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残阳美景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你找死!”荆寒老祖的领域竟然没有压制住孟秋雨,看着无数弟子受到波及陨落,这才明白孟秋雨是真的要让五行道宗血流成河,不由得勃然大怒。

    “想杀我的人很多,但他们早已变成了一具具枯骨。”孟秋雨冷笑一声,血魔刀再次掀起暴戾煞气,血色刀芒劈向了荆寒老祖。

    五行道宗的宗主齐丹也是一脸震怒,意识到孟秋雨和老祖打下去,宗门洞府都将被毁去,急忙命令宗门弟子开启护宗大阵,轰轰轰的声响中,五行道宗的护宗大阵启动,将整个山门保护了起来。

    “宗主,原来岑琼竟然是孟秋雨的道侣,我们出手对付岑琼,孟秋雨必然会受影响,无法全力应付老祖。”杨一厅目光阴森的看向远处的岑琼仙子,孟秋雨的强悍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知道今日如果无法干掉孟秋雨,五行道宗将会伤亡惨重,即使幸存下来,也将在太子界没落。

    齐丹皱着眉头看向远处依旧沉浸在疑惑与不解中的岑琼仙子,叹息了一声道:“杨师兄,杀了孟秋雨,你想过后果吗?”

    “不杀他,他就要杀我们,现在连老祖都无法压制他,一旦这混蛋大开杀戒后再轻松离开,五行道宗将会威名扫地,再也无法在太子界立足。惹上了这混蛋,他不会给我们忍辱偷生的机会。”

    杨一厅一脸狰狞的继续道:“而且他似乎已经猜到了琼华谷灭宗和咱们有关系,这件事迟早会暴露,只要干掉了孟秋雨,我们面对的只是白衣仙子的报复,但如果让四大神帝知道了我们与尸王宗勾结,那我们要面对的将是各大空间修士的追杀。”

    齐丹神色一变,与另一位副宗主花瑶琴对视了一眼,后者也是微微点头,显然认同了杨一厅的意思。琼华谷被灭宗原本不算是什么大事,这种事情在各大空间界面司空见惯。

    可堂堂炼丹宗门与邪恶的尸王宗勾结灭掉了一个宗门,这种事情只要有人带头批判,势必会引起无数宗门的响应,灭掉五行道宗既能宣扬自己门派正义的威望,又能分摊五行道宗的资源,这种有利的事情,任何宗门都愿意参与。

    而白衣仙子和孟秋雨,无疑就有这样的号召力,五行道宗连白衣仙子都不好应付,又拿什么来面对无数宗门,甚至四大神帝也会出面,那时候他们将是修仙界的公敌。

    “好,动手!”齐丹低沉的声音未落,杨一厅和花瑶琴便动了手,两股领域叠加着罩向了远处的岑琼仙子。

    感受到空间波动传来,岑琼仙子从茫然中惊醒,也展开领域挡下了两人的领域气势,一道道青色光芒祭出,岑琼仙子头顶出现了十二枚爆闪着雷光的佛珠,这是她最强大一件法宝,十二枚雷光珠不仅可以攻击,也可以防御,品阶超越了仙器,威力十分强大。

    “齐丹,你要与我九天仙池为敌吗?”岑琼仙子面若寒霜,杨一厅和花瑶琴她还没放在眼里,五行道宗除了荆寒老祖外,也唯有宗主齐丹是合道后期修为,能给她带来威胁。

    但要论单打独斗,齐丹绝不是她的对手,可是三名合道强者联手,岑琼仙子也没把握能够应付。

    “岑琼,废话少说,如果不是你,孟秋雨也不会来我五行道宗闹事,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今日你们谁也别想离开。”杨一厅被孟秋雨和岑琼仙子都当面羞辱过,他早已将两人恨之入骨,话音未落,他的一柄极品仙器长枪便凝聚着杀势,道道枪纹轰向了岑琼仙子。

    花瑶琴也不甘落后,祭动法宝一把长鞭卷向了岑琼仙子。

    齐丹也在同一时间动了手,强大领域压向岑琼仙子的同时,一股炙热的气息涌动,身为五行丹宗宗主,又是一名九品仙丹师,他也拥有奇异火种,地火榜排名第三的紫金焰火,而他也领悟了火属性的神通,空间燃烧,炙热的气息笼罩了空间,紫金色的火焰蔓延着涌向岑琼仙子。

    随着紫金色火焰的燃烧,空间发出嗤嗤声响,齐丹掌控的空间内,除了岑琼仙子领域支撑的一下片空间,其余都已化为灰烬。

    “雷光裂,给我爆!”岑琼仙子满脸凝重之色,识海神元疯狂燃烧,狂暴的气势涌动,十二枚雷光珠化为十二道青色雷弧,随即凝聚到了一起,席卷着周围的杀势化作一道雷光轰向了前方。

