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几世血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既然已经猜出了俞无霜的来历,昔日仇家的后人,孟秋雨也就明白今日这一战无可避免了,但他知道俞无霜的心思,上百名强者不知得了她什么好处,竟然敢联手围攻自己,这些人都是俞无霜的炮灰。∽↗頂∽↗点∽↗小∽↗23

    在莽荒之地,无法施展威力强大的神通以及法则,这的确是俞无霜报仇的最好时机。

    刀光剑影席卷了整片空间,上百名强者联手一击,威力惊人,即使是入魔状态下的孟秋雨,也不敢保证能在这种攻击下安然无恙。

    当初他在齐风口神志不清的状态下杀了上百人,那些人虽然也身手不俗,可和此时的情形截然不同。这可是上百名最低境界也是地阶的强者,还有二十几名天阶强者,任何一人都不在那名逃走的副会长之下。

    如果没有这里的洞府法宝,孟秋雨今日还真的只能血拼到底,但既然有这种可以利用的宝物,他自然不会硬拼,身形一闪便退入了洞府内。

    这件洞府法宝容纳上百人虽然困难,但至少几十人进入后,空间还很宽敞,何况这里没人能想到这栋房屋会有玄机,没有任何犹豫,三十余名强者蜂拥而入,追杀起了孟秋雨。

    单独面对孟秋雨,这里没有一个人有那样的勇气,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俞无霜开出的条件足以让他们疯狂,何况还是如此多的强者联手,财富,地位以及季芙蓉这位莽荒之地的极品美女,这样的诱惑已经冲昏了他们的头脑。

    孟秋雨进入洞府内便停了下来,任凭三十多名跟随进来的武者围住了自己,他的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既然这些人急着投胎,那自己岂能不成全他们。

    “干掉他!”俞无霜冰冷的声音再次从外面传了进来,就连季芙蓉的哀求也置之不理,她是铁了心要杀孟秋雨,任何人都无法阻挡。

    三十多名强者怒吼着再次攻向孟秋雨,但突然间他们感觉到四周一股无形的压力束缚住了他们,孟秋雨的领域在洞府内展开,将这些人笼罩了起来。

    在洞府法宝内可以动用法则与神通,这些武者在孟秋雨面前渺小的连蝼蚁都不如,看着这些被人当枪使,还犹未可知的蠢货,孟秋雨没有任何怜悯之心,那把黑色长枪爆闪着恐怖的杀意,轰落而下。

    孟秋雨没有用领域气势直接压迫的这些人自爆,而是选择了一个一个用黑枪轰杀,而且还让他们临死前发出惨叫声。

    孟秋雨就是要让外面的俞无霜和其他武者听到里面在发生打斗,太早结束战斗,剩下的人或许就不敢进来了。

    被孟秋雨的领域束缚下,这些武者才意识到了恐惧,眼睁睁看着一个个同伴在孟秋雨的黑枪轰杀下变成了一具具残肢断臂,只是临死前发出一声惨叫,剩下等待被灭杀的武者,才后悔的肠子都悔青了。

    巨大的利益虽然诱惑,可他们却将孟秋雨的强大给抛在了脑后,一个可以斩杀屠戮者军团三大强者,以一人之力屠龙的强者,岂是那么好对付。

    而此时孟秋雨展现出来的可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死亡般的恐惧弥漫在所有人的心头,而他们却没有一丝挣扎反抗的能力。

    一枪一个,孟秋雨将最后一人轰杀后,这才再次收起了领域,而他浑身已经沾满了鲜血,犹如血人一般,长枪钉在地上,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孟秋雨要想灭杀这些人,他有无数种手段让这些人化为齑粉,但他却没有那样做,而是制造了一出修罗地狱般的血腥杀戮,遍地残肢看着犹如地狱一般。

    而孟秋雨也似乎耗尽了功力,单手杵着黑枪,不仅脸色苍白,连气息也十分混乱。

    这一切自然是孟秋雨营造出来的假象,如果不是莫梓涵等人在俞无霜的手里,让孟秋雨有所顾忌,他根本不用做任何掩饰。

    离开洞府法宝,孟秋雨却无法都用领域和法则神通,他唯有借助这里消灭掉上百名强者,才有机会从俞无霜的手中救下被绑缚的莫梓涵几人。

    在洞府外的所有人听着一声声惨叫,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些慌乱,就连俞无霜也紧张了起来,如果今日杀不掉仇人,那等待她的只有灭亡。

