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讨回公道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许天梭一招被擒,连双臂都被当场斩落,眼前一幕震惊了在场混战的双方,几乎是不用商量,双方纷纷停手,满脸惊疑的看向了突然出现的强者。匹定昵方减果循匹

    匹格价润番果循定来人身穿青袍,手拎血色长刀,浑身气势凌厉,一头银发随风飘扬,俊美年轻的五官布满了杀意。不论是许天梭,还是在场的太乙大陆正道与魔道强者,没有一人认识眼前的年轻强者。

    不过夜无邪四大魔君则是满脸的激动,他们同样在这名强者的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血煞气息,似乎也是魔修。匹格摇方更提面匹

    定定逗方减面面量而且突然出现的强者还在保护血姬,那显然和太乙大陆的正道修士们不是一个阵营,魔道之人,能出现如此强者,对他们自然是一件好事。

    唯一震惊,害怕的便是姬无仙了,他出手偷袭了夜无邪,给许天梭创造了击杀血姬的机会,却不料被眼前的年轻强者破坏,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格代逗方寓提运量

    格代逗方寓提运量他先前只是震惊,而此时却是满脸恐惧,瑟瑟发抖,其他人不知道孟秋雨,他却已经猜出了孟秋雨的身份。

    匹定摇赋许提循匹他不仅成了魔道叛徒,夜无邪等人必定不会放过他,就是正道修士也容不下他,他走上了绝路。

    姬无仙知道自己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此时乘着年轻强者没有留意他的时候,他手中迅速闪出一道白光,捏碎了一枚符箓准备逃走。定定价方寓果提代

    代匹价润许面面代不过就在他将要被一道白光卷走之际,虚空中突然再次出现了一只硕大的手掌,姬无仙惊恐的发现,他四周的空间竟然受到了束缚,硕大的手掌凌空而下,姬无仙被一巴掌拍的砸落在了石台之上,全身骨头都寸寸断裂。

    随即,虚空中再次出现了三人,三个漂亮的‘女人’,这些人什么时候到了这里,竟然没有人察觉到。匹量摇方更运面定

    定格逗赋减运面量当看清三个漂亮的‘女人’中,有一个竟然是广寒宫的长老殷苏,血姬曾经的师傅时,太乙大陆各宗门的强者脸色再次一变,他们也意识到了不妙。

    定格逗赋减运面量“许天梭,你为子报仇无可厚非,但是手段太毒辣,你之所以这样胆大妄为,不就是仗着背后有你父亲许垚撑腰。既然你要让血姬生不如死,让她受尽折磨神魂俱灭,那我也会让你尝到这样的待遇。”

    “在事情没有解决前,任何人都休想离开这里。海生,再有人试图逃离,直接让他魂飞魄散。”银发青年冷声说道。代格逗跑更果面量

    量定心方许提提匹“孟兄,你就放心吧,有小弟在这里,这些蝼蚁们,一个都别想离开。”为首的漂亮女人咯咯一笑,自称小弟这才让在场的太乙大陆正道和魔道强者们明白,原来这个漂亮的比女人还要娇媚的强者,竟然是个男人。

    来的几人正是孟秋雨等人,他们在殷苏的指引下进入太魔域,根据殷苏的判断,许天梭和太乙大陆的正道修士要在太魔域抓人,必然会惊动太魔域的五大魔君,也就是说五大魔君一定知道妖女的消息。格代价赋番提提量

    格格摇跑番提循代所以孟秋雨等人首先赶到了魔都,而且孟秋雨几人没有隐藏气息,惊动了魔都内无数魔修强者,只是这些人中却没有五大魔君。

    在孟秋雨的询问之下,这些魔修哪敢隐瞒,告诉他五大魔君陪同太乙大陆的正道修士以及太阳城主去了万魔山,而他们并不清楚具体原因。代定昵赋更面提代

    代定昵赋更面提代“孟兄,你就放心吧,有小弟在这里,这些蝼蚁们,一个都别想离开。”为首的漂亮女人咯咯一笑,自称小弟这才让在场的太乙大陆正道和魔道强者们明白,原来这个漂亮的比女人还要娇媚的强者,竟然是个男人。

    量格心润许提面格孟秋雨立刻便猜测妖女应该就在万魔山,随即带着鱼海生等人也赶来了万魔山,这才阻止了许天梭杀害血姬。

    只是孟秋雨等人赶到这里后,却是看到了正道修士与五大魔君以及数十名魔修强者在混战,而妖女被绑在封魔柱上,浑身笼罩在强大邪魔力量之中,孟秋雨立刻便明白妖女应该是唤醒了天魔之体,她在炼化吸收这封魔柱内的魔力。定匹价润寓面面匹