    轰!空间一阵颤抖,狂暴的雷光爆开,杨一厅和花瑶琴的领域直接破碎,两人的攻击法宝光芒也散去了光芒,双双吐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

    齐丹的空间燃烧也被轰的四分五裂,数道缺口出现,齐丹嘴角溢出了血水,岑琼仙子的强悍,他终于体会到了。

    难怪寻常的合道大圆满强者,都不敢轻易招惹岑琼仙子。

    而岑琼仙子也不好受,面对三名合道强者的围攻,她不得不使出极耗元气的雷光裂神通,而且神识也消耗了不少,此时气息有些虚弱,美艳的脸庞也隐隐苍白。

    “宗主,她已经气息虚弱了,干掉她。”杨一厅和花瑶琴吞食了数枚丹药后,所受伤势也恢复了不少,再次祭动法宝攻向了岑琼仙子。

    就在齐丹再次凝聚出完整的空间燃烧,紫金色火焰再次涌向岑琼仙子的时候,一股更加炙热的气息突然涌来,他识海中的紫金焰火发出颤栗,空间燃烧也发出咔咔声响,这狂暴的灼热气息竟然在吞噬他的紫金焰火,他的空间燃烧也瞬息崩溃。

    这股可怕的炙热气息弥漫,无尽火域笼罩了齐丹三人,三人虽然有防御法宝抵挡,也能感受到那可怕的热量在焚烧着一切。

    齐丹识海内的紫金焰火恐惧而颤抖,气息也越来越虚弱,在无焰之火的吞噬下,紫金焰火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齐丹脸色剧变,他与紫金焰火心意相通,自然能感受到自己的火焰在被吞噬,他急忙吞食了几枚爆元丹,识海神元狂暴起来,他的气势也在攀升,领域轰向四周,试图将笼罩在四周的火焰破开。

    如此可怕的火焰,那绝对是天火榜排名靠前的奇异火种,可他竟然感觉不出这是什么火种,无影无踪,无边无际,只有那可怕的炙热在焚烧着一切。

    无焰之火缠住了齐丹三人,岑琼仙子却是感受不到无焰之火对她的威胁,她早在费海城就见识过这可怕的火焰,知道是孟秋雨拥有的奇异火。

    此时她不再犹豫,十二枚雷光珠化作十二道雷光弧,撕开了空间轰向了齐丹三人。

    轰!雷光弧强大的威力破开了花瑶琴的防御法宝,一道裂痕出现,无焰之火乘虚而入,炙热的力量瞬间将花瑶琴笼罩,惨叫声中,花瑶琴浑身燃烧起来,瞬息间化为了灰烬,一名合道中期的强者,顷刻间陨落。

    无焰之火配合岑琼仙子焚杀了花瑶琴,齐丹和杨一厅脸色惊变,就连和孟秋雨僵持的荆寒老祖也是心中一惊,他发现自己低估了孟秋雨,他堂堂证道称帝的强者,竟然拿孟秋雨毫无办法,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证的道绝不是光明大道,而是一条小道,自以为的实力强大,恐怕和二十年前的煌太极一样,坐井观天了。

    “孟秋雨,立刻住手,我给你五行道果。”荆寒老祖意识到不妙,强者的尊严也被他喂了狗,急切的开口说道。

    孟秋雨此时也并不好过,能够抵挡住荆寒老祖,他的消耗也极大,再打下去,他并没有丝毫胜算,一旦元气耗尽,他想逃走都做不到。

    见荆寒老祖放下颜面低头,孟秋雨收起自己的领域,飞身后退冷笑道:“早这样不是更好,给我两枚五行道果,我不会再为难五行道宗。”

    荆寒老祖心中克制着愤怒,沉声道:“立刻让岑琼仙子住手,我会奉上五行道果。”

    孟秋雨点点头收回了无焰之火,岑琼仙子也飞身落到了他身旁,目光复杂的看着孟秋雨,欲言又止,她有很多话想问孟秋雨,却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孟秋雨,希望你信守诺言,不再为难五行道宗。”荆寒老祖丢给了孟秋雨一枚戒指,里面玉盒盛放着两枚五色果,蕴含着五行本源气息。

    孟秋雨查探之后,心中暗自一喜,五行道果绝对是他需要的东西,蕴含五行本源气息的道果对他提升实力有帮助,只可惜他现在无法从五行道宗抢走五行道果树,不然他将五行道果树移植进自己的灵果园,他将会有源源不断的五行本源气息吸收。

