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上一世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在那种灵气稀薄的低级州,他以十五岁的年纪打破了那个地方无法筑基的门槛,成为唯一的筑基期修士。

    他跋山涉水,背井离乡离开了那个无法修炼的小镇,两年时间历经无数生死磨难,以绝世天赋被一个中级州的七星大宗门看中,成为了宗门最优秀的核心弟子,最年轻的的元婴修士。

    他名为楚风,一个遭受无数宗门子弟羡慕嫉妒恨,却一步步展露锋芒,越级斩杀高境界的强者,腥风血雨中搅动了整个中级州的平衡,致使宗门被灭,而他也被无数宗门强者围杀,打碎了全身经脉坠落深渊绝境。

    五年后,一代强者现世,楚风横空出现在这个中级州,再次掀起腥风血雨,以仙帝大圆满的修为诛杀无数昔日仇人,让整个中级州陷入了无尽恐慌,因为这个中级州几名最强者也仅仅是仙帝大圆满。

    而楚风以强悍的实力,瞬杀了其中两名有仇的仙帝大圆满仇家,威震整个中级州。

    大仇得报,他销声匿迹,独身一人去了太子界强者如云,九星宗门林立的高级州边海域。

    以仙帝大圆满的修为,楚风在强者如云的边海域磨砺三年,飞速成长,成为边海域最年轻的的九品仙丹师,九品炼器师,九品阵道主。

    而只用了三年时间,他连续突破进阶成道后期,以不可思议的差距诛杀边海域第一强者御道后期的殷蛮大帝,名动整个太子界。

    只是在此期间,他遇到了一位令他一见钟情的女子,两人误入边海域第一绝地雪域海,历经九死一生,同甘共苦,相互依存着逃出了号称十死无生的绝地。

    也正是因为此女,一代天才遭受天妒,一场际遇,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相互依附,相互依偎的男女坠入爱河。

    一场风花雪月的凄美爱情,铸就了一场悲剧,楚风夺走了太子界天之骄女岑琼仙子元阴之身,却也惹怒了龙凤宗宗主,合道初期修为的徐枫大帝。

    徐枫亲自追杀楚风三年,楚风逃无可逃,最终被徐枫大帝抓回了九峰山。

    传闻妖孽天才楚风陨落,无数人传出无数版本,但无一例外,那就是天才楚风死的很惨,是被龙凤宗宗主徐枫大帝抽魂炼魄,在炼火中灰飞烟灭。

    而这件事也导致了龙凤宗的覆灭,九天仙池的崛起,为爱人报仇的岑琼仙子,在囚禁中激发了她的天赋,手刃仇人徐枫大帝,亲手毁掉了龙凤宗,创建了九天仙池。

    阴魔冢前,孟秋雨早已双目血红,记忆的闸门打开,楚风所经历的一幕幕都在识海深处浮现,他才明白自己为何到了九峰山前,就感觉到神魂有种被灼烧的痛苦。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曾经经历过的往事,历经九世轮回的他,上一世就叫楚风。而眼前黑色石墩前,被血色长矛贯穿头颅钉入地下,只剩下了一具白骨的妖孽天才,便是上一世的他。

    自己死的居然如此凄惨,想到被徐枫灼烧神魂所经历的痛苦,孟秋雨无法抑制胸中的愤怒,怒吼一声,血魔刀掀起无尽暴戾煞气,将周围的阴煞气息都冲散开来,血色刀芒凌空劈下,绑缚在楚风腿骨上的血色链锁被他一刀破开。

    孟秋雨踏步上前,将楚风白骨上钉着的血矛拔出,他竟然从血矛上感受到了一种阴毒的气息,他知道这杆血矛有镇压体内元气的作用,可恨徐枫贼子,竟然让他神魂历经九九八十一年的灼烧,最后在痛苦中魂飞魄散。

    只是徐枫临死也没想到,楚风的魂魄本就不全,他的每一世都是在经历人生百态,想要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他还做不到。

    没有经历九世轮回,孟秋雨也不会凝结出本源世界,不会得到蕴含五行本源的玉佩和轩辕神剑,在上古时期他选择轮回之际,早已安排好了这一切。

    可第一世的孟秋雨,也没算计到他每一世的经历,这一世化名楚风,居然会死得如此悲惨。

    感觉到了孟秋雨的情绪异常,独孤老夫妇莫名的有些不安,自从出现在这里,他们就感觉到浑身阴寒,尤其是那诡异的墓冢,在被孟秋雨断开一条锁链后,溢出来的阴煞气息更为强大。

    苗初音的修为要低一些,在孟秋雨全部身心都投入到那具白骨上的时候,神王冠的金色光芒也淡弱了不少,阴煞气息已经有一些侵入进来,她抵挡的有些吃力。

    “孟师兄,这里有些不对劲,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具白骨莫非孟师兄认识?”

