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冰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房间内,蓝衣女修做了介绍,她是琼花谷在外历练的弟子,名叫杜雨珊,与其余五名宗门师姐弟结伴历练,最近因被修士追杀,唯独她一人死里逃生,从广袤的边海域一路逃入了边海城。

    “前辈,具体为何晚辈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传闻老谷主在虚空探险中找到了一处残破洞府,得到了一个神器丹炉以及半卷神丹书卷,当时和老谷主在一起的有数名强者,只有老谷主和另一名修士活着回来,老谷主也受了重伤,没过多久,琼华谷就被灭宗了。”

    杜雨珊神色有些黯然,也有些茫然,宗门被灭,自己又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今后还会面临着被追杀的命运,她感到前路茫茫,却是没有她的出路。

    幽幽叹息了一声,杜雨珊摇头道:“晚辈离开宗门的时候,见过妍琦师妹,也不知道她是否安然无恙?一路逃亡中,晚辈也听说了不少传闻,琼花谷不少女弟子都被一些强大的散修抓走,以妍琦师妹的容貌和纯木灵根的属性,也可能被当做炉鼎抓走了。”

    孟秋雨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琼华谷是否被灭宗,和他并没有多少关系,这种事情在修仙世界也是司空见惯,但申妍琦毕竟和他相识一场,如果被抓走当做炉鼎,命运将何其悲惨,孟秋雨却是有些不忍。

    听闻琼花谷老谷主得到了神器丹炉和半卷神丹书卷,孟秋雨也已经明白琼花谷被灭宗,必然和这两件宝物有关,不论是神器丹炉,还是半卷神丹书卷,那都是炼丹修士梦寐以求的至宝,这件事或许还和太子界的丹会以及五行丹宗有牵连。

    “杜师妹,这几枚丹药你拿去疗伤吧,如果知道是什么人抓走了申妍琦,我会救她,你的处境也并不乐观,不知杜师妹今后有何打算?”

    孟秋雨拿出一瓶凝仙丹给了杜雨珊,这种疗伤仙丹对于杜雨珊已经颇为珍贵了,神元丹他也有,却是没有多少了,他自然不会拿给杜雨珊这种毫无交情之人,他能顺手帮她一把,已经是看在申妍琦的份上了。

    杜雨珊感激的接过了丹药,孟秋雨称呼她师妹,她却不敢冒犯孟秋雨,依旧以前辈尊称,听到孟秋雨询问她今后的打算,她摇头道:“晚辈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琼花谷是回不去了,晚辈还被人盯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那你先疗伤吧,两日后我会赶往费海城,如果你没有去处,可以暂时跟随着我。”孟秋雨摇了摇头,终究没有狠下心肠放任杜雨珊不管,他还做不到见死不救。明知道留下杜雨珊一人,她会凶多吉少,他只好先带着对方了。

    “谢谢前辈,您是个好人。”杜雨珊感激涕零,此时孟秋雨就如同救命的稻草,既然愿意帮她,她自然也愿意跟随着孟秋雨这种强者,寻求保护。

    两天的时间瞬息而过,孟秋雨带着凌波仙子,韩雪以及杜雨珊坐上了飞往费海城的大型飞船,而那两名一直跟踪杜雨珊的破道修士居然也上了飞船,只是忌惮孟秋雨,一直也没敢找孟秋雨几人的麻烦。

    孟秋雨花了一大笔晶石要了两个上等船舱,里面的天地灵气十分浓郁,在飞船飞行的十天之内,他帮助凌波仙子转化了神元,也让凌波仙子顺利突破了化道初期。

    同时韩雪也进阶大乘后期,孟秋雨让她炼化了寒夜天的玄月铃以及另外两件极品仙器法宝,杜雨珊的伤势也彻底恢复。

    从飞船下来后还并没有到达费海城,而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四周搭建了一些商楼和歇息楼,还有任务大厅,这里等于中转站,可以通过传送阵前往费海城,也可以到大厅接受任务去其他地方历练。

    孟秋雨缴纳了四个人传送的晶石,等待被传送之际,几道强大气势威压笼罩了广场,随即三道身影落在了广场上,两名御道强者后期强者,一名成道大圆满。

    三人显然是冲着孟秋雨几人而来,因为那两名破道修士恭谨的跑上前说了一些什么,随即一行人向孟秋雨几人走来。

    “朋友,你身边的这名女修与我们尸王门有些恩怨,将她交出来,我们不为难你。”为首的御道后期男修犹如僵尸一般,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他身上的气息也是一种死气沉沉,并不是此人生机不足,而是修炼的功法缘故,给人一种不舒服的阴森感觉。

