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青云镇的纨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的入魔不代表他是修魔者,因为他修炼的玄天九变不是魔功。

    而但凡修炼之人,都会在成长途中产生心魔,这便是所谓的魔由心生,这是人性使然,每一个人都有自私,贪婪,阴暗的一面,一念成仁,一念成魔。

    只是魔修者任由心魔滋生,修炼功法威力强大,却嗜杀成性,为正统修道之人所不容,故而被视为邪魔歪道。

    孟秋雨的入魔则是因为他灵魂深处就有杀戮的魔性,上古时期他就是亦正亦邪之人,实力为尊,视生命为蝼蚁。

    历经九世轮回,人生百态,他灵魂深处的杀戮天性已经淡弱了不少,很多美好的东西都在感化着他,比如亲情,爱情与友情。

    人世界最难懂的是感情,而这种感情,可以让人疯狂,也能让人着迷。

    自从来到修仙世界后,孟秋雨用的最多的兵器便是龙霸天的血魔刀,血魔刀血煞气息浓郁,这把魔刀的刀魂也在激发着他体内的魔性。

    只是孟秋雨又拥有轩辕神剑这种上古正义之剑,轩辕剑的浩瀚正义力量能为他抵御血魔刀的魔性侵蚀。

    所以孟秋雨即使神魔合体,也不会被魔性掌控他的神智与神魂。

    可韩玉箫却当着他的面折磨摧毁着岑琼仙子,亲眼目睹着自己所爱的女人在遭受着惨痛的折磨,而他却又无能为力改变这一切,孟秋雨彻底陷入了疯狂。

    暴怒中被禁锢的神元强行冲破束缚,以至于他在疯狂中元气紊乱‘走火’,从而导致神智失常而‘入魔’。

    入魔状态下的孟秋雨已经失去了自我,迷失了心智,所幸在当时,没有将岑琼仙子给杀掉,而是拼着最后的一丝理智逃离了太子域。

    但孟秋雨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蛮荒之地,这里灵气稀薄,天地规则破碎,几乎毫无规则可言,在这种地方修法者连个普通武者都不如,没有天地灵气,没有规则,任何神通法术都无法使用。

    这种地方却是难不倒孟秋雨,他本就是一个实力强悍的武修,以武入道的强者。疯魔状态下,他一路杀戮,凡是遇到的人几乎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只是在这种地方,玄天九变的运转也变得缓慢,他体力和元气无法以最快的速度恢复。

    而在他虚弱的时候,却是遇到了一名实力强大的武修,全盛时期的孟秋雨自然不惧对方,可当时他体力近乎透支,被那人打得遍体鳞伤,要不是帝皇境的炼体体魄,他早就被劈成了无数块。

    孟秋雨头颅受到重击,他也重伤了对方,在神智短暂恢复的一瞬间,他逃离了那人的追杀,一路逃亡到了紫衫林,最后终因体力不支,失血虚弱下从空中坠落,却是挂在了一株歪脖子树上。也幸亏了这株歪脖子树阻挡,否则他将会坠落断崖深处,能否活下来都未可知。

    这一切,孟秋雨自然是不清楚,他连自己怎么来到这里,如何受的伤都不清楚。体内无法吸收足够的神元,他脑部的一块淤血也无法自主炼化,他竟然悲催的失忆了。

    这种事情对于修炼者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被一些强者强行抽离了部分或者全部记忆,孟秋雨头部受的伤在地球上算是重伤,可在修仙世界,根本不算什么伤势。

    只要他体内元气足够,可以动用神识,炼化这点淤血根本不是难事。

    无巧不巧的是这里灵气稀薄,规则破碎,孟秋雨连恢复元气都需要很长时间,神识也无法动用,他脑部的淤血自然是无法炼化。

    而他现在记忆全失,也根本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已经和莫图祖孙二人呆在一起十几天了,孟秋雨身上的外伤彻底恢复了过来,只是紫府丹湖内却是空空荡荡,这里糟粕而稀疏的灵气,根本无法让他吸收炼化,而且他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吸收炼化。

    十几天的时间,孟秋雨和祖孙二人相处的很是融洽,尤其是梓涵小丫头,比以前更加的开朗活泼,她仿佛回到了哥哥没有死去的时光,将孟秋雨当成了她的亲哥哥,总喜欢腻着他。

    而她这么多年也的确孤单,难得家里多了孟秋雨这么一个哥哥,梓涵开心的像是快乐的燕子,在孟秋雨身体恢复这几天,便带着他外出寻找药草,然后由莫图带去青云镇药草堂出售,或许去商楼兑换一些家用品和修炼的资源。

