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约战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而此时他的眉宇间流露着一抹阴森的寒意,缓缓的开口道:“查到此人的来历了吗?”

    “没有,只知道他是今天才进入玄月城的修士,独身一人,却认识无极山那名叫清灵的女弟子,而且也认识温钰。他入住歇息楼登记的名字叫雨秋孟,而且在他刚进入玄月城的时候去过海鹏商楼,出手十分阔绰,拿出三千万上品晶石换取了大批仙灵草,还让老板崔笑帮他购买了一张来参加城主你大婚的请帖。”

    坐在锦袍男修右侧的是一名身穿红色薄裙,浑身散发着一股幽香,妩媚而娇艳的女修。说话间,眼波流转,说不出的风情万种,丰腴迷人的身躯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撕开她的衣服,将她狠狠的蹂躏一番。

    “晓峰师弟,你怎么想?”锦袍男修点点头,目光瞥了眼左侧一直眯着双眼的黑袍中年人问道。

    “不杀此人,散修联盟名誉大损,但此人来历不明,且似乎并没有将咱们散修联盟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他以为修为强大,目中无人,那他的来历一定不简单。”黑袍男子声音低沉的说道。

    “两天后就是我大喜之日,他既然要来观礼,暂且让他逍遥两天,在此期间,香香师妹多派人手打探他的消息,我们不能在没有弄清他的来历前动手,以免给散修联盟结下大仇。”

    锦袍男修眼神凌厉的看了眼对面站着的一名身穿灰袍的男修道:“野申师弟,既然他要让你交出无极山那名女弟子,那就派人给他送回去。那女修毕竟是无极山的人,也杀不得。”

    “城主,可这样岂不是会让各大宗门看我们的笑话,认为我们怕了那家伙。”灰袍男修面色不甘的说道。

    “何必急于一时的痛快,而或许给联盟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呢。如果此人是我们惹不起的人,那些闲言碎语会渐渐消散,他们会觉得我们明智。别忘了邪王山和幻云宗的下场,就是他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锦袍男修微皱眉头沉声道:“如果此人没有什么来历,仗着修为高一些,散修联盟会让他付出代价。”

    “好吧,城主,我这就让人将无极山那名女修送过去。”灰袍男修不敢违背锦袍修士,拱了拱身转身离去。

    “莫离,你即刻传讯无极山的杨尚清长老,让他来一趟玄月城,是他为了阻止苏秦仙子恢复修为,让我们为难她的几名弟子,现在惹出麻烦,他终须要给咱们一个交代。而且一旦这名修士来历不凡,我们也可以让杨尚清来承担后果。”锦袍男修再次看向另一名身形消瘦的男子说道。

    那人点点头,没有任何话语,同样转身离去。

    “城主,两天后就是你的大喜之日,新娘子娇俏可爱,还是难得一见的天香之体,今后城主的修炼将是事半功倍。”黑袍修士哼哼笑道。

    锦袍修士眼里流露出兴奋之色,哈哈笑道:“香香师妹,等我证道称帝后,她的利用价值也就失去了,到时候我会用她的血液炼制天香丹,拿出去拍卖会得到大笔的资源。”

    艳丽女修眼里流露出一抹喜色,咯咯笑道:“夜天师兄,师妹虽然有香香之称,却也并不是天然体香,既然师兄并不是真心爱那小丫头,不知可否尽早为师妹收集一滴她的血液,师妹可是迫不及待想要炼制出天香丹。”

    “呵呵,香香师妹,现在抽取她的血液不是最佳时候,等师兄大婚之后,会送你血液的。只可惜她不再是纯阴之身,否则对于我的修炼更有益处。”锦袍男修一脸惋惜的摇头道。

    而此时在孟秋雨入住的歇息楼内,一阵轰的炸响,其中一间客房外的禁制直接被人轰开,数道身影满脸愤怒的冲了出来,但看到脸色阴沉的孟秋雨后,几人瞬间脸色一变,为首的中年修士抱拳问道:“道友这是何意?为何轰开我们房间的禁制?”

