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夜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夜!漆黑如墨!归云堡笼罩在暮色中,灯火昏暗,海浪拍击海岸边的城墙壁,传出哗哗哗的拍击声。∑頂點小說23

    一艘漆黑如墨的小型飞船停靠在了北侧城墙之下,几十米高的城墙上依稀可以看到几个身影在来回移动。

    只是今晚的大海再次起雾,站在城墙上,除了看到灰蒙蒙的一片,看不到任何海面。

    何况夜色又如此灰暗,归云堡的夜晚也格外的潮湿,阴冷,负责看守城墙的军士除了暗骂这鬼天气,三五成堆的聚集在火堆旁一起讨论女人,战争,杀戮之外,再无其他事情可做。

    从归云堡在这里建造之后,三面环海成了归云堡最大的保障,从未有任何势力能击毁这座城堡,因为通往归云堡唯一的路也是深处于峡谷之内,归云堡第一关卡一线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

    而归云堡内所有人都相信,没有人能避开他们天空中的探子,无数雄鹰的监视,至于有人想要通过海面袭击归云堡,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归云堡城墙高达三十米,而莽荒之地很难建造出可以航海的船只。

    即使有一些小木船可以航行,城墙上也有军士看守,无法悄无声息的潜入归云堡。

    正是这种绝对不会有意外的念头,让看守城墙数十年都从未出现过任何情况的军士们不再保持警惕,因为他们相信不会出现意外。

    就在看守城墙的这些军士三五成堆的消磨时间,打发着夜晚的寒冷与无聊之极,几道身影犹如壁虎般在城墙外攀爬着,它们不仅速度很快,而且无声无息。

    孟秋雨第一个爬上了城墙,一只手勾着城墙壁,一只手取下了嘴里含着的短刀,目光冰冷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防守如此松散,军士彼此之间的距离相隔五十米,而在他前方的城墙上,就有三名军士在火堆旁烤火,肆无忌惮的交谈着。

    孟秋雨对着随后爬上城墙的俞无霜几人做了个手势,随即犹如一道夜幕下的幽灵般上了城墙,一阵冷风袭来,三名军士都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突然,其中一人看到一道黑影出现在了同伴的身后。

    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瞪大双眼仔细一看,便看到同伴身子一僵,一把锋利的匕首划过了同伴的咽喉,滚烫的热血溅射到了他的脸上。

    他张大嘴巴正要呼喊,一只铁钳般有力的手掌已经卡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即将发出声音的喉咙传出轻微的咔嚓声,没有喊出来的示警声,也吞了回去。

    在他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他恍惚中看到数道黑影跃上城墙,一个个同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纷纷倒了下去。

    孟秋雨几人悄无声息的干掉了二十多名城墙上守卫的军士,随后进入了归云堡内。

    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孟秋雨带着俞无霜等人直接来到了归云堡堡主马归云的府邸。

    马归云的府邸果然机关重重,按照阴阳,八卦,五行布置了一些阵法,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的马归云对于自己的安危尤为重视,他相信自己的阵法远比相信自己的属下。

    以至于马归云的府邸内守护的高手并不多,就是侍候他日常生活的女佣以及照看府邸的园丁,也都是一些没有武力修为的女子,他害怕被人背叛,在睡梦中被割掉了脑袋。

    除了他最信任的两名心腹,地阶后期的阴阳秀士和夜莺之外,他的府邸内再无其他强者。

    阴阳秀士实为一个不男不女,雌雄同体的怪物,有时候是以男人的相貌示人,有时候则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此人性情诡异,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

    而夜莺则是一个没有人知道她庐山真面目的影子,传闻是一位绝美的女子,马归云最信任的女子,也是他的床伴。除了马归云,归云堡任何人都没见过她的真容,而她会易容之术,或许城堡内一个不起眼的老妪,或者是城堡中一家商楼的小伙计,都有可能是夜莺。

    她会以各种身份在城堡内存在,任何城内发生的事情,或者是对马归云不利的言论,都逃不过夜莺掌控。她是马归云的影子,也是他手里的一把尖刀,杀人于无形,任何敢对马归云有不忠之人,都会死得很凄惨。

