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得知下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孟秋雨看完黑龙军团的书函后,沉吟了一下便一脸冷笑的看着江云凤。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想必有人应该提议过,那便是将我出卖给黑龙军团,让黑龙军团干掉我,你们虽然不能坐享王家全部财富,却能将我这个对你们有威胁的外来者除掉,只需要告知黑龙军团,我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便可以办到。”

    孟秋雨哼哼冷笑,继续道:“可你们却又在担心黑龙军团无法除掉我,一旦我存活下来,你们出卖我的事情也会暴露,而你们同样承受不起我的怒火。”

    “所以他们派你来找我,是想了解我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你们也可以做出最明智的选择,如果我畏惧黑龙军团,愿意拿出王家一半的财富,你们也会将我抹黑,通过黑龙军团之手除掉我,屠戮者军团可是不会和我讲什么道理,也不会给我机会讲道理,他们会直接干掉任何胆敢挑衅他们威严之人。”

    江云凤也算是见多识广,八面玲珑的女人,可在孟秋雨的面前,却是如芒在背,尤其是孟秋雨犀利的仿佛能洞穿她内心的眼眸,让她一阵阵心惊肉跳,额头沁出了冷汗。

    眼前的年轻人不但实力强大,而且精明的让她心中发慌,自己一字片言都没有说,对方只是看过了书函,居然将几大家族秘密聚议的事情猜测了出来,犹如亲眼所见。

    看到孟秋雨的眼神中闪现出了杀机,一股让她压抑恐惧的冰寒气息笼罩着她,江云凤美艳的脸庞变得煞白,她突然意识到几大家族犯下了致命的错误,这个莫一风绝对是她见过的强者中,心机最深不可测之人,与这样的人玩心计,那纯粹是找死。

    “莫前辈恕罪,晚辈对前辈不敢有任何不敬。”

    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动,江云凤扑通一下跪在了孟秋雨面前,这还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如此接近,在孟秋雨散发出来的杀气中,她的高傲早已抛在了九霄云外,没有什么事情能比活下来重要。

    别说只是向孟秋雨下跪,如果她的美貌能保她一命,她也可以毫不犹豫宽衣解带,在孟秋雨的面前叉开双腿。

    只是她看得出来,孟秋雨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对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兴趣,这个年轻强者第一次见她,就没正眼瞧过她。

    “回去告诉几大家族,将家族财富拿出一半救济镇内贫苦百姓,而且我会制定一些规矩,几大家族必须遵守,否则,就算黑龙军团不灭你们,我也会灭了你们。”

    孟秋雨渐渐收起了杀意,江云凤浑身才感觉到了轻松,但依旧吓出一身冷汗,身躯微微有些颤抖,她相信眼前的青年要杀她,她根本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莫前辈,您的吩咐晚辈一定转达给几大家族。”江云凤眼神畏惧的点头道。

    “黑龙军团我会应付,如果有人想要算计我,我会让他后悔投胎做人。另外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如果这件事办妥了,你会成为青云镇我的代言人,今后青云镇的事情我需要有人来打理。”

    孟秋雨已经暗自决定改变青云镇,但他不喜欢亲力亲为,他需要一个为他抛头露面跑腿之人,相比其余人,他看重了江云凤,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而且很会来事的女人。

    江云凤暗自心惊,孟秋雨竟然连黑龙军团都不放在眼里,那自然是有所依仗。听到孟秋雨让她今后管理青云镇,她的心顿时激动了起来,她虽然是女人,可也不愿意屈居人下,在蛮荒之地任何地方,地位和权力都是任何人追求的东西。

    “莫前辈有任何吩咐,云凤都必定竭尽所能效劳。”江云凤克制着心中的激动,恭敬的说道。

    “你有没有听说过紫檀丹?在什么地方能弄到这种丹药?”

    莫图最近的旧疾突然发作,他的元寿已经走到了尽头,没有几个月可活,如果无法治愈他破损的经脉,恢复他原先的修为,延续寿命,莫图必死无疑。

    对于莫图,孟秋雨很感激,而且他也不想让莫梓涵失去最亲之人,只是他得到了王家财富,可也没有找到可以救治莫图的宝物和灵草,更别说紫檀丹这种只有在修仙世界存在的东西。

    “莫前辈,晚辈倒是听说过这种丹药可以修复修法者的经脉破损,对武者经脉受损也有帮助,只是这种珍贵的宝物很难出现在莽荒之地。”

    江云凤察言观色,说话之际还在关注着孟秋雨的神色反应,见到对方皱眉,她急忙说道:“如果莽荒之地有紫檀丹出现,那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流沙城,莽荒第一城,那里不仅有强大的武者,还有一些修为强大的修法者汇聚,也有炼丹师。”