    “你叫蛮英川?蛮天池是你儿子吧?”孟秋雨脸色冰冷,扫了一眼中年修士身后的一名青年沉声问道。

    “道友,我们是幽灵谷的人,不知我儿子蛮天池哪里得罪了道友?”中年修士御道后期修为,颇为警惕的看着孟秋雨,而他身后几人,也迅速将其中一名破道大圆满的青年护在了身后。

    “把蛮天池交给我,这件事情和你们无关,如果你们要为他出头,我不介意杀了你们。”孟秋雨眼里涌动着杀意,目光已经投向了那名脸色苍白的青年。

    “道友未免欺人太甚了,我儿子根本不认识你,他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就算你要杀他,也要让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中年修士脸色阴沉了下来,虽然忌惮孟秋雨,可他毕竟是幽灵谷的人,当着他的面要带走他的儿子,还不给他理由,他岂能答应。

    孟秋雨一拳轰开禁制的动静不小,此时各处房间内的修士也早已走了出来,看到又是孟秋雨在闹事,这次还针对的是幽灵谷,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疑惑,幽灵谷又是怎么招惹到对方了?

    玄灵门的江紫萱也在门外,看着这一幕暗自苦笑,如果让这些人知道孟秋雨的身份,当年被追杀逃进陨落山脉的女修是人家的师妹,恐怕所有当年参与过这件事的修士,都将找地方躲起来。

    “江师妹,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江紫萱邀请孟秋雨去喝茶的事情,不少人都看到了,此时帝王山一名御道大圆满的修士看到江紫萱后,传音问道。

    “事情和咱们无关,孟师兄也最好不要多管闲事,我们只管看热闹就好。”江紫萱看了眼对方同样传音提醒。

    而此时孟秋雨扫了一眼四周的修士高声道:“既然大家都出现了,那也正好省了我一个一个寻找,万剑山庄的屠天鹏,碧海琴阁的潇湘仙子,还有亡灵山谷的九阴婆婆,你们三人也出来吧,这件事和你们也有关系。”

    围观的修士一阵愕然,尤其是被点到名字的三名修士脸色大变,什么事请会和他们也有关,三人对视了一眼,纷纷走上前来,面对孟秋雨这种修为高于他们的强者,他们心中个个紧张起来。

    孟秋雨看了眼三人,继续道:“还记得十六年前,为了一件神器法宝,不少宗门强者和散修追杀一名修为地下的女修,而将对方逼入陨落山脉的事情吗?”

    孟秋雨声音洪亮,但话语中却透着一股寒意,一想到凌雪花温柔俏丽的笑容,孤身一人逃入连合道强者都不敢进入的陨落山脉,孟秋雨的心就如同被刀割了一般,疼痛而愤怒。

    哗!四周修士一片惊呼,这件事可不是秘密,整个玄灵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听到孟秋雨提及此事,此时就是傻子也意识到,当年被追杀逃进陨落山脉的女修,恐怕和此人有关系了。

    这是来寻仇吗?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这样的念头,亡灵山谷的九阴婆婆几人更是脸色巨变,暗自凝聚着元气,准备随时一搏了。

    “当年的三名女修一个被极乐宗的姬海峰抓回了极乐宗,另一个被绝情道宗的慧琴救走,而另外一个却被玄灵界无数强者追得无路可逃,只能逃进了几乎没有生路的陨落山脉。”

    孟秋雨身上的杀意开始涌动,眼里更是流露出冰冷的寒芒,目光冷冷的扫过九阴婆婆几人,冷笑道:“或许你们都已经猜到了,我与当年的三名女修有关系。她们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的师叔,而被追杀逃入陨落山脉的则是我的师妹。”

    咝!一阵吸气声传来,这一次,连闻讯赶来的歇息楼主,也倒吸一口凉气,这种私人恩怨几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可不能让这些强者在歇息楼内打斗。

    “这位道友,各位宗门的师兄,师姐,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会参与,可这歇息楼内却不适宜打斗,以免伤及无辜。”歇息楼主也是一名御道后期的强者,要不是这些人都不是他能得罪的,他早就一巴掌将所有人扇了出去。

    孟秋雨收起了一丝杀意,这里的确不适宜杀人,而且他也不想为难歇息楼主,在人家的地盘打斗杀人,让人家还怎么做生意。

    “你们几人随我去城外一战,谁也别想着逃走,否则我会让他死得更惨。”孟秋雨冷哼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身影,已经先一步离开了玄月城。

