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专职美女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千四百五十就章 魔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片刻间的功夫,太乙大陆十数名宗门强者,许天梭,姬无仙不是被迫兵解轮回,就是被虐杀,孟秋雨的狠辣手段,让夜无邪等人也有些噤若寒蝉。定代心润许循循格

    格代摇眼减运面定“我孟秋雨一向恩怨分明,你们能在危急时刻保护血姬,这份人情我孟秋雨会记在心里。这些戒指属于你们了。”孟秋雨看了眼夜无邪等人,挥手抓起十数枚散落在石台上的戒指抛向了夜无邪几人。

    都是一些御道修士拥有的戒指,孟秋雨还没放在眼里,但这些宗门强者戒指内的宝物和资源,对于五大魔君来说,那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定定心润番循果定

    格格摇方寓提果代“孟前辈,血姬前辈乃是魔神现世,我魔道至高无上的存在,我等太魔域众魔修自当誓死效忠,这是我们该做的事情,岂敢收取孟前辈的战利品。”夜无邪等人立刻躬身行礼,却是不敢抓取面前悬浮的戒指。

    “很好,就算你们想要为血姬效忠,也需要拥有强大的实力,太乙大陆规则残破,神灵气息也远非那些高级大陆浓郁,所以你们无法突破合道境界,就是御道大圆满想必也十分困难。”量量心润减果果代

    量量心润减果果代鱼海生媚眼横飞,娇笑着看了眼云琉璃和孟秋雨,继续道:“就拿太海大陆来说,我们海族的实力早已在人类修士之上,若是我们打破曾经的约定,两族继续争斗下去,虽然海族最终会胜利,却也会生灵涂炭。小弟身为海族圣尊,不希望海族子民无辜惨死,所以也就一直没有侵犯过人类修士。”

    匹定昵跑减提运格孟秋雨沉吟了一下继续道:“各大空间界面都有魔道修士,正道之人也不都是光明磊落,为天下苍生着想;魔修也不全是穷凶极恶之辈,我会让血姬整合魔道之人,让你们提升修为。”

    “比起各大空间的高级大陆,神界遗址是最适合修炼的地方,将来你们都有机会进入神界遗址,合道境界只是起步,只要你们没有二心,不为祸天下苍生,证道称帝也不是遥不可及。”代格昵润番提运格

    格格逗眼减运提代“谢谢孟前辈,夜无邪代表太魔域所有魔修发下灵魂誓言,绝不背叛血姬魔神,绝不为祸天下苍生。”夜无邪激动的神采飞扬,他也终于明白眼前的年轻强者有多么强大,敢说出让他们去神界遗址修炼的承诺,这得需要多大的自信。

    “你们先赶回魔都吧,想必你们已经发出了讯息,召集魔道强者赶来万魔山保护血姬,血姬现在不能受到干扰,等她炼化吸收了这里的邪魔力量后,我们会出现在魔都。”孟秋雨挥了挥手说道。定代摇润减果运格

    定匹摇跑更面提量“晚辈等人告辞,晚辈会召集太魔域所有魔修在魔都恭候魔神大人与孟前辈大驾。”夜无邪不敢违背孟秋雨的意思,急忙躬身告退,带着其他人迅速离去。

    定匹摇跑更面提量此时拿出魔天弓后,他才感觉到这把魔弓不是天魔弓,但威力似乎不在天魔弓之下,只是这把魔弓没有器灵,而且被封印了力量。

    “孟师兄,魔神现世,魔道必然昌盛,孟师兄如果能说服血姬魔神统领各界魔修,不为祸天下苍生,那可是各大空间正道修士的幸事。”云琉璃点头说道。代匹心方许果面格

    代匹摇赋更面循格“自古正邪不两立,不论是魔修,还是妖修,他们一直受到正道修士的打压,所以才会为祸天下苍生,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孟秋雨摇了摇头,看了眼鱼海生笑道:“魔又如何?妖又如何?比起很多正道宗门,他们更加光明磊落。就如同海生兄的太海界海族,又何曾为过祸天下苍生?”代量昵方番果循量

    匹匹昵润许果果匹“倒是那些自诩名门正宗的正道之人,为了一己之私,为了抢夺修炼资源,伤害过多少修士性命,虽然这是天道之下的一种生存法则,可在我孟秋雨的眼里,我更喜欢和妖魔两族之人交往。”

    “咯咯咯孟兄,小弟就喜欢你这份坦荡与胸怀,你可是说出了小弟的心里话。天道之下,既然有神妖魔鬼怪并存,自有它存在的道理。虽说有生灵存在的地方便会有纷争,可也不是不能和平相处。”代定心跑寓果提代

    代定心跑寓果提代孟秋雨摇了摇头,看了眼鱼海生笑道:“魔又如何?妖又如何?比起很多正道宗门,他们更加光明磊落。就如同海生兄的太海界海族,又何曾为过祸天下苍生?”

