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焚心蛊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看到孟秋雨独身一人返回,宴会厅内的所有人都一脸愕然,情绪没落的季芙蓉急忙站起身招呼着孟秋雨坐下,小声询问道:“莫大哥,你没事吧?”

    “季小姐,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忙,能与我单独离开一下吗?”孟秋雨神色平静的说道。

    季芙蓉点点头,虽然心里疑惑,却依旧跟随着孟秋雨走出了宴会厅。

    而孟秋雨带着她避开无数护卫,再次来到了先前那位灰袍老者修炼的洞府法宝前,孟秋雨还没有炼化这件法宝,打开禁制带着季芙蓉走了进去。

    再次将洞府外布置了几个禁制后,孟秋雨面色凝重的开口道:“季小姐,实不相瞒,我中毒了,这种毒叫焚心蛊毒,是极为罕见的一种蛊毒,一个时辰内如果我无法解毒,我会欲火焚心而死。”

    “啊!莫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季芙蓉脸现惊容,吃惊的问道。

    孟秋雨暗自点头,这件事情和季芙蓉显然没有关系,而她也根本不知道焚心蛊毒这么一回事,他能从季芙蓉的眼神中看出她的真切。

    此时的孟秋雨有些为难了,如果让他察觉到季芙蓉知道焚心蛊毒一事,或者她已经猜想到她的母亲会暗算自己而不加以阻止,孟秋雨便不会有丝毫怜悯之下,强行占有季芙蓉的身体,而解除体内的焚心蛊毒。

    但现在他做不到无动于衷的强暴一个单纯的女孩,那种禽兽一般的行为,是他不会碰触的底线。

    看到孟秋雨脸色不时变化,神色间充满了矛盾,季芙蓉忽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惊呼道:“莫大哥,难道你被我母亲带走,是她给你下了毒?”

    “事情显然是这样了,你母亲的寝宫内有一种香蛊草,单纯的香蛊草可以提神醒目,也能让空气中充满了香味。”

    “可一旦香蛊草与另一种焚心莲香草混合,便会产生剧毒,这种剧毒便是焚心蛊毒。而且焚心蛊毒对于属阴的女子不会有太大影响,只是加快她们血液的流通,会想着一些男欢女爱之事,即使不与人同房,时间一到也会自行散去那股燥热。”

    “曾经也有人炼制这种药,用作男女之间催-情之用,但对男人的副作用很大,先期会有很强效的作用,但时间一久,男人便会发生那方面功能的退化,甚至不举。”

    季芙蓉的脸颊越来越红,她可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此时孟秋雨又讲得如此羞人,她心中砰砰直跳,都不敢直视孟秋雨的眼睛。

    孟秋雨也意识到自己讲的有点多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你母亲寝宫内不但有这种香菇草,而你母亲身上也有焚心莲香草,这两种香草混合的气味让我中了焚心蛊毒,而我今晚又喝了酒,毒性加剧,如果一个时辰内无法解毒,我会死的很惨。”

    “莫大哥,那如何才能帮你解毒?”季芙蓉红着脸问道。

    “如果我没有喝酒,我自己也能炼化这种毒,可惜今晚我喝了酒,毒性强了数百倍,唯有一种方法,找到至阴至纯的女子同房,才能化解我体内焚阳之火。”孟秋雨苦笑道。

    “什么是至阴至纯的女子?是没有破过身的女子吗?”季芙蓉越说脸越红,声音低的连她自己都快听不到。

    孟秋雨摇摇头道:“并不是所有女子的元阴之气都至阴至纯,而是需要冰属性纯灵根女子,或者是特殊体质的女子,比如九阴之体,天香体,天媚之体的女子,她们的元阴之气才是至阴至纯。”

    季芙蓉瞪大了眼睛,她自己便是天媚之体,府内曾经供奉的那名慕前辈就和她的父母提到过,这种体质的女子如果在修仙世界,必将沦为修炼极阳功法的修士们的炉鼎。

    先前孟秋雨就提醒过她,让她今后不要离开莽荒之地去修仙世界,此时孟秋雨又和自己说了这么多,显然是已经知道她是天媚之体的女子。

    想到自己可以减去孟秋雨体内的毒,只是却需要两人行男女之事,季芙蓉便羞于启齿,心慌意乱。

    而她心里也有些莫名的悲哀,如果孟秋雨喜欢她,愿意娶她为妻,她自然也愿意将自己珍贵的身躯交给他。

    只是她能听得出孟秋雨这些话的意思,是她母亲要害孟秋雨,所以才让他中了毒。

    是因为母亲的阴险算计,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孟秋雨没有强行动粗占有她,她很感激孟秋雨,也看得出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但事情却是她母亲一手造成,她有些无言面对孟秋雨。

    抬眼看着孟秋雨真挚的眼神,季芙蓉的眼睛里变得湿润起来,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一步,她难以想象。

