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差距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迷雾岛竟然有这样的强者,孟秋雨心中震撼的同时,却是没有听从对方的喝止,神元疯狂燃烧,挣脱了对方的气势压制,血魔刀毫不犹豫的挥出,一道血色刀芒卷起,劈向了白衣女修。

    白衣女修显然也没想到孟秋雨这时候还敢对自己对手,仓促间玉玺法宝祭出,却是没有挡住孟秋雨这一刀,连人待玉玺被劈飞了出去,空中留下一道血线,白衣女修的一条手臂都被刀芒斩落。

    “混账!你敢!”威压的声音再次暴喝,狂暴的气势压向孟秋雨的同时,一只神元大手也凌空拍下,在孟秋雨一刀重伤白衣女修的同时,一道灰色身影已经出现在空中。

    空间传来塌陷的感觉,孟秋雨再次被强大的气势束缚,凌空拍下的神元大手仿佛能将这一片空间拍成虚无。

    孟秋雨眼神中涌动着疯狂的战意,识海的神元和精血疯狂燃烧,当初麻衣和尚他都不惧,如今实力再次提升,他又岂能被吓住。

    而且孟秋雨很不屑来人的自以为是,人还没到,就想用气势震慑自己,不让他动手,他如果就不动手,岂不是太听话了一些。

    眼看着神元大手就要拍中孟秋雨,孟秋雨身上也爆发出了磅礴的气势,他从来人的气势领域中挣脱了出来,一道金色光芒涌出,神王冠及时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神器法宝的光芒将孟秋雨笼罩了起来。

    砰!

    即使有神王冠这种极品神器法宝的抵挡,孟秋雨依旧被一巴掌拍入了地下,一个硕大的手掌印记落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手掌大坑。

    在灰衣修士愕然的眼神中,一道身影从地下窜出,孟秋雨手拎血魔刀,浑身暴戾煞气涌动,冷冷的凝视着灰衣修士冷哼道:“迷雾岛的人果然卑鄙,不是玩阴谋诡计,就是搞突然袭击,但想杀我,却没那么容易。”

    金色王冠笼罩下的孟秋雨,竟然给人一种想要膜拜,不容侵犯的威严,以至于看着孟秋雨的时候,灰衣修士的注意力已经从神器法宝的上面转移到了孟秋雨的来历上。

    这个明明修为并不强大,并且骨龄十分年轻的修士,为何不但拥有数件强大的神器法宝,爆发出来的实力,竟然能在他这种证道称帝的强者一击下安然无恙。

    灰衣修士的确是一位证道称帝的强者,而且早在万年前就得到莫大机缘证道称帝,只是祸福相依,他得到传承的强者陨落后,却残留着一丝神念。

    就是这一丝神念,几乎让他万劫不复,差点沦落为奴,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位强者并不是一位善良之辈,留下传承让灰衣修士在短短几百年间修为提升迅速,神通衍生出了道法,却是依附于这位强者的道,差点被夺舍。

    虽然灰衣修士依仗强大的意志和坚定的道心,神魂破灭之际重创了那一丝神念,并将对方彻底焚烧,但他修炼到神皇境圆满的肉身却也毁去,就连识海元神也受到了重创。

    上万年的时间他都在疗伤中度过,修复着识海,恢复着元神,如今占据的这具身躯,也是他夺舍,而并不是一具让他满意的身躯,不仅骨骼,经脉,就是灵根属性,肉身的强弱,都与他曾经的身躯有着天差地别。

    即使如此,灰衣修士也知道自己的修为放眼各大空间也属于顶尖的强者,就是同样证道称帝的是四大神帝他也没放在眼里。

    可是却不料一个小小的散修,连合道修为都不到的蝼蚁存在,竟然拥有瞬杀合道中期修士的实力,两名合道大圆满的太上长老也在对方手中重伤,就是他亲自出手,都无法伤到对方。

    这样的修士,灰衣修士岂能不心中震撼,同时对孟秋雨也充满了好奇,他意识到这是一个有强大秘密的修士。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来我迷雾岛大开杀戒?”灰衣修士强压着心中的猜疑,沉声问道。

    他虽然不再轻视孟秋雨,但如果他要凭着付出代价灭杀孟秋雨,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样的代价他也不想承受,好不容易恢复好的元神,他不想再次受创。

    而且现在他已经得到了菩提树这样的塑身宝物,如果不是最近他都在凝练自己的元神和识海,想要打下坚实的根基,再选择重塑身躯,他早已吸收了菩提树,重塑出了完美的身躯。

    “我叫孟秋雨,我来迷雾岛可不是要和你们作对,而是为了找天阴道人,此人与我有仇,而且拿了我的东西。只不过你们迷雾岛却算计我,将我困在一个绝杀阵法之内,想必是要杀了我,抢夺我的宝物。”

    孟秋雨冷笑一声,眯着眼扫了一下葛紫兰和其余人冷哼道:“如果这样我都不想着报复,那我岂不是太窝囊。要不是我有底牌,此时早已陨落在你们的绝杀阵法内,你们不仁,我自然不义。”