    孟秋雨早已留意到了三人,也将两名破道修士和他们的谈话听在耳里,那两名破道修士不敢对付自己,知道自己一行要去费海城,于是通知了宗门强者在这里等候,就是要从自己手中抢走杜雨珊。

    三名尸王门强者中的那名黑衣女修,同样是阴森诡异,嘴唇殷红如血,盯着韩琳和凌波仙子,笑的极其阴邪,将两女吓得脸色煞白,缩在了孟秋雨身后。

    孟秋雨虽然看似是一名御道中期修士,但气息却很强,所以尸王门的为首男修也不愿意轻易与他发生冲突,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孟秋雨的身份,是否是大宗门的弟子。

    能在不大动干戈下带走他们要找的人,那是再好不过,否则他早已动手,干掉了孟秋雨强行带走杜雨珊。

    “一个不人不鬼,浑身充满尸臭味的垃圾,你是在威胁我吗?”孟秋雨却是并不给对方面子,他早已意识到这些人要抓杜雨珊没那么简单,因为他早已感觉到,杜雨珊隐瞒了一些事情没有告诉他。

    或许别人感觉不出杜雨珊有什么不同,但孟秋雨却有一种天赋,任何人的修为境界,他都能察觉得出来,这都是来源于玄天九变的逆天,可以隐匿他的气息,却是可以感应到别人的气息。

    而杜雨珊的修为并不低,御道中期境界,却是一直将修为隐匿在破道后期,这也是她被追杀了数月,却依旧能逃脱的原因,恐怕除了一些合道强者能察觉出来,御道修士很难发觉杜雨珊隐匿了修为,在轻视她的情况下,自然不会有太多强者追杀,从而被她杀了不少人逃走。

    但是孟秋雨也能想象到,追杀杜雨珊的人不少,而且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疗伤的机会,否则她也不会消耗尽了体内元气,连两个破道蝼蚁都能给她带来威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杜雨珊不说出来,孟秋雨也懒得去猜测,而且杜雨珊也不是主动接近她,是他动了恻隐之心帮了人家一把。至于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孟秋雨却是并不担心。

    此时面对尸王门的几名修士,孟秋雨没有一点好感,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些人修炼的功法很邪恶,很阴毒,对于这种邪魔歪道,孟秋雨岂会让他们威胁。

    “好狂妄,凭你也敢不将我们尸王门放在眼里,正好我也看中了你的两名女伴,我要将她们培养成尸宠。”黑衣女修冷笑一声,一股阴柔的死气卷向了孟秋雨,两道黑色虚影凭空出现,强大的死亡气息弥漫,两道黑色虚影疯狂的扑向了孟秋雨。

    “这是尸王门的尸宠,被控制的冤魂,孟前辈小心。”杜雨珊眼里精芒一闪,急切的在一旁提醒道。

    孟秋雨面含冷笑,就凭这些不入流的冤魂也敢对付自己,他直接轰出了一记雷霆神拳,硕大的金色拳头卷起狂暴的力量,两道黑色虚影直接被一拳轰成了虚无。

    黑衣女修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愈发苍白,冤魂尸宠都与掌控着心神沟通,孟秋雨一拳轰碎了他的尸宠,让她受到了反噬,伤了神识。

    孟秋雨这一拳的强大,不仅让黑衣女修和她的同伴震惊了,就是杜雨珊也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惊讶,虽然她感觉到孟秋雨的修为要强于她,但也没想到如此强大。如果是她面对黑衣女修的尸宠,即使能够抵御无尽死亡气息的侵蚀,也并不轻松。

    而黑衣女修控制尸宠压制对手,仅仅是一种手段,她会乘着对手被牵制住的时候,才发出必杀的攻击,干掉对手。

    “道友是什么人?我们并无冒犯道友的意思,还请道友手下留情。”为首的男修上前一步挡在了黑衣女修面前,满脸凝重的戒备着孟秋雨,他已经意识到孟秋雨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强者。

    “你们想打想杀,也不问问老子愿不愿意,现在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就想化解此事,你们的脸比屁-股白吗?”孟秋雨冷笑道。

    躲在孟秋雨身后的韩雪和凌波仙子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都被他这粗俗的话语逗乐了,就连杜雨珊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向孟秋雨的目光有些好奇,也有些担忧起来,她突然觉得和孟秋雨这种强者呆在一起,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你别欺人太甚,我们尸王宗也不是好惹的。”黑衣女修咬牙说道。

