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赶赴归云堡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而且中间是用布幔隔开,里面是费大小姐休息的地方,外面才是婢女活动的空间。

    孟秋雨早在两名婢女呼喊之际就点了她们的昏睡穴,两名婢女软绵绵倒了下去。而孟秋雨控制着比自己还要高大不少的费大小姐,示意对方坐在软榻上,他在费大小姐嘴巴里塞了一块撕下来的布幔。

    再次用绳子绑了费大小姐后,孟秋雨这才一脸惬意的品尝着鲜美的灵果,晃动着手里的匕首,盯着费大小姐。

    “现在我问你问题,你来回答,如果我说对了,你就点头,不对,你就摇头,如果你有任何犹豫,我就在你脸上划一刀,直到把你这张漂亮的小脸划得面目全非。”

    孟秋雨说这番话的时候,强忍着心中的恶寒,他算是明白了彭通海为何宁愿被追杀,也不会和城主千金完婚,眼前的费大小姐何止用丑陋来形容,而是丑的惊天地,泣鬼神,比非洲黑妞都要丑上三分。

    最让孟秋雨郁闷的是,这费大小姐身上竟然还有狐臭,身上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香料遮掩她身上的气息,混合着狐臭的香料,那种古怪的味道,孟秋雨嘴里含着灵果,都没有什么香甜的口感。

    “前不久流沙城来了几位如仙子般美丽的女子,为首的女子叫林慕雪是吗?”

    费大小姐慌不迭的点头,她可是害怕孟秋雨说到做到,真的在她可爱的小脸上划上一刀。

    “很好,听说你父亲费南不仅贪婪而且好色,面对这些美貌的女子,他有没有动什么歪心思?”孟秋雨继续问道。

    费大小姐瞪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她自然知道她父亲的为人,流沙城内相貌出众的女人,只要被他父亲看上,除了逃亡或者自尽,鲜有能逃出他父亲魔爪的。

    而她并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对最近来的这些美丽女人动没动心思,但是按照她的想法,不动心思那是不可能的,但她又不敢妄加猜测,陷他父亲于不义。

    就在费大小姐短暂的犹豫之际,孟秋雨手腕一翻,明晃晃的匕首刺中了费大小姐的肩膀,一道血箭噗的一下就喷了出来。

    “不好意思,失手了,我是准备划你脸蛋的,因为你犹豫了。”说话之际,孟秋雨手掌一翻,匕首毫不犹豫的划破了费大小姐的右脸,虽然只是一道很小的血口,但鲜血却涌了出来。

    费大小姐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更悲伤的是自己破相了,她怒视着孟秋雨很想破口大骂,骂他不讲信用,肩膀刺一刀也就算了,干嘛还要在脸上刺一刀。

    “下面我接着问,如果你再敢犹豫,我会在你的左脸上也划一刀,这一次说不定我还会失手,至于失手误伤到你那里,我就不敢确定了。”孟秋雨笑容邪魅而冷酷,看在费大小姐眼中,仿若恶魔一般。

    她已经明白,眼前的混蛋绝对是诚心的,是要让自己感受疼痛,遭受折磨。

    “现在那些女子是否在城主府?”孟秋雨继续问道。

    这一次,费大小姐不敢在犹豫,连忙摇头,本就其丑无比,脸上沾满了血水,显得更加狰狞。

    不在城主府?孟秋雨心中一动,林慕雪她们莫非出事了?

    “你父亲是不是对她们动手了?”孟秋雨声音一冷,这一次身上流露出了杀意。

    费大小姐急忙摇头,满眼的惊惧,她是真的不知道那些女人是不是出事了。

    孟秋雨匕首再次抵在了费大小姐的脖子上,这一次扯下了她嘴里的布条,冷声道:“告诉我,她们现在在哪里?”

    “在昨晚的时候,有人传来消息,说是有了那几个女人要寻找的人的下落,我父亲带领城内一些高手陪着她们离开了流沙城。”费大小姐声音颤抖着说道。

    孟秋雨眼里的杀机愈发浓烈,果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这流沙城主绝对没安好心,自己是从诡异森林来的流沙城,自然是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消息,恐怕慕雪她们得到的消息,也是流沙城主费南让人安排的假消息,意在迷惑慕雪她们,将她们引入事先布置好的陷阱。

    “你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孟秋雨沉声道。

    “归云堡,消息是归云堡少堡主得到的。”费大小姐颤声道。

    “归云堡离流沙城有多远?”