    他知道这些人不会逃走,否则他们今后也没法在玄灵界立足,而且也会为他们各自的宗门惹来麻烦。何况孟秋雨根本不怕他们逃走,他早已暗中给几人烙下了神识印记。

    看着孟秋雨离去,幽灵谷的蛮英川一脸凝重的看着天阴婆婆几人道:“各位,这件事显然是躲不过去了,此人修为强大,要报复当年的事情,我们唯有联手才或许有一线机会。”

    虽然这件事和蛮英川没关系,但却是管他的儿子,他总不能看着儿子被杀而不管,所以他也准备联合几名强者,一起来对付孟秋雨。

    “我们都是散修联盟邀请来的宾客,在他们的地盘上出了事,他们也不好向我们各自的宗门交代,这件事需要通知散修联盟。”碧海琴阁的潇湘仙子身穿紫色裙袍,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修,此时说道。

    “好,我立刻传讯散修联盟的莫离长老。”万剑山庄的屠王鹏急忙点头道。

    很快,一名强大的修士因为十六年前的神器法宝事件前来寻仇,并且约战万剑山庄的屠天鹏,碧海琴阁的潇湘仙子,还有亡灵山谷的九阴婆婆,以及幽灵谷蛮英川之子蛮天池于城外的消息传遍了玄月城, 整个玄月城沸腾了。

    城主府内,锦袍修士寒夜天听闻此事,一拍面前的茶几冷声道:“此人果然有些来头,但这些人可都是我们邀请来宾客,不管是不是在玄月城内,他们出了事,我们散修联盟都不好向他们各自的宗门交代,晓峰师弟,香香师妹,我们一起去看看情况。”

    “师兄,此人就算有些来头,但与这么多宗门为敌,看来也是一个狂人,正好我们也可以出面,联手这些宗门对付他,就算他实力强大,要与这么多宗门作对,他也讨不到好处。”香香夫人咯咯笑道。

    “先看看情况再说,传讯圣手司徒,让他带着无极山的那名女弟子直接去城外,如果此人不好对付,我们也可以将人直接交给他,先不要和他发生冲突。”寒夜天摇头道。

    还没等约战的一方人到齐,城外十里之外的一处山坡下,已经聚集了无数修士,他们都在观望着山峰上那一道孤独的灰色身影,孟秋雨早已经出现在这里,却是没有等到九阴婆婆几人。

    九阴婆婆几人迟迟没有出现,是在联系各自宗门的强者,同时确认了散修联盟的三位宗主也去了城外,这才离开歇息楼赶往约战的山坡。

    “你们是在寻求帮助吗?不管你们做什么,也只是在享受最后的时光,今天无论什么人来了,我也要杀你们,为我的师妹讨回一点公道。”孟秋雨凝视着凌空而来的屠天鹏几人,冷冷的开口道。

    “你太狂了,你以为凭你一人,就能杀了我们所有人吗?”潇湘仙子满脸杀气,这片刻时间内,他们竟然召集到了不少帮手,除了幽灵谷的一行人,还有他们各自宗门的数十名修士,以及另外的几名御道修士。

    孟秋雨眯着眼冷笑连连,一群蝼蚁而已,以为人多自己就会怕吗?他目光扫向山坡之下围观的修士,再次沉声道:“当年的事情有不少人参与,散修联盟的圣手司徒也在其中,你也可以出来和他们一起对付我,我也懒得一个个杀你们。”

    “你找死,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人群内的圣手司徒脸色大怒,被人都点了名,他如果再忍耐下去,岂不是被人耻笑,怒喝一声窜出人群,到了屠天鹏等人身旁。

    有了圣手司徒的加入,屠王鹏等人的信心再次增加了不少,一旦圣手司徒也有危险,想必散修联盟的三位宗主不会坐视不理吧。

    孟秋雨的神识早已留意到了圣手司徒和几名合道强者的出现,而且也在他们当中看到了脸色憔悴的温钰仙子,知道她无事,他也就不再多虑。

    “很好,当年你们追杀我的师妹,将她逼入陨落山脉,今日我就让你们尝尝被追杀的恐惧。”孟秋雨冷笑声中,血魔刀掀起一道血色刀芒,暴戾的血煞气息席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