    量定价赋番果果格鱼海生媚眼横飞,娇笑着看了眼云琉璃和孟秋雨,继续道:“就拿太海大陆来说,我们海族的实力早已在人类修士之上,若是我们打破曾经的约定,两族继续争斗下去,虽然海族最终会胜利,却也会生灵涂炭。小弟身为海族圣尊,不希望海族子民无辜惨死,所以也就一直没有侵犯过人类修士。”

    云琉璃头,她自然明白鱼海生所言非虚,太海大陆各宗门强者碍于先祖遗训不敢破坏约定,抢占海族控制的深海海域,可是心里却都有贪婪之念,只是缺少一个契机,也是对海族实力不了解,这才相安无事了上万年。代量价方外循面代

    定格价润更果运格若是他们破坏约定,进犯海族,或者海族突然进犯大陆的人类修士,那必是一场浩劫,以海族的强大实力,太海大陆各宗门还会有多少人幸存下来。

    两人自然不知道孟秋雨心中所想,若不是各大空间界面是孟秋雨本源世界的碎片,他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他自然也不会在乎各族纷争。量量摇方更果运定

    代匹价赋寓提提量他既然有能力维护各大空间的稳定,他也不想自己本源世界的碎片内任何生灵涂炭,让他的本源世界残片再次残破不堪。

    代匹价赋寓提提量“自古正邪不两立,不论是魔修,还是妖修,他们一直受到正道修士的打压,所以才会为祸天下苍生,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何况浩瀚宇宙,空间位面,各种高级界面不计其数,各大空间就如同孟秋雨的孩子一般,他自然不想有朝一日被其他位面强者发现,受到欺凌。匹量心润减面运格

    匹量逗眼更循循定数天后,孟秋雨布置在封魔柱四周的禁制开始震动了起来,一阵咔咔声响中,禁制彻底溃散,一股滔天的邪魔气息涌向孟秋雨三人,却是瞬间散去。

    黝黑诡异的封魔柱已经变成了灰白之色,笼罩在封魔柱四周的黑色魔气也已经消散,妖女目光冷漠如刀锋般的看着三人,血红色的双瞳在看到孟秋雨后瞬息恢复正常,身上那强大的压迫气息也收敛了起来。代格昵赋寓循果定

    匹量价眼寓运面格“老公,真的是你。”妖女身形一闪便到了孟秋雨面前,眼神炙热的凝视着孟秋雨,身躯微微颤抖了起来。

    “血姬,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孟秋雨嗓子眼有些干涉,看着妖女熟悉而美丽的脸庞,心中充满了痛惜。格定昵赋番循循代

    格定昵赋番循循代“我的天魔之体已经被唤醒,太魔域的封魔柱内孕育着无数魔修强者的邪魔之力,我吸收了这些力量后,虽然还没能恢复曾经的修为,可应该可以和你一起再次闯荡天下了。”

    匹定逗方更面提匹感受到了孟秋雨眼神中的柔情,血姬不顾鱼海生和云琉璃在一旁,不顾一切扑向了孟秋雨,死死抱住了男人,眼角不由自主滑落一滴泪水。

    “老公,我记起了所有的事情,我好后悔曾经对你的背叛,我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可我自己却无法原谅自己。”血姬语气悲伤低沉的哏咽道。格量逗眼外面果量

    量代昵方番运面匹“傻女人,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找寻你们,好不容易才知道你的行踪,慕雪,冰凝,媚姬她们都在等着你回去团聚。”孟秋雨搂紧了妖女,轻轻拍着血姬的后背柔声道。

    妖女身子一颤,记起了所有的事情,她自然知道了林慕雪几女原来的身份,当年的事情是苏媚因嫉妒而起,她被利用参与了那场剧变,最终却导致了林慕雪,杨冰凝众女惨死。代定摇方许循果代

