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广寒宫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是太灵门的弟子?”即使无法动用神元和神识,孟秋雨依旧身轻如燕,瞬息间便到了男子面前。量匹逗润量萧眼果

    量匹摇眼量什赋运感受到了孟秋雨的强大,男子急忙躬身行了一个拜见之礼:“回禀前辈,晚辈正是太灵门的弟子,晚辈叫韩阔。只因在荒芜山脉发现了一块龙息石,就被这些人一路追杀到了这里。”

    男子说话间还看了眼身后追上来的十几人,脸现担忧的继续道:“前辈,只要前辈出手相救,晚辈愿意将龙息石交给前辈。”量匹昵赋格什眼果

    匹代逗赋格什赋循男子身上受了几处伤势,气息已经十分虚弱,孟秋雨如果不救他,他也根本逃不了多远。

    为了保命,他此时也只能拿出得到的龙息石来请求孟秋雨保护他。否则追杀他的这些人不仅会抢走他的戒指和龙息石,也必然会杀他灭口,以免太灵门寻仇。量匹摇眼定高方果

    量匹摇眼定高方果堂堂海族圣尊,他才不会在乎人类修士的生死,就算将整个太乙大陆灭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

    定格逗方定高眼果孟秋雨自然知道龙息石为何物?只有在神兽巨龙休憩的地方才会出现,蕴含着龙的气息,这种龙息石适合用来炼制法宝,能增强法宝的威力。

    对于寻常修士,得到一块龙息石,炼制出高品阶的法宝的确很珍贵,但孟秋雨神器法宝都不稀罕,岂会在乎一块龙息石。定代昵眼定什润面

    定定逗跑代高方提“前辈,不要听他撒谎,他可不仅仅得到了龙息石,他还在龙息石的地方找到了一个藏宝洞,得到了无数宝物。”

    此时,追赶上来的十几人中,一名黑衣女子冷笑着说道。量代摇眼量赞赋运

    格代摇润定赞润果孟秋雨眼神一眯,目光深邃的看向了韩阔,仅仅为了一块龙息石,这么多人追杀一人,他也觉得有些小题大做,龙息石还没有珍贵到让人疯狂的地步。

    格代摇润定赞润果“她没有冒犯我,只是我们没有请帖,不知道让不让我们上山观礼?”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在孟秋雨的目光下,韩阔脸色变得有些僵硬,刚想说什么,孟秋雨的神识已经破开了他戒指的禁制,扫了一眼韩阔的戒指后,冷笑道:“你果然找到了神龙休憩的洞穴,竟然还有一枚龙蛋。”量格摇眼量赞润提

    格匹摇赋定萧眼面“前辈赎罪,晚辈的确在龙洞之内找到了一些东西,我可以全部交给前辈。”韩阔脸如死灰,欺瞒孟秋雨这种强者,还被揭穿了,他预感到了死亡的危险。

    一旦眼前的强者动怒,或者觊觎他得到的这些龙洞宝物,他必死无疑。量匹心跑定高润运

    代定价方格光眼循“龙族喜欢收敛宝物,不过你得到的这些东西也只是好看一些的晶石而已,没有什么太贵重的东西,也唯有那枚龙蛋,或许会孕育出兽宠神龙,我还不在乎你的这些东西。”孟秋雨淡淡一笑,看了眼黑衣女子等人道:“你们都离开吧,我不想杀人。”

    十几名修士对视了一眼,没有人敢多说一句废话,这里不论是孟秋雨,还是后来出现的云琉璃以及鱼海生,都显然是他们无法对抗的强者,他们还不想自寻死路。量代昵润格高跑运

    量代昵润格高跑运孟秋雨没有犹豫的接过了戒指,韩阔仅仅只是一个破道中期的修士,这枚龙蛋留在他身上的确是祸不是福。他虽然不需要什么神龙当兽宠,但可以为儿子孟念雨孕育出一条神龙坐骑来。