    “莫大哥,你能告诉我,你心里有没有一点点都喜欢我?”季芙蓉身躯微微颤抖,眼睛盯着孟秋雨,轻咬着嘴唇问道。

    孟秋雨深吸了一口气,他能感受到季芙蓉的难过,不论是修仙世界,还是莽荒之地,太多的女子为了生存早已将礼义廉耻丢在了一旁,在死亡面前,让她们脱衣服,她们会毫不犹豫,甚至极为主动。

    可也有一些刚烈纯真的女子,她们将贞洁看得很重,眼前的季芙蓉无疑就是这一类女子,没有爱的苟合,甚至是因为她母亲的原因,她需要献出自己的身体,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一种无情的摧残。

    “季芙蓉,我在外面有妻子,而且不止一位,我很爱她们。你是一个聪明而且很纯粹的女孩,能够认识你我很开心。”

    孟秋雨没有欺骗季芙蓉,他对季芙蓉有些好感,可还远远达不到喜欢,他不否认在面对季芙蓉的时候,会有一些生理上的反应,那是因为季芙蓉的天媚之体容易媚惑到任何男人,但要说喜欢季芙蓉,孟秋雨自己都觉得不可信。

    而且季芙蓉的母亲也算计了自己,孟秋雨实在做不到放下任何成见接受季芙蓉。他是必须要借助季芙蓉解毒,之所以告诉了她这么多,只是不想让自己道心留下阴影,他希望季芙蓉能成全自己,也算是为她母亲赎罪。

    季芙蓉露出一抹凄美的笑容,点点头轻声说道:“你没有骗我,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之所以中毒,是因为我母亲,而你又为我报了杀父之仇,保全了天霜城安危,我愿意为你解毒,但我有一个条件。”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要你母亲不再继续对付我,没有伤害我的亲人,我可以既往不咎。”孟秋雨没有等季芙蓉开口,便猜到了她是想求自己放过俞无霜。

    孟秋雨带着季芙蓉离开宴会厅,随后便失去了行踪,俞无霜一定能猜到自己挟持了她的女儿,甚至也能想到自己知道焚火蛊毒,会用她女儿的身体解毒。

    只要自己能解毒,俞无霜就会有所顾忌,现在恐怕已经在到处寻找自己了,在没有找到自己之前,她是一定不敢轻易伤害莫图和莫梓涵。

    但孟秋雨也不敢确定,俞无霜会不会为了她女儿的安危束手无策,一旦这女人疯狂起来,不计后果,伤害到莫梓涵和莫图,孟秋雨必然会血洗城主府,到时候季芙蓉的面子他也不给。

    “好,我相信你,希望我母亲没有一错再错。”季芙蓉点点头,孟秋雨能够做到如此让步,已经很难得了。

    但如果母亲在此期间伤害了他的亲人,季芙蓉也能想象到后果,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再次沉闷下来,气氛有些诡异起来,季芙蓉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这毕竟是她的第一次,她不免会紧张,会害羞,而且有些心痛,这原本是美好的事情,是她曾经梦想过的情形,但她除了哀伤,感觉不到一丝幸福。

    此时无声胜有声,孟秋雨挥手从真灵世界内拿出一块洁白的布匹,挥手铺在了地上,和一个不爱的女子即将要做最亲密的事情,孟秋雨也感受不到一丝激动,而且季芙蓉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为自己献身,这对季芙蓉都是不公平的。

    感受到了季芙蓉的哀伤,孟秋雨也心情很沉重,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破僵局,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一下季芙蓉,再多的言语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他现在必须要占有季芙蓉。

    季芙蓉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缓缓解开了腰带,就如同她母亲俞无霜的动作一样,只是有些僵硬,更没有那种妩媚风情。

    裙袍滑落,孟秋雨的眼睛也不由得一凝,季芙蓉原本就美貌,身材更是完美无瑕的无可挑剔,自己的女人中,恐怕也只有杨冰凝能和她有的一比,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冰肌玉骨,玲珑曼妙,一丝淡淡的少女幽香也随之沁入孟秋雨的鼻息。

    季芙蓉褪去裙袍后,轻轻坐在了白布之上,随后仰脸躺下,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孟秋雨在她的眼角上看到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心中微微一颤,孟秋雨都在犹豫该不该付诸行动,如果就这样占有了季芙蓉,会给她造成太大的伤害,这个阴影会一生陪伴着她。

    但孟秋雨也知道,这是目前唯一能解除焚心蛊毒的办法,他不能死在这里。

    等了许久都没有孟秋雨的动静,季芙蓉睁开双眼便看到他一连挣扎,这让季芙蓉难过的心好受了一些,至少孟秋雨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换做任何人,即使不需要解毒,此时也会如狼似虎的扑向她。

