你管辖的城市,不允许修士之间相互闹事,是你订下的规矩。你想必记恨我夫君打了你,扫了你的颜面,而你又是幻云宗的弟子,所以你背后搞鬼,指使两大宗门的人来这里闹事,你却躲在一旁看热闹,天龙城有你这样的城主,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前辈赎罪,晚辈也是才得知这件事,这才赶了过来,试图阻止他们闹事。”

    随着林慕雪的话音,歇息楼外跑进一人,正是天龙城的城主田曳漠,此时的田曳漠满脸恐惧,一跑进歇息楼便跪了下来。

    林慕雪眼里精芒一闪,到了此时,这个田曳漠还敢撒谎,林慕雪的气势瞬息压向了对方,沉声道:“你太虚伪了,到了这时,你还敢糊弄我。”

    随着林慕雪的冷喝,田曳漠心神一痛,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脸色顿时惨白如纸。

    就在此时,林慕雪的眉头微微一皱,她的神识中已经感应到了数名合道强者来到了天龙城,这些人应该都是各大宗门的合道强者,去了虚空中观战,可林慕雪却没有感应到孟秋雨的气息。

    “林仙子,手下留情,邪王山和幻云宗这些弟子冒犯了仙子,我们会给仙子一个满意的交代。”

    各宗门的合道强者们早已神识感应到了歇息楼内发生的状况,林慕雪强大的气息他们岂能察觉不到。

    随着话音,江一茂等人也都纷纷出现在了歇息楼内,看着眼前的一幕,所有合道强者的心中暗自苦笑,可惜了邪王陨落前还试图让孟秋雨放过邪王山的弟子,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自己找上门来送死。

    “林仙子,一别二十多年,仙子的风采依旧不减当年,晚辈玄灵门江一茂拜见仙子。”江一茂抱了抱拳,面对让他感觉不出修为的林慕雪,他姿态放得极低。

    “林仙子,晚辈等人离开虚空的时候,孟师兄交代过,各大宗门的大比如常举行。”绝情道宗的沈凝碧感觉出了林慕雪眼神中的疑惑,显然没有看到孟秋雨,心中可能会担忧,所以主动说出了孟秋雨的叮嘱,那自然是表明孟秋雨平安无事。

    林慕雪的眉头却是依旧没有展开,她莫名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她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似乎在响应林慕雪的这种感觉,突然一声狂笑从天龙城上方的空中传来,一股庞大的威压笼罩了整个天龙城,在这种威压下,一些修为弱的修士直接吐血自爆。

    就是在场的这些合道强者们也感觉到体内神元受到了压制,一个个脸色惊变,天龙城居然出现了如此恐怖的强者,他们谁也没有察觉到。

    林慕雪的气势也瞬间展开,将孟念雨等人收入暗影圣戒的同时,她跃身窜出歇息楼,强大的气势以她为中心散开,挡住了空中这道庞大的威压。

    整个天龙城身处于恐怖威压中的修士这才得以缓过气来,一个个满脸恐惧的仰望着漆黑的夜幕,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人?堂堂证道成帝的强者,居然释放威压滥杀无辜,出来吧。”林慕雪面色冰冷,眼神中却隐现着凝重之色,气势的对抗中,她隐隐落入了下风,她知道这名突然冒出来的证道成帝强者,修为要比她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