    格代逗跑定什跑循一行人既然不敢抢夺,那自然也不想在留下来,对着孟秋雨三人行了一礼,纷纷离开了。

    看到追杀他的十几人离去,韩阔急忙拿出一枚戒指递到了孟秋雨面前:“前辈请收下这枚龙蛋,留在晚辈身上也保不住。至于其他东西,前辈想必也看不上。”格匹昵赋代高跑提

    格匹逗方量光跑果韩阔不敢再隐瞒,他在龙洞内得到了一大堆宝物,也就是一些炼器的晶石,以及少量的修炼资源,最贵重的也就是这一枚龙蛋了。

    至于能不能孕育出神龙来,谁也无法保证。以韩阔的修为,若是让人知道他身上有一枚龙蛋,必然会有无数强者追杀他,毕竟神龙那可是传闻中的神兽。匹量摇方匹光跑循

    量代昵赋格萧方提而他同样知道,就算他孕育出神龙来,以他的修为也无法让神龙认主,成为他这种蝼蚁般的修士兽宠。

    量代昵赋格萧方提为了保命,他此时也只能拿出得到的龙息石来请求孟秋雨保护他。否则追杀他的这些人不仅会抢走他的戒指和龙息石,也必然会杀他灭口,以免太灵门寻仇。

    孟秋雨没有犹豫的接过了戒指,韩阔仅仅只是一个破道中期的修士,这枚龙蛋留在他身上的确是祸不是福。他虽然不需要什么神龙当兽宠,但可以为儿子孟念雨孕育出一条神龙坐骑来。代匹价润格赞跑果

    匹代价润定赞润运“我也不会白拿你的东西,这里有一些丹药,对你的修炼有帮助。”孟秋雨收起戒指后,同样丢给了韩阔一枚戒指,里面放了一些丹药。

    韩阔神识查探了一下戒指后,脸色顿时一喜,这些丹药都是可以帮助他突破破道后期的顶级仙丹,这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量匹心润匹高方循

    代匹摇眼代高跑循“谢谢前辈赠丹,先前前辈询问弟子是否是太灵门的人,莫非前辈和太灵门有关系?”韩阔收起丹药后,更加恭敬的问道。

    “我与太灵门没有关系,不过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她叫叶柔,你可知道。”孟秋雨摇摇头问道。代代昵方定什赋循

    代代昵方定什赋循广寒宫就在此山中,而此时的广寒宫内似乎在举办一件盛大的喜事,无数修士都在赶往山脚下,在山脚下有数十名身穿白衣的女修负责接待。

    定匹昵润格赞润果“叶师妹?前辈问的可是此人。”韩阔也看出了孟秋雨对他没有恶意,说话间用神元在空中刻画出一个女子的容貌来。

    看到韩阔画出的女子后,孟秋雨眼神一亮,点头道:“不错,正是她。”代定价方量光赋面

    代量摇润代赞跑面“前辈,叶柔师妹是我们太灵门的核心弟子,拜在了大长老碧瑶长老门下,据我所知,她一直都在闭关修炼,她的天资很强,在太灵门核心弟子中修为能排在前三,一年前也突破了破道境界。”

    孟秋雨满意的点了点头,韩阔这些话说明了叶柔的处境要比妖女强很多,他也就不用急着去太灵门找叶柔。定格价润定赞跑提

    量匹摇方量萧跑循“韩阔,你可知道太海大陆太阳城的儿子被杀一事?”孟秋雨继续问道。

    量匹摇方量萧跑循谢芸紫同样是御道初期修为,可在孟秋雨的气势下,竟然连反抗的能力也没有,如同那名女弟子一般,整个人也飞了出去。

    “这件事整个太乙大陆各大宗门都知道,晚辈也听说了一些,太阳城城主的儿子被一个叫血姬的女修给杀了,而这名血姬女修原本是广寒宫的弟子,却因为不服从宗门安排的联姻而被逐出了广寒宫。”量代心跑量赞方循

    定匹心方定赞赋面孟秋雨眼里杀机一闪,身上更是爆发出了一股寒意,沉声问道:“韩阔,我听说太阳城主以及伊河圣宗发布了通缉任务,整个太乙大陆的修士都在寻找血姬,你有没有这件事最新的消息?”

    韩阔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已经看出眼前这位强者一定认识血姬,而且和血姬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太阳城城主和伊河圣宗恐怕都不知道,他们已经招惹到了一名强者,眼前的强者很明显是来寻找血姬的。匹格心赋定赞润循

    量代价眼匹光跑运“前辈,晚辈进入荒芜之地已经快半年了,在进来之前倒是没有听说血姬被找到的消息,整个太乙大陆数以万计的修士在寻找血姬,但血姬却似乎销声匿迹了一般,没有人知道她躲在什么地方。”

    “很好,但愿没有人找到血姬,如果她出了事,我会让整个太乙大陆给她陪葬。”孟秋雨声音冰冷的说完,看了眼云琉璃和鱼海生道:“看来我们只能先去一趟广寒宫了。”代定逗润定高方提

    代定逗润定高方提“很好,但愿没有人找到血姬,如果她出了事,我会让整个太乙大陆给她陪葬。”孟秋雨声音冰冷的说完,看了眼云琉璃和鱼海生道:“看来我们只能先去一趟广寒宫了。”

    格代昵眼定高润运“孟兄,如果有人杀了你的女人,小弟也会帮你大开杀戒,咱们先从这个广寒宫开始。”鱼海生咯咯娇笑,他已经将孟秋雨视为朋友,孟秋雨如果要大开杀戒,他便会拔刀相助。

