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解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魔头,就算死今日我也要你付出代价,一起上,杀了他。←頂點小說23”俞无霜怒喝一声,手中长剑挽起一片剑花,第一个冲向了孟秋雨。

    两名副城主以及城主府数十名军士头目也围杀而上,这些人中,俞无霜的实力最强,除了两名副城主,还有三名天阶强者,此时倒是没有人再管莫梓涵几人的死活。

    季芙蓉则还处于震惊和茫然之中,本就痛苦的心愈发悲痛欲绝,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明白了母亲为何必杀孟秋雨的决心,可她却违背了母亲,与仇人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将自己最珍贵的身体交给了仇人,还是帮他解毒。

    这种打击对于季芙蓉无疑是毁灭性的,她整个人都处于恍惚中,一颗心撕裂般的疼痛。

    孟秋雨眼神中精芒闪现,虽然离开洞府法宝他无法再施展法则神通,也无法动用体内神元,但俞无霜这些人,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噗!黑色长枪划破了空间,一枪挡下了俞无霜的长剑,直接将俞无霜震得倒飞了出去。

    不等左右两把长剑击落在身上,孟秋雨身形鬼魅般的离开了原地,长枪抡起黑色枪芒,挡下两把巨斧后,他一拳轰在了一名天接初期男子身上。

    那人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胸骨瞬间塌陷了下去,强悍的力量将这名天阶初期男子轰飞了出去。

    孟秋雨不给这些人形成合围的趋势,长枪横扫四周,爆闪着黑色枪芒的一枪挡下了所有兵器,将这些人震得倒退了出去。

    “杀!孟秋雨厉喝一声,身心已经到了两名男女面前,枪芒一闪,两人被长枪洞穿了咽喉。

    孟秋雨一枪轰杀两人后,长枪瞬间飞出,撞向了另一名地阶中期头目,强悍的力道将那人兵器撞飞,长枪钉入了他的胸口。

    此时俞无霜再次从背后袭来,孟秋雨身形一矮躲开了俞无霜的攻击,一记肘击撞在了俞无霜的胸口,将俞无霜撞得踉跄后退,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更是传来钻心般的疼痛。

    孟秋雨再次揉身而上,双拳轰出,两名地阶头目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双双震碎了心脉,倒地后已经没有了气息。

    另两名地阶头目也从背后攻向孟秋雨,孟秋雨有人背后长了眼睛,身形撞到一人怀中的同时,已经夺下了他的长刀,刀芒一闪,另一人的头颅带着鲜血飞了出去。

    孟秋雨一转身,长刀狠狠捅入了身后头目的胸膛,一脚将死尸踹飞了出去。

    片刻间的功夫,孟秋雨一气呵成击杀了数十名军士头目,四周还站着的只剩下了两名副城主,俞无霜,还有另外两名天阶强者。

    而俞无霜已经受了重伤,其余四人也身上挂了彩,孟秋雨杀了数十人,他们却连孟秋雨的衣服都没碰到。

    “要杀我的人很多,但他们都已经去了黄泉路,就凭你们也想杀我,不自量力。”孟秋雨掌控了局势,声音冷漠的说道。

    “芙蓉,杀了那四个人。”俞无霜一脸狠毒的厉喝道。

    俞无霜等人虽然围住了孟秋雨,但她知道孟秋雨是绝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出手斩杀莫梓涵几人,此时唯有季芙蓉离着莫梓涵几人最近,要杀几个绑缚着的人,季芙蓉可以轻而易举办到。

    孟秋雨脸色微变,他的确一番快攻斩杀了其余人,就是不想给俞无霜等人机会拿莫梓涵她们的性命影响自己,现在他有足够的把握在俞无霜五人出手之际拦截他们。

    可五人的围攻下,他却没有能力阻挡季芙蓉,如果季芙蓉出手,莫梓涵几人必死无疑。

    “芙蓉,不要……他们是无辜的。”孟秋雨声音颤抖着喊道。

    “芙蓉,面对家族仇人你还犹豫什么,别听他废话,快动手。”俞无霜也厉喝道。

    以现在的情况,她已经知道自己无法报仇了,临死之前让孟秋雨遗憾终身,让他痛苦,她会很开心。这些人虽然和孟秋雨没什么关系,但却是因为孟秋雨而死。

    尤其是莫梓涵祖孙,孟秋雨将一个快要死的老头带到天霜城,还准备历经艰辛去流沙城寻找疗伤仙丹,可见莫梓涵祖孙在孟秋雨心里很重要。

    如果他们因为孟秋雨而死,孟秋雨岂能心安。不得不说,女人一旦狠起来,是可怕而且恐怖的,此时的俞无霜就被仇恨迷失了一切。

    为了报仇,她已经无所在乎了。

    季芙蓉脸现痛苦之色,孟秋雨的声音和母亲的话语胶着在一起在她的脑海中炸响,她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出手灭杀莫梓涵几人,季芙蓉下不去手。