    独孤老也是一脸紧张,只是不想让孟秋雨看轻,强作镇定的开口询问。

    不等独孤老的话音落下,黑色墓冢内突然传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随即一道浓郁的黑色烟雾从墓冢的一道缝隙中溢出,三人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形消瘦,肤色苍白如纸,满头红发的中年修士,目光轻蔑的扫了眼孟秋雨三人,阴森森的笑道:“多亏了你们这三个蝼蚁,否则本尊还无法这么快出来。咦,这件法宝不错,本尊喜欢。”

    说话间,中年修士就探出大手抓向了孟秋雨的神王冠,丝毫没将孟秋雨三人放在眼里。

    孟秋雨破开了山谷外的禁制封印,又愤怒下毁掉了封魔锁链,彻底损坏了这里的封印,这才让墓冢内的阴魔脱困。

    感受到了中年修士强大的威压,独孤老夫妇脸色煞白,虽然被孟秋雨的神王冠光芒笼罩,她们依旧能感受到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眼前的中年修士很强,甚至在尸王宗韩玉箫之上。

    孟秋雨也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竟然会放出一个被封印的强者,这家伙的气息同样让他感觉到不舒服,但孟秋雨此时心情极度愤怒,那会在乎他是什么强者,将楚风白骨收入真灵世界后,他血魔刀毫不犹豫挥出,血色刀芒劈向了中年修士抓来的大手。

    轰!血色刀芒被中年修士的大手拍散,而孟秋雨也闷哼一声,血魔刀差点脱手飞出,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

    眼前的中年修士,实力比韩玉箫还要强一些。显然也没料到孟秋雨敢和他动手,不由得愣住了。

    “小子,你敢和本尊动手,别以为你救了本尊,本尊就不会杀你,像你这种蝼蚁,还不配拥有这样的神器法宝。”中年修士冷哼道。

    孟秋雨淡漠的扫了眼中年修士,掏出神元丹吞下了几枚,声音冷漠的说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狗屁强者,老子救了你,你居然连声谢谢都没有,不但骂老子是蝼蚁,还要抢夺我的宝物,修为强大就觉得了不起吗?”

    “你找死!”中年修士终于怒了,他是感觉到孟秋雨看着很顺眼,他也想找一个传人继承衣钵,也算是找一个跑腿的,为他今后办事。

    孟秋雨又救了他,也算是对他有恩,所以他没想要杀孟秋雨,只是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强大,心甘情愿臣服自己,却没想到孟秋雨居然不识好歹,连他都敢骂,阴魔顿时杀机毕露,狂暴的阴煞气息卷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在回忆起上一世的经历,本来就充满了无发泄灭的怒火,别说他还有黑金刚这个帮手,就是没有帮手,他也不会任由阴魔欺负。

    “想欺负老子,你找错人了。”孟秋雨也怒喝一声,神魔合体,轩辕剑和血魔刀同时挥出,小黑也被他第一时间唤出,黑金刚铁塔般的身躯挡在了孟秋雨面前,硕大的拳头轰向了阴魔的大手。

    啪!狂暴的神元炸开,四周的阴煞气息也被化为虚无,被神王冠保护的独孤老夫妇都被这股力量震得飞了出去,要不是神王冠为他们阻挡冲击,此时肉身都将会被摧毁。

    即使如此,她们也双双喷出鲜血,控制着神王冠快速退到了远处。

    孟秋雨将神王冠交给两人掌控,也是不想让他们无辜死在这里,本来和小黑实力相当的阴魔挡下了小黑的攻击,却是没料到孟秋雨这个蝼蚁也横插一腿,血魔刀没有给他造成任何伤害,但轩辕剑的浩瀚正义力量却是击中了阴魔。

    阴魔的领域被轰开一道道裂痕,气势瞬息被小黑压制住,小黑乘此机会轰出了第二拳,狂暴的拳之杀势轰碎了阴魔的领域,一拳便将阴魔击飞了出去。

    不过孟秋雨也没占到便宜,以他现在的实力夹在两大证道称帝强者的攻击之中,同样也被震得吐血跌飞,胸口的衣衫碎裂,一道道血槽涌出鲜血,却又以极快的速度修复。

    阴魔吃了个暗亏,黑金刚出现的太突然,他又怎么也不会想到孟秋雨这种蝼蚁身上居然藏着一个证道称帝的强者,所以一交手他便被两人联手给伤了。

    “好狡猾的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阴魔愤怒的盯着小黑和孟秋雨,小黑这一拳让他伤的不轻,刚刚脱困,还没机会逍遥自在,就被打伤,这种郁闷让他内心都在吐血。

    “老子救了你,你不感谢也就算了,还想仗势欺人,现在却自己受了伤,你他妈还有脸问我是谁,你是谁?”孟秋雨火气比阴魔都大,他的神元丹本就不多了,最后的一瓶此时也消耗的所剩无几,他比阴魔都不爽。

