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意外之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而灰袍老者也是脸色一变,他身上爆闪出一道土黄色的光芒,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不仅孟秋雨,连一旁的季芙蓉感觉到了诡异。

    “你身上竟然有本源气息?”灰袍老者吃惊的说完,随即眼中闪现出激动的神采,不容孟秋雨多说,他一只手便凌空抓向了孟秋雨,幻化而出的一只手,犹如鬼爪一般。

    孟秋雨体内突然滋生而出的气息让他的神识强大了不少,感受到了老者的敌意,孟秋雨毫不犹豫的轰出了一枪。

    砰!狂暴的枪劲轰在了灰袍老者的大手之上,灰袍老者的大手一阵溃散,再次变的凝实,随即孟秋雨的脖子一紧,被灰袍老者拎着脖子提了起来。

    “慕前辈,手下留情。”季芙蓉看到孟秋雨被擒,吓得脸色一变惊呼道。

    不过灰袍老者却是诡异一笑,再次探出一只手抓起了季芙蓉,身形一闪便进入了房屋内,将孟秋雨和季芙蓉丢在地上后,灰袍老者丢出几枚阵旗,禁制再次凝结。

    这一次,孟秋雨感觉的很清晰,这一次的禁制很强大,比之先前的垃圾禁制强了无数倍,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孟秋雨心中一沉,突然意识到了不妙,这老家伙阵法修为并不弱,却先前布置了一个垃圾阵法,连房屋内的灵元之气都无法遮掩,这就不寻常。

    “哈哈哈……小子,你身上竟然拥有本源气息,正好可以辅助老夫炼化金本源珠,交出你的本源气息,老夫让你死的痛快一些。”灰袍老者满脸狰狞的大笑几声,盯着孟秋雨兴奋的说道。

    “金本源珠?”孟秋雨突然觉得好熟悉的名字,这东西似乎和他有密切的关联,否则他体内不会无缘无故涌出一道不安分的气息。

    感受到了灰袍老者的杀意,孟秋雨反而平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老家伙对手,这是一个阴险卑劣的修法者,把自己抓进来,显然是为了自己身上什么本源气息。

    至于连季芙蓉都没放过,显然是怕他身上有金本源珠这样的消息暴露出去,这家伙准备杀人灭口了。

    孟秋雨想不明白金本源珠是什么东西,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能感受到丹田内那道不安分的气息似乎越来越彭拜。

    房间内的灵气十分浓郁,孟秋雨体内的不知名功法也在快速运转了起来,四周的灵气犹如漩涡般在孟秋雨四周凝聚。

    孟秋雨的身体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吸纳之力,犹如巨鲸吞水般将四周的灵气吸入了体内。

    随着灵气的吸收,孟秋雨身上的气势也在急速飙升,源源不断的灵元之气涌入孟秋雨的丹田,在功法运转之下转化成了元力。

    “这是什么功法?”灰袍老者也被孟秋雨的异状给惊呆了,如此强悍的吸收灵气,他布置在房间内的晶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

    孟秋雨可没功夫理会对方,体内功法运转的越来越快,而紫府丹田也在壮大,体内的元力逐渐增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正在变强。

    灰袍老者也突然意识到孟秋雨在变强,一旦让他吸收了足够的灵气,自己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莽荒之地虽然没有规则,修法者无法发挥出最强的威力,可这个房屋洞府却不一般,这是一件超极品神器洞府,自成规则,在这个洞府之内,修法者可以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轰!轰!轰!孟秋雨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表明了他的修为在急速突破,元婴期,化神期,渡劫期……,就在孟秋雨即将突破到大乘期的时候,灰袍老者硕大的灵元之手已经拍向了孟秋雨。

    灰袍老者自己也仅仅只是一名仙帝大圆满的强者,眼看着孟秋雨的修为就要赶上他,他岂能让这种危险继续下去。

    啪!孟秋雨被一巴掌拍飞了出去,不过让灰袍老者惊骇的发现,这一巴掌竟然对眼前的青年毫无伤害,孟秋雨被打飞出去,却依旧在疯狂的吸收着灵气。

    砰!孟秋雨的修为瞬息突破到了大乘期,而这时候房间内的晶石也已经耗空,一枚枚拳头大小的晶石只剩下了拇指大小,有的甚至化为了齑粉,房屋法宝内的灵气稀薄了起来。

    孟秋雨眼神中闪现着精芒,缓缓站起身看着灰袍老者冷笑道:“原来你也只是一个仙帝大圆满,杀你犹如捏死一只蚂蚁。”