    这些修炼资源已经低级的不能再低级,如果孟秋雨有记忆,这种垃圾资源他恐怕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但对于祖孙二人却是宝贝,梓涵修为是聚气八级,莫图在为她积攒资源,希望孙女早日聚气圆满,再换购一枚筑基丹,让孙女成为筑基期的修士。

    否则在这种地方,梓涵没有能教授她武学的师傅,无法成为一名强大的武修,又无法成为修士,她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

    紫竹林西侧的山坡上,天色还处于灰蒙蒙的时候,孟秋雨已经离开茅草屋来到了这里,沿着山坡跑了几圈后,孟秋雨开始打起了拳法。

    这些东西都是他潜意识里出现的东西,在地球上养成的习惯,这几天他都开始在晨练,他打的的拳法便是雷霆神拳,只是他体内没有劲力,虽然虎虎生风,却并没有太大的威力。

    一趟拳法打下来,孟秋雨的额头已经现出了汗水,日色也将黑夜赶走,天空变得明亮起来。

    “一风哥哥,你又在锻炼身体吗?”清脆的声音传来,梓涵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裙衫,小跑着从蜿蜒的小路而来,跑到孟秋雨面前时,俏脸粉红,煞是可爱。

    孟秋雨露出温煦而愉悦的笑容,擦了擦额头的汗滴笑道:“梓涵,等下次我随莫爷爷一起去青云镇的时候,哥哥给你买一件漂亮的衣服。”

    看到梓涵的衣衫虽然干净,却已经很陈旧了,孟秋雨不由得心中怜惜,和祖孙俩生活这段时间,他已经了解到了在这里生存的艰难,要不是莫图对药草有研究,也能识辩一些珍贵的仙灵草,还能帮人医治一些伤势,毫无背景的祖孙俩,一个身上有旧疾未愈,一个修为低下,还未成年,很难在这种偏僻的地方生存下来。

    他们的生活过得很艰辛,以前莫一风活着的时候,还能去深山里猎杀一些妖兽换取生活用品,莫一风死后,祖孙俩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毕竟在莽荒之地,和地球上差异并不大,不同于其他修炼世界,他们需要吃东西,为了填饱肚子,就是一大笔开销。

    “梓涵有衣服穿,买一件衣服需要花费一块灵石的,够咱们一家吃一个月的食物了。”

    梓涵摇摇头,随即神色黯然的哏咽道:“爷爷最近旧疾经常发作,可他又不想让我担心,也不舍得换取一些高级疗伤灵丹,只是自己用药草熬汤,我很担心他的身体。昨晚,我又看到爷爷吐血了。”

    孟秋雨皱起了眉头,莫图全身经脉多处断裂,曾经的修为也所剩无几,他听梓涵说过,莫图曾经是一个三品仙丹师,还是一位化神期的修士。

    只是后来得罪了仇家,被仇家追杀受了重伤,逃到了莽荒之地,以他所受的伤势,在修仙世界内一枚仙丹足以治愈。

    可在蛮荒之地,仙丹太过稀缺,就算能出现这种丹药,他也买不起。而他为了孙女的安全,是绝对不敢离开这里。

    如果被仇家发现,就算他恢复了修为,他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孙女。蛮荒之地虽然艰苦,却可以维持生存,一切都是为了活着。

    “梓涵,你爷爷的伤势需要什么丹药能医治好?”孟秋雨沉吟了片刻问道。

    “我听爷爷说他的根基已经破坏,经脉多处断裂,除了顶级仙丹紫檀丹,寻常的丹药无法彻底治愈。而紫檀丹在莽荒之地,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丹药。”

    梓涵神色黯然的摇摇头道;“如果可以离开莽荒之地去修仙界,应该会有紫檀丹,可爷爷说修仙界太可怕,我们就算去了修仙界,也活不下来,更别说得到紫檀丹。”

    “一风哥哥,这几天爷爷身体不好,今天你陪我去青云镇出手药草吧,我们去药草堂问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丹药可以延续爷爷的生命,他的情况似乎越来越不好了。”

    “好,我陪你去。”孟秋雨点点头,带着梓涵走下了山坡。

    青云镇离着紫竹林只有五里之地,两人来到青云镇后,也只是用了一个时辰,孟秋雨背着两竹篓药草,在梓涵的带领下来到了莫老爷子经常出售药草的地方,青云药草堂。

    青云药草堂是青云镇王家的产业,垄断了整个青云镇药草生意,除了这里,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出售药草。

