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一声痛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不过他们也知道,想和孟秋雨交换一枚太玉金果可没那么简单,除非她们能拿出让孟秋雨感兴趣的东西。

    两名气势凌厉的合道强者也眼神闪过一抹精芒,他们只是为了碰碰运气,却没想到真的有人能拿出太玉金果,显然孟秋雨身上不止一枚,甚至他还拥有一整株太玉金果树。

    孟秋雨一出现,散修联盟的三位宗主,还有其他宾客都十分恭敬他,显然孟秋雨有些来历,不过两名合道强者却是并没放在心上,比他们强大的修士也有不少被他们干掉过,就是一些大宗门,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

    麻衣修士已经有些后悔自己的要价太低了,应该要两枚太玉金果,从孟秋雨毫不犹豫的就拿出太玉金果来看,他并不在乎太玉金果的珍贵,反而看上了他这一副残破的功法秘籍。

    “慢着,刚才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残破功法秘籍得来不易,据我们估计绝对是天阶功法,一枚太玉金果或者一件神器法宝还不够,需要再拿出十条神灵脉。”

    麻衣修士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盯着孟秋雨继续道:“当然如果你愿意换取,没有神灵脉也可以用其他宝物代替,却需要我满意才行。”

    四周修士心中暗自鄙夷,却也冷笑不止,简直是不要脸加不知天高地厚,连孟秋雨都敢算计,这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就是寒夜天和香香夫人,齐晓峰也皱起了眉头,这种宝物交流大会可没有临时变卦的说法,你不愿意交换可以,但不能出尔反尔,人家都拿出了交换的宝物,你却临时增加筹码,这种行为太过无耻。

    寒夜天不得不开口说道:“于兄,这不合适吧?”

    “没有什么合不合适的,这秘籍是我的,我想要什么换取都该我说了算。”麻衣修士并不给寒夜天面子,摆了摆手依旧盯着孟秋雨。

    “把戒指还给我吧,我不要了。”孟秋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没有发火,也不打算继续交易了。

    麻衣修士也愣住了,他巴不得孟秋雨动怒,他会当场干掉孟秋雨,抢走他的戒指,可孟秋雨竟然不打算交换了,这让他有种东西卡在喉咙里的难受,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了,于兄,既然这位朋友不愿意交换,就不能强人所难,我们总要给寒兄一个面子。”另一名黑衣修士却是深深看了眼孟秋雨,开口道。

    不过他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精芒,显然这件事不会就此罢休。

    麻衣修士冷哼一声,对孟秋雨越发的不痛快,将戒指丢给了孟秋雨,还有些不舍。

    “孟师兄,这两人是星空流浪的强者,是寒师兄在星空中认识的朋友,这两日突然出现在这里,孟师兄要当心他们。”

    孟秋雨收起戒指后,香香夫人却是传音过来,孟秋雨微微瞥了眼对方,香香夫人对他微微一笑。

    孟秋雨心中恍然,难怪这两人身上的气息不同于其他修士,而且锋芒毕露,在星空中流浪且能存活下来的修士,每一个都不是简单之辈,这两人也不知道杀害过多少星空流浪的修士,是两个狠角色。

    不过孟秋雨却是暗自冷笑,他之所以不再交换那一卷残破的秘籍,也是看出了这两人不是善良之辈,狮子大开口,恐怕还想打自己的主意。

    以星空流浪者的作风,他们无所在乎,就如同亡命天涯的死刑逃犯,到处作恶,打家劫舍,这种人看上了什么东西,那是必然会有所行动,杀人夺宝,随后逃入无尽虚空,在漫漫星空中继续流浪。

    孟秋雨敢拿出太玉金果,也是为了吸引两人,既然猜到金霞果就是他们拿来的宝物,就算两人不找孟秋雨,孟秋雨也会找他们,他又何必多费口舌和两人争辩什么,他选择不交易,势必会让两人记恨在心,会来找他麻烦。

    接下来交换的宝物,什么顶级仙丹,仙器法宝,功法秘籍,孟秋雨都没看在眼里,只是换取了几株珍贵的仙灵草。

    那名黑衣修士此时拿出一个玉盒,一股淡淡的果香溢出,孟秋雨紫府丹湖内的元气瞬息起了波动,是五行本源气息。

    “这是一枚金霞果,我需要换取一件神器法宝,如果有人愿意,请拿出让我满意的宝物。”黑衣修士说话间,却是看了眼孟秋雨,交易了这么久,他已经知道,在场的这些人几乎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宝物,或者有也不舍得拿出来。

    他却想要看看孟秋雨,有没有让他在乎的神器法宝。

    “金霞果我要了,我可以给你一件神器法宝加一枚太玉金果,不过我却需要知道你从哪里得到了金霞果。”孟秋雨挥手拿出了自己的血魔刀,他可以断定,只要血魔刀出现,两名星空流浪的强者必然动心,绝不会放过他。