    “骑马五天的路程,要是拥有可以飞行的妖兽坐骑,三天之内便可以到达。”

    “你父亲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今天早上的时候骑马离开的。”费大小姐已经心生惧意,不敢有任何隐瞒,将自己知道的都讲了出来。

    孟秋雨暗自松了口气,现在只是过了晌午,慕雪她们才离开半天时间,自己全力飞行或许能在晚上赶上他们。

    这半天时间内,想必费南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如果你对我有任何隐瞒,或者所说的事情是在骗我,你会后悔投胎做人。”孟秋雨一巴掌拍在了费大小姐的脖子上,同时一道内气留在了费大小姐的经脉之中,费大小姐昏死了过去。

    孟秋雨直接飞身跃出软轿,四周保护轿子的护卫脸色大变,孟秋雨突然从轿子里出来,吓得他们心惊胆战,若是大小姐有任何闪失,他们的脑袋绝对保不住。

    “俞夫人,我们该离开了。”孟秋雨长枪一抖直接将俞无霜面前的两名护卫轰杀,看着俞无霜说道。

    俞无霜被身子绑着跟随在轿子后,此时见孟秋雨突然改变主意,不准备进入城主府,她自然也就不再掩饰自己的实力,双手一震,绳索纷纷碎裂,她飞起一脚便将一名护卫踹飞了出去。

    这名护卫落地后,已经是胸骨塌陷,没有了气息。

    原来在绑缚俞无霜的时候,这名护卫看到俞无霜漂亮,没少对她动手动脚,俞无霜记恨在心里,此时自然要报仇。

    “你什么意思?为何改变主意?”俞无霜冷眼凝视着孟秋雨,要不是孟秋雨救了她,她才不会跟随孟秋雨冒险,还被他指使着与费大小姐发生冲突,给孟秋雨创造机会让他潜入轿子内。

    “我要找的人不在城主府,而她们现在有危险,我要离开流沙城去救人,你可以随我一起离开,也可以继续留在流沙城。”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俞无霜气的咬牙切齿,孟秋雨大开杀戒,杀了那么多人,现在整个流沙城都在搜寻他们两人,现在连城主千金都被绑架了,俞无霜如果继续留在流沙城,那就是纯粹找死了。

    “混蛋,我现在还能留在流沙城吗?”俞无霜气急败坏的骂道。

    孟秋雨嘴角掀起一抹玩味的苦笑,先前在天霜城两人还是几世仇人,现在倒好,却又成了生死与共的伙伴。

    在四周护卫簇拥而上的时候,孟秋雨已经带着俞无霜飘身而去,这些护卫也没继续追赶,而是开始打开轿子查看费大小姐。

    当发现费大小姐昏迷不醒,所有护卫吓得脸色惨白,一边通知城内的守城将领,一边呆着昏迷的费大小姐赶回了城主府。

    孟秋雨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带着俞无霜返回了歇息楼,两人再次改变了一番容貌,并且和黄一鸣等人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黄一鸣等人当即表态,愿意跟随孟秋雨去救人。

    孟秋雨也不推迟,毕竟在莽荒之地,他的武力值虽然强悍,却也不是无所不能,有黄一鸣等人帮忙,也能应付一些他意想不到的情况。

    众人来到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已经关闭,城主府下达了命令,全城搜捕孟秋雨和俞无霜,不准任何人进出。

    “孟公子,我们该怎么办?”看到城门已经关闭,栾凤急切的问道。

    “杀出去。”孟秋雨眼神一厉,身形一闪变冲向了城门口。

    看到孟秋雨冲了上去,俞无霜等人也纷纷跟随而上,数十名守城军士慌乱间抵挡,眨眼间便被众人斩杀在血泊之中。

    黄一鸣打开了城门,一行人涌出城外后,城内的护卫才大队人马赶了过来。

    俞无霜拥有一只雄鹰,倒是方便了孟秋雨等人赶路,三米多长的雄鹰背负着八人跃空而起,嘹亮的鸣叫声响彻在天际,追出流沙城外的军士和城内强者,只能无奈的再次返回。

    当孟秋雨讲述了从费大小姐口中得到的消息后,俞无霜皱眉道:“归云堡三面环海,在莽荒之地属于易守难攻的第一城堡,据我所知,归云堡的三位堡主其实就是流沙城城主费南的人,而且归云堡内机关重重,大堡主马归云是一位精通奇门遁甲的术士。”