    灰衣修士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女儿葛紫兰去求他出关保护迷雾岛的时候,已经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虽然他心中不满女儿的决定,但也能理解女儿的行为,换做自己,面对孟秋雨身上的神奇宝物和真灵世界,也不愿意放过。

    只是事情超出了女儿的预料,此人不好对付,还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让灰衣修士既感到憋屈,也十分恼怒。

    “好,这件事算我们迷雾岛的人做得不够磊落,你也杀了我不少迷雾岛的弟子,此事就此揭过。你要找的天阴道人,你也可以带走。”

    灰衣修士冷哼一声,决定暂时不和孟秋雨发生冲突,先将此人打发走,今日的恩怨,待他重塑了身躯后再讨回来。

    现在没有任何事情比得上他重塑身躯重要。一旦他重塑出完美的身躯,实力也会暴涨,再杀孟秋雨轻而易举,杀了此人,他身上的宝物还不都是自己的。

    而且他一旦重塑了身躯,四大神帝在他面前也不够看,他要杀的人,谁也拦不住。

    “爷爷……!”听到爷爷要将自己喜欢的人交出去,那名肤色略黑的女修脸色一变,张了张嘴,却是被灰衣修士凌厉的眼神给吓得不敢再说话。

    天阴道人也傻了眼,以为迷雾岛的老家主出面,必然能杀了孟雪这个狂妄的修士。此人身上宝物不少,又是追杀他而来,他先前又抢到了菩提树当做聘礼交给了葛家老家主,或许葛家老家主一开心,会给他点好处。

    可是他怎么也没料到,强大的让他仰望的葛家老家主竟然不敢和对方发生冲突,还任由孟雪杀了迷雾岛的不少人而无动于衷。

    现在又要将他交出去,天阴道人脸如死灰的同时,心中充满了悲愤和恨意,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葛家老家主眼中狗屁不是,他以为傍上了一棵大树,找到了出路,却是将自己陷入了绝路,成了牺牲品。

    此时的灰衣修士葛叔腾飞也是满心憋屈,要不是现在他一心要重塑身躯,不想再受到任何损伤等待下去,他岂能放下威严,委曲求全的放走一个在迷雾岛大开杀戒的仇人。

    葛叔腾飞苦苦忍受了上万年伤势折磨,培养了万年才盛开一次的雾冥花,修复好了元神,眼看着就能重塑身躯,摆脱如今这幅羸弱的身体,他不想再发生任何意外。

    今日所承受的憋屈和仇恨,来日他有的是机会报复,又何必急于一时。更何况保护一个在他心中毫无关系的野修,就算孙女喜欢天阴道人,他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个人而和孟秋雨打斗。

    见识到了孟秋雨神器法宝的强大,他知道想要击杀孟秋雨,需要付出代价,以他现在的状况,还无法做到碾压对方,一击击杀。

    听到灰衣修士妥协,孟秋雨那里还不清楚这家伙忌惮自己,不想和自己硬拼。这让孟秋雨颇为不屑,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离开,得不到菩提树,他不会善罢甘休。

    而且他早已给自己留下了寻找借口的理由,那就是说天阴道人拿了他的东西,只要说出菩提树,他就不信迷雾岛的这老家伙还会妥协,他早已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

    “既然葛家主如此通情达理,那我就带走天阴道人,我们之间的过节也一笔勾销。”孟秋雨哼哼一笑,转向满眼不甘而紧张的天阴道人道:“我找你为了什么,你心里清楚,把那些当年参与追杀我那几位亲人的修士都说出来,我会考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听到孟秋雨会给自己机会,天阴道人眼里闪出一抹异彩,急忙点头道:“前辈放心,晚辈一定知无不言,当年晚辈也没动手,主要是几大宗门强者在争夺,晚辈也跟随着去过陨落山脉,并没有伤害过那三位仙子。”

    “我不想听废话,把当年都有哪些人给我刻到玉简上,你有任何隐瞒,我都不会放过你。”孟秋雨冷声道。

    天阴道人连连点头,吓得不敢再废话,为了活命,他急忙拿出一枚空的玉简,刻下了不少修士的名字,都是他记忆中参与过当年围杀抢夺柳冬霜三女的修士,其中有不少十大宗门的弟子。

    孟秋雨拿过玉简扫了一眼,心中料想天阴道人也不敢欺瞒自己,收起玉简后继续道:“这件事暂时结束,下面我要拿回我的东西,你在前不久抢到了一株菩提树,现在交出来,那是我的东西,交出菩提树,我饶你一命。”

    “你说什么?菩提树乃是血色谷佛门强者的传承宝物,那是无主之物,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了?”不等天阴道人开口,葛叔腾飞阴沉着老脸冷声道。