    堂堂海族圣尊,他才不会在乎人类修士的生死,就算将整个太乙大陆灭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格格心赋量什眼循

    代定摇跑代光润面云琉璃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显然也不会阻止孟秋雨做任何事情。换做她爱的人被一个大陆的修士追杀,她也不会善罢甘休。

    韩阔眼睛瞪大,整个人都傻了,心中更是惊涛骇浪,眼前三名强者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说出让整个太乙大陆陪葬,这得需要多强的实力,才敢说出这种强势的话语。代定心眼匹赞方提

    代格逗眼代赞赋果数日后,孟秋雨三人已经走出了荒芜山脉,太乙大陆十大宗门之一的广寒宫也并不难找,以三人的速度也仅仅是几天时间便来到了一座大山前。

    代格逗眼代赞赋果“三位前辈留步,虽然不需要请帖,但晚辈需要安排三位前辈的座位,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三位前辈。”谢芸紫虽然气恼,却也想要知道孟秋雨三人的来历。

    广寒宫就在此山中,而此时的广寒宫内似乎在举办一件盛大的喜事,无数修士都在赶往山脚下,在山脚下有数十名身穿白衣的女修负责接待。格量昵赋格高润面

    格代逗润量光润循孟秋雨三人也到了山脚下,看到有几名修士也要上山,孟秋雨开口问道:“几位道友,广寒宫今日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么多道友都来到了广寒宫?”

    几名修士显然是来至于同一宗门,为首的是一个神色冷漠的女修,御道初期的修为,跟随在她身后的几名男女,修为就更差了许多,甚至还有一名入道初期的女修。匹量价润定高方运

    格代摇赋定萧眼运冷漠女修看了眼孟秋雨三人,自然感觉出了三人的强大,任何一人她都无法感觉出修为境界。所以她也急忙抱拳行礼,语气恭敬的开口道:“看来三位道友不是太乙大陆的修士,今日广寒宫宫主的亲传弟子温雨彤与太白门的核心弟子岳鹏举联姻,邀请了各大宗门来观礼。”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既然遇上了,那咱们也去讨杯喜酒。”孟秋雨哼哼一笑,心中却是不屑,又是联姻,这广寒宫竟然沦落到四处联姻,妖女就是因为拒绝联姻而被逐出了广寒宫,她今日不但要让广寒宫付出代价,也要从这里打探到妖女的下落。格定逗方量光赋提

    格定逗方量光赋提眼看着谢芸紫也要砸落在破碎的山门上,一道身影凌空落下,一把卷住了谢芸紫。

    定匹价润代高跑面今日无数宗门强者都会齐聚广寒宫,也正好省了不少事情,想必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的最新消息。

    冷漠女修也感觉到了孟秋雨神色间的不屑,本想询问一下三人的来历,却又担心冒犯了对方。随即抱了抱拳说道:“三位道友既然也要去广寒宫观礼,那我们就在广寒宫见吧。”定匹摇跑格光方提

    代格逗润代高跑运孟秋雨头,也没说话,冷漠女修既然没邀请他们一起同行,显然担心自己三人会在广寒宫闹出什么乱子,人是她带进去的,她事后不好向广寒宫交代。

    至于自己三人能不能进入广寒宫,冷漠女修倒是不担心,虽然要进入广寒宫观礼需要请帖,可以孟秋雨三人强大的修为,到任何地方,恐怕也没人敢阻拦。匹格价润格萧跑运

    代格昵润量光眼循“三位前辈,弟子可否看一下你们的请帖?”

    代格昵润量光眼循“前辈,晚辈进入荒芜之地已经快半年了,在进来之前倒是没有听说血姬被找到的消息,整个太乙大陆数以万计的修士在寻找血姬,但血姬却似乎销声匿迹了一般,没有人知道她躲在什么地方。”

    看着冷漠女修一行人出示了请帖,进入了上山的通道,孟秋雨三人也来到了山门前,却是被一名相貌不俗,却带着一丝傲气的女子给拦住了。量代摇润格高赋循

    匹定心方量萧跑面云琉璃和鱼海生都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孟秋雨,一个的宗门弟子就敢阻挡三人,显然活得不耐烦了,但他们自然以孟秋雨为主,看他如何解决眼前的局面,没有请帖怎么进去。

    “哼,一个的广寒宫女弟子,也敢向我们要请帖,滚一边去。”孟秋雨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强大气息释放而出,傲气女修还没反应过来,就如同被一巴掌抽飞了一般,整个人倒飞着撞向了山门。定格摇跑定赞跑面