    “芙蓉,你是个善良纯真的女子,别让你母亲的仇恨蒙蔽了你的理智,你和她不同,你不该做出让你悔恨终身的事情。”孟秋雨再次说道。

    “胡言乱语,芙蓉,听娘的话,杀了他们。”俞无霜也怒喝道。

    “住口!你们有没有为我考虑过?莫名其妙来的几世冤仇,却要让我一个女子来承受这种痛苦,你们好残忍。”季芙蓉突然厉声呼喝,双眼弥漫着泪水,紧咬着银牙满脸的痛苦。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季芙蓉面临着奔溃的边缘,声嘶力竭的喊叫着。

    孟秋雨一颗心沉浸了下来,他能体会到季芙蓉这一刻的心理脆弱,这种事情面临谁的头上,也会难以接受,如果她没有和自己有过关系,或许会好受一些,可季芙蓉本就是一个纯真的女子,她能够做出选择,将自己最宝贵的元阴之身献给自己,是为了救自己。

    到头来这一切却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她献出一切所救之人,却是她家族的仇人,这种打击季芙蓉岂能承受。

    现在她的母亲又逼着她杀几个无辜之人,只是为了以解心头快意,季芙蓉心里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随时面临着奔溃。

    “俞夫人,你如果还爱你的女儿,就不要再逼她了,你应该能看得出,她快疯了。停手吧,我让你刺三剑,三剑之后,我们所有恩怨一笔勾销。”孟秋雨神色平静的说道。

    俞无霜瞪大了眼睛,就连在场的所有人也被孟秋雨这番话惊呆了。

    “哥哥,不要……”莫梓涵惊恐的喊道,她到现在还觉得茫然,但却听出了孟秋雨为了救她们,自愿被刺三剑,血肉之躯岂能承受住三剑的伤害。

    “我凭什么相信你?”俞无霜沉声道。

    “就凭我不想让你女儿出事,她也是无辜的,几世前的血仇你根本不知道详情,你秉承组训,今日杀我报仇,我能理解。换做我,我也会这么做。”

    孟秋雨将手中的刀丢在了地上,一脸沉重的摇头道:“可我们之间的仇恨,不该让你女儿来承受痛苦,她一无所知,而且她本性善良,你让她杀几个无辜之人,就是为了让我留下遗憾,可那样的代价就是毁了你女儿。”

    “你会有这么好心?你灭杀双家满门,连妇孺都不放过,你这样的魔头会在乎我的女儿?”俞无霜冷笑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又怎么会知道曾经上古时期的双家为了一己之私,杀害他人满门,只为了让双家少爷拥有最好的灵根属性,双家不但杀了我女人全家,还毁掉了她的宗门,嫁祸其他宗门,更可恨的是他们虚情假意,许诺下替我女人报仇的幌子,让她转嫁灵根。”

    孟秋雨一脸冷笑的继续道:“上古五大神王之一双家双傲天就是一个阴险卑鄙的小人,他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但他却并不知道,在他派双家高手屠杀我女人全家的时候,恰好有其他人附近看到了这一切。”

    “双家上下都在欺骗我的女人,只为了让她心甘情愿将纯净的灵根转嫁给双家废物少爷,我得知这件事后,闯入双家救出了我的女人,却又被双家暗算中了焚心蛊毒,如果不是我运气好,我也会欲火焚心而死。”

    孟秋雨眼神中涌动着怒火,沉声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你说我该不该找双家报仇?至于我诛杀双家满门,我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双家所有人都该死,他们依仗双傲天是五大神王之一,仗势欺人,犯下无数血债,那些被双家杀害的人又该去找谁报仇?”

    “一派胡言,你在狡辩,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俞无霜冷笑道。

    “信不信由你,你不是要报仇吗?我不会反抗,让你刺杀三剑,这三剑之痛是为了弥补你女儿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一错再错,你要报仇的人是我,和莫图祖孙,江云凤他们毫无关系。”

    孟秋雨说话间,一步步走向了俞无霜,挺着胸膛做出任她动手的架势。

    俞无霜眼神中的恨意一闪,手握长剑刺向了孟秋雨的胸膛。

    噗!长剑破开了衣衫,刺入了孟秋雨的肌肤,只是孟秋雨的身体却如钢筋铁骨般夹住了她的长剑,仅仅只是刺破了肌肤,便无法再深入一分。

    “还有两剑。”孟秋雨神色平静,声音平缓的说道。

    “啊!”俞无霜浑身爆发出强大的杀意,拼尽全力的一剑刺向了孟秋雨的咽喉。

    她也看出来了,孟秋雨的体魄无比强悍,唯有找到孟秋雨的命脉才有可能刺伤到孟秋雨,胸口显然不是孟秋雨的软肋。

    莫梓涵吓得闭上了双眼,她害怕看到孟秋雨血溅当场的画面。

    此时连季芙蓉也再次惊得花容失色,在俞无霜刺出第一剑的时候,她就惊呼了一声,看到母亲一剑再次刺向孟秋雨的咽喉,她突然立身喊道:“不要……”

    可是俞无霜岂会听从女儿的喝止,剑锋再次划破了孟秋雨的咽喉肌肤,猩红的血水溢出,看着很是吓人,但只有俞无霜知道,孟秋雨没受伤害,只是刺破了肌肤,咽喉同样不是孟秋雨的命脉。