    匹代昵跑许面循匹现在苏媚和林慕雪,杨冰凝几女在一起,那显然是得到了众女的原谅,这让妖女心中感受到了一股暖意。

    匹代昵跑许面循匹“晚辈等人告辞,晚辈会召集太魔域所有魔修在魔都恭候魔神大人与孟前辈大驾。”夜无邪不敢违背孟秋雨的意思,急忙躬身告退,带着其他人迅速离去。

    “我的天魔之体已经被唤醒,太魔域的封魔柱内孕育着无数魔修强者的邪魔之力,我吸收了这些力量后,虽然还没能恢复曾经的修为,可应该可以和你一起再次闯荡天下了。”匹代心赋外面提匹

    格格价方更循循匹妖女抛开心中的自责,盯着孟秋雨笑道:“老公,和地球上一样,我还会陪在你身边,永远做你的影子,为你清除一切阻碍你,想要伤害你的敌人。”

    “好,我也不会在让你们任何一个人离开我身边,这一世,我也不会再重蹈曾经的覆辙,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会在一起。”量定心跑减面循格

    量代逗方更循循定妖女头,这才离开孟秋雨的怀抱看了眼云琉璃和鱼海生问道:“她们是?”

    “小弟鱼海生,是孟兄的朋友,见过血姬魔神。”鱼海生不敢再媚眼乱飞,妖女身上虽然收起了强大的气息,却依旧有着一股不容冒犯的威严。而且他感觉的出来,眼前的血姬实力应该比他强。匹定心方番运提量

    匹定心方番运提量“太魔域众魔修弟子听令,从今往后,我会以魔神之名号令魔修一族,扬我魔修一族威风,任何敢于挑衅魔族的正道宗门,杀!任何欺凌残害魔修弟子者,杀!”

    量定摇赋许运循匹云琉璃也急忙抱拳行礼道:“小妹云琉璃,无音阁的阁主,拜见血姬魔神。”

    云琉璃只是合道大圆满的修为,没有证道称帝,自然在血姬这种明显是圣帝强者的面前,要格外的恭谨。定格心润更提运量

    格匹心赋许提提代“你们能和我夫君在一起,显然是朋友,我夫君的朋友,自然也是我血姬的朋友。你们叫我血姬就好。”妖女点头说道。

    “对了,血姬,我在姬无仙的身上看到了一件宝物,这件宝物有你的气息,应该是你的宝物吧?”孟秋雨一摊手,手里出现了一把黑色魔弓。量定昵眼减循循量

    代格价赋许面运匹他虽然将所有戒指送给了夜无邪等人,却也用神识查探了一下,发现了魔天弓之后,开始还以为是天魔弓,所以自己收了起来。

    代格价赋许面运匹黑压压的魔修汇聚在广场四周,却是安静的落针可闻,而夜无邪四大魔君站在广场高台之上,神色严肃中隐现激动,魔神即将出现在魔都,他们终于等到了可以带领魔族走向辉煌的神。

    此时拿出魔天弓后,他才感觉到这把魔弓不是天魔弓,但威力似乎不在天魔弓之下,只是这把魔弓没有器灵,而且被封印了力量。格定逗跑番循面匹

    匹定逗方减果果格“这是摩天弓,姬无仙从我手中抢走,还百般折磨我,想要得到我的修炼功法,只是没能让他如愿,我的天魔之体自己衍生修炼功法,他对我搜魂也无济于事。”妖女眼里闪过一道寒芒,提起姬无仙,她便恨得咬牙切齿。

    “我已经杀了他,也没让他轻松的死去,你的仇人都被我解决了。”定量价眼外运果定

    代格摇润许运提匹魔都城外,早有夜无邪派出的魔修弟子探查着万魔山方向的一切动向,所以孟秋雨等人一离开万魔山,夜无邪便收到了讯息,立刻召集魔都城内数百万魔修弟子汇聚于魔都广场。

    黑压压的魔修汇聚在广场四周,却是安静的落针可闻,而夜无邪四大魔君站在广场高台之上,神色严肃中隐现激动,魔神即将出现在魔都,他们终于等到了可以带领魔族走向辉煌的神。定定昵跑外循运定

    定定昵跑外循运定“我不在太魔域的时候,四大魔君会带我监督统领你们。”

