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入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饶是岑琼仙子见多识广,经历过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被孟秋雨讲的故事给惊呆了,她自然也知道上古时期的一些大能强者拥有通天彻地之能,能够主宰自己轮回的命运。

    可孟秋雨历经九世轮回,又与她有了藕断丝连的关系,却也让岑琼仙子有些难以接受。

    她曾经爱过的男人叫楚风,而那也是她唯一付出过感情,接受的唯一男人。

    就算她相信了孟秋雨的前世就是楚风,可也一时间无法接受现在的孟秋雨,因为两个人之间除了有着相同的个性,无惧无畏,有着同样令女人着迷的气质外,再无其他相似之处。她怎么也无法将眼前的孟秋雨与千年前,那个闯入她心扉,陪伴着她在死亡边缘历经三年磨难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修仙的女子也不都是水性杨花,不是所有女修都将男女之情视为皮肉之欲,岑琼仙子就是一个保守的女修,她这一生只有过一个男人,那便是楚风。

    就算她对孟秋雨有一些好感,而孟秋雨也有资本让任何女修心甘情愿成为他的道侣,可岑琼仙子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孟秋雨,接受他,她无法忘怀楚风。不接受他,但孟秋雨和楚风却是一个人,除了皮囊之外,两人的灵魂是一样的。

    而对于她们这种修炼之人,身躯那就是一副皮囊,只要灵魂不灭,以任何形态都可以存在。

    “岑琼,我知道你一时间难以接受事实,我也不会强求你接受我。但你应该明白,楚风就是我,我就是楚风,我们有着相同的灵魂,楚风即使不被徐枫残杀,他也不会永远陪着你,因为他早已注定是要经历轮回之苦,只不过他死的有点凄惨罢了。

    “我的肉身唯有经历九世轮回才会更加完美,也唯有经历九世轮回,我的灵魂才会完整。不管你接不接受我,在我心里你都是我的女人之一,这一世,我不会让自己的任何女人受大伤害,包括你。”

    孟秋雨眼神温柔而专注,岑琼仙子有片刻的恍惚,仿佛在自己眼前的就是楚风,尤其是孟秋雨温柔的抚摸她秀发的动作,让她回忆起在楚枫怀中,两人所度过的每一个温情之夜。

    就在孟秋雨温热的嘴唇碰触她冰凉的小嘴时,岑琼仙子从恍惚中惊醒,眼前的孟秋雨与楚风的影子再次分开,她慌乱的将头扭向一旁,身躯在微微颤抖,无声胜有声,她用行动在表示着自己的抗拒,她还无法接受孟秋雨。

    孟秋雨讪讪一笑,这还是第一次在这种时刻被女人拒绝,说不失落是假的,但他知道岑琼仙子有心理负担,在她无法彻底接受楚风就是自己之前,他恐怕是没机会碰触她,亲近她。

    “孟师兄,我……”岑琼仙子眼神中满是歉意,同时也有些羞涩,孟秋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她抱在了怀里,男人身体的温暖让她身心都在颤抖,而孟秋雨身上的气息,也让她有一丝丝熟悉的味道,而且很好闻。

    上千年没有接触男修的身体,岑琼仙子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说不出来的感觉在心头滋生,她紧咬着贝齿不敢多看孟秋雨一眼。

    “我能理解,换做我,也恐怕不能这么快接受这样的事情。岑琼,你的天资很好,而且修炼的功法也不简单,只是你始终无法抛开心中的枷锁,你德尔道心有阴影,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一直都在自责中,你觉得楚风之所以会陨落,是因为你,是你害了他。”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岑琼仙子的瞬息间,他强大的神识已经察觉到了岑琼仙子的识海深处有着一团朦胧的雾影包裹着她的道心,他便猜到了岑琼仙子为何会这样。

    否则以岑琼仙子的天赋以及修炼功法,她早应该证道称帝才对,之所以她的修为进步缓慢,是因为千年前楚风惨死对她的打击太大,她活在自责中。

    “我……!”岑琼仙子被戳破了心中封闭的隐秘,眼神忧伤的叹息了一声,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诉说。

    “现在你知道楚风之死,早已是命中注定的结局,就算不是遇到你,他依旧会陨落,徐枫不杀他,他会死在别人手里,或者陨落在任何险境之内。所以这不是你的错,他爱你,就算是为你而失去生命,那也是他心甘情愿。”