    “流沙城?距离青云镇有多远?”孟秋雨眼前一亮,如果江云凤所说属实,哪里的确是最有可能出现紫檀丹的地方。

    “莫前辈,流沙城距离青云镇很远,就算我们有飞行妖兽,也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到达。可是莽荒之地处处凶险,食人部落和妖异森林就在青云镇通往流沙城的途中,食人部落都是一些毫无人性的野蛮之人,不但捕杀兽类为食,连人类也不放过,极为凶残可怕。”

    谈起食人部落,江云凤脸上流露出惧意,摇头道:“就算能通过食人部落,那诡异可怕的森林也没有人愿意闯入,哪里听说有天阶妖兽和一些可怕的存在,天阶强者进去,也会殒命。”

    “这么说来,你并没有去过流沙城?”孟秋雨皱眉道。

    “我父亲曾经去过,那时候的青云镇还有几名天阶强者,他们没有经过诡异森林,而是绕路黑水河,历经三年才赶去了流沙城。只是在流沙城强者云集,修法者和武者为了争夺流沙城的掌控权,一场混战死了无数强者,青云镇的几名天阶强者,除了我父亲重伤逃回青云镇,其余人都死在了流沙城。”

    “为何无数强者会汇聚流沙城?那里有何特别?”孟秋雨好奇的问道。

    “因为流沙城是整个莽荒之地天地元气最浓郁的地方,不论是修法者还是武者在哪里修炼都修为提升很快,而且流沙城附近有一个古遗址,里面有很多珍贵的灵草和宝物,只是能够从里面得到宝物,并安全活下来的人并不多,可无一例外,进入里面能活着出来的,都会成为莽荒之地威名赫赫的强者,尤其是一些修法者,进入里面的收获最大。”

    “看来我需要去一趟流沙城了。三日后化解了黑龙军团的危机,我会赶往流沙城。”孟秋雨眯着眼道。

    太子域九天仙池玉女峰会客大厅,此时数十名各宗门强者都神色忐忑的盯着一名白衣女子,就连四大神帝为首的文轩神帝也神色颇为凝重,他不愿意去想象,一旦白衣仙子发怒,整个太子界都将掀起腥风血雨。

    而他同样知道,就算他是四大神帝之首,也无法阻挡白衣仙子,他也不是林慕雪的对手。

    “荆寒老祖,我夫君和岑琼仙子离开五行丹宗后,就遇到了尸王宗的韩玉箫偷袭,你别告诉我这件事情与你无关?”

    沉闷的气氛随着林慕雪平淡的声音打破,林慕雪眼神平静的盯着五行丹宗的荆寒老祖,身上却透着一股让在场所有人感到压抑的寒意。

    荆寒老祖脸色也有些发白,他好歹也是证道称帝的圣地,又是神丹师,可白衣仙子带着四大神帝的段文轩和妖族的蓝瑟来到了太子界,并派出九天仙池弟子传讯,让他亲自赶来九天仙池,否则后果自负,他虽然愤怒,却也不敢不来。

    只是让荆寒老祖更加气愤的是,白衣仙子当着太子界所有强者的面丝毫不给他任何情面,语气一直冷漠的质问他。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林仙子夫妇好大的威风,一个去我五行丹宗毁坏护宗大阵,打死打伤我宗门无数弟子,强行要走五行道果。一个却要诬陷我与尸王宗勾结,文轩神帝,蓝瑟神帝,我五行丹宗好歹也是太子界顶尖宗门,难道就要受这等不平之事?”

    荆寒老祖脸色铁青,要不是忌惮林慕雪的修为,他早就和林慕雪动手了。

    他虽然语气强硬,却也流露出了弱势,将问题抛给了段文轩和蓝瑟,如果两人不能主持公道,必然会有损威名。

    段文轩想说什么,却看到林慕雪秀眉蹙起,随即露出一抹苦笑,很识趣的没有自找麻烦,就算会影响到四大神帝公正的威名,他也不愿意得罪林慕雪。

    “哼,如果林仙子的猜测属实,勾结尸王宗这种邪恶宗门,五行丹宗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蓝瑟神帝却是神色一冷,她可没将荆寒老祖放在眼里,身位海族修为最强之人,她还没有佩服过多少人,而林慕雪却是她少数敬佩的人之一。

    最近林慕雪去了神界遗址,两女一起论道交流多日,个性直率的蓝瑟深受林慕雪道法的启发,修为也精进了不少,她也与林慕雪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就算林慕雪的猜测冤枉了荆寒老祖,她也会站在林慕雪一边。