    孟秋雨的神识远比灰袍老者强大,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灰袍老者的修为境界,而随着修为的连续突破,凝聚在孟秋雨脑海中的那团血肿也消散了一些,虽然他还没有恢复全部记忆,但也记起了一些事情。

    孟秋雨随手一挥,一把神器宝剑突兀悬浮在他的头顶,他终于沟通了自己识海深处的真灵戒指,随便拿出了一件法宝长剑。

    “你到底是什么人?”感受到了孟秋雨的修为虽然只是大乘期,但气势比自己还要强大,灰袍老者震惊的问道。

    “我是什么人,你还不配知道。你竟然得到了金本源珠这种凝聚天地精华孕育而出的宝物,只可你的修为太垃圾,而你的灵根属性又是以木属性为主,修炼的功法也是木属性功法,你岂能炼化金本源珠,难道不知道五行相克,金克木的道理吗?”孟秋雨不屑的说道。

    灰袍老者眼神中闪过一抹愤怒和不甘,孟秋雨这番话让他恍然大悟,难怪自己得到金本源珠几十年都无法炼化,原来是自己的属性灵根与金本源珠相克,他是徒劳一场,再给自己几十年,他也没机会炼化金本源珠。

    “你说的不错,我的体内的确有本源气息,而且不仅仅一种,金木水火土我都拥有,金本源珠的气息与我体内的金本源力相互吸引,也多亏了你,否则我到现在也无法恢复一些修复,更不可能记起很多事情。”

    孟秋雨哼哼一笑道:“介于这一点,我答应给你轮回的机会。”

    “想杀我,就凭你还办不到。”灰袍老者身上气势爆发而出,同样祭出一把法宝宝剑,只不过品阶太差,只是一把下品仙器宝剑。

    孟秋雨早在和灰袍老者对话之际,就丢出了几枚阵旗布置了一个隔离禁制将季芙蓉保护了起来,所以现在的季芙蓉根本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地方,也听不到两人说话。

    孟秋雨不屑一笑,仙帝大圆满又如何?虽然他的修为只是恢复到了大乘期,但要杀一个仙帝大圆满,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轰!孟秋雨头顶悬浮的宝剑爆闪出一道道剑意杀势,万道剑芒如剑幕般席卷向了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凝聚起来的剑意还没有轰出,便被孟秋雨恐怖的手段惊得傻了眼,这是大乘期修为的修士能够施展出来的剑法神通吗?

    在这种攻击下,他的法宝长剑根本没有抵抗之力,他脸色惊变的同时,一道白芒闪现,头顶悬浮出一块圆盘法宝,光芒罩住了自己。

    孟秋雨的万道剑幕如奔腾入流的洪流席卷了四周的空间,咔咔咔声响中,灰袍老者的防御法宝在溃散,光芒也逐渐暗淡。

    “住手,不要杀我,我把金本源珠给你。”灰袍老者脸如死灰,孟秋雨的修为境界明明只有大乘期,可竟然如此恐怖,他可不甘心陨落在这里。

    “可惜太晚了,留你一命只会给我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金本源珠这种宝物,任何修炼者得知,都会觊觎,而我不想招惹太多麻烦。”

    孟秋雨冷笑一声,他能给对方一个轮回的机会,已经是看在这家伙帮他找到了金本源珠的份上,自己无法寻找到足够多的金本源晶石吸收,无法凝聚出金本源珠,现在倒好,直接能够得到一枚金本源珠,只要炼化后,他的本源世界将会再次壮大,实力提升一大截。

    出于这一点,孟秋雨才愿意给他轮回机会,否则就凭灰袍老者对自己生出杀机,想要杀害自己,夺取自己身上的本源之气,孟秋雨就有足够的理由干掉他。

    咔!一声炸裂的声响中,灰袍老者的圆盘法宝奔溃,无尽剑幕卷动,一片血雾飞溅,灰袍老者被绞杀,但孟秋雨依旧手下留情,没有让他灰飞烟灭,给他留下了一缕残魄转世轮回。

    绞杀了灰袍老者后,孟秋雨丢出几道清水决将房屋法宝内的血迹清理干净,这才打开了隔离禁制,看着一脸茫然的季芙蓉笑道:“季小姐,你平安了。”