    “是吗?一群尸气冲天的垃圾,我还偏偏要招惹你们,你能咬我?”孟秋雨撇嘴道。

    “你……!”黑衣女修气的张口结舌,和孟秋雨斗嘴,她自然不是对手,打又打不过,不然她一定将孟秋雨也变成尸宠。

    “你不是要将我的女伴变成尸宠吗?那我就让你变成死尸。”

    孟秋雨冷哼一声,神元大手凌空拍下,尸王门的御道男修疯狂燃烧精血,祭出了一面血色护盾,而黑衣女修也喷出一口精血,四周再次涌出数道黑色虚影,死亡气息将他们笼罩了起来。

    啪!一声爆裂的炸响传来,两名御道修士合力抵挡,也没能挡住孟秋雨的一巴掌,神元爆开,血色护盾四分五裂,两名尸王门的御道修士直接变成了一滩软泥,全身筋骨都被孟秋雨拍碎了,殷红的鲜血顺着七窍溢出,死状极为凄惨。

    孟秋雨狂暴的力量摧毁了两人的识海,也轰碎了她们的神魂,但却力道把握的很好,没有将他们变成一堆血肉。

    一招瞬杀两名御道后期的强者,四周等待传送的修为惊得目瞪口呆,剩下的三名尸王门弟子也吓得面如死灰,扑通跪下,磕头求饶了起来。

    面对孟秋雨这种修为的强者,他们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

    “回去告诉尸王门的人,想要报仇可以找我来,我会在费海城参加丹道大会。”孟秋雨抬手挥出数道无焰之火幻化的火球,焚烧了黑衣女修两人的尸体,也将两名破道修士给化成了灰,只留下了那名成道大圆满的修士。

    待尸王门仅剩的成道修士逃也似的离开后,四周还一片寂静,所有人看向孟秋雨的目光都流露出了对于强者的崇拜,在这里,能瞬杀两名御道后期强者的狠人,那绝对是没有人敢招惹的存在。

    “孟前辈,是我连累了你,给你招惹麻烦了。尸王门是一个邪恶却又神秘,而且有仇必报的宗门,前辈杀了他们的门人,尸王门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杜雨珊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孟秋雨歉意的说道。

    “这种事情虽然算是麻烦,但对我还没有威胁,不过去了费海城,你便可以离开了,你有不想说的秘密,我不会强求,但我不喜欢被蒙在鼓里,被人当枪使。”孟秋雨摆手道。

    杜雨珊脸色一变,心中便已经明白她隐匿了修为,已经被孟秋雨识破了。如果带着自己没有太大麻烦,孟秋雨是不会说出来,但现在明显有尸王门这种强大宗门都在抓她,孟秋雨岂能想不到这里面有玄机。

    孟秋雨和杜雨珊又没什么交情,能够在她危险时帮她已经是天大的恩德,岂会稀里糊涂牵涉进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中。

    “前辈,如果你答应保护我,为我父亲报仇,我就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你。”杜雨珊突然正色道。

    “这似乎对我不公平,只是一个秘密,就让我为你父亲报仇,我可没那种八卦的心思。愿不愿意说,是你的自由。”孟秋雨淡淡笑道。

    杜雨珊满脸的犹豫与挣扎,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极其危险了,如果这时候不求助于孟秋雨这种强者,她不但会被抓走,等待着悲惨的命运,她身上的血仇也无法得报。

    “前辈,是关于冰炉和那半卷神丹卷的消息,难道前辈不想知道吗?”

    杜雨珊虽然还不了解孟秋雨,但也看出了他不是一个险恶之人,救她的确是看在宗门师妹申妍琦的份上,此时她也豁出去了,如果她连自己都无法保护,又怎么能守护这个秘密。

    “你说什么?冰炉?你说的神器丹炉叫冰炉?”孟秋雨神色一变,急声问道。

    两人说话都是暗中传音,所以四周也没人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莫非前辈知道冰炉?”杜雨珊惊讶的看着孟秋雨,从孟秋雨的神色中,她看出了孟秋雨知道冰炉的来历,而且似乎很在乎。

    孟秋雨心潮澎拜,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他又岂能不知道冰炉的来历,上古时期除了神农鼎之外,最强大的神器丹炉,却是杨冰凝的专用丹炉,虽为炼丹的炉鼎,却被杨冰凝命名为冰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