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强大的尸王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费海城修士的心头,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让他们感觉到了绝望,因为他们的神魂都在莫名的颤栗,仿佛随时都将被摧毁。

    一道道身影从费海城凌空而起,费海城城主苏文图,几十名御道修士,上百名成道修士都满眼惊骇之色。

    空中出现了一顶黑色大轿,三十六名身穿白衣,面色苍白,眼神冰冷的女子围绕在黑色轿子四周,上面坐着一名身穿血袍,形如干尸般死气笼罩的男子,一双如血般殷红的双眼透着阴冷的光芒。

    苏文图合道中期的强者,依旧无法查探出血袍男人的修为,让他震撼的发现,仅仅围绕在黑色轿子四周的三十六名白衣女子,竟然都是合道初期修为,这么一股庞大的势力,别说毁掉费海城,就是去了任何宗门,也无人能挡。

    “敢问前辈是否就是尸王宗的宗主?不知来我费海城有何贵干?”苏文图自然听到了血袍男人刚才要找的人叫孟秋雨,而他同样也听说过孟秋雨的威名。

    他已经猜到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那名杀了尸王宗弟子的神秘强者,应该就是二十年前名动神界遗址的孟秋雨,心中震惊的同时,却也在担忧。

    他害怕尸王宗真的会血洗费海城,更不想让费海城变成第二个天龙城。

    虽然传闻中的孟秋雨也很强大,可见识到尸王宗这样强悍的阵容,他不觉得孟秋雨有实力阻挡。

    “啰嗦,既然孟秋雨藏头露尾不敢出现,那本尊就把你变成第一个尸宠。”血袍男修冷哼一声,骷髅般的大手化作一道黑影凌空抓向苏文图,苏文图在对方的死亡气息锁定下,竟然无法催动自己的神元,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

    眼看苏文图就要被骷髅大手抓住,数道身影再次闪现,孟秋雨直接一道无焰之火幻化的火球轰向了骷髅大手,一阵神元炸裂声响传来,空间阵阵扭曲,骷髅般的黑色大手分崩离析,苏文图挣脱了死亡气息的锁定,身形后退中,感激的看向孟秋雨抱拳道:“谢谢孟兄出手相助。”

    孟秋雨微微点头,面色却是凝重的盯着血袍男子,虽然他轻松解围救了苏文图,但他却知道血袍男子远比他想象中的强大,除了麻衣修士,迷雾岛的葛叔腾飞外,眼前的血袍男子是他见到的第三名证道称帝的强者,而且实力绝不在葛叔腾飞之下。

    而最让孟秋雨疑惑的是,对方竟然认识自己,眼神中还充满了仇恨之色,他虽然看着血袍男修也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却想不出这是何人。

    因为血袍男子几乎就是一具干瘪的尸体,苍白无血的皮肤紧贴着骨架,整个人看着甚是诡异。

    九天仙池的岑琼仙子等人也是神色微变,尸王宗出现的阵容让她们同样震撼,三十六名合道初期的白衣女子,加上这个看不出修为,却给人一种死亡般威压的血袍男子,岑琼仙子等人意识到今日一战,恐怕十分凶险了。

    太子域其他宗门的合道强者几乎都在道果禁塔修炼,就算会有援手赶来,那也只是一些御道修士,合道修士不会很多,面对尸王宗的强大,这些宗门敢不敢出手,都是一个未知数。

    在孟秋雨打量血袍男子的时候,后者也死死盯着孟秋雨,血色双瞳中爆闪着毫不掩饰的仇恨之色。

    “孟秋雨,你终于出现了,本尊有今日的成就,是拜你所赐,可本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就如一具没有灵魂的死尸,这也是因为你。从本尊创立尸王宗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发誓会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不仅是你,你说有的女人,朋友,他们都将变成本尊的尸宠,玩物。”血袍男子阴森森的开口道。

    “想杀我的人不少,被我杀过的人更多,他们每一个都想要我死无葬身之地,可最后死的都是他们。”

    孟秋雨冷笑一声,皱着眉头道:“可我却并不知道你是谁,我很好奇,我是杀了你全家,还是玩了你老婆,或者是给你孩子当了便宜的爹,你为何如此恨我?”

