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阴魔冢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别看岑琼仙子相貌美艳,成熟诱人,骨子里却是一个保守内敛的女子,而且喜欢清静,

    她虽为九天仙池开宗立派的人物,却一般很少管理九天仙池的俗事,都是由玉女仙子沈青碧来主持宗门事务,她却落得清闲。

    而此时在神女峰的殿宇内,岑琼仙子对面坐着凌雪花,没有了纱巾遮面的凌雪花,犹如一朵圣洁高贵的雪莲,绝美的容颜让岑琼仙子都有些羡慕。

    “岑琼姐,你说你认识我师兄孟秋雨,这是真的吗?”凌雪花神色间带着一丝激动,在她准备告辞离开九天仙池,去寻找孟秋雨的时候,却是意外的得知岑琼仙子居然认识孟秋雨。

    “如果你说得是这个男人,那我就应该认识。”岑琼仙子莞尔一笑,挥手间拿出一枚记忆水晶球,画面影像中出现了孟秋雨神魔合体时,却被一名合道初期强者一招轰飞,嘴角溢着血水,却依旧银发飞舞,傲然不屈的画面。

    岑琼仙子记下的这一画面,是当初孟秋雨从神兽谷洞府驻地逃走后,却被太子界无数修士围困,被那名邪老怪打伤的一幕。

    当时孟秋雨展现出来的不屈与战意,那眼神中无惧无畏的决然,让岑琼仙子心中莫名的一动,就记忆下了这一幕,不知为何,他在孟秋雨的身上看到过一丝熟悉的感觉。

    也是从那一刻起,岑琼仙子古井不波的道心,有了一丝丝波动,她以为可以忘记的曾经往事,却是时而在现。

    如果不是这一丝道心的痕迹无法释怀,以她修炼功法的不凡,她如今至少也是合道大圆满的修为。

    数天前,当她们赶回了九天仙池的时候,宗门防护大阵早已经被破开,九仙峰也已经被攻破了三峰,淑女峰,明月峰,青霞峰三峰被毁,三峰弟子也尽被屠戮。

    若不是九仙峰每一峰都有护阵保护,九天仙池数以万计的弟子将无一幸免。

    这也多亏了凌雪花的金色双翼法宝,给她们节省了太多时间,可依旧没能在护阵破开前及时赶回。

    尸王宗两名合道后期强者被岑琼仙子斩杀,在凌雪花的帮助下,无数强大的尸宠傀儡也无一逃走,九天仙池算是保住了,可这次遭袭,却是陨落了五六百宗门弟子。

    九仙子十分感激凌雪花,将她视为上宾,岑琼仙子还让凌雪花住进了自己的洞府,两女相处的也十分友好,凌雪花不再掩饰自己的容貌,并且已经以姐妹相称。

    只是心中思念牵挂着孟秋雨的凌雪花,却是没有心思继续留在九天仙池,在她准备告辞,并说出要去五行丹宗寻找师兄孟秋雨后,岑琼仙子才知道,凌雪花竟然是孟秋雨的师妹。

    这还真是一件奇妙的缘分,岑琼仙子拿出孟秋雨的记忆水晶球后,凌雪花神色激动的满眼水雾,一把抓起水晶球,整个身躯都在颤抖。

    “是他,他就是我师兄孟秋雨,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受伤严重吗?”凌雪花一阵心痛,看到孟秋雨被击飞,却坚强的站了起来,她恨不得当时自己就在现场,她会为孟秋雨去抵挡邪老怪。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师兄,他的修为不高,却胆大包天,而且身上居然还有强大的神器法宝。”

    岑琼仙子摇头一笑,感叹道:“当时神器法宝的气息暴露,不仅太子界,就连其他空间界面的强者都赶了过去,你师兄面对无数强者的围困,却是依然无惧,打伤你师兄的邪老怪是一名合道初期的强者,那时候各大空间界面的合道强者已经是顶尖的存在了。”

    “那后来呢?我师兄又是怎么脱困的?”