    “希望你信守诺言,三剑过后,我们的仇恨一笔购销。”俞无霜声音的冰冷的说完,第三剑刺向了孟秋雨的眼睛。

    孟秋雨神色终于一变,他是帝皇境的炼体修为,即使被砍断了胳膊,他也可以接回去。何况以俞无霜的实力,让她砍上一辈子,也砍不掉孟秋雨的胳膊。

    但孟秋雨的眼睛的确是软肋,此时一旦被刺瞎,即使能修复好,也会影响到孟秋雨的修为,他全身每一寸肢体都与本源世界有密切联系,这会损伤到孟秋雨的本源世界。

    如果本源世界内有长生树,孟秋雨也不怕眼睛受伤,因为那时候的本源世界将坚不可摧,牢不可破,但现在他还没有找回长生树,一旦眼睛受伤,他的本源世界便会出现裂痕,想要修复,付出的代价根本难以预算。

    就再孟秋雨暗自思索该不该毁掉自己的承诺,避开这一剑的时候,一道身影窜了上来,是季芙蓉,她推开了孟秋雨,身体直直撞在了俞无霜的剑上。

    猩红的鲜血染在了季芙蓉的胸口,长剑贯穿了季芙蓉的胸膛。

    “娘,冤冤相报何时了,就让我的死化解此事吧。”季芙蓉说话间向后倒去。

    孟秋雨一把抱住了季芙蓉,心中感到了疼痛,他没想到季芙蓉会在这时候冲上来替自己挡下一剑,这一剑刺在季芙蓉的身上,却是疼在孟秋雨的心里。

    “芙蓉……”俞无霜也傻了眼,亲手刺杀了女儿,巨大的变故让她乱了方寸。

    孟秋雨身形如电,抱着季芙蓉窜入了房屋法宝内,神识可以动用后,他急忙掏出一脉神元丹塞入了季芙蓉的口中,一丝丝真元之力也涌入季芙蓉的体内,玄天九变运转,修复着季芙蓉破损的心脉。

    季芙蓉伤势很重,几乎是必死之伤,心脉都被一剑刺穿,岂有存活的道理。

    可这是针对莽荒之地,在修仙世界里,就是魂飞魄散,只要寻找到能够起死回生的天才地宝,也能救活一个人。

    所以季芙蓉现在致命的伤势,对于孟秋雨来说,并不是很棘手的问题,神元丹强大的药效恢复着季芙蓉散去的生机,孟秋雨的神元之力也在修复着季芙蓉的心脉。

    季芙蓉嘴角溢着血水,眼神温柔的望着孟秋雨,她竟然感受不到疼痛,在孟秋雨的怀中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舒服,就连她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

    “孟大哥,我要死了吗?”季芙蓉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事,但她临死前能躺在孟秋雨的怀中,却感到幸福。

    “你不会有事,我会救好你。”孟秋雨也柔声道。

    此时俞无霜和另外几名天阶强者也进入了洞府法宝,感受着季芙蓉的生机在凝聚,一股柔和的光芒环绕着季芙蓉,所有人的神色都流露出难以置信。

    俞无霜也看出孟秋雨没有恶意,是在救治女儿,所以她虽然恨孟秋雨,却也不由冒然打扰。

    “孟大哥,你虽然不喜欢我,可我已经成了你的女人,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季芙蓉的男人,我不想看着你死,就算死,我也想死在你前面。”季芙蓉紧紧盯着孟秋雨,将内心深处最想说的话都表达了出来。

    “傻女人,你不会死,有我在,谁也夺不走你的命。不要说话,按照我输入你体内的气息在经脉中运转,我帮你打通全身经脉。”

    孟秋雨眼神疼惜的看着季芙蓉,从季芙蓉勇敢的替自己挡下那一剑开始,季芙蓉的身影已经烙印在了孟秋雨的心里,他帮着季芙蓉疗伤之际,也顺便打通了季芙蓉全身的经脉,让季芙蓉成为绝顶强者。

    季芙蓉也渐渐感觉到了体内的不同,她胸口处的伤口竟然愈合了,浑身充满了力量,孟秋雨输入她体内的气息在经脉在流淌,冲击着她蔽塞的细小经脉。

    意识到孟秋雨真的救了自己,甚至在帮助自己提升功力,季芙蓉压制着心中的激动,开始静下心来运转功法。

    俞无霜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微微叹息了一声,挥手让其余人离开,事已至此,她也没有了报仇的心思。女儿愿意为孟秋雨去死,她也差点亲手杀了自己的女儿,她已经心怀意冷了。

    而且孟秋雨先前讲的那些话,俞无霜也开始仔细思索,如果孟秋雨所言属实,双家被灭杀也是咎由自取,她不知道为何双家被灭门,只是继承着报仇这一组训,历经几世的仇怨,对她来说今日才算是解脱。

    感受到女儿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甚至都快赶上了自己,俞无霜不再逗留,出去后松开了绑缚莫梓涵几人的绳索,随后黯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