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城主府内的修法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神秘银发青年斩杀三大屠戮者军团团长,以一己之力屠杀黑龙,这个消息显然早已传到了季芙蓉的耳中。

    而她已经得知这名强大的银发青年,正是先前有过一面之缘,抢走了她护卫的马匹,而后又拜托她照顾爷爷与妹妹的青年。

    这个消息早已在城内传开,城外大战的一道道捷报都有专人快马加鞭回禀到城内坐镇的季芙蓉,她既感到震惊,也感觉到激动,天霜城保住了,父亲的大仇也报了。

    不过想起先前在广场上的誓言,她又莫名的感觉到羞涩,自己该兑现承诺吗?嫁给这名为她报了杀父之仇的银发青年?

    这些纷乱的思绪让季芙蓉心慌意乱,不过还没等她平复好心情,年轻强者莫一风已经赶往城主府,这一消息自然是她母亲特意传回来的。

    而且传讯中还叮嘱季芙蓉,让她换身漂亮的衣服,以最美的姿态迎接莫一风。

    季芙蓉自然没有按照母亲的意思,特意打扮一番,正如她先前的预料,屠戮者军团的确派人混入了城内制造混乱。

    只是这小股动乱并未在城内引起太大的混乱,季芙蓉不是一般的女子,明岗暗哨布置了一道道警戒线,数十名奸细很快就被当场格杀,平定了城内的动乱。

    而她在得到消息前,还在城内到处巡视,虽然也有时间沐浴更衣,迎接天霜城的英雄,或许还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但季芙蓉没有这样做,而是以最自然的姿态,身着甲胄,英姿飒爽的出现在了孟秋雨的面前。

    这身甲胄是银色盔甲,并不厚重,将她曼妙浮凸的身材曲线勾勒的恰到好处,精致绝伦的容颜,秀美灵动的眼眸,任何男人看到此时的季芙蓉,都会产生一种男人该有的冲动。

    孟秋雨也不例外,微微愣神之际,小腹处传来一股火热,此时的季芙蓉的确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孟秋雨见识过江云凤的成熟与妩媚,但比起眼前的季芙蓉,江云凤那种风情只会让男人产生原始的冲动,而不会有一种惊艳的心动感觉。

    而江云凤虽然诱惑,可孟秋雨面对对方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想法,可看到季芙蓉后,孟秋雨心跳加速了。季芙蓉的美不仅让人赏心悦目,而且有一种深入骨髓的魅惑,只是很难被人察觉得出来。

    因为孟秋雨有了神识,这种感觉很清晰。

    天媚之体?孟秋雨的脑海中莫名的出现了这么一个念头,只是想要更深的知道天媚之体是一种什么体质,孟秋雨也一时间想不起来。

    “莫师兄,恭喜你凯旋而归,也感谢你为天霜城所做的一切。”

    季芙蓉美目流转,在发现孟秋雨的眼神有一些灼热后,脸颊微红,心里也有些小小的紧张,倒是孟秋雨的眼神并不让她厌恶,她能感觉的出来,孟秋雨看她的目光是一种欣赏,而不是其他男人看到自己的那种占有欲。

    孟秋雨很快回过神来,也感觉到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讪讪笑道:“季小姐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季芙蓉脸上的红晕再次浓了一些,孟秋雨下意识的一番话不得不让季芙蓉误解,为什么这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保护天霜城,为父报仇,这本该是季芙蓉该做的事情,除非他对自己有意思,又因为自己先前大庭广众下许下的诺言,他才为了自己去抵御三大屠戮军团,并以一己之力斩杀了三名强者和黑龙。

    孟秋雨脱口而出的一句话,随后他便意识到自己这话有些歧义 ,这话应该是寒暄客套的意思,但季芙蓉却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

    看到两人眉来眼去,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神色,一旁的沈无涯苦笑着摇摇头,季芙蓉是无数男人心目中最佳的伴侣,但他也知道自己是没那福分,季芙蓉的美丽与高贵,身份与背景,根本不是他这种人能够高攀。

    恐怕也唯有自己新结识的朋友才有资格拥有,而他很快便心中再次激动起来,孟秋雨没有强者的不可一世,显然将他视为朋友,才会带着他回城主府,这份殊荣让他意识到他的运气来了。

    能够成为屠龙英雄,以一己之力斩杀三名莽荒之地赫赫有名强者的朋友,他的地位也将水涨船高。

    所以沈无涯并不嫉妒孟秋雨,反而为他高兴起来,如果自己的朋友成为季芙蓉的男人,那毫无疑问会是今后天霜城的城主,自己即使当不了副城主,也能在天霜城拥有一定的地位。

    “莫师兄,沈师兄,请随我进入城主府,令妹和莫爷爷我已经接回了府内。”季芙蓉很快恢复了神色,招呼着孟秋雨二人道。

    孟秋雨点点头,在季芙蓉的带领下进入了城中城,城主府内同样随处可见身穿盔甲的护卫,这些人的实力要高于城墙守护的军士,显然都是天霜城的精锐。

    “莫师兄,沈师兄,等见完令妹和莫爷爷,我会让人带你们去沐浴更衣,小妹就不打扰你们了,母亲大人吩咐过,今晚要设宴招待守护天霜城的所有英雄,届时我会来邀请两位去参加晚宴。”

    季芙蓉带着二人出现在一栋幽静的别苑内,没有随着他们进入,而是在门外道别,带着几名女护卫离开了。

    “哥哥,你回来了?”