    马归云的这些阵法,算得上变化多端,诡异莫测,一般人也很难闯入他的府邸而不被马归云发现。

    可是在阵道修为强大的孟秋雨面前,马归云布置的这些阵法就只能称得上垃圾了,而孟秋雨不仅轻松带着俞无霜等人进入了他的府邸,连任何闯入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就算是马归云也难以发觉,有人早已通过了他的阵法。

    混入堡主府内的孟秋雨等人,迅速找到了储存美酒的地窖潜伏了进去,而做完这一切后,天色已然大亮。

    睡梦中的马归云被敲门声惊醒,在他身边依偎着一个曼妙白皙,满头黑发遮挡了容颜的女子。

    马归云连衣服都没穿,怒气冲冲的打开了房门,站在屋子外的是一名容貌俏丽的女佣,神色焦急的回禀道:“堡主,大事不好了,昨晚有人杀了守护城墙的二十一名军士,二堡主派人请您立刻去议事。”

    正要发火的马归云脸色剧变,以至于因生理想象蓬勃而起的兄弟也瞬间萎靡,他转身跑回屋子穿起了衣服。

    床榻上的女子也已经听到了女佣的汇报,一袭黑色长袍包裹住了身躯,露出一张秀美绝伦的容颜,走到马归云的身后开口道:“归云堡三面环海,有人悄无声息的杀了守护城墙的二十一名军士,他们应该是从海上而来,现在混入了城堡之内,当务之急,需要立刻全堡搜查。”

    “什么人有如此大的能耐,竟然能避开天空中的雄鹰从海上而来,还偷偷杀了我归云堡二十多人,夜莺,流沙城主今日就会到达归云堡,你现在立刻带人在去搜查,不准放过任何地方,必须要在流沙城主到来之前找到混入堡内的这些人。”马归云沉声道。

    “这种事情你还是交给那不男不女的家伙,我会在暗中留意城堡内的一举一动。”美丽女子说完转身离去。

    很快,整个归云堡充斥着一股紧张的氛围,明里暗里一批批人马都在搜查混入堡内的奸细,几乎是挖地三尺却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

    阴阳秀士和二堡主蔡猛的手下独眼萧严搜查了整个城堡,并将全城男女汇聚到了一起挨个检查,却依旧没有找到一个奸细。

    当阴阳秀士和萧严将消息汇报给马归云和二堡主后,二堡主蔡猛皱眉道:“你们确定搜查了城堡所有地方?”

    “只有两个地方没有搜查。”独眼萧严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什么地方?”马归云厉声道。

    “堡主和二堡主的府邸。”萧严轻声道。

    “我的府邸不可能有人进去而不被我察觉,立刻派人去二堡主的府邸查探,不准放过任何地方,一定要将这些人找出来。”马归云沉声道。

    蔡猛虽然心中不悦,可也知道马归云精通阵法,他的府邸到处都是机关陷阱,阵法密布,的确不可能有人悄无声息的闯进去。

    在阴阳秀士和萧严带人离去后,把守归云堡一线峡的三堡主派雄鹰传来了书信,马归云看过书信后,面色深沉的开口道:“流沙城主已经来到了归云堡一线峡,现在三弟正带着他们赶来归云堡,三弟在书信中说随同萧南来的除了他的几名心腹高手,还有六名绝美的女子。”

    “六名绝美女子?”蔡猛眼前一亮,嘴角露出婬邪的笑容,心领神会的点头道:“萧南这一次又有故伎重演了吧?”