    定量心跑更运循量此时的妖女万万不能被干扰,否则她不仅无法炼化吸收这里的魔力成为魔神,甚至会被邪魔力量彻底摧毁神魂,轻者成为没有修为的废人,重则会神魂俱灭。

    孟秋雨看了一眼还在疯狂吸收魔力的妖女,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妖女原本就是魔修,她拥有天魔之体,上古时期的天魔神尊,现在她再次成为魔神,并不奇怪。量匹摇赋番循运定

    代代昵跑外运循代丢出数枚阵旗,孟秋雨布置了一个禁制护住了封魔柱和妖女,这才将许天梭丢在了姬无仙的身边。

    代代昵跑外运循代“你就是太阳城主许天梭?”孟秋雨冷冷的问道。

    许天梭双臂被砍掉,此时已经修复了伤势,重新长出了新的手臂,只是损失的元气却无法恢复过来。匹量昵跑减果果代

    定量心赋更提循定他先前只是震惊,而此时却是满脸恐惧,瑟瑟发抖,其他人不知道孟秋雨,他却已经猜出了孟秋雨的身份。

    尤其是在见到云琉璃之后,他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修为强大的银发强者,连无音阁的阁主都陪同在身边,各大空间的强者中,也唯有白衣仙子的道侣孟秋雨一人。格代摇跑许提提代

    格定心方寓面运量“你就是太阳城主许天梭?”孟秋雨冷冷的问道。

    “晚辈许天梭见过孟前辈,见过云阁主。”许天梭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声音颤抖着跪在地上,怎么也想不明白,孟秋雨怎么会来太乙大陆这种中级大陆?而且怎么会是血姬的道侣。代定逗跑寓提运定

    代定逗跑寓提运定太乙大陆的正道强者们也脸色剧变,一个个心中忐忑不安,能将许天梭吓成这样,眼前姓孟的强者到底是何许人也?

    代代昵眼外循循代他刚才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孟秋雨说血姬是他的女人,敢杀孟秋雨的女人,别说是他一个城主,就是他父亲许垚也没这胆量。

    “既然你认出了我,就该知道自己有什么后果,你儿子咎由自取,竟敢欺负我的女人血姬,被血姬斩杀那是罪有应得。而你竟敢来太乙大陆追杀我的女人,还让整个大陆无数修士追寻她,你好大的胆子。”匹代昵跑减面运格

    定定昵方外循果匹“孟前辈饶命,晚辈并不知道血姬是您的道侣,如果知道,就是给晚辈一百个胆子,晚辈也不敢动她。”许天梭吓得面如死灰,此时那里还有面对太乙大陆修士的高傲,跪在地上就差磕头求饶了。

    太乙大陆的正道强者们也脸色剧变,一个个心中忐忑不安,能将许天梭吓成这样,眼前姓孟的强者到底是何许人也?匹定逗眼更果循定

    量定心润更面循量而他们同样感到震惊,广寒宫逐出宗门的一个女弟子,竟然是眼前这名强者的道侣,若是这名强者因为血姬的事情动怒,他们恐怕一个也活不成。

    量定心润更面循量太乙大陆的正道强者们也脸色剧变,一个个心中忐忑不安,能将许天梭吓成这样,眼前姓孟的强者到底是何许人也?

    哼!孟秋雨冷哼一声,目光冷漠的扫了一眼在场所有人,随即皱着眉头问道:“那这又是怎么回事?你来说。”格匹心赋外运运代

    代格逗眼番运果匹孟秋雨看了眼夜无邪,对于妖女在这里吸收炼化邪魔力量感到很疑惑,至于双方混战倒是猜到了一些,妖女散发出来的邪魔气息强大,显然会成为魔道强者,太魔域的魔修们自然会保护她,为即将出现的魔神效忠。

    可是五大魔君中有人偷袭夜无邪,显然是要杀了妖女,这同样让孟秋雨不解,他自然要了解清楚发生的一切。匹匹摇跑番面运格

    定量摇方许果循匹对于孟秋雨命令式的口吻,夜无邪不但不感到不满,反而心中暗喜,他急忙上前一步躬身道:“前辈,晚辈是太魔域五大魔君之首夜无邪,事情是这样的”