    孟秋雨刚进入院内,莫梓涵便从里面跑着迎了出来,俏脸上流露出欣喜的笑容,带着一股香风扑入了孟秋雨的怀中。

    孟秋雨眼神柔和的笑了笑,轻轻拥着怀中的丫头,笑道:“梓涵,这位是哥哥结识的朋友沈无涯。”

    “无涯哥哥,你好,我叫梓涵。”莫梓涵这才发现了孟秋雨身后的沈无涯,急忙离开孟秋雨的身子,颇为羞涩的打起了招呼。

    沈无涯也没想到莫一风的妹妹竟然也如此漂亮,短暂的惊艳后,哈哈笑道:“梓涵妹妹,你是莫兄的妹妹,今后我也会视你为亲妹妹,这是见面礼,初次见面,这是我能拿出手的最好东西了。”

    沈无涯个性很开朗,说话之际从随身的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锦盒递给了莫梓涵。

    莫梓涵道谢后,开心的打开锦盒,却是发现竟然是一件金光闪闪的柔软内甲,可以防身的宝物,这么一件内甲,在莽荒之地可是属于贵重的宝物了。

    金丝甲?孟秋雨愣了一下,看到莫梓涵满脸开心,显然十分喜欢,暗自点了点头,沈无涯果然值得交往,不管他是为了讨好自己,还是诚心诚意结识自己,能够拿出这种宝物送给莫梓涵,也十分难得。

    “这件金丝内甲也是我无意中得到,当初为了抢夺这件内甲,无数高手厮杀,我浑水摸鱼抢到了这件内甲,这应该是女孩子穿的防身宝物,刀枪不入,送给梓涵妹妹正合适。”沈无涯笑道。

    莫图依然处于浑噩状态,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在见过莫图后,孟秋雨和沈无涯也在侍女的带领下沐浴了一番,而且换上了季芙蓉特意为他们准备的衣服,两件做工精美的锦袍。

    就连莫梓涵,也早已换上了一套洁白的套裙,亭亭玉立,犹如一朵盛开的百合。

    就在孟秋雨三人在别苑内闲谈之际,脚步声传来,随后身穿一套淡粉色套裙,美艳迷人的季芙蓉在几名同样穿着优雅的女护卫保护中走进了院落。

    再次见识到季芙蓉的另一种风情,孟秋雨也不由得再次惊艳了一番,此时的季芙蓉,美的圣洁,美的高贵,裸露在外的白皙香肩,更是让她增添了无限的柔美之态,那一湾如秋月般的眼眸,一瞥一笑间都荡漾着一抹柔媚。

    “莫师兄,入住的地方还满意吗?”季芙蓉盈盈施了一礼,微微弯腰间,领口处无限春光荡漾,雪白刺眼,孟秋雨的喉咙里不自觉发出咕噜一声,暗叹厉害,天媚之体的女子,天生媚骨,即使不施展魅惑之术,也自有一番勾人心魄的诱惑。

    本来还对天媚之体茫然的孟秋雨,突然间想到了这些,似乎就在他的记忆深处,天媚之体是一种很独特的体质,多为女子,而这种体质就如同天香体,对于修炼之人大有益处。

    尤其是修炼极阳功法的修士,体内极阳之火难以根除,会影响到根基稳固,一旦与天媚之体的女子双-修,则可以阴阳互补,祛除内附极阳之气,固本培元,稳固根基。

    可以说天媚之体的女子,和天香体一样,是最佳的修炼鼎炉。

    季芙蓉所幸生长于莽荒之地,这里强大的修士不多,即使有修炼极阳功法的修法者,体内极阳之火也达不到影响根基的程度,所以季芙蓉相对安全一些。

    如果这样的女子出现在修仙世界,那势必命运悲惨,沦为强者修炼的鼎炉。

    看到孟秋雨神情有些恍惚,目光虽然盯着自己,但似乎早已神游物外,季芙蓉不免有些幽怨,以她的容貌居然没有吸引到莫一风,他竟然能看着自己,想到其他事情。

    “莫师兄,你没事吧?”季芙蓉越发感觉到了孟秋雨有些与众不同,心中的幽怨之情也转瞬即逝,疑惑的问道。

    “哦,没事,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突然间走神了,季小姐这么早过来,不知有何事情需要我效劳?”孟秋雨回过神来,歉意的笑道。

    季芙蓉微微一笑,随即开口道:“听说莫爷爷经脉受创,如今旧疾触发,我特意拿来一株仙草,希望对莫爷爷的伤势有所帮助。”

    说话间,季芙蓉示意身旁的女子递出锦盒,再次说道:“这株仙草名为绮罗金星草,如果可以炼制出复神丹,不仅可以修复经脉,也能恢复破损的根基。只是天霜城的炼丹师无法炼制出复神丹。”