    “娘,为什么要这样?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只是为了杀一个人,这值得吗?”季芙蓉泪流满面,她无法阻止自己的母亲,可她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更多的则是担心,她不想孟秋雨被杀,也不想母亲自食其果。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如果孟秋雨活下来,是绝不会放过她母亲,到那时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孟秋雨,因为孟秋雨答应过不会追究她母亲,但前提是自己的母亲不再对付他。

    “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等杀了他,娘会告诉你原因。”俞无霜眼神凌厉的说道。

    季芙蓉摇摇头,她知道自己无法劝阻母亲,想到和孟秋雨在房屋内发生的一切,她就感到心痛,她思绪混乱,神情凄苦,仿佛全世界抛弃了一般六神无主。

    “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你们都给我进去,杀了他,杀了他。”听到里面没了动静,俞无霜状若疯狂的咆哮道。

    剩下的武者面面相觑,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些不安,一声声惨叫传出,他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种不知道情况的恐惧更是让人心里发慌。

    “大家一起进去,就算这家伙实力强大,也敌不过我们这么多人,如今大家已经和他结下了仇怨,如果让他逃走,我们谁也承受不起他的报复。”人群内,一名天阶后期强者沉声说道。

    看到这名天阶强者第一个冲了进去,其余人也鱼贯而入。

    看着诺大的房间内残肢断臂,鲜血淋淋,孟秋雨脸色苍白的站立在遍地残尸中,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一阵发寒。

    “我不想杀你们,但你们却听信了那女人的话要与我为敌,现在离开,我既往不咎,否则这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孟秋雨声音冰冷的说道。

    “哼哼,大家不要信他的话,他已经受伤,而且体力不支,我们一起上,杀了他,财富,地位,女人应有尽有。”那名天阶强者冷笑一声,自己却没有冲上前,而是煽动着其余人攻向了孟秋雨。

    一群强者蜂拥着扑向孟秋雨,手中刀枪剑斧掀起强大的杀意,谁也不甘落后,都想成为第一个斩杀孟秋雨之人,因为俞无霜承诺过,第一个击杀孟秋雨之人,她会将女儿许配给对方。

    季芙蓉的美貌让无数男人觊觎垂涎,现如今虽然被孟秋雨拔了头筹,可依旧是莽荒之地一朵最美的花,谁都想抱得美人归。

    而且这些在莽荒之地混迹的人,谁不知道天霜城的势力强大,只要成了季芙蓉的男人,将来便是天霜城之主,孟秋雨竟然拒绝了俞无霜的这番好意,在这些人看来,孟秋雨简直就是脑袋进水傻帽的行为。

    眼看着无数刀光剑影就要席卷了孟秋雨的时候,孟秋雨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早在这些人进入洞府法宝后,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可以说他们轻信了俞无霜,被巨大的利益冲昏脑袋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是炮灰的结局。

    无形中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孟秋雨身上爆发而出,孟秋雨的领域再次展开,几十名强者无一例外再次被束缚。

    这次孟秋雨没有在逐一击杀,强大的领域威压直接压迫的这些人爆体而亡,一蓬蓬血污飞溅,没有一声惨叫发出,所有人数息内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

    孟秋雨丢出几道神元之火,满地残肢断臂也顷刻间化为灰烬,上百名强者都被斩杀,孟秋雨也没了后顾之忧,现在只剩下对付俞无霜和城主府的几十名强者。

    而这次孟秋雨再次施展出了诱敌之计,几十名强者进入洞府内悄无声息的消失不见,俞无霜必定会再次派人进来查探,他可以暗中偷袭,进一个杀一个。

    果然,进入数十名强者后却是没有传来一点动静,这次不仅没有厮杀声,连惨叫声也没有,两名副城主以及十几名军士将领脸色凝重了起来。

    俞无霜也蹙起了眉头,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修法者在莽荒之地根本发挥不出强大的实力,就算孟秋雨也是一名实力强大的武者,但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干掉几十名强者。

    她能想象到孟秋雨逃入这处房屋内,可能是要借助里面的环境突袭进去的武者,可她却并不知道这处房屋却是一件法宝,而且在里面自成规则,修法者在里面可以动用神识和元气。

    为了报仇,俞无霜已经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干掉孟秋雨,至于这些武者的死活,她根本没放在心上,她情愿这些人和孟秋雨同归于尽,就算杀不了孟秋雨,孟秋雨面对这样的围攻也会耗损严重,甚至身受重伤。