    定格价赋寓提循量早已从孟秋雨口中得知一切的妖女,身穿鲜艳的红色裙袍,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息,第一个飞身落向高台,威严中透着无比强大的自信。

    “夜无仙带领太魔域众魔修拜见魔神大人。”量代心润更提果量

    定格摇润外提果量在夜无邪的领头之下,广场四周数百万魔修弟子高呼着魔神大人,齐刷刷跪拜在高台四周。

    妖女神色平静的头,裙袍一挥,一股强大的力道以她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数百万魔修弟子不由自主的在这股力道之下站了起来,却是感受不到任何压迫。定匹逗方寓运面代

    格量昵赋减循面定妖女这一手段使出,四周魔修弟子更是难以掩饰激动之情,一个个目光虔诚的仰望着高台上绝美威严的女子,每一个魔修弟子感到心潮澎拜。

    格量昵赋减循面定妖女神色平静的头,裙袍一挥,一股强大的力道以她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数百万魔修弟子不由自主的在这股力道之下站了起来,却是感受不到任何压迫。

    “太魔域众魔修弟子听令,从今往后,我会以魔神之名号令魔修一族,扬我魔修一族威风,任何敢于挑衅魔族的正道宗门,杀!任何欺凌残害魔修弟子者,杀!”定格价润寓果提量

    量匹逗方更循面匹妖女的这两道杀令颁布,顿时让四周魔修弟子振奋起来,他们躲在太魔域,很少出去外界,便是因为他们不容于正道修士,他们被称为邪魔歪道。

    妖女目光中闪现一道精芒,再次沉声道:“我们魔修不允许任何修道之人欺凌,却也不能再为祸天下苍生,若是魔修弟子残害无辜,祸害苍生,我以魔神之名,同样会严惩不贷。”代定昵跑番果提匹

    代格逗润减提循格“我不在太魔域的时候,四大魔君会带我监督统领你们。”

    “魔神大人,您要离开太魔域?”夜无邪恭敬的问道。代匹价赋更面循格

    代匹价赋更面循格妖女头,这才离开孟秋雨的怀抱看了眼云琉璃和鱼海生问道:“她们是?”

    量匹心跑番面果定妖女看了眼孟秋雨,嘴角掀起一抹柔笑点头道:“我会跟随夫君身边,他去哪里,我就会去哪里。而我夫君答应我,他会在神界遗址为我们魔修一族建立一座魔修之城,各大空间的魔修弟子只要达到条件,都可以进入神界遗址的魔修之城,在那里修炼。具体事宜,在我离开前会交代你。”

    “属下谨记魔神大人和孟前辈教诲,必定带领太魔域魔修弟子与正道修士和平相处,不辜负魔神大人的心意。”夜无邪急忙说道。定定昵润寓循提格

    代格摇眼外提果格“好,先让众弟子散去吧,即日起你亲自挑选一批天资出众的魔修弟子,我和夫君会安排你们乘坐虚空飞船到达神界遗址,亲自参与创建魔修之城,有你亲自带队主持大局。”

    “夜无邪谢过魔神大人,谢过孟前辈,属下一定竭尽所能完成此事。”夜无邪满脸激动的说道。定代逗赋减运循格

    量匹心跑番循提量“老公,我被太乙大陆无数正道修士追杀通缉,这笔账不能就这么轻易算了,该是让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妖女看向孟秋雨,一脸杀意的说道。

    量匹心跑番循提量“好,一切都依你,伤害过我女人的任何人,都需要付出代价。”孟秋雨冷冷笑道。

    “好,一切都依你,伤害过我女人的任何人,都需要付出代价。”孟秋雨冷冷笑道。匹量摇润外循提匹

    格量昵润更运面匹殷苏脸色一变,张了张嘴却是没敢说什么,以妖女如今的修为,她这个曾经的师傅已经只能仰望了。

    而妖女说遭遇到了的一切不公,也有一部分广寒宫的原因,整个太乙大陆都欠着妖女,妖女要报复,她没有任何理由阻止。匹格逗跑许循面代

    代量逗跑寓提运代“师傅,你放心吧,我不会大开杀戒,只是会让一些罪魁祸首付出代价而已,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您对血姬的教诲与厚爱,血姬也会永远铭记在心。看在师傅的面子上,我不会为难广寒宫任何人。”看出了殷苏的担忧,妖女开口道。

    ...