    孟秋雨轻轻拍了拍岑琼仙子的香肩,柔声道:“保护你,是楚风的职责,你已经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你是楚风的女人。楚风从没有怪过你,也不后悔与你相遇,更不后悔爱上你,他唯一遗憾的事情,是没有能守护在你身边,让你一个人承受着上千年的苦楚。”

    “孟师兄,这番话是你在说?还是楚风在说?”岑琼仙子早已芳心颤抖,孟秋雨这些话在地球上也能将任何女孩子哄得团团转,岑琼仙子更是从未听过如此动人的情话,她满眼水雾的看着孟秋雨,难以克制她心底深处的那份悸动。

    “是他也是我,因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孟秋雨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好一对痴情缠绵的狗男女,孟秋雨,我们又见面了。”

    突然间,空中一阵元气波动,在孟秋雨和岑琼仙子神色微变中,一道血色身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的空中,苍白无骨,犹如一具干尸的韩玉箫阴森森一笑,强大的气势威压罩向了孟秋雨二人。

    孟秋雨的神识远比合道修士的要强大,甚至不在寻常的证道圣帝之下,可韩玉箫来的太突然,这家伙显然又刻意隐匿了气息,所以孟秋雨没有一丝察觉。

    韩玉箫显然不给孟秋雨逃走的机会,悄无声息而来,又是突然出手,孟秋雨和岑琼仙子没有任何挣扎便被他的气势压制住了。

    孟秋雨帝皇境的炼体修为,在韩玉箫的气势下依旧全身骨头在卡卡作响,似乎随时要被压断一般,岑琼仙子就更加不堪了,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全身骨头都被压断了无数根。

    “韩玉箫,你好卑鄙。”孟秋雨气的咬牙切齿,韩玉箫的领域太强大,不仅禁锢住了他的神元,连神识也无法伸展,此时别说祭出神王冠保护两人,他自己都无法脱困,死死的被压制着。

    “哼哼哼……孟秋雨,原来你也有今天,你的真灵世界内不是有一个强大的妖修吗?我就不信你的神元被我禁锢,能够将真灵世界内的那家伙唤出来。”

    韩玉箫哼哼冷笑,他之所以突袭孟秋雨,不给孟秋雨任何反应机会,就是担心小黑再次出现坏他好事。可他却并不知道,小黑根本不在孟秋雨的真灵世界内,就算孟秋雨可以动用神识和神元,小黑也不会出现帮忙。

    看到岑琼仙子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被韩玉箫强大的威压压制的即将爆体,孟秋雨眼珠子都红了,怒喝道:“韩玉箫,你如果是个男人,有本事就冲我来,要杀要剐,老子任由你处置,放过岑琼。否则就算今日我陨落,我也会用灵魂发誓,世世代代与你为仇。”

    “哈哈哈……孟秋雨,你还真是一个多情种,到了这时候,还要为一个女人求情,你的骄傲和霸道哪里去了?你不顾我的感受,当初面对神道空间无数人戳穿我,害得我被逐出华清殿的那份不可一世又哪里去了?”

    “孟秋雨,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我要你加倍偿还,我要让你亲眼目睹自己的女人惨死,而你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你一定很享受。”

    “你他妈的变态,你这个不人不鬼的垃圾。”孟秋雨呀呲欲裂,眼睁睁看着岑琼仙子的脸色逐渐苍白,耳中听着女人骨头寸寸断裂的声音,他却是无法挣脱束缚。

    “岑琼……”孟秋雨声音悲痛的呼喊着女人,岑琼仙子嘴里却是溢着血水,韩玉箫不让她死得太痛快,一点点的压迫着她的身体,岑琼仙子自己都能听到自己骨头在断裂。

    “啊!”孟秋雨张嘴喷出一大口精血,双眼变得血红,一股暴戾的煞气冲出了他的识海,狂暴的杀意席卷,韩玉箫束缚他的力量被震得出现了松动。

    孟秋雨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神王冠爆闪着金芒笼罩了岑琼仙子,血魔刀和轩辕剑也出现在了孟秋雨的手中。

    “韩玉箫,去死!”神魔合体下的孟秋雨气势再次飙升,原本暴戾的杀意更加的狂暴,这一刻的轩辕剑浩瀚正气已经无法压制血魔刀的血煞魔气,一直处于平衡的神魔合体,这一刻,孟秋雨的灵魂却是被魔性占据主导。