    夜无邪没敢丝毫隐瞒,将许天梭等人来到魔都追寻血姬的行踪,姬无仙折磨了血姬一天,许天梭要将血姬绑在封魔柱上用炼火焚烧七七四十九天,让血姬神魂俱灭的事情都原原本本讲了出来。格量摇跑许果提定

    格量摇跑许果提定不过就在他将要被一道白光卷走之际,虚空中突然再次出现了一只硕大的手掌,姬无仙惊恐的发现,他四周的空间竟然受到了束缚,硕大的手掌凌空而下,姬无仙被一巴掌拍的砸落在了石台之上,全身骨头都寸寸断裂。

    格量摇赋更循运代完这些,夜无邪还狠狠的瞪了眼姬无仙,到现在他也不明白姬无仙为何想杀血姬,而背叛了他。

    听完夜无邪的讲诉,孟秋雨浑身散去的杀意再次凝聚,就连云琉璃几人也是心中震怒,许天梭竟然如此狠毒的对付一个女子,此人罪该万死。格定摇眼外运循代

    代代心眼外循运匹而太乙大陆的这些正道修士们,也都一个个罪不可恕,虽然他们没有做什么,却甘愿为了讨好许天梭,而目睹一个弱小女子受尽如此折磨,妄为正道之士。

    他们的所作所为,连魔修都不如。格量摇眼外面果量

    匹格价方更面循代许天梭已经知道自己没有了活路,渐渐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在孟秋雨无尽杀意的眼神中,他高声道:“孟前辈,如果你要杀我,我也认了。但这件事情和我父亲没有任何关系,也和太阳城我们许家没有关系,都是我一人所为,杀子之仇,我不得不报。”

    匹格价方更面循代孟秋雨看了眼夜无邪,对于妖女在这里吸收炼化邪魔力量感到很疑惑,至于双方混战倒是猜到了一些,妖女散发出来的邪魔气息强大,显然会成为魔道强者,太魔域的魔修们自然会保护她,为即将出现的魔神效忠。

    “许天梭,你为子报仇无可厚非,但是手段太毒辣,你之所以这样胆大妄为,不就是仗着背后有你父亲许垚撑腰。既然你要让血姬生不如死,让她受尽折磨神魂俱灭,那我也会让你尝到这样的待遇。”定匹逗眼更运运量

    代格逗眼寓循循定孟秋雨眼里寒芒一闪,厉声道:“而且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杀了你之后,也不会放过你们许家,铲草除根,一向是我做人的原则,怪只怪你招惹到了我。”

    “你好狠”许天梭神色惊变,他已无活路,他也认了,只是他不想牵连到自己的家族,没想到孟秋雨这么狠,竟然不打算放过他的家族。定匹心跑减循果代

    代定逗眼更循运定孟秋雨冷笑一声,神元大手一挥,数十枚阵旗丢出布置了一个困阵,许天梭被一道神元卷起丢入了阵内。

    随后孟秋雨祭出一团无焰之火轰向了许天梭,以其人之道还知其人,他也要让许天梭常常被烈火焚烧成灰的痛苦。量定昵眼许循面代

    量定昵眼许循面代听完夜无邪的讲诉,孟秋雨浑身散去的杀意再次凝聚,就连云琉璃几人也是心中震怒,许天梭竟然如此狠毒的对付一个女子,此人罪该万死。

    定定心跑番果面量啊!许天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痛苦的在炼火中挣扎哀嚎了起来。

    他的神元被禁锢,此时想要自爆都无法做到,无焰之火可比他的神元之火强大了无数倍,只是孟秋雨却不让他痛快的死去,无焰之火在一焚烧他,同样会焚烧他七七四十九日才会让他神魂俱灭。格定摇方番果运量

    匹格价赋减运提量这原本是他要对付妖女的手段,而此时却是自己在经历这种折磨。

    看到许天梭的惨状,太乙大陆十数名各宗门强者吓得噤若寒蝉,以许天梭的修为都没有反抗之力,他们知道孟秋雨要杀他们,同样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轻而易举。代代摇眼外提面格

    定量逗润外运循格“为了讨好许天梭,你们各大宗门想必也没少参与到追杀妖女的行动中,看着一个修为低下的女子被如此折磨,你们没有一个人为她说一句话,是因为你们害怕得罪了许天梭,或者说是他背后的许垚。”

    定量逗润外运循格来的几人正是孟秋雨等人,他们在殷苏的指引下进入太魔域,根据殷苏的判断,许天梭和太乙大陆的正道修士要在太魔域抓人,必然会惊动太魔域的五大魔君,也就是说五大魔君一定知道妖女的消息。