    凌雪花压制住了内心中的紧张,她自然知道孟秋雨最后平安无事了,否则二十年后,孟秋雨也不会以强大实力干掉邪王以及幻云宗两名宗主,并且为了替她报仇,去到玄月城,毁灭了散修联盟。这些事情她都从江紫萱的口中得知。

    “后来白衣仙子出现了,她叫林慕雪,你师兄的道侣,见到你师兄被打伤,白衣仙子怒杀了邪老怪以及无数合道强者,以强大的实力震慑了各大空间的强者。”

    凌雪花松了口气,点点头道:“原来是慕雪姐姐,岑琼姐,我师兄要去五行丹宗寻求五行道果救治韩琳,我想去五行丹宗,或许能在那里见到我师兄。”

    “你不用去五行丹宗,在你出手帮我们解围,救了费海城无数修士之前,你师兄就在费海城,他被尸王宗四名合道大圆满的强者追杀逃走,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有一些强大的手段,可以对付他们,或者是不想暴露秘密,也或许有其他原因,但我相信他会平安归来。”

    看到凌雪花再次急切起来,岑琼仙子摇头笑道:“雪花妹妹,你不用担心,你师兄是我见过最不凡的男人之一,他的手段层出不穷,能够让一位证道称帝的强大妖修跟随,你觉得你师兄会简单吗?四名尸王宗的合道大圆满岂能是他的对手。”

    “可万一他遇到麻烦怎么办?我有些担心。”凌雪花一脸担忧的说道。

    “相信姐姐,你师兄一定会平安无事,他也会第一时间来九天仙池找你,你如果想尽快见到他,就在这里等候。”岑琼仙子眼神坚定的笑道。

    而就在此时,一股汹涌磅礴的阴煞气息传来,整个神女峰都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涔琼仙子神色一变,霍然起身说道;“雪花妹妹,出事了。”

    当岑琼仙子和凌雪花来到玉女峰的大殿前时,只有九仙子中最年轻的白颍荷在此等候,无数九天仙池的弟子也汇聚到了玉女峰大殿前,每一个人的脸色都隐现着不安与紧张。

    “九妹,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岑琼仙子一脸严肃的问道。

    “大姐,寻山弟子传来急讯,有人闯入了九峰山,进了宗门禁地。而刚才那里突然涌出一道黑色的阴煞气息,巡山弟子也失去了讯息,几位姐姐让我在这里等候大姐,她们已经赶过去查探了。”白颍荷急忙说道。

    岑琼仙子神色大变,一脸凝重的开口道:“九妹,你立刻传讯各大宗门,九天仙池求援。”

    “雪花妹妹,九天仙池有难,我需要你的帮忙。”

    看到岑琼仙子如此神色,凌雪花也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于是点头道:“岑琼姐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小妹一定帮忙。”

    “九峰山内有一处禁地,叫阴魔冢,那里封印着一位实力强大的阴魔,而九峰山女弟子颇多,阴气重,以至于那里的阴煞气息越来越可怕,一旦被阴煞气息侵袭,便会被阴魔控制。”

    “曾经阴魔就控制了上一任龙凤宗的宗主徐枫,以吸食女修元阴之气来修炼邪功,而随着徐枫实力的强大,被封印的阴魔也会变强,一旦他有实力脱困,从封印之地走出,那将是九天仙池所有女弟子的灾难,也是太子界女修的灾难。”

    岑琼仙子叹息道:“这些事情我来不及和你解释,我要你带领九天仙池的女弟子离开九天仙池,赶去神界遗址,寻求四大神帝和白衣仙子帮忙,让他们来太子界。”

    “岑琼姐,我不能走,九天仙池有难,我岂能离开,让颍荷师妹带着弟子们离开,我和你一起去阴魔冢。”凌雪花摇摇头,一脸的坚定。

    这件事本来和凌雪花没有关系,岑琼仙子也是不想让凌雪花留下来涉险,但看到凌雪花坚持,涔琼仙子也只好点头道;“好吧,有你帮忙,或许情况好一些。一旦情况不妙,我希望妹妹不要顾及我们,你拥有强大的神器金翼,要第一时间逃走,想必就是阴魔脱困,也不一定能留下你。”

    “九妹,立刻召集所有弟子,等我讯息,随时准备离开。”

    岑琼仙子叮嘱了一番白颍荷,随即带着凌雪花赶往九峰山的禁地阴魔冢。

    阴魔冢处于九峰山深处,是一个古树茂盛的山谷,而此时这里却阴气外泄,可怕的阴煞气息汹涌,其余七位早已赶来的仙子凌空而立,纷纷祭出了防御法宝抵挡着阴煞气息的侵袭,整个山谷内都被一股黑色烟雾笼罩了起来,神识都无法查探进去。

    “大姐,不知道是什么人闯入了这里,几名巡山的弟子也失去了踪迹。”

    看到岑琼仙子和凌雪花到来,玉女仙子沈青碧叹息了一声,山谷的禁制已经被打开,阴煞气息越来越浓郁,阴魔随时都会现身,她知道九天仙池大祸临头了。

    当年被控制的徐枫就极为邪恶,不少与他双修的女弟子,最后都会被吸干元阴,成为枯尸,死状极为凄惨,这些事情都是九天仙池的宗门隐秘,外界虽然有一些猜测,但却并不是很详细。