    “费南既然把你口中的那几名女子带来了归云堡,显然是要利用归云堡的机关算计她们。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流沙城城主费南虽然好色,但却很怕他的夫人,流沙城第一强者并不是费南,而是他的女人母夜叉燕姬霜。”

    俞无霜哼了一声道:“所以我猜测,费南是要将你的那些女人制服,囚禁在归云堡内,以便让他玩弄,而又不至于让他的女人吃醋。母夜叉燕姬霜性如烈火,心狠手辣,凡是费南霸占过的女人,都逃不脱燕姬霜的毒手。”

    “他们这是在找死。”孟秋雨眼里杀机涌动,一个小小的城主也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他如果不踏平归云堡,他就不是孟秋雨。

    “按照路程推算,我们会先一步赶到归云堡,只是我们却很难在不被他们发现的情况下进入归云堡。”俞无霜继续道。

    “你刚才说过,归云堡三面环海,那我们就从水路过去,夜入归云堡,至于里面的奇门遁甲,所有机关我会应对。”孟秋雨点头道。

    “我们进入归云堡以后,就以各种身份潜伏下来,等待费南带着慕雪她们到来。”

    “除非你有船只可以在海上航行,否则我的雄鹰很难避开归云宗天上的眼线,他们也有大批雄鹰,负责在归云堡的天空巡视。”俞无霜说道。

    孟秋雨笑了笑,他真灵世界内有的是飞船法宝,用于航海自然是不成问题。

    不到三天时间,雄鹰已经带着孟秋雨等人出现在了归云堡的势力范围之内,众人隐匿在一处山谷内等待夜幕降临。

    当天色昏暗的时候,孟秋雨带着众人来到山脚下,这片海域很辽阔,海的对面便是归云堡,以船只的速度,孟秋雨等人航行一夜,将会在凌晨的时候到达归云堡。

    孟秋雨仅能动用的一点神识祭出虚空飞船自然是不成问题,一艘小型飞船出现在海岸边,众人纷纷跃上飞船,孟秋雨燃烧了大批神晶用于驱动飞船航行。

    而孟秋雨为了避免被发现,他又从真灵世界内拿出一些事先炼制好的阵盘将飞船隐匿起来。

    不知何时,俞无霜出现在了孟秋雨身后,其他人则是在船舱内休息,准备凌晨攀登上归云堡的城墙。

    “你就是为了那些女人,而将我家芙蓉丢弃在天霜城是吗?”俞无霜声音冷漠的说道。

    孟秋雨没有回头,仰望着夜色轻声道:“她们当中有我最爱的女人,为了她,我可以不惜自己的生命,这次我意外来到莽荒之地,她为了寻找我,明知这里很危险,但她依然来了。”

    孟秋雨没有解释什么,而是一脸柔情的诉说着,脑海中全是林慕雪那道白色倩影。

    “如果芙蓉有危险,你会为了她不惜一切代价吗?包括你的生命。”俞无霜继续问道。

    “如果我知道她有危险,我同样会放下任何事情,第一时间出现在芙蓉身边。”孟秋雨沉吟了一下,语气坚定的说道。

    俞无霜没有在说什么,如果孟秋雨连想都不想的就回答的如此坚定,俞无霜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孟秋雨沉思之后所说的话,她能听的出来,是孟秋雨的肺腑之言。

    俞无霜沉默了,她看着孟秋雨的背影,心中思潮澎拜,眼前的人即是灭杀了双家的仇人,又是自己女儿喜欢的男人,她以为自己可以摆脱孟秋雨的阴影,她连女儿都不愿意面对,只身一人离开了天霜城。

    却不料造化弄人,她竟然在流沙城再次遇到了孟秋雨,如果不是孟秋雨出现,她知道自己的命运一定很悲惨,她空有一身强大的实力,却也被宵小算计,最终会在凄惨中死不瞑目。

    “俞夫人,听我一句劝,这里的事情结束后,你回到芙蓉的身边吧,她需要你的守护,你永远都是她最亲的亲人。而且十年之后,莽荒之地会有一场劫难,天霜城能否保全,没有人可以保证。“孟秋雨缓缓转身,看着俞无霜凝重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