    “能让萧南带到归云堡的女人显然实力不弱,他并没有把握对付这六名女子,又不想惊动他那位母夜叉,只是我有些担心这次会有麻烦。”马归云紧锁着眉头说道。

    “大哥,有什么好担心的,萧南虽然霸道,可也不能吃独食,六名女子,怎么也要分给咱们兄弟一人一个,他也不可能留在归云堡很久,他走后,这些女人还不都是咱们的。就像以前一样,等咱们玩腻了,就赏给其他兄弟们。”满脸胡须的蔡猛哼哼笑道。

    “可你有没有想过,昨晚有人混入了归云堡,而我们对这些人一无所知,一旦没等我们困住那六名女子,这些人突然冒出来,到时候免不了会有一场恶战,我们归云堡积攒起来的这点实力可经不起损伤。”马归云沉声道。

    “大哥,你又何必杞人忧天,以我们兄弟的身手,加上萧南和他带来的那些强者,在莽荒之地还没有任何势力会是对手。萧南也绝对不会让他见不得光的事情暴露出去,他比我们更加迫切的要扼杀任何对他名声不利的威胁。”

    听到蔡猛的话,马归云眼前一亮,流沙城主萧南一向以急公好义,正人君子的威名在莽荒之地声名显赫,也引得无数强者纷纷汇聚流沙城,这也是流沙城逐渐成为莽荒之地第一城的原因。

    在莽荒之地生存,任何人都会选择一方强大的势力作为靠山,流沙城主萧南不仅实力强大,乐善好施,得到了无数强者的追随,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人品。

    而殊不知,他却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豺狼,背地里干着阴险邪恶的事情,他假仁假义,虚伪狡诈,他所做的一些事情除了心腹之人,没有人会知道。

    如果他与归云堡勾结,背地里陷害无辜女子,将这些女人囚禁在归云堡以供他们泄-欲,玩弄,这种丑事暴露出去,势必会让他威名损地,今后谁还敢投奔他。

    “好,只要萧南和他带来的人出手,情况就在我们的掌控中。二弟,随我去迎接萧南和那五位美人吧。”马归云愁容舒展,哈哈一笑走了出去。

    而此时在马归云的府邸内,孟秋雨带着俞无霜已经离开了储藏美酒的地窖,他让黄一鸣等人继续在里面潜伏,他则和俞无霜出来打探情况。

    两人在一间屋子内打晕了两名女佣,俞无霜换上了一套女佣衣服,孟秋雨也乔装了一番变成了一位中年妇女,他本就脸蛋白皙,身材匀称,装扮成女人倒也十分相像。

    两人分开查探,孟秋雨刚刚在府内转了一圈,准备和俞无霜汇合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位端着果盘的清秀少女。

    少女在看到孟秋雨后,微微一笑道:“云姐,你今天的气色很不错。”

    “嗯,你今天也很漂亮。”孟秋雨掩嘴一笑,心里却是疑惑,自己随意装扮成了女佣,怎么会和这里一位叫云姐的相似呢?

    就在孟秋雨疑惑间,少女与他擦肩而过,突然一道劲风从背后袭来,孟秋雨身形一闪避开了少女手里的短刀,一掌拍向了少女的面门。

    清秀少女脚下步伐轻盈,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避开了孟秋雨的攻击,只不过孟秋雨的一掌也擦着她的胸口扫了一下,柔软的触感让孟秋雨微微有些失神,暗自惊叹,这女人有点资本。

    “你就是昨晚混入归云堡的人吧?没想到你的实力不凡,阵法水平也很强,能够悄无声息的闯入堡主府内。”

    清秀少女冷眼凝视着孟秋雨,再次冷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个男人,你的易容术也很不错,如果不是我认识堡内所有的女佣,还真的会被你骗过去。”

    “第一次装扮女人就被人识破,你又是什么人?”孟秋雨呵呵笑道。

    “我是要你命的人,看刀。”清秀少女说话之际,突然再次出手,一道寒芒直射孟秋雨的眉心,身形一闪便到了孟秋雨的面前,手腕反转间,又是两把短刀闪现,一刀斩向了孟秋雨的手臂,一刀划向了孟秋雨的脖子。

    女子的出手十分狠辣,而且一气呵成,绝对是孟秋雨见到的最有天赋的杀手,就算是在地球上的妖女,也不一定有此女的实力。

    只不过清秀少女遇到的却是孟秋雨,她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短刀击中了眼前的孟秋雨,但却没有传出短刀划开骨肉的声音,孟秋雨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背后。