    被魔性占据主导的孟秋雨处于狂暴状态,滔天杀气弥漫,血魔刀爆闪着恐怖的杀意轰向了韩玉箫。

    韩玉箫也被吓到了,他的血煞气息足够强大,但面对孟秋雨狂暴的杀意,他竟然有些畏惧,这一刻的孟秋雨气势依旧在飙升,血魔刀的杀势已经凝如实质,感受到了这一刀的恐怖,韩玉箫也疯狂燃烧起了神元和精血,防御法宝祭出,两股强大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

    轰!天地变色,空间碎裂,狂暴的冲击将神王冠保护下的岑琼仙子震飞了出去,神王冠也坠落在她脚下。

    张嘴再次喷出数口鲜血,岑琼仙子的气息愈发虚弱,不过她还有一丝力量拿出了戒指内的疗伤丹药迅速服了下去。

    全身骨头大部分碎裂,这样的伤势对于岑琼仙子没有生命危险,却也十分严重了,她想要恢复却需要很长时间,可她现在哪里顾得上自己的伤势,挣扎着站起身看向了同样被震飞的孟秋雨。

    孟秋雨倒在血泊中,全身犹如血人,片刻后摇晃着站起身来,他身上的暴戾杀意依旧不减,双眼如同血染,脸色也无比狰狞,再次挥起血魔刀劈向了远处的韩玉箫。

    韩玉箫的情况也不比孟秋雨好到哪里,本就形如枯尸的他脸色惨白如纸,嘴角挂着血水,一身血泡也支离破碎,他的防御法宝都在刚才的神元爆炸中碎裂,他再次祭出一面护盾,护盾被血魔刀劈飞,他也再次被轰飞了出去。

    “孟秋雨,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入魔了,哈哈哈哈……我等着你大开杀戒的消息。”韩玉箫吐出一口鲜血,疯狂的大笑几声,随即转身遁走。

    此时的孟秋雨已经处于疯魔状态,他就算能杀了孟秋雨,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他更愿意看到被各大空间界面崇拜的白衣仙子的道侣,变成嗜杀成性,六亲不认的魔头。

    孟秋雨惊走韩玉箫,目光冰冷的扫了眼四周,随即看向了岑琼仙子,眼神中毫无任何感情,只有暴戾的杀意。

    被孟秋雨的目光盯着,岑琼仙子仿佛坠入冰窟一般,全身冰寒。她听到了韩玉箫说的话,也明白孟秋雨为了救她,而不惜入魔。

    如果孟秋雨无法克制住他的魔性,他今后将会沦为嗜杀无情的魔头,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杀戮,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孟师兄……”岑琼仙子泪流满面,她的心像是被钢刀搅动一般痛苦,孟秋雨为她做的这一切,深深的震撼着她,却也让她感动而羞愧,她觉得自己根本不值得孟秋雨这样做。

    孟秋雨沉重的步伐踩着满是渠壕的山谷,踏踏踏,一步步走向了岑琼仙子,至始至终,他眼神都是冰冷如刀,身上的杀意也从未消散、

    “孟师兄,你一定不能入魔,你要克制主自己的魔性。”岑琼仙子神情悲痛的呼喊道。

    孟秋雨却是不为所动,探出大手一巴掌将岑琼仙子打飞了出去,血魔刀凌空而起就要劈向岑琼仙子。

    岑琼仙子摔得全身都快散架了,强忍着疼痛爬起身,却被血魔刀暴戾的杀意锁定,血色刀芒闪现,这一刀,孟秋雨没有丝毫犹豫的劈了下来。

    “楚风……,如果你就是楚风,我能死在你手里,我也心甘情愿。如果可以轮回,我也一定会记得你,楚风。”岑琼仙子眼神中没有恐惧,唯有那浓浓的不舍和心痛,嘴里喃喃自语着,这一刻,孟秋雨的身影终于和楚风合二为一,只是血色刀芒却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岑琼仙子凄美的神情,让孟秋雨冰冷的心微微一动,他这一刀突兀的停止在了岑琼仙子面前,眼神中有着一抹挣扎,一丝茫然。

    随即,孟秋雨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血红的双眼流露出了一丝情感,他深深看了眼岑琼仙子,丢下一枚戒指,咬着牙说道:“岑琼,如果遇到慕雪,告诉她,我会回来找你们。”

    孟秋雨艰难的说完这些话,眼神中的冰冷再次浓郁,他扬天嘶吼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岑琼仙子面前。

    最后一刻,他以顽强的意志压制住了魔性,没有对岑琼挥下那一刀,可他根本无法抵抗那暴戾的魔性,在理智丧失的一刹那,他选择了离开落日谷,否则他第一个伤害的人,必将是岑琼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