    他就是要暴露自己身上的宝物,引起两名星空流浪者的觊觎之心。

    血魔刀的强悍,在场不少修士都见识过,即使孟秋雨没有灌入神元之力,但血魔刀依旧散发着浓郁血腥煞气。而且随着血魔刀杀的人越多,吸收的血气和阴魂越多,血魔刀的威力也越强,这种宝物,任何修士都难以抗拒。

    果然,两名星空流浪的强者眼神中爆闪灼热光芒,黑衣修士急切的说道:“好,我和你交换。”

    “慢着,我需要知道你是从那里得到的金霞果,如果你敢骗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孟秋雨摆手道。

    黑衣修士脸色一寒,孟秋雨竟敢威胁他,就连麻衣修士眼里也涌动着杀意冷笑道:“好大的口气。”

    “别告诉我这枚金霞果是你杀了其他人得来的,我想知道什么你应该清楚。”孟秋雨再次道。

    “小子,这枚金霞果的确是我杀了其他人得到的,至于那人从那里得到,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刚才威胁我,你知道你会付出什么代价吗?威胁我的人都会死的很惨。“黑衣修士冷哼道。

    孟秋雨蹭一下站起身来,他可不在乎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不是寒夜天的大喜之日,如果这两人敢和他在这里动手,他会毫不犹豫杀掉对方。

    “好一个狂妄的小子,你找死。”麻衣修士早就忍不住想要干掉孟秋雨了,见到他身上还有血魔刀这种宝物,那里还能忍耐下去,强大的气势展开就要轰向孟秋雨。

    而就在此时,一道淡淡的幽香飘入了宾客厅,不仅孟秋雨神色一凝,在场所有宾客,包括两名星空流浪强者也眼前一亮,天香体的独特体香,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麻衣修士停止了对孟秋雨发出攻击,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走进宾客厅的三名女修,为首的是一名身穿红色纱裙,明媚俏丽的少女,那幽幽清香就是从她身上溢出。

    “呵呵,我们的城主夫人终于出现了。”香香夫人看到气氛不对,立刻笑着说道。

    孟秋雨的瞳孔瞬间放大,身躯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脑海中那个温柔乖巧的丫头,今日竟然出现在这里,而她竟然就是寒夜天大婚的新娘。

    韩雪比之二十多年前离开地球的时候更为靓丽,肤如凝脂,杏眼桃腮,娇柔中多了一份成熟,但眉宇深处的那一丝黯然,以及眼底深处的忧伤,却是没能逃出孟秋雨的眼睛。

    这让孟秋雨心中震撼之余,却是生出一股怒意,他看得出来,韩雪并没有因为要当新娘子而开心,她不是自愿的。

    而且感觉到了韩雪是天香体后,孟秋雨那里还猜不到寒夜天的险恶,哪里是让她当城主夫人,而是要将她当做修炼的炉鼎。

    一个堂堂合道修为的强者,居然恬不知耻的做出这种事情来,还要掩耳盗铃,公开韩雪的身份,不就是为了怕人在背后不齿他这个一宗之主的行为,假仁假义。

    孟秋雨因为改变了容貌,就连气息也发生了变化,所以不论是韩雪,还是陪着她的凌波仙子,都无法认出他来。

    何况韩雪哪有心情关注这些宾客,神情僵硬的挤出一丝笑容,看着走向他的寒夜天,心里一阵悲苦。

    “各位,这位便是我新婚的妻子,她叫韩雪,无意中我救了她,并爱慕上了她的美丽与善良,今日感谢各位道友来观礼,小雪不善言辞,还望各位道友见谅。”

    寒夜天一脸温文尔雅的笑容,说话之际就要搂住韩雪,以示两人的亲近。

    但就在此时,没等孟秋雨开口,那名麻衣修士却是哼哼一笑道:“寒兄好福气,找到了一个如此妙不可言的道侣,可喜可贺。”

    “呵呵,谢谢于兄秒赞。”寒夜天那里听不出麻衣修士话语中的寓意,是羡慕他可以找到天香体的女子,眼前的韩雪又如此漂亮,这样的女子没有多少男修可以无动于衷。

    “寒兄,小弟的道侣一心求得一枚天香丹,不知寒兄事否愿意帮忙,小弟也会拿出相应的报酬。”黑衣修士却是突然说道。

    听到黑衣修士的话,在场的所有女修也是眼神中流露出了狂热之色,天香丹和仙颜丹一样,是所有女修都无法抗拒的丹药,寒夜天敢将天香体的女子带出来,显然并不是这么简单的让人知道他拥有天香体的炉鼎,恐怕还有其他的意思。

