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震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而他却是一眼认出了凌雪花,在费海城突然出现,以强大实力干掉了尸王宗那些难缠的白衣女修,他可是亲眼目睹。虽然凌雪花不再蒙着纱巾,但他依旧能感应到凌雪花的强大气息。

    凌雪花这种强者,此时却是跟随在孟秋雨的身后,那孟秋雨的身份岂能简单?

    所以他强行压制住了震怒的杀意,先要确认孟秋雨的来历,是否是他能招惹起的人物?

    “你是五行丹宗的什么狗屁副会长,叫杨一厅是吧?不久前尸王宗袭击费海城,九天仙池以及无数修士为了保护费海城浴血奋战,陨落了不少值得敬佩的修士。”

    孟秋雨眯起双眼,指着杨一厅的鼻子说道:“而你,却是在袖手旁观,不仅不出手帮助费海城,事后还动了歪心,想要将守护费海城的奇异火种占为己有。”

    “只是你了解到那奇异火种的主人不是你能招惹得起,所以你打消了心中的贪婪。却是指鹿为马,污蔑他人临阵脱逃,以一副正义凛然的姿态来掩饰你丑恶而虚伪的嘴脸,你这种人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货色。”

    “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你就是孟秋雨?”杨一厅此时已经反映了过来,何况他看到了四周无数修士看向孟秋雨敬畏而紧张的神色。

    张狂而不将五行丹宗放在眼里的年轻强者,又是满头银发,他岂能猜想不到眼前的人就是传闻中白衣仙子的道侣。

    “你猜对了,我就是那个误闯九峰山绝峡谷,无意中放出阴魔上官七律的修士,你不是要让人负责吗?我从没说过自己会推卸责任,这件事和我有关系,铲除阴魔,我孟秋雨可不会袖手旁观。”孟秋雨冷笑道。

    杨一厅的脸色涨得通红,他在费海城的所作所为,必然会让太子界的修士们不齿,可真正敢当面说出来的人却不多,当着无数宗门强者的面再次被孟秋雨提起,他的脸皮再厚,也招架不住。

    别的人忌惮他五行丹宗,忌惮一名证道称帝的神丹师老祖,可眼前的孟秋雨却是少数不会将他五行丹宗放在眼里的人。

    不提孟秋雨以一人之力斩杀邪王和幻云宗两名宗主,以及毁掉了散修联盟所表现出来的强大,人家能在尸王宗四名合道大圆满强者的追杀下依旧安然无恙,实力就远远不是他杨一厅能抗衡的。

    何况孟秋雨的背后还有白衣仙子这种深受各大空间修士仰慕崇拜的强者,以一人之力对抗传闻中强大的麻衣和尚,白衣仙子的修为绝不在四大神帝之下。

    就算孟秋雨杀了他,五行丹宗的老祖荆寒想必也不敢将孟秋雨怎么样。何况孟秋雨的种种传闻充满了深不可测,似乎身边一直还有一位强大的妖修在保护。

    “孟秋雨,这是一场误会,我当时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在邀请一些强者朋友帮忙,因为当时你的确离开了费海城,你身边这位强大的仙子也没出现,以尸王宗那些白衣女修的实力,就算我出手帮忙,形势对费海城还是不利。”

    杨一厅很快恢复了羞愤的神色,一本正经的继续道:“我杨一厅的人品虽然不敢自居光明磊落,但与我熟识的朋友都知道我为人热忱,心直口快。费海城被袭击,是因为你而引起,你却在混战中逃离费海城,我没有深思你的用心,而且也是听信了不少修士对你的误解,才会出言中伤你,这是我的不对,我可以向你致歉。”

    “阴魔上官七律逃出绝峡谷,这件事虽然也是因你而起,但你并不知道绝峡谷封印着阴魔,这是一个意外。而且孟兄承诺要与我们一起诛杀阴魔,可见孟兄同样是一个光明磊落,敢于担当之人,孟兄的气度让我佩服。”

    杨一厅的态度先后发生了急剧转变,侃侃而谈中不但化解了他的尴尬,还主动赞扬了孟秋雨,更是恬不知耻的和孟秋雨套着近乎,脸皮之厚,应变之迅速,不仅让四周各宗门强者们自叹不如,连孟秋雨也是暗骂人至贱则无敌啊,这家伙绝对是他见过最不要脸,也是最能忽悠的小人。

    “杨副宗主果然是巧舌如簧,好口才,好机智。不知道杨副宗主先前说过要让我们九天仙池承担阴魔逃脱的责任,现在还需不需要我们拿出暗虚乳灵泉来补偿呢?”

