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落足青云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王季斌冷笑一声,他可不觉得孟秋雨能将他如何,不说自己身边的泰雄和费勇就能缠住孟秋雨,云凤丹楼的掌柜早已将消息发送了出去,江泉被杀,江家高手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孟秋雨自身都难保,又怎么来对付他。

    何况他已经控制了莫梓涵,有这个小美人在手中,他就不信孟秋雨敢对他动手。

    “死!”孟秋雨眼眸中的血色越来越浓,身上的杀意也在飙升,冷冷的话语犹如从九幽地府传来,伴随着一道寒芒,两颗头颅带着热血离开了身躯,滚热的鲜血飞洒,王季斌身边的两名地阶巅峰强者竟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孟秋雨一剑斩首。

    这一刻孟秋雨身上爆发出了令人恐惧的血煞气息,数名躲在角落的丹楼伙计吓得瑟瑟发抖,一股让他们灵魂都在颤抖的死亡气息笼罩着他们的心头。

    滴!随着长剑上的一滴血水溅落在地面上,孟秋雨拎着染血长剑迈步走向王季斌,并不沉重的步伐却像是晨钟一样敲击着王季斌的心头,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咚!咚!咚!

    他目瞪口呆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两名护卫强者,至始至终他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

    不仅是王季斌,就连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云凤丹楼众伙计和掌柜也没人能看清孟秋雨是如何杀了两名地阶巅峰强者,只觉得大厅内的温度邹然冰寒,一道寒光闪现,随即两颗人头就飞了出去。

    “你……你不要过来,不然我会杀了她。”王季斌心胆俱寒,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丝,占尽优势的局面,转眼间就出现了逆转,而这种逆转突然地让他做梦也想象不到。

    他颤抖着手臂捏住了莫梓涵的脖子,拖着莫梓涵缓缓后退,随着孟秋雨一步步走进,他像是感觉到了死神的召唤。

    “你敢伤她一根毫毛,我保证你会死的比任何人都惨,就连你的家族,我也会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王季斌身躯剧烈颤抖,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可怕,他一把将莫梓涵推开,做出了一个他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发生的举动,双膝一软,他跪在了地上。

    “前辈饶命,只要您放过我,王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昏迷中的莫梓涵软倒在地上,此时悠悠醒来,她茫然的睁开双眼却是看到那两名围攻哥哥的强者被砍掉了脑袋,倒在血泊中,青云镇呼风唤雨的王家大少爷却像狗一样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再看孟秋雨,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恐怖杀气,拎着还在滴血的长剑,犹如来自地狱的杀神,血色双瞳透着冰寒入骨的冷漠。

    “一风哥哥……”莫梓涵再次从孟秋雨身上感受到了他第一次醒来时候的可怕气息,这种冰寒嗜血的气息让她同样感觉到了害怕。

    莫梓涵轻声的呼喊,让孟秋雨迈动的步伐一滞,他看向俏脸煞白的少女,脑海深处闪现出了这段时间两人亲如兄妹的相处,以及莫梓涵那纯洁无暇的笑脸。

    孟秋雨眼神中的冰寒被一股暖意融化,他看向莫梓涵的眼神也柔和了起来,上前几步将莫梓涵拉起,声音轻柔的点头道:“别怕,有哥哥在,没人能伤害你。”

    “嗯!”莫梓涵原本害怕的心神松弛了下来,她从孟秋雨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她能感觉到孟秋雨对他的呵护,就算哥哥屠尽整个青云镇,也不会伤害她。

    孟秋雨将梓涵拉在身后,转向王季斌的时候,眼神再次冰寒,杀意也在凝聚,他缓缓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对于王季斌,他没有丝毫仁慈之心。

    “住手!”

    就在此时,数道强大的气息从远处传来,随即数道身影出现在了丹楼大厅内,七八名男女个个都是强大的武者,开口阻止孟秋雨的是一名身穿锦袍的中年人

    孟秋雨目光淡然的扫了一眼出现的众人,手中的长剑却是没有任何停顿挥落而下,斩向了王季斌的头颅。

    “你敢!”锦袍中年人厉喝一声,一股庞大的气势从身上发出,耀眼的剑芒闪动,他挥出一剑挡下了孟秋雨斩向王季斌的长剑。

    啪!孟秋雨手中的长剑折断,而锦袍中年人也身形踉跄着退出了几步,脸色变得通红,嘴角溢出了一丝血丝。

    孟秋雨抢夺江泉的宝剑虽然也不是凡品,可和锦袍中年人的宝剑相比,就要逊色太多了,而孟秋雨体内又没有神元之力,仅凭肉身的力量震退了对方,却也被斩断了长剑。

    看到锦袍中年人一招被孟秋雨震退,其余赶来的男女纷纷脸色一变,每个人心里都在暗自震惊,青云镇什么时候来了这样的强者,他们竟然不知道。

    “我要杀的人,谁也救不了。”孟秋雨冰冷的话音中,只剩下半截的长剑化作一道寒光闪现,掀起一片血污,王季斌刚刚站起的身子再次倒地,胸口处只有一截剑柄露出,鲜血将他的衣衫瞬间染红。