    莫图为了不让自己孙女有任何意外发生,他很少带梓涵出现在青云镇,因为青云镇除了王家之外,还有几个有些势力的家族,这些家族子弟都很顽劣,看到漂亮的女孩子,那是一定不会放过。

    “你是莫药师的孙女吧?一年多不见,小丫头都变成大姑娘了。”青云药草堂掌柜在看到清秀纯美的梓涵后,眼前顿时一亮,他仔细端详了几眼,认出了梓涵。

    莫图以前带梓涵来青云镇,也只是来青云药草堂,掌柜的见过梓涵,虽说梓涵变化很大,已经亭亭玉立,犹如含苞待放的花朵,可他还是认出了梓涵是莫图的孙女。

    “廖掌柜你好,爷爷今天身体不太好,所以我带着药草来了,您帮我看一下,这些药草可以换取多时灵石?”梓涵浅浅一笑,示意孟秋雨将两个竹篓放到了柜台上。

    廖掌柜呵呵一笑,点点头检查了一番药草后笑道;“这些药草都寻常灵草,没有一株珍贵灵草,不过你爷爷和我是朋友,你又是第一次替你爷爷来出售药草,我可以给你三块灵石,这已经是最高价了。”

    梓涵看了眼孟秋雨,点头道:“那谢谢廖掌柜。”

    三块灵石的确已经不少了,不过这两竹篓灵草,也是她和孟秋雨几天时间才采摘到的,能换取三枚灵石,她已经很知足了。

    拿到了三块指甲盖大小的灵石,梓涵视若珍宝的放进了储物袋里,告别了廖掌柜和孟秋雨离开了药草堂。

    在两人离去后,廖掌柜摇头叹息道:“好一个俏丽的小丫头,只可惜家境不好,不然嫁入王家,莫药师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廖掌柜,你在嘀咕什么?什么俏丽的小丫头?青云镇的这些家族小姐们,可没有人能称得上俏丽。”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名身穿锦袍的青年带着两名身材健硕的武者走进了药草堂。

    “哎呀,原来是王大少爷,您的耳朵可真好使,小的也只是嘴里念叨几句,您就听到了。”廖掌柜脸上堆起笑容,吃着王家的饭,他脑门上烙印着王家的招牌,在青云镇也算是一个人物,这一切,他自然感激王家,见到王家的大少爷,哪敢不热情。

    “呵呵,廖掌柜说的哪家小姐?能被廖掌柜称赞的小姐,必定不一般。”王大少爷满脸笑容的问道。

    “是青云镇外紫竹林的莫药师家的孙女,好像叫做梓涵,一年多不见,长得十分漂亮,在咱们青云镇内,也恐怕只有雨株小姐能胜过这丫头。”廖掌柜笑着说道。

    青云镇最漂亮的女子便是王家的小姐名为王雨株,今年十八岁,相貌十分出众,而且天资也不错,武学修为在年轻一辈中,算是佼佼着,是眼前王大少爷的亲妹妹。

    “莫药师的孙女?本少还真没见过,能和雨株媲美,想必也不会差到那里,本少这就去看一看,如果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本少就收她为小妾。”

    王大少爷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青云镇上一些相貌看得过去的女子,很多他都占有过,难得听到一位姿色不凡的女子,他立刻动了邪心。

    在廖掌柜愕然的眼神中,王大少爷带着两名心腹手下急匆匆离开了药草堂,因为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到过梓涵和孟秋雨离去的背影,他们进了不远处的云凤丹楼。

    云凤丹阁是镇上唯一一家出售灵丹的丹楼,幕后掌控者是青云镇势力仅次于王家的李家二夫人江云凤,李家二夫人也是青云镇的一名风云人物,是个极为艳丽的美妇,江家在青云镇也是大家族之一。

    此时的梓涵和孟秋雨却是遇到了麻烦,在他们进入云凤丹楼,询问丹楼执事关于经脉受损的事情时,一名身材消瘦,面色苍白的三角眼年轻人带着三名手下围住了两人。

    三角眼青年显然看上了梓涵的美貌,邀请她却家中做客,梓涵不同意,他便准备动强,因为他是江家的少爷江泉,青云镇几大顽劣子弟之一,平日里欺男霸女,遇到梓涵这种姿色绝美的小美女,哪肯放过。

    得知他又没什么背景,更是毫无忌惮,三名手下其中两人挡住了孟秋雨,他的手抓向了梓涵。

    “住手!”

    就在此时,一声冷喝传来,王大少爷带着两名武者走了进来,喝止了江家少爷后,他看向了一脸惊慌的梓涵,当即瞪大了眼睛,惊艳而痴迷的目光无法从梓涵身上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