    岑琼仙子冷笑一声,有了孟秋雨出面,杨一厅的气焰被打压了下去,但她心里依旧憋着一口恶气,岂能不乘机恶心一下杨一厅。

    “这……事出有因,是否追究九天仙池的责任,我觉得还是需要我们在场所有宗门商讨,另外我也想听听孟兄对这件事的看法?”杨一厅暗怒岑琼仙子落井下石,这时候还敢提这件事,他不知道孟秋雨对九天仙池的态度,自然要看孟秋雨的意思。

    “暗虚乳灵泉?”孟秋雨对于九天仙池还真是不了解,但听闻岑琼仙子的话,他眼前顿时一亮,急切地问道。

    “孟师兄,我们九天仙池有一眼神泉,可以孕育出助于修炼提升的暗虚乳液,莫非孟师兄不知此事?”岑琼仙子自然看出了孟秋雨是真的不知道,而且她隐约感觉到孟秋雨似乎很在乎她宗门的暗虚乳液,不过却也没有隐瞒的必要,随即坦言说道。

    孟秋雨压制心中的兴奋,他的确很需要暗虚乳液,因为这种宝物不仅可以帮助修士加快修炼速度,而且能帮助修士领悟一些空间法则,最主要的作用,却在于暗虚乳液是修复开天符子符的两种珍贵材料之一。

    他已经猜测到宁波仙子在雪域秘境内得到的那枚符箓应该就是开天符的子符,这种可以破开任意界面的强大符箓,可以让他回到地球。

    只是开天符子符却是一次性消耗品,也就是说他只能回到地球,却无法再回来。

    而开天符子符却是可以反复使用,激发过的开天符子符破界传送能力消失,需要再次修复好,才可以继续传送,他自然要收集到可以修复开天符的材料,他要回到地球解决一些事情后,还是准备再回来修仙界,这里才是属于他的世界。

    “你也想要暗虚乳液?”孟秋雨深深看了眼岑琼仙子,至今他还没有告诉过对方他就是上一世的楚风,这件事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岑琼仙子解释,而他将目光转向杨一厅问道。

    “孟兄,暗虚乳液对任何修士都有极大的好处,九天仙池拥有这种宝物,整个太子界没有人不想得到一些。”杨一厅猜不透孟秋雨的心思,所以也不直接说明,委婉的笑道。

    “很好,我听你说过,阴魔上官七律被封印在九峰山绝峡谷,九天仙池就该承担守护之责,出了问题,九天仙池就要承担责任是吗?”孟秋雨突然笑着问道。

    杨一厅眼前一亮,孟秋雨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也要以这个理由从九天仙池得到暗虚乳液?那自己和他站在同一阵线上,九天仙池必然不敢不交出暗虚乳液,他也可以得到一些好处。

    “不错,九天仙池担负着守护阴魔上官七律的责任,却没有看护好九峰山绝峡谷,以至于孟兄误闯进入绝峡谷,放出了阴魔,这一切的责任都该由九天仙池来承担。”

    杨一厅满脸正色,说话之际还转向其余宗门的强者说道:“各位,你们是不是也是这样认为?”

    “不错,九天仙池应该承担责任,我们一切都听从孟兄的意思。”各大宗门强者也猜测到孟秋雨是想打暗虚乳液的主意了,此时那里不明白该如何表态,各大宗门联合起来给九天仙池施压,孟秋雨得到了好处,自然也不会亏待了他们所有人。

    “无耻!”九仙子白颍荷气的俏脸煞白,狠狠瞪着孟秋雨,也不知道这句无耻是骂孟秋雨,还是说在场的各大宗门强者。

    就连岑琼仙子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孟秋雨竟然要和杨一厅同流合污,打起了九天仙池宝物的主意,如果孟秋雨想要,她也不是不可以给孟秋雨一些,毕竟她也想要结交孟秋雨。

    孟秋雨将所有人的神色收于眼底,心中冷笑之余看着岑琼仙子问道:“岑琼,是什么人订下的规矩?九天仙池有义务看护阴魔上官七律?”