    “哼,死到临头,你还逞口舌之利。你不是神道空间内的守护神吗?所有神道空间的修士都敬仰你,崇拜你,就连华清那老家伙也唯你是从,要不是你,我岂能被华清老鬼赶出宗门,一个人历经了无数磨难,最后还差点被永恒老祖夺舍。”

    血袍男人咬牙切齿的怒视着孟秋雨,冷声道:“是你让我无家可归,成为了一个人人唾弃的小人,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我要让你百倍,千倍偿还,终有一天,我会让神道空间那些蝼蚁们后悔,让他们在我脚下臣服。”

    “哦,原来是你这个自私自利,为了自己活命,不顾他人生死的垃圾,华清老祖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该把你逐出宗门,应该直接让你魂飞魄散;而你父母更是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该把你这种小肚鸡肠,心性恶劣卑鄙的小人生下来,你爹应该直接把你射到墙上。”

    孟秋雨确实也没想到血袍男人就是华清殿的玉箫真人韩玉箫,如今不人不鬼,别说是自己,连他老妈也认不出来。

    韩玉箫竟然就是尸王宗的宗主,尸王宗有如此多的合道强者,这一切,让孟秋雨惊讶之余,却也并不是多么难以理解,以永恒老怪的能力,培养一些合道强者,那和玩一样简单。

    这些人的神魂显然都受到了控制,而且孟秋雨感觉的出来,韩玉箫的修为之所以变得强大,应该是修炼了一门强大的邪功。

    以永恒老怪的行事作风,也绝不会凭白培养韩玉箫,这家伙应该成为了永恒老怪的仆人,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他已经变成了永恒老怪的一条狗,命运掌控在永恒老怪手里。

    孟秋雨从不认为永恒老怪会在虚空漩涡中丧生,如果那么容易陨落,那也就不是上古时期的最强魔头了。

    韩玉箫出现在太子界,还创立了尸王宗,那永恒老怪这么多年,修为也应该恢复了,孟秋雨莫名的感受到了不安,如果永恒老怪今日也会出现,那他和小黑只有落荒而逃的下场了。

    “你是在担心永恒老祖会出现吧?对付你,还用不着老祖现身。”韩玉箫阴笑道。

    “你笑个屁,永恒老怪来了更好,他就算不出现,我也会去找他。”孟秋雨被看穿了心思,感觉到韩玉箫在嘲笑自己,顿时不爽了起来。

    “哼哼哼,你在害怕是吗?二十年前,你有白衣仙子和那个强大的妖修帮你,要不是你还有一个强大器灵,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韩玉箫笑得越发阴森可怖,一种让他感到舒畅的痛快在心头弥漫,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将孟秋雨踩在脚下,狠狠的羞辱他,折磨他,让他也尝尝那种无助而恐惧的感觉。

    韩玉箫的张狂,激起了孟秋雨骨子里的战意,二十年前的蝼蚁,就算证道称帝了又如何,他孟秋雨何惧任何敌人,永恒老怪他都不怕,还会怕一个不人不鬼的干尸。

    “韩玉箫,二十年前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屁,现在你连屁都不如,要打就打,别以为装神弄鬼,就能吓住我,凭你让我害怕,你还不够资格。”

    “那你就去死吧。”韩玉箫发出一声沙哑尖利的怒吼,无尽死亡气息涌动,他的身躯变的魔幻飘渺起来,天空涌动着黑色的阴煞烟雾,整个费海城几乎都被这股黑色烟雾笼罩了起来。

    身处于黑色烟雾中,孟秋雨只感觉到四周阴风阵阵,犹如身处于地狱中一般压抑,一座惨白,凄凉的白色拱桥出现在孟秋雨的面前,桥下是翻涌滚动的血河,无尽死亡气息涌动,孟秋雨一阵迷茫,有种冲动想要走向石桥。

    而不少御道修士,已经神情迷茫的走向石桥,毫不犹豫的投入了血河中,瞬息化为虚无。

    就连九天仙池的岑琼众女和苏文图也满脸茫然,神色间充满了挣扎,一步步走向石桥。

    不对,这是韩玉箫使出来的手段,只要走上石桥,一定会坠落那翻滚的血河中,生死掌控在他的手中。

    孟秋雨恍惚的神智瞬息清醒,硕大的金色拳头撕开了空间,轰向了面前惨白的石桥。

    轰!一阵恐怖的爆裂炸响,惨白石桥渐渐变得虚幻,血河的死亡气息也淡弱了不少,孟秋雨从黑色幻境中冲了出来,只是这一拳,却消耗了他不少元气。

    孟秋雨吞下几枚神元丹,再看四周的修士,已经少了几十人,岑琼仙子等人也满脸惊骇,刚才竟然陷入了幻境中,差点莫名其妙坠入那血河中。那些消失不见的修士,显然已经被血河吞噬,陨落了。

    “九天仙池的众位师妹,苏城主,今日一战,事关费海城数百万修士的生死,如果你们不愿意成为尸王宗的尸宠,我们就一起对敌。这不人不鬼的家伙交给我,其余人你们来对付。”