    定量摇赋匹赞眼循轰!装饰喜庆的山门被女修直接撞得支离破碎,而女修也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满脸错愕,难以置信的看着孟秋雨,显然怎么也想不到,孟秋雨竟然会出手,

    按照孟秋雨的个性,自然是不会和一个修为低下的女弟子一般见识,不过他心里憋着一口气,本来就是到广寒宫为妖女讨回公道的,自然也不会克制心中的火气,他倒要看看广寒宫的人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定量摇赋格光赋提

    定量摇赋格光赋提十几名修士对视了一眼,没有人敢多说一句废话,这里不论是孟秋雨,还是后来出现的云琉璃以及鱼海生,都显然是他们无法对抗的强者,他们还不想自寻死路。

    匹格价眼格赞跑循广寒宫其余几名接待的女弟子脸色顿时煞白,孟秋雨强大的气息让她们也感受到了压迫,目光纷纷投向了不远处的一名中年女子。

    中年女修是广寒宫的七长老,名为谢芸紫,她正与另一名前来观礼的带队女修在寒暄,两人似乎是朋友,在这里遇到很是亲切,却是没想到一个不留神,接待弟子竟然与宾客发生了冲突。量定昵眼匹萧跑果

    定匹摇赋格高赋果谢芸紫急忙飞身来到那名傲气女修身边,扶起女弟子给她嘴里塞了一枚丹药,示意其余弟子照顾,这才来到了孟秋雨三人前,不过眼神中却是流露出了凝重之色,她同样看不出孟秋雨三人的修为。

    “三位前辈,不知接待弟子如何冒犯了前辈?而让前辈动怒出手。”代匹价眼匹萧眼果

    匹量逗赋匹高润果“她没有冒犯我,只是我们没有请帖,不知道让不让我们上山观礼?”孟秋雨淡淡的说道。

    匹量逗赋匹高润果“我也不会白拿你的东西,这里有一些丹药,对你的修炼有帮助。”孟秋雨收起戒指后,同样丢给了韩阔一枚戒指,里面放了一些丹药。

    四周不少没有进山的宾客都在围观,谢芸紫的神色顿时难堪了起来,孟秋雨的声音并不小,所有人都能听得到。没有请帖,弟子也没有冒犯孟秋雨,孟秋雨就当场用气势震伤了广寒宫的弟子,这等于是不将广寒宫放在眼里。量格摇润代高眼果

    匹量昵跑代什眼循可谢芸紫却不敢发怒,而是暗自给大长老传送了讯息,这才再次抱拳说道:“三位前辈应该不是太乙大陆的修士,既然来了广寒宫,就是我们的客人,不管有没有请帖,广寒宫都欢迎。”

    “多此一举,不用请帖也可以进去,你们发什么请帖。”孟秋雨冷笑一声,也不再理会谢芸紫,带着鱼海生二人向通道走去。格代逗跑定赞跑循

    量代昵方定什眼循谢芸紫脸色再次僵硬,如此不给她面子,她再好的忍耐也无法忍受,身形一闪便挡在了通道前。

    “三位前辈留步,虽然不需要请帖,但晚辈需要安排三位前辈的座位,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三位前辈。”谢芸紫虽然气恼,却也想要知道孟秋雨三人的来历。定匹价润格高跑果

    定匹价润格高跑果孟秋雨眼神一眯,目光深邃的看向了韩阔,仅仅为了一块龙息石,这么多人追杀一人,他也觉得有些小题大做,龙息石还没有珍贵到让人疯狂的地步。

    格量逗赋量高赋提让三个来历不明的强者进入广寒宫,那是她的失职。

    “看来你也想阻拦我,不自量力。”孟秋雨再次冷哼,手臂一挥,一股磅礴的气势轰向了谢芸紫。匹匹逗方匹光赋运

    定代逗跑匹高眼面谢芸紫同样是御道初期修为,可在孟秋雨的气势下,竟然连反抗的能力也没有,如同那名女弟子一般,整个人也飞了出去。

    眼看着谢芸紫也要砸落在破碎的山门上,一道身影凌空落下,一把卷住了谢芸紫。定代价方代赞眼果

    代匹摇跑量什赋面“这位道友好大的脾气,不知我广寒宫那里冒犯了道友?”接住谢芸紫的女修容貌很美,却脸上蒙着一层寒冰,盯着孟秋雨沉声问道。

    代匹摇跑量什赋面“龙族喜欢收敛宝物,不过你得到的这些东西也只是好看一些的晶石而已,没有什么太贵重的东西,也唯有那枚龙蛋,或许会孕育出兽宠神龙,我还不在乎你的这些东西。”孟秋雨淡淡一笑,看了眼黑衣女子等人道:“你们都离开吧,我不想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