    到了此时,他那里还猜不到眼前的混蛋这是奔着菩提树而来,自己放下尊严,委曲求全的忍耐一时,却不料这混蛋得寸进尺,他恨不得立刻撕了孟秋雨。

    “葛家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之间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我现在是要和天阴道人算账,从他手里要回原本属于我,却被他拿走的东西,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莫非天阴道人将菩提树送给了你不成?”孟秋雨明知故问的冷笑道。

    “哼,看来你追杀天阴道人来迷雾岛,报复当年的事情是其次,主要是来抢夺菩提树了?不要以为我怕你,如果你不识抬举,今日就算我受到损伤,我也要杀了你。”葛叔腾飞已经忍无可忍了,强大的气势展开,试图将孟秋雨震慑住。

    “要打就打,哪那么多废话,今日我带不走菩提树,我是不会离开,但你要杀我,可要想清楚后果,别为了一株不属于你的东西,而将整个迷雾岛无数修士葬送。”孟秋雨撇嘴道。

    “去死!”葛叔腾飞再好的忍耐也有限,狂暴领域轰向孟秋雨的同时,一把黄金巨斧也爆闪着金芒祭出,随着葛叔腾飞神元的疯狂鼓动,四周稀薄的神元气息也开始向他汇聚,道道杀意凝聚,一把金色斧影笼罩了天际,磅礴的杀势涌动,似乎随时会劈落而下。

    而孟秋雨早有防备,在葛叔腾飞展开领域之际,他识海中的神元和精血便燃烧了起来,强大的领域气势轰出,却是未能阻挡住葛叔腾飞的领域轰击,咔咔声响中,他的领域渐渐破碎,再次被葛叔腾飞的领域压制住了。

    不过孟秋雨借着领域阻挡的瞬息间,不但鼓动了神王冠做出了防御,轩辕剑也拎在了手里,神魔再次合体,他的气势也在飙升。

    身处于葛叔腾飞的领域压制中,孟秋雨才意识到自己的实力和证道称帝的强者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就算他手段尽出,也无法杀了一名证道称帝的强者,待他耗尽元气之后,只有被屠戮的下场。

    大道修成,证道称帝便意味着修士踏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证道第三步的艰难,让无数合道修士都无法迈进,这不仅需要大机缘,大智慧,对天地规则的感悟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法则神通的领悟也有了自己独特的道韵规则。

    证道称帝的强者可以主宰自己的一方世界,有自己可以掌控的规则,在他的规则之下,他便是主宰。这已经不仅仅是修为境界上的升华,更是一种道法天成,一种质的飞跃。

    孟秋雨虽然杀合道强者并不困难,但他的修为还远远没有步入这种境界,被葛叔腾飞的领域压制后,他便感觉到了周围的世界不再属于他,他仿佛狂风暴雨下的一片落叶,随时都会被吹散。

    而葛叔腾飞的黄金巨斧还没有劈下,依旧在凝聚着磅礴的杀势,他显然是要一击击杀孟秋雨,使出自己现在能发挥出的最强一击。

    随着周围杀势的凝聚,葛叔腾飞的金色斧影也越来越凝实,恐怖的杀意已经锁定了孟秋雨,让孟秋雨再也无法做出任何规避。

    孟秋雨的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了不安之色,他感觉到了危险,此时被杀意锁定,他的神识和神元也受到了压制,想要召出小黑也无法做到。

    让孟秋雨稍感安心的是,神王冠依旧释放着澎湃的金芒笼罩着他,即使挡不下这一斧,以他帝皇境的炼体修为,也勉强能承受这一击。

    不过孟秋雨开始后悔自己的大意了,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不需要依靠小黑,但此时看来,他还没有资格和证道称帝的强者硬抗。

    噗!随着葛叔腾飞喷出一口精血,金色斧影的杀意更为强盛,恐怖的斧影杀势直接劈开了空间,轰在了神王冠的光芒之上。

    爆裂的元气炸响,天地间一阵塌陷,强大的冲击力量将早已退出几千米之外的葛紫兰等人都震得吐出了鲜血。

    金色斧影光芒黯淡了下来,不过神王冠却是被劈的飞了出去,狂暴的斧影杀势击中了孟秋雨,孟秋雨空中留下一道血线,整个人跌飞了出去。

    噗噗噗!落地后的孟秋雨连续喷出几口鲜血,全身骨头都似乎断裂了一般,就连身上也被恐怖的斧影撕开了数道血口,鲜血染红了他的身体。

    孟秋雨急忙掏出一整瓶神元丹服下,最后仅剩的一丝元气沟通了本源世界内的小黑,而他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小黑壮硕的身躯出现后,双目如刀锋般盯着脸色苍白,气息虚弱的葛叔腾飞冷声道:“你敢打伤我的主人,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话音未落,小黑幻化出庞大的神元拳头,凌空落下,将葛叔腾飞轰飞了出去。

    “住手!”葛叔腾飞在小黑出现后,便露出了惊恐之色,他怎么也没想到孟秋雨身边竟然也有证道称帝的强者,只不过他的呼喊丝毫没让小黑犹豫,一拳轰碎了葛叔腾飞全身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