    黑衣修士直接敞开了这层意思,在场的宾客也顿时明白,暗叹寒夜天好狠辣,在得到了天香体的炉鼎后,还要想着如何从这个炉鼎身上得到最大的好处。

    毕竟韩雪已经不是纯阴之身,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却也是冤枉了寒夜天,以为他得到了天香体女子的纯阴之气。

    寒夜天脸色微微僵硬了一下,他还真没想过这么早就将韩雪的血液抽出来拍卖,但此时黑衣修士当面说了出来,就连其他宗门的修士也露出意动之色,寒夜天立刻做出了决定,从韩雪身上先抽取一些血液来,只要不让韩雪陨落,辅助他修炼影响并不大。

    只是寒夜天可不想让人背后不齿,当即沉声道:“周兄,这件事休要再提,我不会伤害小雪,她是我喜欢的女人,谁也不能伤害她。”

    寒夜天这番话虽然义正词严,看似维护自己的道侣,却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不想当面做这种有失强者威严的事情,如果有人需要血液,可以私下里和他交易。

    “呵呵,那好,算是小弟唐突了。”黑衣修士哼哼一笑,对于寒夜天这种既要当女表子,又要立牌坊的行为也很鄙夷,大家心知肚明,根本没有必要藏着掩着。

    “小雪,你们先回去吧,等我送走了宾客,会回去陪你。”寒夜天再次换上一副温柔的笑容,眼神示意那名紫裙女修和凌波仙子先将韩雪带走。

    孟秋雨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将在场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一群虚伪无耻之徒,今日如果不是自己恰好来到这里,韩雪的命运如何,他不敢去想象。

    “小雪……”孟秋雨突然声音轻颤着喊道。

    转身要离去的韩雪娇躯一震,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茫然的看了眼四周,随即苦涩的一笑,再次要离开的时候,眼前一道人影闪过,一名白发中年人却是挡住了她的去路。

    孟秋雨喊出小雪之际,在场的宾客便神色惊讶的看向孟秋雨,就连寒夜天几人也瞪大了眼睛,以至于孟秋雨出现在韩雪面前的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

    “孟师兄,你这是何意?”寒夜天不假思索的踏前一步,就要将韩雪拉到自己身边,他以为孟秋雨也看中了这个天香体的女修。

    “滚开,畜生。”孟秋雨暴喝一声,狂暴的气势轰向寒夜天,一记神元大手幻化的巴掌扇向寒夜天。

    寒夜天也不是普通的合道中期强者,作为散修有了如今的成就,他这一生什么样的场面都遇到过,比他强大的修士也没少陨落在他手中,孟秋雨强大的气势轰来,他便心中一沉,知道自己和孟秋雨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他瞬间身形暴退。

    只是孟秋雨滔天杀意之下,岂能容他轻松避开,一巴掌直接轰开了寒夜天仓促祭出的防御法宝,清脆的巴掌声中,寒夜天闷哼一声跌飞了出去。

    啪!寒夜天砸落在会客厅的地面上,一张玉石圆桌也被他砸的粉碎,再看他半边俊美的脸庞,已经是血肉模糊,牙齿都被这一巴掌扇落了几颗。

    “寒夜天,我会让你后悔投胎做人。”孟秋雨语气冰冷的凝视了一眼满眼惊骇的寒夜天,再次转向了韩雪。

    韩雪早已傻了眼,直愣愣的盯着孟秋雨,无神的双眼蓄满了泪水,孟秋雨的声音太熟悉了,虽然孟秋雨改变了容貌,但她永远也忘不了秋雨哥哥的声音,眼前的人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秋雨哥哥。

    一旁的凌波仙子也难掩心中的激动与惊喜,在听出孟秋雨的声音后,又亲眼目睹孟秋雨一巴掌打飞寒夜天,她激动的身躯颤抖,都想忍不住哭出声来,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她和韩雪姐妹有救了。

    “小雪,以后不用再害怕了,秋雨哥哥会保护你。”孟秋雨抬手擦掉了韩雪的泪水,一脸心疼的柔声道。

    “秋雨哥哥,真的是你吗?小雪不是在做梦吧?”韩雪紧咬着嘴唇,克制着扑入孟秋雨怀中的冲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孟秋雨。

    孟秋雨心中一阵疼惜,身上气息变化之际,脸上的容貌也发生了变化,他本来的面貌顷刻间展现在了韩雪面前。

    “哇……………………!”韩雪在看清孟秋雨的相貌后,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思念与苦楚,撕裂般的哭喊着抱住了孟秋雨。

    这声痛哭,道不尽的委屈与辛酸,说不出的欣喜与激动,将韩雪压抑了二十余年的情感与痛苦,一路所经历的磨难与恐惧,小心翼翼苟活下来的悲伤,统统发泄了出来。

    这二十年来,她活的太艰难,太苦楚,能坚持着活到现在,只因心中有孟秋雨这个信念,在见到孟秋雨的这一刻,她几欲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