    当女子感觉到背后传来劲风的时候,她才看清自己眼前的是一道残影,只是她已经来不及应变,孟秋雨一掌拍中了她的脖颈,女子眼前一黑向前倒去。

    孟秋雨摊手一抓,将清秀少女抱起,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地窖之内,孟秋雨拎起一桶美酒哗啦一下浇在了少女的脸上,一大桶美酒顷刻间浸湿了少女的衣衫,紧贴在身上的衣衫将少女玲珑浮凸,令人遐思无限的身材曲线展现了出去。

    即使红鸾双凤,轩辕玄月以及俞无霜这些一等一的美丽女子,在看到清秀少女的身材后,也有些暗自羡慕,同时,众女的脸色有些发红。

    孟秋雨也有些尴尬,他没想到女子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衣衫,此时满身皆湿,实在有些让人遐想无限,而被浇了一脸酒水后,清秀少女脸上的易容之物也被冲刷了下去,露出一张绝美艳丽的容颜。

    看着眼前美丽的女子,孟秋雨暗自点头,好一个祸国殃民的女子,此女之美,决不再季芙蓉之下,端庄秀美之中还透着一丝妩媚,孟秋雨感觉的出来,这女人应该修炼过魅功,和季芙蓉的天媚之体不同,她的魅惑是刻意流露出来,会让定力不强之人产生本能的冲动。

    被抓住的女子正是夜莺,此时没有身陷囹圄的紧张和害怕,而是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眼孟秋雨等人,眼里闪现出一抹惊讶,孟秋雨的修为她察觉不出来,但她见识过孟秋雨的强大,而俞无霜等人的实力她却能感觉到都很强。

    混入城内的这些人个个不凡,这让夜莺意识到了归云堡这次麻烦大了。

    “你们想要干什么,只要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配合你们。”夜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说道。

    “你倒是很坦白,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在归云堡内是什么身份?”孟秋雨冷笑道。

    “我叫杜慧,这里的人都叫我夜莺,我是归云堡堡主马归云的影子,一身实力都是马归云传授,他即是我的师傅,也是抚养我长大的恩人,而且也是我的男人。”

    夜莺没有任何隐瞒,说完后看着孟秋雨继续道:“不过,他还是我的仇人,是他杀了我全家,从十五岁便抓了我,他以为这一切我都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杀我全家的人就是他。”

    “很好的故事,你是想为自己寻求一线生机吧?眼睛都不转一下,脱口而出这种离奇古怪的恩怨,你还真不简单。”孟秋雨哼哼笑道。

    “信不信由你,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我留在马归云身边,任凭他占有到如今,就是在一直寻找机会杀他。如果你能杀了他,我就算死,也不会再有遗憾。”夜莺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身上被下了毒,如果我猜的不错,这种毒已经在你体内很多年了,看来你说的应该是真的,你被马归云控制了。”孟秋雨沉吟了一下点头道。

    “不错,从我被他抓来之后,他就给我下了毒,这种毒一个月发作一次,马归云不信任任何人,他又岂会信任一个被他杀光了全家的女孩,他之所以留我到现在,除了我的美貌能满足他的兽欲之外,我还能为他做很多事情,我是他的影子,是他掌控归云堡的眼睛和耳朵。”

    看着眼前的女子,孟秋雨微微点头,他从夜莺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她说这些话的真实,这个女人沉着,冷静,即使在说自己仇人的时候,也表现的很平静,这绝对又是一个可怕的女人。

    “你知道马归云和流沙城城主的一些事情吗?”孟秋雨再次问道。

    “他们都是一丘之貉,没一个好人。而我知道流沙城主今天会来归云堡,他每次来归云堡除了和马归云勾结杀人夺宝,就是会带着一些美丽的女子,将她们囚禁在归云堡,这些女子的下场都很凄惨,被他们玩弄之后,整个归云堡的男人都会享用,直到她们不堪承受而死。

    孟秋雨眼里寒芒一闪,他知道夜莺没有骗自己,萧南将林慕雪她们带到归云堡,显然是没安好心。

    “你知道他们会在哪里对付这些女子?”孟秋雨再次问道。

    “如果这些女子实力很强,他们会选择在堡主府动手,这里有一个迷幻阵法,一旦陷入进去,孝南和马归云便不费吹灰之力可以制服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