    “莫师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慕前辈呢?”季芙蓉看了眼四周,没有灰袍老者,忍不住问道。

    “他已经被我赶走了,而我现在需要炼制复神丹救治莫爷爷,这里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等晚宴开始的时候,我会出现在宾客厅,”

    孟秋雨深深看了眼季芙蓉,不等对方说什么,他已经走进了里面的一间屋子,在屋子外打上了禁制,而房屋洞府外的禁制,孟秋雨已经破开,季芙蓉可以随时离去。

    进入屋子内,孟秋雨从戒指内丢出一大堆神晶,开始运功吸收,恢复体内的元气,而且他要尽快炼化脑海中的那块血肿,因为他的记忆并没有全部恢复,至少他是如何来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没有记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孟秋雨耗费了几个时辰将体内元气彻底恢复,只要不离开这个房屋洞府,他就可以动用神元以及任何神通。

    就算离开这个洞府法宝,在没有规则的莽荒之地,孟秋雨也能发挥出最强的实力,因为他能够动用一部分神识以及神元力量。

    炼化脑海中的那团血肿,对于恢复了修为的孟秋雨来说再简单不过,这种伤势根本对任何修士都造不成伤害,几乎是几息时间,孟秋雨脑海中的血肿散去,而他也彻底恢复了记忆,想起了一切。

    本来孟秋雨还准备炼化了从灰袍老者身上得到的金本源珠,不过季芙蓉却再次到来,没有打扰孟秋雨,只是在屋子外焦急的等候着。

    孟秋雨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到了晚上,城主府要召开晚宴,自己这个屠龙英雄如果不出现,势必会让俞无霜有些下不来台,显然季芙蓉是被母亲催着来叫他的。

    孟秋雨打开禁制走出屋子,季芙蓉脸色一喜,关切的问道:“莫师兄,你炼制出了复神丹了吗?”

    “呃!暂时我的修为还不够,无法炼制成功。”孟秋雨一阵汗颜,他恢复了记忆后可是知道自己戒指内神级丹药一大堆,修复莫图伤势的神级丹药都有,何必炼制什么复神丹这种仙丹。

    而且孟秋雨的炼丹水品的确还无法炼制出最顶尖的仙丹,复神丹就是仙丹中最难以炼制的一种。他虽然是九品仙丹师,但是丹道领悟上还欠缺了一些。

    “莫师兄也不用着急,我了解过复神丹,据说需要顶尖的九品仙丹师才能炼制成功,莫师兄居然也是一名仙丹师,如果莫师兄愿意坐镇天霜城,那将是天霜城所有人的福气。”季芙蓉眼神中隐现着一抹崇拜,声音羞涩的说道。

    孟秋雨亲口说要炼制复神丹,显然是一名炼丹师,既是法武双修的强者,又是炼丹师,孟秋雨的能力让季芙蓉钦佩而仰慕不已。

    她虽然对孟秋雨有一些好感,不过还没升华到爱慕的程度,只不过在她母亲俞无霜的熏陶下,她也意识到孟秋雨这种天才强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自己不主动一些抓住机会,这种男人绝不会缺少女人的青睐

    季芙蓉的心里也有了一些难以言喻的情感,再次面的孟秋雨的时候,她含蓄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自然是希望孟秋雨可以留在天霜城。

    孟秋雨心中苦笑,以他的聪明哪里看不出季芙蓉对自己有了一点意思,天媚之体的女人同样是可遇不可求的尤物,以他九转轮回的九阳之躯,体内的暴戾嗜血之气同样可以影响到他凶残的一面,这也是孟秋雨这次能够入魔的一部分原因。

    如果拥有一个天媚之体的女人,孟秋雨就可以化解体内阳火之毒,对于他的修为也百利而无一害。

    只不过感情这种事情,孟秋雨不愿意强求,他能接受季芙蓉,却不会留在天霜城,他还要赶回太子域。

    自己入魔后来到莽荒之地已经快两个月,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暮雪和岑琼她们一定很焦急,孟秋雨已经决定会尽快离开天霜城。

    “季小姐,我们去参加晚宴吧。”孟秋雨笑了笑,迈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