    如果阴魔现世,沈青碧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后果,她们这些人都将成为阴魔提升修为的炉鼎,而且是毫无机会幸存的一次性炉鼎,下场凄惨。

    这种事情,任何女修都会感觉到恐惧。

    阴煞气息越来越强大,整个山谷犹如怪兽的黑色巨口,在阴气的侵袭下,九仙子等人已经有些无力抗衡,一个个疯狂燃烧着神元,依旧无法抵御这可怕的阴气。

    凌雪花却是身上释放出道道金色光芒,金翼幻化成一个金色护盾,将九仙子笼罩了起来,这才避免了阴煞气息侵蚀她们。

    不过凌雪花也不好受,这山谷内的阴煞气息仿佛有吞噬力量,在逐渐蚕食着他的金翼光芒,凌雪花鼓动神元让金色护盾不受侵袭,却是极为耗损元气。

    此时的山谷茂密丛林中,却是有三道身影,同样笼罩在金色光芒中,正是孟秋雨和独孤老夫妇。

    这一切也皆是因为孟秋雨引起,他就若同祸根的来源,到了任何地方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原来孟秋雨几人到了九峰山脚下的时候,孟秋雨的灵魂深处却突然有一种悸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一般,让他莫名其妙感觉到了一种无名的悲伤痛苦。

    而他的脸色隐隐有些发白,神魂也有些不安,一种仿佛被灼烧,撕裂般的痛苦从神魂深处涌出,孟秋雨仿佛着了魔一般,直接让小冰晶控制着飞船闯入了九峰山。

    而整个九峰山并不是只有九座山峰,而是一片绵延数百万里,重叠连亘,山峦雄伟的一片山脉,孟秋雨没有登上九峰山任何一座山峰,而是直接让小冰晶控制着飞船闯入了九峰山深处。

    在这里他找到了这处山谷,却是被禁制封印的一处山谷,孟秋雨轰出血魔刀攻击这里的禁制,却是引来了九天仙池巡山的几名弟子。

    这些弟子自然知道这里是九天仙池的禁地,岂能允许孟秋雨破坏,可她们的修为太低,孟秋雨的神元大手直接拍晕了她们,将这几名巡山弟子丢进了真灵世界。

    独孤老夫妇也没想到九峰山内还有这么一处被禁制封印的地方,也是充满了好奇之心,孟秋雨都不怕会惹来麻烦,他们自然也不好劝阻,于是和孟秋雨一起攻击起了这里的禁制。

    这里的禁制虽然强大,可也难不倒孟秋雨,以他如今的阵道修为,已经步入了神阵师的境界,自然能察觉到这里的薄弱之处。

    而且这里的阴煞气息已经外泄,禁制已经松动,想要破开并不困难。

    孟秋雨之所以没有任何顾忌,连九天仙池有什么麻烦都不去理会,因为他感觉到了这里和他有关系,那种神魂深处的不安和痛苦感觉,让他必须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他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数十个呼吸之间,山谷外的禁制便被孟秋雨三人轰开,一股汹涌强大的阴煞气息将三人卷入了山谷内。

    而孟秋雨也在第一时间祭出了神王冠,将三人笼罩在金色光芒下,否则那阴煞气息即使他能抵御,独孤老夫妇也会被侵袭。

    落入山谷内的三人,才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对劲,犹如九幽地府般因煞气息汹涌,孟秋雨鼓动神元支撑着神王冠,带着独孤老夫妇一路前行,三人眼前出现了一座黑色的墓冢,而笼罩山谷的黑色阴煞气息就是从这墓冢内溢出。

    诡异而可怕的墓冢上,还有四根血红色链锁固定在四周的四个黑色石墩上,在其中三个石墩前,都散落着一堆白骨,其中一处石墩前的白骨不同于其他白骨散落在地上。

    而是被一柄血色长矛钉在地上,从头盖骨直穿地面,这具白骨散发着羸弱的金色光芒,没有散架。

    孟秋雨盯着眼前的白骨,眼神中突然涌出了无尽的悲痛之色,识海深处浮现着一幅幅画面,一名相貌清秀的年轻人,在无尽炼火中焚烧,痛苦而惨烈的挣扎。

    一名全身穿着红色衣袍的白面男子,一脸狞笑的将一杆血色长矛贯穿了他的头颅。

    他记起来了,年轻人叫楚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