    而她最后会收拾残局,今日之事她不会让人宣扬出去,参与的这些武者她也不会让他们存活下来,以城主府的实力,灭杀最后的幸存者没有任何困难。

    这便是俞无霜心中的算计,可是事情似乎超出了她的预料,俞无霜咬了咬牙对着几名军士将领吩咐道:“周斌,带着几人进去查探一下情况,如有任何异常,立刻退出来。”

    领命的周斌即刻带着四名手下全身戒备的一步步走进了房屋,四名玄阶手下走在前方,地阶后期的周斌跟随在后,他心里发毛,充满了不安,可俞无霜的命令,他不敢违背。

    房屋中光线昏暗,毫无一人,只是在空气中弥漫着焦臭气息,周斌打量了一眼各处角落,也是没有任何发现,孟秋雨连所有兵器都化为了灰烬,自然没有一点痕迹。

    周斌挥手示意四名手下进入里面的屋子挨个查探,他则站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随时准备逃出去。

    房屋内的诡异氛围,让他更加的心慌,双腿也不禁微微发颤。

    突然,他视线内的四名手下凭空消失了身影,就在周斌转身欲逃出去的时候,一道凌空落下的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周斌恐惧的想要挣扎,浑身的力量却在迅速抽离,当他看清孟秋雨冰冷的笑容后,他的意识也已经模糊,孟秋雨扭断了他的脖子。

    “夫人,情况不对,周斌几人进去后也毫无动静。”其中一名身材消瘦的副城主紧紧盯着房屋,离着周斌几人进去已经几十个呼吸间,以这栋房屋的大小,周斌等人转几圈的时间也够了。

    “这屋子有些诡异,夫人,他们恐怕已经遭到不测。”另一名面色白净的副城主也开口道。

    俞无霜神色见一片冰寒,目光凌厉的扫向被几名军士绑缚的莫梓涵等人,沉声道:“把他们带过来。”

    莫梓涵早已吓得俏脸煞白,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哥哥是屠龙英雄,又在天霜城危难时刻挺身而出解救了天霜城的安危,为何城主夫人却要置哥哥于死地呢?

    就连将云凤和沈无涯也倍感迷茫,俞无霜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要杀莫一风,只是因为莫一风不答应留在天霜城这样的理由太过牵强。

    恐怕在场所有人的心理,都会有如此的疑问,对于俞无霜疯狂之举感到茫然。

    莫梓涵,莫图以及江云凤,沈无涯被拖到了俞无霜的面前,俞无霜面色冰寒的大声喊道:“莫一风,出来吧,如果你继续躲在房屋中,我会杀了莫梓涵和她爷爷,也会杀了江云凤和沈无涯。”

    俞无霜的话音落下不久,洞府内人影一闪,浑身血迹的孟秋雨走了出来。

    “你是如何认出的我?你又是双家第几代后人?”孟秋雨看了眼莫梓涵几人,神色平静的开口问道。

    “你果然是那魔头,你诛杀了我双家满门,却没想到我双家老祖在外面还有妻儿,我的祖先隐姓埋名就为了躲避你,但我们双家满门血仇不会有人忘记,每一个双家人都会将的画像传给后代,只等着有朝一日,可以为双家报仇雪恨。”

    俞无霜眼神中充满了恨意,说话间从身上拿出了一副发黄的画像,上面是一名身穿金色长袍的男子,和眼前的孟秋雨有七八分相似。

    “原本我还以为你是那魔头的后代,现在看来,你应该就是他本人,只是没想到你也会沦落到今天,还出现在我的面前,今日我要为双家满门先人报仇。”

    俞无霜的这番话,终于让在场的所有人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两人有血海深仇,只是谁也无法想象,莫一风到底存活了多少年,竟然杀了俞无霜的先人满门。

    季芙蓉也吃惊的看着孟秋雨,被母亲说出来的原因惊得傻了眼,仇人还是恩人?这一刻,季芙蓉感到天都塌了下来。

    “原来如此,只是你的先人恐怕也没告诉后人我为何会灭杀双家满门,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杀光你们双家人,因为双家人该死。”孟秋雨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