    孟秋雨身上气势迅速飙升,这时候也顾不上藏拙,直接祭出了神王冠,神魔合体,轩辕剑和血魔刀也出现在他手中。

    “各位费海城的道友,尸王宗绝不会放过我们所有人,九天仙池也决不允许这种邪恶势力残害太子界,愿意跟随九天仙池共同对付尸王宗的朋友,今后大家就是我九天仙池的朋友。”

    岑琼仙子一脸凝重之色,血袍男人一个神通差点将所有人干掉,要不是孟秋雨关键时刻轰出一拳,破坏了那幻境,今日费海城将变成一座死城。

    四周无数修士虽然修为并不高,在合道强者面前几乎是炮灰的存在,可有他们九天仙池九名强者的牵制,这么多人合力攻击,也未必挡不住三十六名白衣女子。

    岑琼仙子不得不做出以死相拼的决定,否则就会变成这些似乎没有灵魂的白衣女子,那比让她们陨落都惨,堂堂太子界第一顶尖宗门,九天仙池的九仙子,岂会甘心成为尸王宗掌控的傀儡尸宠。

    苏文图以及无数修士也意识到他们无路可走,唯有跟随九天仙池九仙子以及孟秋雨,或许才有一线生机。

    “杀!”岑琼仙子身为合道后期强者,面对合道大圆满的修士也逊色不了多少,强大的气势领域展开,一个人杀向了十名白衣女修。

    而九仙子其余人,也以一敌二,以一敌三各自找到了对手,城主苏文图和剩下的修士,则合力叠加起领域,轰向了这些白衣女修,试图干扰,压制她们,给九天仙池的九仙子减轻压力。

    只是她们所有人都低估了三十六名白衣女修,就见她们浑身爆闪着黑色烟雾,一道道神魂虚影出现,数以万计,这些神魂虚影带着悍不畏死的死亡气息冲击着所有人,让他们心神无法保持镇定,稍有失神,白衣女修的黑色鬼爪便撕裂了他们的肉身,而他们的元神溢出后,便会瞬息被这些神魂虚影给吞噬。

    吞噬了元神后的神魂虚影,变得凝实不少,而越是凝实的神魂虚影,威力越强,。一些凝实如人形的神魂虚影,甚至不仅可以侵蚀修士的识海和神魂,甚至可以发出强大的攻击,不少修士也被他们直接破开了识海,元神被吞噬。

    孟秋雨的领域气势也和韩玉箫轰击在了一起,孟秋雨被震飞,韩玉箫则犹如一道鬼影般凌空落下,黑色烟雾卷动中,一只惨白阴森的骷髅大手拍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挥出血魔刀和轩辕剑只能轰碎他的骷髅大手,而韩玉箫的骷髅大手会再次出现,犹如跗骨之蛆,一直笼罩着孟秋雨,只是被神王冠阻挡,无法攻破他的防御。

    “如此多的神器宝物在你身上,简直是浪费,今日我要让你耗尽神元,用烈狱之火焚烧你的神魂。”韩玉箫笑的十分阴森,虽然暂时无法重创孟秋雨,可他打的十分轻松,孟秋雨修为远不如他,要不是凭借浑身宝物,根本难以抵挡他的蚀骨大手。

    但孟秋雨消耗太大,气息越来越虚弱,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耗尽元气,韩玉箫要杀要剐,孟秋雨将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再一次被韩玉箫的蚀骨大手拍飞,孟秋雨吐出了一口血水,这种被压着打的憋屈让他很郁闷,修为还是太低,面对任何合道强者他都无惧,可在证道称帝强者面前,他还是只能憋屈着。

    “小黑,干掉这混蛋。”孟秋雨不得不让小黑出面,四周修士陨落的人越来越多,他让小黑出现后,血魔刀爆闪着血色刀芒席卷了无数神魂虚影。

    在血色刀芒下,这些神魂虚影犹如泡影般灰飞烟灭,孟秋雨的援手,瞬间扭转了局面,岑琼仙子少了神魂虚影的干扰,一道白色光芒冲天而起,犹如惊雷般轰落而下,直接将两名白衣女修轰成了虚无。

    不过就在此时,四道强大的死亡气息弥漫,黑压压的神魂虚影将天空都映成了黑色,四名气势强大的男女挥手间,这些神魂虚影冲向了费海城,而四名男女也轰出法宝攻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心中一震,暗叹今天麻烦了,尸王宗竟然有如此多强者,四名合道大圆满的强者,带着数以万计,犹如凝实人形的神魂虚影出现,费海城恐怕是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