    只是小黑现在不在身边,以他一人之力,加上岑琼仙子也无法办到。

    荆寒老祖的实力虽然并不高,但也足以压制他,只是荆寒老祖不想两败俱伤,耗损修为,否则孟秋雨根本讨不到好处。

    现在能顺利得到两枚五行道果,可以让韩琳苏醒,孟秋雨也只能将其他想法暂时搁浅,不管是为了岑琼仙子和九天仙池,还是为了琼华谷,以及五行道果树,甚至杨冰凝的冰炉和神丹丹卷,他和五行道宗之间都不可能和平相处。

    这个宗门,他是一定要毁掉,只不过眼前他还没有能力办到。

    “如果五行道宗不再招惹我,我说过的话会算数。”孟秋雨露出一抹诡笑,看了眼岑琼仙子,两人迅速离去。

    五行道宗不主动招惹他那是不可能的,他会想尽办法让五行道宗招惹到自己,只要给他借口,他会有理由对付五行道宗。

    看着孟秋雨和岑琼仙子离去,荆寒老祖眼里闪过一抹寒芒,嘴角更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冷声道:“孟秋雨,你没有机会再来五行道宗闹事了。”

    话落,他发出了一道讯息,太子域一处禁制洞府突然破开,随即一名身穿血袍的身影遁走,随后另外十道身影也从太子域各处闪现,这些人赶去的方向,都是孟秋雨和岑琼仙子返回九天仙池的必经之地,落日谷。

    落日谷是一处暗红色的山谷,这里的灵草和植被都是暗红色,犹如夕阳西下,残阳笼罩的景色,所以被人称为落日谷。

    落日谷生长着一种很普通的仙灵草曼陀红,是炼制血灵丹,恢复修士血气的一种丹药。而这里也有一些低级妖兽血蟒和红蛛,一些宗门修为低的弟子会来这里试炼,如果运气好,还会找到一些血精髓,而血精髓则是炼制顶级仙丹凝血丹需要的主要材料之一,价值很高。

    孟秋雨的飞船法宝降落在了落日谷一处平台上,那是一个峡口,他带着岑琼仙子跃上最高处,在一块血石上坐了下来,坐在这里,能够看到半个落日谷的风景。

    此时也正是落日时分,残阳如血,一抹余晖映照在落日谷内,整个落日谷看起来都如同梦幻一般绚丽,比之地球上任何观看落日景色的风景区都要景色优美。

    岑琼仙子也挨着孟秋雨坐下,自从她接触修炼之后,观赏自然美景已经对于她是一种奢侈,修仙之人,有几个会有这种陶醉自然的情怀,那一个不是无时无刻在想着提升修为,抢夺资源,战战兢兢活在自保之中。

    “岑琼,日落夕阳的美景算是人世界最美的景色之一,静下心来感受大自然的波澜壮阔,风景如画,你会发现修仙之人其实是最可悲的一种人,追寻无上大道,追求生命的永恒,在杀戮与孤寂,恐惧与枯燥的修炼生涯中生存,失去的不仅是人性,还有心中最美好的东西。”

    孟秋雨俊美的脸庞普照在残阳之下,看着有种邪逸而不羁的潇洒,尤其是他眼神中隐现的一抹忧伤,让岑琼仙子莫名的感觉到一丝迷恋,一丝心疼,这种感觉,她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了,封闭的心门,也不知何时出现了缝隙。

    “在我家乡有一句话叫做人生漫漫长路,走得太快,却是忽略了路边的风景。人之初,性本善,我们出生后,都有一颗单纯,善良,纯洁的心灵,却是在人生这个大舞台中,被黑暗与邪恶一点点蚕食,玷污,能够依旧保留下心灵一丝净土的人太少了。”

    孟秋雨眼神柔和的看向岑琼仙子,柔声道:“而我们失去的美好永远会成为遗憾,有些东西,包括爱情,都是我们不能丢掉的东西,如果失去了,绝情无爱,那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孟师兄,你看着年轻,却仿佛经历了太多人世沧桑,感受过太多辛酸与痛苦,你就像是一个包着神秘色彩的宝盒,忍不住想要让人打开,探知里面有什么秘密?”

    岑琼仙子目光凝视着孟秋雨,在孟秋雨深情的注视下,脸颊隐现一抹红晕,轻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女人?你到底是谁?”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一个上古时期一代强者陨落的故事,他历经九世轮回,而在第八世出现在了太子界一个低级州的边陲小镇,那一世,他叫楚风。”孟秋雨苦涩一笑,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