    孟秋雨目光投向太乙大陆的所有强者,冷声道:“你们都是问了生存,我可以理解你们的行为,只我却无法饶恕你们,给你们一个轮回的机会,我不想亲自动手。”量格价润寓面循定

    定格摇跑番运循格太乙大陆十数名强者无一不是各大宗门的镇宗强者,此时孟秋雨一句话就要他们兵解轮回,一个个修炼了上千年,没有一个人心甘情愿。

    可是面对孟秋雨的强大,他们知道反抗的后果,恐怕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会落个神魂俱灭的下场。定定价方许循提代

    定定心润番循循格“孟前辈,我们已经无话可说,既然孟前辈要我们兵解轮回,晚辈只是想确认,我们陨落后,孟前辈还会不会为难我们各自的宗门。”其中一名御道中期的老者开口问道。

    “这是我放过你们各自宗门的条件,如果你们不接受,我会让你们神魂俱灭,还会灭掉你们所有人的宗门。从你们陪同许天梭一起来太魔域追杀血姬开始,你们就已经罪不可恕。”孟秋雨沉声道。代代昵方减运循量

    代代昵方减运循量随后孟秋雨祭出一团无焰之火轰向了许天梭,以其人之道还知其人,他也要让许天梭常常被烈火焚烧成灰的痛苦。

    匹量心跑减运提匹十数名正道修士面面相觑,随即纷纷叹息了一声,早知今日,他们又何苦陪同许天梭一起来太魔域,现在除了兵解轮回,他们别无选择。

    随着一道白光闪现,其中一名女修兵解轮回后,其余修士也都纷纷自爆,顷刻间十数名正道修士消失的无影无踪。格匹逗润番循提代

    量量逗方外提运量对于孟秋雨的强势手段,云琉璃和鱼海生没有任何感想,换做是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人。

    殷苏则是唏嘘叹息了一声,孟秋雨没有放过各大宗门的强者,那他会不会放过广寒宫呢?殷苏感到了担忧。代定摇赋番面提格

    匹定心润番循循格夜无邪等人则是满脸激动,孟秋雨的强势与霸道,让他们看到了魔道的辉煌,如今不仅出现了魔神,还有一个如此强大的魔道强者,他们今后也不用再躲在太魔域了。

    匹定心润番循循格在孟秋雨的询问之下,这些魔修哪敢隐瞒,告诉他五大魔君陪同太乙大陆的正道修士以及太阳城主去了万魔山,而他们并不清楚具体原因。

    太乙大陆一次陨落了这么多正道强者,已经无人能抵挡他们五大魔君。格定昵方番运面定

    量格摇眼番运运匹姬无仙吓得面如死灰,孟秋雨连太乙大陆的这么多强者都没有放过,他也知道自己没有了活路,急忙开口道:“前辈饶命,晚辈告诉您一切事情,只要放过晚辈,晚辈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你竟敢伤害我的女人,不管是为了什么,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而我没有兴趣听你解释这一切,我的女人自然会告诉我。”量格摇跑寓运运格

    量代价跑减果面代孟秋雨身形一闪便到了姬无仙的面前,一拳轰向了姬无仙的面门,姬无仙的半边脸庞顷刻间血肉横飞,惨叫着飞了出去。

    而孟秋雨紧随在后,一拳接着一拳的轰向姬无邪,孟秋雨没有动用神元,仅仅凭借的力量殴打姬无仙,他要发泄出心中的愤怒,给血姬讨回公道。匹代价眼许循循代

    匹代价眼许循循代对于孟秋雨命令式的口吻,夜无邪不但不感到不满,反而心中暗喜,他急忙上前一步躬身道:“前辈,晚辈是太魔域五大魔君之首夜无邪,事情是这样的”

    代匹昵润外运提量以姬无仙的修为,孟秋雨这样殴打他,自然是不能将他打死,却在让他承受着无尽的痛快,每一拳落在他身上,都会伴随着血肉撕裂,骨头的断裂。

    而姬无仙每一次被砸落在石台上,都会吐出带着内脏的血水,整个人俨然成了血人,浑身骨头尽数被孟秋雨打碎。定定心赋减面提量

    定代逗润更提循匹孟秋雨足足打了数百拳,这才一拳轰向了姬无仙的脑袋,姬无仙的头颅爆起一篷血污,虚弱的元神溢出,被无焰之火卷住,顷刻间化为了灰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