    “复神丹?绮罗金星草?”孟秋雨听着这熟悉的名称,一时间脑海中再次混乱,复神丹,这是一种比紫檀丹还要高级的仙丹,紫檀丹可以修复经脉,却无法恢复根基,也就是说紫檀丹可以延续莫图的生命,却无法让他恢复昔日修为。

    可是复神丹则不一样,不仅能修复破损的经脉和根基,还能恢复修为。

    修为一旦恢复,对于修法者来说,那便意味着寿元也会增加。

    莫非自己曾经也是一名炼丹师?孟秋雨记忆中闪现着这些信息,他开始猜测了起来。

    “季小姐,我能感受到城主府内有一处天地灵气很浓郁的地方,不知季小姐能否带我去参观一下?”孟秋雨想到先前对战付一宿和崔枭时,体内功法突然运行加快,让他吸纳了一部分天地元气转化为内元之力,而让他恢复了一些神识。

    如果自己是一名修法者,只要在天地灵气浓郁的地方就可以修炼,或许对他的记忆恢复也有所帮助,孟秋雨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来历,是否是一名炼丹师,如果恢复了这些记忆,那他就可以为莫图炼丹疗伤。

    季芙蓉愕然之后,心中恍然,她听母亲提到过,莫一风是一位法武双修的强者,能够感受到城主府内的灵气之源也不为稀奇,只不过那里却有一位性格古怪的老头,是天霜城法术修为最高之人,性格孤僻,被父母奉为上宾,一直待在灵气之源,自己带莫一风过去,那老头会不会生气?

    “莫师兄,我可以带你过去,不过能否进入那里,我也不敢保证。”季芙蓉如实说道。

    “哦,这是为何?莫非哪里有什么禁制?”孟秋雨疑惑的问道。

    “的确有禁制,天霜城有一位强大的修法者,一直都在灵气之源闭关修炼,不参与任何事情,而他就在洞府外布置了一些禁制,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入?”

    “强大的修法者?那他洞府内的灵气从何而来?莫非天霜城地下有灵脉?”孟秋雨不解的再次问道。

    “是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收集灵石以及一些蕴含天地灵气的宝物为他提供修炼,而他曾经答应过天霜城有危机的时候,他会出面帮忙。”季芙蓉讲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摇头道:“可是我父亲出事后,母亲请他帮忙报仇,他说自己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不能被打扰,所以这次护城大战,他并未参与守城。”

    孟秋雨冷笑一声,什么狗屁闭关紧要关头,白白占有天霜城提供的资源,却在天霜城大难来临之际不闻不问,这种人无耻之极。

    “季小姐,劳烦你带我过去,我倒要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强者?”孟秋雨淡漠的说道。

    季芙蓉带着孟秋雨离开,沈无涯则被孟秋雨安排留守别苑,以免有人打扰莫图静养。

    在城主府另一处环境更为优雅的别苑内,一栋造型独特的房屋出现在两人面前,走近后孟秋雨越发感受到了里面灵气的浓郁,只不过房屋外果然有些不同,看着很是朦胧,犹如有一层薄薄的云雾笼罩。

    “莫师兄,这里的禁制很强大,不经主人允许,我们无法进入。”季芙蓉解释道。

    孟秋雨的神识已经可以延伸出去数十米,神识扫向房屋外的禁制,果然受到了阻挡,只不过当孟秋雨的神识探查到禁制上后,他脑海中再次闪现出无数信息,他竟然看出了这处禁制的薄弱之处。

    自己懂得阵法?孟秋雨心中惊喜,随即对着身旁的季芙蓉道:“你退后一些,我来破开禁制。”

    “啊!莫师兄,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妥?惊扰了里面之人,他会动怒。”季芙蓉脸色一惊,急忙说道。

    “这处禁制漏洞百出,显然这家伙徒有其名,白白让你们提供修炼资源,却在你们需要他的时候不出力,这种人留着也没用,让我破开禁制,将他丢出城主府。”

    孟秋雨不屑一笑,拎起黑色长枪,体内微弱的元气鼓动,长枪爆闪着枪纹对着禁制轰出了一枪。

    轰!禁制一阵摇晃,孟秋雨神识清晰的感受到禁制出现了裂痕,一枪之下将要崩溃,这种阵法修为的修法者,岂能让他看在眼里。

    而他察觉出这里的禁制十分薄弱后,便意识到在此处的修法者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自己没有记忆的情况下,都能感觉出这里的禁制很垃圾,显然自己的阵法水平要高于对方。

    现在的孟秋雨也知道自己应该是一名修法者,只是记忆丧失,这里又没有充裕的天地灵气,无法让他吸收修炼,现在这里有一处灵气之源,孟秋雨岂能放过这种机会。

    在孟秋雨即将轰出第二枪的时候,禁制突然被打开,一名身穿灰袍的老者怒发冲冠的冲了出来,手指孟秋雨怒喝道:“混账东西,你竟敢破坏我的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