    段文轩则是不想荆寒老祖出事,各大空间界面丹道强者本就稀少,除了不久前苍穹大陆的丹道第一人宋桥进阶神丹师之外,荆寒老祖是第二个神丹师,这种人才如果陨落,那是各大空间界面的损失。

    “蓝瑟神帝,你别欺人太甚。”荆寒老祖气得胡子都竖了起来,他自然不知道蓝瑟和林慕雪已经亲如姐妹了,本想让两人帮着说话,却没想到蓝瑟神帝比林慕雪还要不给他面子,他就是再能忍受,也有些下不来台。

    “欺人太甚又怎么样?别以为你证道称帝,又是什么狗屁神丹师,就有资格与我们相提并论,杀你犹如杀鸡。”蓝瑟神帝冷哼一声,强大的气势压向了荆寒老祖。

    在场其他宗门的合道强者们感觉不到几名圣帝的差距,但是蓝瑟神帝和段文轩则是能感觉到荆寒老祖的修为和他们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所以就算段文轩,也只是顾念他的丹道修为,而没有将他视为同境界的强者对待。

    蓝瑟神帝的气势威压瞬息笼罩了荆寒老祖,直到此时,荆寒老祖才意识到,他的圣帝之名根本是名不副实,在蓝瑟神帝的压制下,他根本挣脱不开。

    “慕雪姐,要怎么处置他?这种人就应该直接搜魂,一定能查明你夫君被算计的事情与他有没有关系。”蓝瑟神帝气势束缚住了荆寒老祖,看着林慕雪问道。

    荆寒老祖脸色顿时惨白,如果被搜魂,他所有的秘密都将暴露,这里任何人都会毫不犹豫干掉他。

    “放了他吧,这件事不管和他有没有关系,都要等我夫君回来和他算账。”林慕雪摇摇头,她可以很确定荆寒老祖和尸王宗的韩玉箫有勾结,但她现在并不想报仇,而是等孟秋雨回来亲自解决恩怨。

    她现在唯一牵挂的是孟秋雨入魔去了哪里?这种事情太突然,她担心孟秋雨入魔会对他今后的修炼有影响,甚至直接沦为魔道,那可不是她希望发生的事情。

    如果孟秋雨沦为魔道,那将是天下修士的灾难,成魔的孟秋雨,那绝对是可怕的存在。

    “算你命大,你就自求多福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吧。”蓝瑟神帝收回了压制荆寒老祖的气势,却依旧冷冷的警告道。

    荆寒老祖那里再敢多说一句废话,他如芒在背,心中既愤怒又害怕,要不是不敢离开,他绝对会第一时间远离这个让他蒙羞的地方。

    就在此时,两道身影落入会客厅内,正是九天仙池九仙子中的于雅秀和白颍荷。

    两女一脸凝重之色,于雅秀抱拳行礼,神态恭敬的看着林慕雪开口道:“林师姐,我与师妹颍荷打听到了两个消息,最近太子界发生过两起诡异可怕的事情,狮王山十几名历练散修无故惨死,皆是被轰成了碎渣,但他们的法宝和戒指,却是没有被拿走。”

    “另外一件事发生在边海域的凤岭山脉,同样有不少在哪里历练的修士陨落,他们也是被人轰杀成渣,戒指和法宝散落一地。据一名从凤岭山脉回来的散修描述,他感受到了可怕的血煞气息,他逃离了哪里,才幸免一难。”白颍荷接着道。

    “当时孟师兄入魔时,他浑身都散发出可怕的血煞魔气,孟师兄应该在哪里出现过。”岑琼仙子伤势还没有彻底恢复,此时脸色还有些发白,但眼神中满是担忧之色的说道。

    林慕雪脸上的忧色更为浓郁,于雅秀两女打探回来的消息,可以确认那应该就是孟秋雨做的,也唯有他入魔的情况下神志不清,才会滥杀无辜。

    “从落日山到狮王山,再到凤岭山脉,他去的方向最终会通往一个地方,如果他去了哪里,事情可就麻烦了。”岑琼仙子喃喃自语之际,同样神色忧虑了起来。

    “岑琼仙子,秋雨行走的方向最终会通往哪里?”林慕雪急切的问道。

    “莽荒之地!”岑琼仙子神色凝重的说道。

    听到莽荒之地,在场太子界的各宗门强者脸色一变,其他空间位面的修士不知道莽荒之地的可怕,他们却是知道,那里被誉为修炼者的死地,没有规则,没有天地灵气的莽荒之地,任何强者进入都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而莽荒之地又处处凶险,生存着无数野蛮部落和对修法者恨之入骨的武者,孟秋雨入魔状态下进入那里,岂有生还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