    “莫大哥,如果你在外面没有妻子,你会为我留下来吗?”季芙蓉再次开口道。

    孟秋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种莫须有的问题,轻轻蹲下身子盯着季芙蓉苦笑道:“我不叫莫一风,我的真名叫孟秋雨。”

    季芙蓉愣了一下,随即再次滑落两滴泪水,心中也微微有些感动,如果孟秋雨占有了她的身体,连真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她,那她就实在太可悲了。

    一番风雨过后,孟秋雨轻轻的拥着季芙蓉,这时候太多的言语都显得虚伪,他能做的也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心意,让她感受到自己对她有愧疚。

    季芙蓉香汗淋漓,秀发凌乱,先前还只是沉浸在哀痛中木然的承受着孟秋雨的狂风暴雨,但最后却已经深陷其中,这种从未经历过的鱼水之欢,让她痛苦而快乐着,一次次的攀登仙境,欲罢不能。

    她从未想过,在男人的怀中,竟然是一副如此美妙的享受,而孟秋雨给于她的不仅是痛苦,还有一丝让她不敢想象的愉悦。

    “孟大哥,如果我母亲不让你离开,你就用我要挟她,她应该还会在乎我这个女儿吧。”季芙蓉很快离开了孟秋雨的怀抱,虽然她很留恋,但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的美好,转瞬即逝,再多的留恋也只会化为泡影,孟秋雨不属于她。

    “芙蓉,谢谢你。”孟秋雨体内的焚心之毒已解,听到季芙蓉这时候还在为自己着想,心里也有些感动,但愿俞无霜还有一些理智,别玩火自焚,那样伤害的只会是季芙蓉。

    还没等孟秋雨带着季芙蓉走出洞府法宝,外面已经来了一大群人,俞无霜终于找到了这里,只是此时的俞无霜面色阴寒,怒声冷喝道:“莫一风,你给我滚出来。”

    孟秋雨打开禁制带着季芙蓉走出洞府,眼神不由一厉 ,他看到了莫图和莫梓涵,而且还看到了浑身血迹斑斑的沈无涯和江云凤,四人被绑缚着,以莫图原本就行将就木的状况,此时只剩下了一口气。

    “莫一风,你好大胆子,我要把女儿嫁给你,你却说需要考虑,现在倒好,把我女儿骗到这里欺辱,你仗着实力强大,就可以如此胆大妄为吗?”俞无霜一脸怒容的呵斥道。

    孟秋雨心中恼怒,简直是恶人先告状,这女人今晚看来是要鱼死网破了。

    此时四周上百名武者将孟秋雨团团围住,也不知道这些人受了俞无霜什么蛊惑,一个个怒视着孟秋雨,像是孟秋雨杀了他们爹娘一般。

    “娘,这是我自愿的,和莫大哥没有关系,你放他离开。”季芙蓉声泪俱下的说道。

    “芙蓉,你不用害怕,莫一风这个狗东西欺人太甚,娘会为你做主,今晚哪位强者能杀了他,娘就会将你许配给他,你所受的委屈,娘也一定会为你讨要回来。”俞无霜打断了女儿的话,语气严厉的说道。

    随着俞无霜的话,上百名强者身上的杀意释放了出来,只是碍于孟秋雨的强大,没有人敢主动攻击。

    但这些人的意图很明显,就是选择用人海战术准备围攻孟秋雨,就算孟秋雨再强大,但在上百名地阶,天阶强者的围攻下,他也只能饮血当场。

    孟秋雨也没想到俞无霜居然如此阴险,竟然能挑唆到这么多强者来合围自己,何况手里还有人质被掌控,孟秋雨感觉到了处境的不妙,就算他能逃出这里,也无法带走莫梓涵几人。

    “俞夫人,我很不理解,你为何要这样做?让这么多人为你去死,你觉得值得吗?”孟秋雨冷静了下来,他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寻常了,先前他还曾怀疑过俞无霜的身份,只是他不认为上古时期的仇人会有后人留下。

    上古时期的孟秋雨就被算计中过焚心蛊毒,同样是情况危急,也是有一位女子为他献身去除了蛊毒,那位女子便是冰仙子杨冰凝。

    所以在孟秋雨再次中了焚心蛊毒的时候,便立刻感觉到了不妥,而且也心生疑虑,但他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可现在看来,俞无霜一定和昔日被他灭杀满门的仇家有关系,不然不会不惜一切代价要除掉自己。

    突然,孟秋雨脑海中嗡的一声意识到了什么,俞无霜反过来念不正是霜无俞,而在第一世算计孟秋雨,并被孟秋雨灭杀满门之人就姓双,俞无霜应该叫双无俞才对,是自己仇家的后人。

    “你姓双对不对?”孟秋雨沉声问道。

    俞无霜眼神中闪过一抹恨意,高声冷喝道:“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