    “你敢杀我儿子,受死!”锦袍中年人爆吼一声,手中宝剑卷起恐怖的杀意攻向了孟秋雨。

    孟秋雨冷哼一声,身形如鬼魅般游走,抱着莫梓涵与锦袍中年人的长剑擦身而过,他的衣衫被划开一道口子,不过孟秋雨却也到了锦袍中年人的面前。

    锦袍中年人神色一变,瞳孔中一记硕大的拳头逐渐放大,随即他只感到脑袋裂开了一般剧痛,砰的一声,锦袍中年人身躯倒飞了出去,伴随着血水爆开,他的头颅被孟秋雨一拳轰成了烂西瓜。

    孟秋雨身上喷满了鲜血,他却顺势夺下了锦袍中年人的长剑,不再看一眼飞出去的锦袍中年人,拎着长剑,抱着莫梓涵,目光冷漠的扫向了其余满脸惊骇的男女。

    丹楼大厅内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都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看向孟秋雨的眼神也流露出了恐惧之色,堂堂王家掌权者,青云镇第一强者,天阶后期强者的王瑞竟然被一拳轰杀,这种震撼的场面,让所有人都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原本得知儿子被杀的江家家主江文渊,刚才还准备出手击杀孟秋雨为儿子报仇,此时却是根本没有出手的勇气,面对孟秋雨这种一拳轰杀天阶后期的强者,别说他儿子死了,就是他全家被杀了,他也不敢动手。

    “前辈,王家仗着家族势力强大,在青云镇欺压弱小,今日前辈诛杀这对父子,是为青云镇除了一大害,晚辈青云镇李家家主李文书拜见前辈。”

    片刻的沉闷后,一名穿着高贵的须眉男子走出人群,抱拳向孟秋雨行礼,神态间十分的恭谨。

    “前辈实力强大,令晚辈折服,江文渊见过前辈。”

    随着李家家主的示好,江文渊也急忙站出,丝毫不提儿子被杀一事,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面对杀子仇人,他却笑的十分恭敬。

    “晚辈玉凤丹楼楼主江玉凤拜见前辈,还望前辈恕罪,这里发生的事情晚辈一无所知,王家父子冲撞前辈罪该万死。”人群内,一名身穿红色纱裙的美貌女人也神态恭敬的开口道。

    随后剩下的几人也都纷纷上前拜见孟秋雨,这些人都是青云镇有头有脸的强者,之所以能在同一时间赶到这里,也恰好是因为李家家主有事情与其余青云镇的这些强者商议,江泉被杀的消息传来后,这些人纷纷震惊,所以才一起赶来了云凤丹楼。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杀了江泉的强者,竟然还要杀王季斌,现在的江文渊心中一阵后怕,暗自庆幸王瑞为救儿子出面,否则第一个要找孟秋雨麻烦的必定是他,那现在死在这里的就会是他。

    孟秋雨眼神中的冷漠并没有散去,对于这些人虚伪的客套更是心中不屑,如果不是自己强大,这些人那会表现出如此卑躬的一面,早将他斩杀当场。

    虽然他失去了记忆不记得自己是谁,但他没有变傻,眼前这些人都在害怕自己连他们也杀了,王家家主一死,他们立刻见风使舵声讨王家,尤其是江家家主的忍耐,让孟秋雨也不得不佩服,换做自己,就算是敌人在强大,杀害了自己的儿子,他也不会忍下这种仇恨。

    自己的儿子?孟秋雨心思电转间感到有些茫然,隐约中他似乎好像也有儿子,但他却想不起来。

    看到孟秋雨神色变幻,阴沉不定,青云镇的这些强者们一个个噤若寒蝉,都在担心孟秋雨会大开杀戒,王瑞那种强者都被孟秋雨一拳轰杀,眼前浑身杀气凌厉的青年要杀他们,他们同样没有还手之力。

    “王家在青云镇独霸一方,现在我杀了王家家主,那是不是表示王家的产业已经归我了?”

    孟秋雨突然想到了莫图的伤势,以及祖孙俩艰辛的生活,他既然杀了王家家主,让青云镇这些强者害怕,他何不为莫图祖孙俩做点事情,以王家这样的家族底蕴一定不少,或许可以救治莫图,另外也可以给莫梓涵提供足够多的修炼资源。

    “前辈既然看中了王家,那晚辈愿意效劳,为前辈铲除王家残余势力。”李家家主李文书暗自惋惜了一下,随即自告奋勇要为孟秋雨对付王家其余人。

    王瑞一死,王家等于失去了最大的支柱,青云镇几大家族必然联手吞噬王家的产业,现在孟秋雨要占有王家,在场这些人自然没有人敢反对。

    “那好,感谢李家主仗义帮忙,等王家的事情结束后,李家主可以来紫竹林找我,我不会亏待你。”孟秋雨决定在青云镇创立自己的势力,以便他能有足够多的资源救治莫图,所以对于李文书的示好并不拒绝,他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对方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