    呃!岑琼仙子愕然的看着孟秋雨,摇了摇头道:“因为阴魔上官七律是被封印在就份上绝峡谷,我们九天仙池也就自然而然肩负起了看护封印的职责。“

    “哦,原来如此,上官骑驴乃是太子界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他被封印在九峰山,也是各大宗门先辈强者们合力所为,九天仙池主动承担起守护封印的职责,这种行为我觉得很高尚,是各大宗门欠下了九天仙池一份大的人情,这本应该属于各大宗门应尽的职责,为何却偏偏让九天仙池一家承担?”

    孟秋雨转身看向各大宗门之人,在他犀利的目光下,在场的修士一个个脸色僵硬,不知道孟秋雨这是唱的哪一出。

    就连杨一厅也傻了眼,愕然的张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天道之下,存在着天理,如果天理难容,那他也就没有存活的必要了。九天仙池为了太子界平安,以一家之力看护封印上万年,这份功劳却被你们抹杀了,难道就因为阴魔上官七律被封印在九峰山,出了任何事情,就该九天仙池承担吗?那你们付出了什么?”

    孟秋雨的声音骤然变冷,盯着杨一厅冷声道:“姓杨的,你还真是拿不要脸当高尚,亏你有脸追究九天仙池的责任?九天仙池上万年看护封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不但不感谢九天仙池的大公无畏,还觊觎九天仙池拥有的宝物,你们五行丹宗就因为出了一个证道称帝的老家伙,就可以仗势欺人吗?”

    “孟……!”杨一厅张口结舌,被孟秋雨当面指责却是无法辩解,心里恨不得将孟秋雨撕了,可他却不敢。

    “哼,费海城有难的时候不见你们,现在阴魔现世,你们不想着如何铲除邪魔,却是违背者良心道义在这里欺压九天仙池,我孟秋雨再次,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她们?”

    “孟兄,这其中有误会,我们可没有欺压九天仙池的意思,我们各大宗门齐聚九峰山,也是为了铲除阴魔,只要孟兄一句话,我们各大宗门必定竭尽全力,除魔卫道,保太子界平安。”空无子一脸尴尬,急忙抱拳说道。

    随着空无子的带头,其余宗门强者也纷纷表态,这时候谁敢得罪孟秋雨,至于被孟秋雨骂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杨一厅,则是自动被所有人忽略了,没有一个人敢帮着他说话。

    看着眼前各宗门强者们的嘴脸,岑琼仙子等人一阵鄙夷,纷纷疑惑的看向孟秋雨,就连岑琼仙子也意料不到,孟秋雨会为了九天仙池大骂太子界各大宗门。

    孟秋雨自然也不想和各大宗门交恶,只是看不惯这些人欺负九天仙池,岑琼仙子毕竟是他上一世的女人,他岂能容忍这些人蹬鼻子上脸,欺负自己的女人。

    不过五行丹宗的杨一厅,孟秋雨却是反感到了极点,此时想到琼花谷被灭门,所有太子界修士都认为是尸王宗所为,孟秋雨却心存怀疑,因为他可不认为尸王宗灭掉了琼华谷,还会抓走不少女弟子。

    这件事必然和五行丹宗有关,五行丹宗的荆寒老祖最近突然证道称帝,五行丹宗完全有实力灭掉琼华谷。

    “杨一厅,回去告诉五行丹宗的老祖,就说我孟秋雨需要你们五行丹宗的五行道果,我会尽快登门去拿。另外希望琼华谷被灭宗,和你们五行丹宗没有关系。”孟秋雨冷声道。

    咝!四周一片吸气声,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了杨一厅,如果琼花谷被灭宗和五行丹宗有关,那五行丹宗也太阴险了。

    杨一厅脸色青红不接,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那里还敢继续逗留,连一句废话也不说,转身离开了会客大厅,他要尽快回去,将近日发生的事情告诉宗门老祖。

    “孟师兄,你说琼华谷被灭宗是五行丹宗所为?”岑琼仙子一脸凝重的问道。

    “原先只是猜测,但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即使不是五行丹宗出手,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甚至五行丹宗和尸王宗勾结,一起做的这件事。”孟秋雨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