    “你……”阴魔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狂妄的蝼蚁修士,不过他却是没有脾气,谁让人家身边带着修为不比他弱的一名证道称帝的妖修,以他现在的状况,自然是无法让孟秋雨付出代价,他还只能咽下这口恶气。

    “我叫上官七律,数万年前名震太子界的逍遥郎君,另外还有一个外号,叫御女魔君。你小子和这个大猩猩是什么来头?”中年修士愤愤不平的说道。

    “上官骑驴?还是御女太保,不就是一个采花大盗吗?难怪被人封印在这里,看来我不能让你离开,否则太子界的漂亮女修们可就倒霉了。”孟秋雨皱眉道。

    “哼,别以为你身边带着这个妖修,就能困住我,天大地大,还没有人能抓住我逍遥郎君。”中年修士傲然的说道。

    “你的脸比屁股还大,没人能抓住你,那又是什么人把你封印在这里?难道是你自己觉得外面的空气太新鲜,想要睡在死人墓里不成?”孟秋雨讥笑道。

    “你……”逍遥郎君再次语塞,和孟秋雨斗嘴,还没几个人能胜过他。

    孟秋雨突然神色一厉,他想到了一件事,上一世的自己被徐枫抓获,却是困到这里被抽魂炼魄,当时他就感觉到这里很诡异,徐枫修炼的功法很邪门,似乎有这家伙的气息。

    眼前的上官骑驴必定和徐枫有关系,徐枫是否轮回,孟秋雨还不知道,无法向徐枫报仇,那他岂能放过任何和徐枫有关系的人。

    “上官骑驴,我问你,你是否认识徐枫?曾经龙凤宗的宗主。”孟秋雨声音冷厉的问道。

    “哼哼,那个不成器的家伙,早就被人干掉了,可惜本尊还大力培养他,利用他吸食女修元阴来提升我的修为,要不是这混蛋不成器,本尊也不会被困在这里这么久。”上官七律不屑的哼道。

    “原来他修为变强,还变得霸道蛮横,不允许宗门任何女修寻找道侣和你这混蛋有关,你害得老子被炼火焚烧了八十一年,最后魂飞魄散,这笔账,今日我要你加倍偿还。”

    孟秋雨勃然大怒,识海神元疯狂燃烧,无尽杀气弥漫,轩辕剑再次凝聚一道金色剑芒斩向了上官七律。

    小黑也在他动手之际,硕大的拳头轰了出去。

    上官七律一脑门的疑问,孟秋雨这番话让他活了几万年的魔修都感觉到匪夷所思,被焚烧了八十一年,魂飞魄散居然还活的好好地,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不对,他突然想到了千年前,就在他的墓冢之前,一个得罪了徐枫的年轻散修被炼火焚烧,徐枫折磨了对方八十一年,那散修才被炼化焚毁了神魂。

    而他刚才在墓冢内,也看到了孟秋雨神色的的异常,还将那名修士的白骨收了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简单了。

    不过此时他也没有时间考虑这些,在小黑和孟秋雨联手的攻击下,他的领域再次奔溃,他不敢硬抗小黑的拳头,却是被孟秋雨剑芒轰飞,喷出一道血线,整个人狠狠砸落在山谷一侧的石壁上,整个身躯都陷了进去。

    “你这个混蛋。”上官七律都不知道该如何骂人了,堂堂证道称帝的强者,居然被孟秋雨这个修为弱小的修士给连番打伤,有小黑在这里,他还偏偏不能将孟秋雨怎么样。

    孟秋雨也被他的气势震飞,不过孟秋雨是帝皇境的炼体修士,这点伤势对孟秋雨影响并不大,只是连番使用轩辕剑,他的消耗却不小,紫府丹湖内的神元已经快要枯竭了。

    “小黑,给我往死里揍,别让他逃走。”孟秋雨盘腿坐下再次恢复着元气,却是让小黑继续出手。

    小黑不用孟秋雨吩咐,也早已鼓动神元,狂暴的拳之杀势再次轰向上官七律。

    上官七律连番被击伤,此时已经不是小黑的对手,再次被小黑一拳轰飞,却是卷起一道黑色阴煞气息,向着远处遁走。

    “追,别让他离开。”孟秋雨大喝道。

    小黑没有犹豫,同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身影。

    而随着上官七律的遁走,笼罩在山谷内的阴煞气息也渐渐消散,空中的岑琼仙子等人看到了盘腿坐在地上疗伤的孟秋雨。

    “秋雨师兄!”凌雪花眼眶一红,声音颤抖着呼喊了一声,一阵香风扑面,她已经出现在孟秋雨面前。

    孟秋雨站起身将凌雪花拥入怀中,目光却是复杂的看向了岑琼仙子,他的上一世就是因为岑琼仙子而惨死,由于相貌的不同,这一世,岑琼仙子却是无法认出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